第两千五百零一章 护你,帝路无伤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星空中,古寻方静默而立,一双明亮的眼睛,定定地望着空中,久久失神。

    许久之后,古寻方出言,口中悠悠地:“天地间,有亘古二河,一为流年天河,一为岁月天河,岁月与流年的交融之处,化为一条全新的天河,名为虚空,虚空之中,流年与岁月共舞,过往与未来共存,水光明灭间,水花载世界,涟漪为明灯,所以这是···传说中的···亿万年难得一见的···虚空天河。”

    说完,古寻方顿时再次陷入了沉默。

    直到好一会之后,古寻方方才再次出言,声音飘渺而沧桑,道:“岁月之花,咫尺天涯,悠悠古今,幻灭浮沉,虚空近处,是为归途。看···如今这番光景,难道它们···都将要归来了?”

    接着,古寻方再次出言,疑声道:“莫非他们···也都是与我一样,是来复活···某些伟大的存在的?”

    片刻的沉默之后,古寻方突然点了点头,自问自答道:“其实也对,也对啊,这一世,帝源复苏,帝皇重现,上苍将归,若是他们想要复活,这一世,必将是他们唯一的机会,只是···”

    说到这里,古寻方突然看向了空中,看向了空中的那把虚无帝座,眉头紧锁,满目的忧愁,口中悠悠地道:“只是,这条路还需多久?还需要等多久,才能···等到那一天。”

    说着说着,他再次将目光转向了虚空天河之上,目光沿着岁月天河逆流而上,望向了那遥远的岁月之前。

    “不过,天帝大人请放心,无论未来如何,末将都将纵死不枉使命,末将说过会让天后大人,重拾当年风华绝代之巅,就一定会做到,天帝大人,且等待,且耐心等待与天后大人重逢的那一天。”古寻方喃喃低语,他的声音不大,不过,一语一言之中,却是满含坚定与决绝。

    说完,他缓缓地收回了目光,接着,他默默的转身朝着大殿之中的那口冰棺走去了。

    最终,他停在了宫殿门前,双腿盘坐,目光幽幽,静静地盯了一会宫殿之中的那口棺椁,或者说是盯了一会棺椁之中的那位神荒天后,随后,他再次开口了,轻声道:“天后大人,请安心等待,如今,帝座已现,末将相信,那一天不会太遥远了···”

    说完这句话,古寻方立刻闭上了眼睛,身若磐石,一动不动,如一顿雕像一般,守在了宫殿之前。

    无尽的虚无深处,有两条天河,共浮沉。

    它们皆无比的长远,如两道分割线一般,横亘在天地之间,一望无际,看不见尽头,亦寻不到其起点。

    两条天河其中河水的颜色,各不相同,一为青灰色,一为银白色。

    韶华如墨,青丝黛染,韶华与青丝寓为流年,故青灰之色为流年之色,故这条青灰色的长河,是为流年天河。

    常言道,光阴如水,时光如梭,时光与光阴合而是为岁月,岁月如银镜,普照天地间,故而岁月之色,为银白色,是故那条银白色的长河,为岁月天河。

    岁月天河与流年天河,为亘古二河,分主世间之中的岁月与流年。

    平日间,两者极少同现于天地之间,而今,两者不但同现于一处,且,两者间在某一区域之中,更出现了交汇。

    岁月天河之中,浪涛翻涌,其中,有三千界在浮沉,有万古时光在其中交汇与流转,一朵水花的起落,便是凡世中,一个世间的繁华与衰落。

    岁月天河的上方,一朵巨大的水莲之上,一位男子静默而立,他很是年轻,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岁,一袭青衫,迎风轻舞,满头黑发,随风而动,气质孤傲而绝世,丰神如玉,在他周身,有无数岁月之光缭绕。

    此外,更有诸多时光飞雨在洒落,光影明灭间,万古时光在流转,在此处,瞬息间,相当于万古桑田,时间的流速极快,然而,身处其中的那位男子,却是丝毫不受影响,虽静立于时光之中,浮沉与岁月之内,但是,却又超脱于时光与岁月之外,任时光流转,岁月经年,他自巍然不变,始终如一。

    他是岁月之主,是曾经的无苍大帝,也是如今的雨苍城。

    此刻,他正望着远处失神,静立于岁月之中,沿着流年天河的走向,望向那流年的深处,望向那流年的彼岸,眼睛中岁月之光流转,一眼间,可望破沧海桑田,但是,却根本望不见,那无尽遥远的,流年的彼岸。

    “哥,我···回来了,你看到了吗?”许久之后,岁月天河之上,忽然响起了一阵飘忽的声音,那是雨苍城的声音,说话间,他的目光始终在遥望着流年天河的尽头,眉头紧锁,眉宇间挂着仿佛永远也解不开的思念与愁绪。

    言罢,稍稍顿了下,雨苍城再次出言,声音极为的低沉:“天命之下,谁可逆转?轮回之中,不见永生。哥,虽然,我不知道,当年你是如何让我轮回转世的,但是,我知道,你肯定,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哥,如今,我已找回真我,你等着我,无论多久,我定会找到你,如今我回来了,定不会再让你,独面举世沧桑。”

    “哥,你听到了吗?”

