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当然了,四人的谈话,羽皇是不知道的,此时,只见羽皇依然静静的呆在那个神秘的地方。

    许久,羽皇再次的睁开了眼睛,看着依然空无一人的往心殿,羽皇心里不由得再次泛起了嘀咕:“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人来!难道月仙他们全都被淘汰了?没道理啊!我想这个心魔虽然很厉害!但是,应该也难不住那些神话天骄啊!”

    撕拉——

    就在羽皇正纳闷的时候,只见虚空中猛然撕裂了一个口子!接着,羽皇便看到了一抹醉人的倩影,从虚空中翩然落下!

    “是你······”

    “羽皇!!!”

    当羽皇两人看到对方后,他们两人几乎同时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

    “羽皇,真的想不到,你不仅实力强大,心境居然也如此之高!竟然是第一个渡过心之考验的人!”微微顿了一会,只听那道醉人的倩影轻声道,“绝古天帝,果然厉害!”

    “哈哈,姑娘你也很厉害啊!我也只是刚刚通过考验没多久!只不过比你稍稍早了一会而已!”微微一笑,羽皇声音缓缓的说道。

    “世事多变!当初在流仙山上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怎么也想不到,你的实力会如此之高!竟然成为了万古无一的天命之帝!”绝美的眼眸紧紧的盯着羽皇,只见那个女子朱唇轻启,声音柔和的道,

    女子的声音无比的悦耳动听,如山间清泉一样清脆,又如仙乐琴音一样悠扬唯美,女子的声音,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一般,听着她的声音,使忍不住陷入深深的沉醉与痴迷之中,无法自拔···

    “我又何尝不惊讶!我也从没有想过,当初在流仙山上遇见的那个让我感觉熟悉的女子,居然会是六大巅峰势力之中帝雪世家的一代神女!”闻言,羽皇神色顿了顿,过了一会,神态有些感慨的道。

    原来,刚刚出现的这道绝美倩影,竟然就是与羽皇有过数面之缘的帝雪世家的一代神女——帝雪含烟。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转眼又是三年了!这三年来,你一切还好吧?”凝望着帝雪含烟绝美的倩影,羽皇关心的道。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帝雪含烟,羽皇心中总会产生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一种仿佛延续了无尽岁月的亲切感,熟悉感!每次看到她,羽皇心中总会出现一种莫名的悸动!这种感觉仿佛是一种魔力一般,总是吸引着羽皇去靠近她,了解她,关心她···

    羽皇不知道这种感觉叫什么,但是羽皇心中知道,为了帝雪含烟,羽皇情愿颠覆整个天下!踏碎三千世界的繁华!

    其实,羽皇不知道的是,帝雪含烟也有一种与羽皇类似的感觉,帝雪含烟修炼的斩梦红尘决,看破红尘万丈,世间的万般诸事,都很难干扰其心,让她产生心境波动,但是,不知为何,每当见到羽皇的时候,一种莫名的情绪,总会不时的浮现,拨动着帝雪含烟清冷的心。

    “恩!三年来,我还是那样!倒是你,变化真的很大!不仅实力变得更强了,而且,我能感觉到,你与我当初见到你的时候,变得很不一样了!”只听帝雪含烟声音空灵的说道。

    “不一样?变了吗?或许吧!如今,乱世已至,万千诸国并起,硝烟弥漫整个世间,即便是四大帝国也没能幸免!我想要不了多久,各大巅峰势力也会被牵扯进去!到时,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愣愣的看着女子绝美的容颜,听着女子的醉人的声音,羽皇只觉得心里某一根弦,被人狠狠的波动了一般,一想到,天下以乱,羽皇就忍不住担为了帝雪含烟感到担心。

    听着羽皇暧昧的话,帝雪含烟的脸色猛然闪过一抹绯红,古井无波的眼中瞬间划过一丝涟漪,顿了一会,只听帝雪含烟轻声的道:

    “如今,天下纷乱,三千戎马并起,万千诸侯,群起烟尘,荣华一梦,不过是煮酒红尘,桃花十里,终不过血染如画!三千繁华浮沉,转眼皆空。”

    微微顿了一会,只听帝雪含烟继续道,“轮回倾轧,风华了流沙,奔波三生的战马,踏碎了,那旧时的繁华,红尘万丈,问谁可登临天下,为红颜,织梦千年!浮华一世,不过是,一段苍老年华,一瞬间,繁花尽落,战火遍于世间,问谁?又可巅峰永驻,不朽长存!”

