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乐极生悲,为你而练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你说什么!让我给你揉揉肩?”闻言,妖后微微一愣,随即眼中猛然浮现出一抹冷色。

    “额,咳咳···开玩笑,开玩笑的,嘿嘿···”感觉到妖后眼中的冷色,羽皇心中一颤,干笑一身,连忙改口道。

    对面,冷冷地看着羽皇,片刻后,就在羽皇以为自己又要大祸临头的时候,妖后却是突然说了一句,让羽皇无比震惊的话。

    “好啊,如今你是君,我是臣,既然王主有令,属下怎敢不从。”妖后眼中忽然冷色全无,声音无比柔和的道。

    “额,这个···妖后,你···真的愿意?”羽皇满脸的不敢置信的看着妖后,一双明亮的双眸紧紧盯着妖后,企图发现什么端倪。

    在羽皇的认知中,妖后是绝对不会答应,其实他刚刚也只是随口一说,他是真的没想到妖后居然真的会答应自己的要求。

    可以说,此刻,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这让羽皇一时间还真有点适应不过来。

    “当然!”说着,妖后微微起身,款款地来到了羽皇的身前,一双如凝脂般的玉手,轻柔地的放在羽皇的双肩上,慢慢地揉动了起来。

    妖后的手很是柔软,纤细柔软的玉指,在羽皇肩头不断地浮动着,那种舒适的感觉,让羽皇顿时有一种飘飘欲仙之感,真是太舒服了。

    “妖后,你的手法真好!哇,真的好舒服啊!”羽皇一变享受,还不忘一变赞叹道。

    风楼之上,轻望着满目的美景,细嗅着自妖后身上散发的浓郁清香,感受着双肩上的柔软,羽皇只觉得一阵心旷神怡。

    此时此刻,羽皇忽然觉得就算是世间最美好之事,也不如此刻的温馨,这一刻,羽皇只觉得自己是世间最幸福之人。

    只是此刻,羽皇肯定没有想到,在这最大的幸福之后,隐藏的不是幸福,而是世间最痛苦之事。

    “舒服吗?”妖后呵气如兰,朱唇轻启,透着一股股淡淡的清香。

    “嗯,好舒服,好舒服。”深嗅了妖后身上的体香,羽皇无比沉醉的道。

    “那,这样呢?”看着双眼微闭,脸色满是舒适之色的羽皇,妖后暗自冷笑一声,声音无比温柔的道。

    “嗯,这样更舒服,妖后想不到你的手法这么好?你平时是不是经常给你的父亲和爷爷他们两人揉肩啊?”羽皇轻问道。

    “你猜呢?”妖后眼神越加冰冷了,只是此刻的羽皇,完全沉浸在舒适之中,完全不觉。

    “我猜肯定是,不然你的手法怎么如此好···”羽皇无比肯定的道。

    “王主,这样怎么样?”

    “舒服!”

    “这样呢?”此刻,只见妖后的眼神,已经冰冷的吓人了,只可惜,羽皇浑然未觉。

    “舒服···”

    ···

    “是吧!那现在呢?是不是更舒服了!”妖后声音一转,突然无比冰冷的道。

    “嗯,舒···啊!疼···”听了妖后的话,羽皇条件反射一般就想说舒服,可是‘服’还没说出口,他便突然感到了一股锥心的痛。

    “疼?不可能啊?刚刚某人不是一直说很舒服很舒服吗?”闻言,妖后冷笑一声,手中的力道又是加强了一倍道。

    “啊!疼···妖后,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羽皇痛的呲牙咧嘴道。

    妖后用的这套手法,其实根本不是按摩手法,而是一种独特的搓骨手法。

    这种手法很是神奇,初时的确和按摩手法一般,会让人感到无比的舒服,但是到了后来,却是变成了一种极致的痛。

    刚刚妖后之所以会答应羽皇,就是为了好好整一下羽皇,敢让自己给他揉肩,简直不可饶恕。

    “错了?你哪里错了?你没错啊!”妖后神色冰冷,故作糊涂的道。

    “不不!我错了,我哪里都错了!我大错特错,饶了好吧!”羽皇被妖后固定的死死的,动弹不得,只能苦苦祈求道。

    “错了?哼,现在不觉得晚了吗?”冷冷地看着羽皇,妖后越说越气,最后更是秀拳挥舞,快速的朝着羽皇脸上狂打而去。

    “啊!疼···妖后,我现在可是你们的王主,你不能打我!”羽皇大声道。

    “王主?哼,是吗?王主又怎样?别以为你现在是我的王主,我就不敢打你了吗?”说完,妖后神色一冷,瞬间劈头盖脸的朝着羽皇打去。

    妖后此时是真的气坏了,所以这一次她下手一点也不轻,妖后如今是天阶一重修为,比羽皇高出太多,可以说,羽皇在他面前只有挨打的份。

    于是乎,结果很明显。

    白云之上,一处唯美绝伦的花海中,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自风楼中传出,传荡在整个空中。