    “你听到了吗?要等着我。”

    ···

    雨苍城连连出言,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其中,却是仿佛蕴含某种天地真理,引得天地共鸣,使得他的声音不停地在流年天河之上,盘旋回荡,最终传向远方。

    哗啦!

    哗啦啦!

    只可惜,纵然雨苍城的声音回音不断,但是,流年天河之上始终没有丝毫的回音,待余音过后,唯有一道道浪涛翻涌,而发出的水滔之声。

    轰隆隆!

    哗啦!

    蓦然,就在这一刻,就在雨苍城望着流年天河的方向,静默失神的时候,岁月天河的起始的方向,倏然响起了一阵惊天的巨响,随后,那里时光飞花显化,更有滚滚的岁月之雨在洒落。

    哗啦!

    紧随其后,整条岁月天河倏然沸腾了起来,远处有滔天巨浪掀起,巨浪起落间,依稀间可见一道道颜色各异的光点在浮沉,他们的速度极快,正逆流着岁月长河,疾驰而来。

    巨浪中的那一道道颜色各异的光点,可不是寻常之物,一道光点,便是代表着一位生灵,或者是一群生灵,显然,眼前的情况,很明显了,有人在逆流岁月的长河,想要从遥远的过去,到达当世之中。

    雨苍城眉头微蹙,静静地凝视了一会远处,蓦然,他突然出言 ,言语中透着震惊与诧异:“那是···怎么会?为何会如此之快?”说到这里,雨苍城顿时陷入了沉默。

    一阵沉默之后,雨苍城面色一凝,一脸蓦然的道:“吾为岁月之主,主宰天地岁月、古往今来,从前,本主真灵未归之时,倒也罢了,如今,既然本主已归,这条岁月天河便为吾所主宰,所有想要逆流岁月出世的生灵,皆需得到本主的认可。”

    哗啦!

    话音一落,雨苍城立刻动了,右手抬起,对着远处凌空一指,刹那间,原本无比沸腾的岁月天河,顿时安静了下来,远处的那道承载着诸多光点的巨浪,就此泯灭,化为了亿万雨滴,洒落四方。

    接着,似乎还不放心似得,雨苍城再次出手,右手对着远处凌空一划,一方天堑显化,最终化为一鸿沟,隔断古往今来。

    “眼下,这已是我所能做的,最大的努力了。”做完这些,雨苍城顿时摇了摇头,一阵长叹,因为他明白,眼下的一切,只是暂时的,并不长久。

    因为,他虽然主宰岁月,但改不了天命,命中注定要出世的,终归还是要出现,无非是早一点,晚一点而已。

    言罢,稍稍顿了下,雨苍城缓缓地看向了下方,看向了星空之下的那方鸿蒙世界,准确来说,应该是看向永恒天庭所在的方向,眸光明灭间,一眼破妄诸般。

    片刻的沉默之后,雨苍城再次开口了,满目回忆的道:“现在,我有些明白您当初的意思,当年您说过,岁月悠悠间,终有一日,我们会在红尘中再相遇,原来,当年您早就知道了一切,过去,现在与未来,皆在您一念之间。”

    言罢,稍稍顿了下,接着雨苍城再次出言,补充道:“我懂了,也明白了,前世因,今世果,当年承您之恩,得以重生,今生,便为你护道之人,这便是因果,同时,也是我们的缘。”

    “悠悠帝路,血与骨铺,这一世,我即为护道之人,自当不辱帝命,从今之后,沧海桑田,我自当静默于岁月之中,为你点亮前方,护你帝路无伤。”说完这一句,雨苍城立刻盘坐了下来,静默于水莲之中,浮沉于时光之中。

    ···

    鸿蒙世界。

    当日,回到永恒天庭之后,羽皇等一行人,便是立刻去闭关去了。

    时光流转,白驹过隙,转眼间,十年的光景,匆匆而过。

    (今天更了一大张,明天补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