    “一曲箜篌,几生哀怨,一把琵琶,几世情怀?三千凡世,为谁点梦成痴?仙濛烟雨,谁人许下,三生青途不负,乱世桃花,即便芳华绝代,也难逃红颜白骨!流年纷飞,执手三生画眉!繁华凌乱,泪轻弹,空负韶华,成流年。琴心轻转,转不动万世愁肠,繁华易老,人心易变,谁人又可,情存千年!待红颜,只若如初见!”

    说到这里,只见帝雪含烟微微顿了会,随即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尘土三千,浮沉谁主?世事易变,是生是死!不过是一场轮回罢了!又何须过多介怀!”

    “不!不会的!!我不会让你出事的!即便是倾覆整个天下,颠覆整个繁华,我也一定会保护你!为了你!即便逆了苍天又如何!血染江山的画,又怎能敌得过,你眉间的一点朱砂!”闻言,羽皇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惊天的帝皇之气,眼神坚定地看着帝雪含烟,声音无比霸道的道!

    听到帝雪含烟的叹息,羽皇只觉得心中狠狠的一疼!那一瞬间的熟悉的悸动,仿佛有一种无言的悔恨与疼痛,跨过了无尽时空,狠狠的触动了羽皇,那尘封在灵魂之中的古老记忆!一时间,羽皇只觉得心中充满了无尽的伤痛。

    听到羽皇深情而又霸道的话,帝雪含烟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显然,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羽皇会说出这些话!不过,让帝雪含烟感到意外的是,听到了羽皇的话,自己不但生不出气来,反而,心里居然产生了一丝浓浓的甜蜜。

    回神之后,帝雪含烟的脸色瞬间一片绯红,慌忙的转过身去,不敢看羽皇,此时,帝雪含烟那古井无波的芳心,再也无法平静!羽皇的话,深深的打乱了帝雪含烟沉静的心!

    “为什么!为什么他刚刚发出的气息,让我感到那么熟悉!那么温暖!让我觉得好依恋!为什么,羽皇对我说出那些话,我却怎么都生不出气来呢!反而,心里会有一丝甜蜜!为什么!为什么他的话,会让我产生心里的悸动!”帝雪含烟心里迷离的说道,他不明白,为什么羽皇总是可以轻易地扰乱她那平静了十几年的心!

    “额···这个···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当初在流仙山上,我还没来得及问你名字呢!你就离开了!后来,在封皇之战中,也只听到别人叫你斩梦神女,却不知你的芳名叫什么?”愣了一会,羽皇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唐突了,为了摆脱尴尬的气氛,羽皇连忙转移话题道。

    其实,羽皇自己都不知道刚刚为何会说出那样暧昧的话,虽是如此,但是,羽皇可以肯定,那些话确确实实是他心里最真诚的话!在这之前,羽皇心里一直不清楚,对于这个让自己感到无比亲切熟悉的女子,是什么感觉!直到刚才,羽皇终于明白了!那种感觉就是——爱!超脱一切的爱!

    此时,帝雪含烟的心境也已再度回到了古井无波的状态了,闻言,帝雪含烟轻轻的转过身来,凝视着羽皇,微微沉默了一会,方才说道:“我叫帝雪含烟!!”

    “帝雪含烟!帝雪···含烟!含烟!含烟?”闻言,羽皇在心里默念了几句!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只见羽皇心里惊声道:“含烟!莫非当初皇天说的那个含烟,就是···帝雪含烟!是了!肯定是帝雪含烟无疑了!”

    想到此处,羽皇不由得深深看了眼帝雪含烟,心里一阵感慨啊,满脸的苦笑道,“呵呵!想不到啊!我再次因为一个女子!得罪了一个超级势力!难道,我真的应了那句话!此生命犯桃花!!”羽皇郁闷的想道。

    “哼!管他呢!命犯桃花又如何!我才不管什么王阶势力还是帝级势力!总之为了我爱的人!就算血染天下又何妨!”微微苦闷了一下!随即,羽皇在心里无比霸气的说道。

    “羽皇!怎么了?我的名字有问题吗?”这个时候,帝雪含烟间羽皇久久不说话,不由得出声问道。

    “啊!没有!帝雪含烟!这个名字好美!和你的人一样美!!!”闻言,羽皇心中猛然一惊,连忙说道。

    “真的吗?那和你身边红颜相比!谁更美呢!”闻言,帝雪含烟忽然说道,只是刚说完,帝雪含烟就开始后悔了,想着自己刚才的话,帝雪含烟只觉得脸上发热,心中一片大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