    “嗯?怎么回事?这声音是王主的声音,难道王主发生什么事了?”天妖神殿中,骨王等人正在和妖老等人谈话呢,突然听到羽皇的惨叫,他们瞬间起身,朝着外面飞去了。

    一处高大的宫殿前。

    “啊!这声音这么像老大的声音。”地板上,只见正处于梦中的小皇和幽冥天龙,突然做了起来,幽冥天龙迷茫的看着周围,无比震惊的道。

    “好像是的,只不过这种惨叫声我怎么听着这么熟悉,似乎以前在哪里听到过···”小皇眉头紧皱,接着只见他脸色一惊,道“不会是,小玄我们走···”说完,两人快速的飞走了。

    与此同时,只见妖皇宗内几乎所有的弟子,都是纷纷走出了各自的宫殿,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羽皇所在的位置,乃是妖皇宗最高的九片云朵之一,所有下方飞弟子,只能远望,是无法前去观看的。

    花海中,风楼上。

    此时,仿佛是打累了一般,只见妖后终于摆手了,惨叫声也彻底消失了,只不过此时的羽皇,那张脸简直是惨不忍睹。

    风楼上,看着面前的羽皇,妖后沉默了许久,终于是忍不住咯咯大笑了起来。

    “还笑,你还笑!我不就是让你揉下肩吗?你说你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吗?”不远处,看着一脸开心的妖后,羽皇满脸悲愤的道。

    “哼,当然至于了,从小到大,还从来没人敢让我给他揉肩。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敢让我揉肩的人。”闻言,妖后笑脸一收,有着生气的说道。

    “哦?这么说,这辈子你只给我一人揉过肩?”听了妖后的话,羽皇眉头一挑,眼中瞬间浮现出一抹精光。

    “你觉得呢?”狠狠瞪了眼羽皇,妖后突然反问道。

    “哈哈,太好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再被你揍一顿也值得。”闻言,羽皇脸上的郁闷之色,瞬间转为了浓浓的喜悦。

    “哦?是吗?既然你还想再捱一顿,我是不是该大发慈悲成全你呢?”听了羽皇的话,妖后心中瞬间浮现一抹异色,接着只见她嘴角微扬,似笑非笑的道。

    “额,这个还是算了吧!”看着再次想自己靠近的妖后,羽皇赶紧摆手道:“下次吧,下次吧···”

    “下次?”闻言,妖后瞬间一怔,强忍着笑意,道:“不行,择日不如撞日,今天一定要让你尽兴。”说着,只见妖后瞬间又扬起了秀拳。

    “慢!慢着,好像有人来了···”这时,似乎发现了什么,只听羽皇突然说道。

    “嗯?”闻言,妖后秀眉一皱,连忙朝着周围打探去,片刻后,只听她面色微变道:“是我父亲他们来了。”

    “什么!是他们?”闻言,羽皇先是一愣,随即有些着急的道:“他们大概多久能道到?”

    “恩,大概五分钟吧!”妖后迟疑了片刻道。

    “这么开!不行,一定不能让他们看到我现在的样子。”说完,羽皇瞬间盘腿坐了起来。

    “玄阳龙体,万象无相!”

    心中默念一句,羽皇双手飞快的掐着一道道手印,很快,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倏然自羽皇身上绽放而出,接着只见数道金光在羽皇脸上游走之后,下一刻,羽皇的面貌瞬间恢复如初了。

    “恩?你的脸···”怔怔地看着羽皇,妖后满脸震惊的道。

    刚才,看到羽皇时,妖后甚至都以为自己眼花了,羽皇的脸被自己打的多严重,妖后心中很清楚,她是怎么也没想到,就在自己一转身的功夫,他脸上的伤肿瞬间褪去了,仿似从未受过击打一般。

    “嘿嘿,没想到吧,我这可是专门为你而练的!”看着妖后震惊的神情,羽皇无比得意的道。

    “为我而练?”妖后一脸困惑的看着羽皇。

    “当然了,你这么喜欢打我脸,我若是不好好练一练肉身,以后我岂不是经常丢人啊!”羽皇翻了翻白眼道。

    “哦,原来是这样!”妖后表情冷冷的点了点头。

    沉默了一会之后,只听妖后突然嘀咕道:“这样也好,以后我就可以不用顾忌什么了。”

    说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一般,只见看了眼羽皇,冰冷的道:“对了,刚刚好像下手有点轻了。”

    “噗!”旁边,听了妖后的话,羽皇的脸色猛然一变,心中那个汗啊!

    然而,这时就在羽皇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只见几道匆忙的身影,瞬间从远处极射而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