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玉玺空间,君主再现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谁?什么人?”突然听到有人说话,羽皇的神色猛然一变,满脸大惊的叫道。

    说完,羽皇立即无比警惕的打量着周围,试图发现说话者的身影。可是,不多时,他便失望了···

    如今,羽皇所处的这个空间,很是怪异,放眼看去,举目皆是白茫茫的一片,经过了一番探查,羽皇发现周围除了自己之外,根本没有一丝活人的生际。

    “你不用白费力气了,你是根本找不到我的···”这时,似乎是发现了羽皇的意图一般,只听那道神秘的声音,突然再次在羽皇耳边响了起来。

    “嗯?你到底是什么人?闻言,羽皇眉头紧锁,双眼仔细地打量了眼周围。无比警惕的道。

    “我是谁,你的心里面,不是早已经有了答案了吗?”听了羽皇的话,那人沉默了一会,随即悠悠地道。

    闻言,羽皇心中一动,瞳孔一缩,定定地看着周围,声音饱含震惊的道:“大秦君主?你真的是大秦君主!”

    “嗯,不错,就是我。”听了羽皇的话,那人轻‘嗯’了一声,沉默了片刻后,只听那道声音再次悠悠地说道:“羽皇,你还记得吗?当初在幻灵空间中,我曾说过的,我们还会再次见面的···”

    “羽皇不曾忘记。君主前辈才惊万古,早在数十万年前,便已谋划好今世之事,想必当时君主前辈所说的再见之时,便是今日吧?”闻言,羽皇思忖了许久,才缓缓地的说道。

    “是,但也不是···”听了羽皇的话,大秦君主沉默了许久,突然很是神秘的道。

    “嗯?是?又不是?君主前辈的意思是···”听了大秦君主那模棱两可的话,羽皇眉头一凝,满脸疑惑的问道。

    “我的意思是什么?日后你自会明白,现在,你无需多问···”闻言,大秦君主声音平缓地说道。

    “嗯。”闻言,羽皇眸光一闪,思索了一会,随即轻轻的点了点头。

    沉默了一会之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只听羽皇眉头一扬,看了看周围,眉头轻皱道:“对了,君主前辈,不知道这里是个什么地方,我记得我不是在咸阳山脉吗?”

    “咸阳山脉?”这时,只听大秦君主的声音,透着丝丝的惊讶,道:“你说你来的地方,如今被称之为咸阳山脉?”

    “嗯,不错,的确是咸阳山脉!”羽皇肯定地点了点头。

    “咸阳?咸阳?还真是巧合啊!”闻言,大秦君主幽幽一叹,顿了片刻,才道:“羽皇,如今你依然还是在咸阳山脉之中,并未离开。只不过,你现在所处身的地方,是一件器物的内部空间而已。”

    “什么?我现在身在一件器物的内部空间之中?”闻言,羽皇眼皮一跳,心中猛然一惊。

    此时此刻,羽皇心中简直是充满了震惊。

    对于石门之后的场景,羽皇想到了很多种可能,可是唯一没想到眼前的这种情景。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石门之后,穿过了琉璃幻壁,进入的不是石洞,居然会是一个神秘器物的内部之中。

    “君主前辈,不知我现在是在什么器物的内部之中。”羽皇终究不是寻常之人,经过了片刻的震惊之后,羽皇瞬间冷静了下来,静静地打量了眼周,羽皇轻声问道。

    “这里是大秦王朝镇国玉玺的内部空间!”神秘的空间中,只听羽皇的声音,刚一落下,大秦君主的声音,便是突然传了过来。

    “镇国玉玺?也就是说,现在我居然是在大秦玉玺的内部空间之中?”闻言,羽皇心中猛然一震道。

    “不错,这里自是大秦玉玺之中无疑,如今,和你交谈的我,其实只是一道烙印,一道烙印在玉玺中的印记而已。”大秦君主的声音悠悠地传了过来。

    “烙印?”闻言,羽皇皱眉想了想,随即了然地点了点头。

    大秦玉玺曾经乃是大秦君主之物,此刻,在这里有着他的神识烙印,自然一点不奇怪。

    “羽皇,他们···还好吗?”沉默许久之后,只听大秦君主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他们?”闻言,羽皇猛然一愣,一时之间未能明白大秦君主口中的‘他们’指的是谁。

    然而,片刻后,待羽皇稍稍一想,瞬间明白了,大秦君主说的应该是骨王四人无疑。

    此处,乃是大秦君主自己亲自所设,他的心中自然是最清楚。

    外部的那扇石门,非骨王四人合力,不可打开。而如今,羽皇既已成功的进入了大秦玉玺的内部之中,那就说明,骨王四人一定也来了,而且就在这附近。

    “回君主前辈的话,骨王前辈四人一切都好。”闻言,羽皇微微点了点,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只听羽皇突然提议道:“对了,君主前辈,如今骨王前辈四人就在外面,要不要让他们也进来?”

    说完,羽皇想了想,又连忙补充道:“君主前辈,虽然骨王前辈他们从来不说,但是我能够感受到,他们心中一直都很是思念君主前辈的!”

    “还是,不必了吧···”听了羽皇的提议,大秦君主一阵沉默,许久之后,才有些苦涩的道:“我的这道印记存在不了多长时间了,等你叫他们进来之时,恐怕我也已经消散了。”

    说到这里,大秦君主微微一顿,随即满是悲凉的道:“再说了,就算他们来了,我们也是见不到彼此的,毕竟我只是一道残存的印记而已。若是他们真的来了,也只是徒增感伤而已···”

    “嗯,也罢!”闻言,羽皇眼帘一垂,沉思了许久,才缓缓地点了点头。

    如今,大秦君主只是一道神识烙印而已,是烙印就终究会消散的。如果此刻骨王等人真的进来了,到时见到了大秦君主的印记彻底消失,只会徒增悲痛罢了,与其这样,倒还真不如不见

    “好了羽皇,如今我的时间不多了,现在你要记住我说的每一句话。”微微沉寂了一会,只听大秦君主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是!前辈所言,羽皇自当谨记!”感受到大秦君主语气中透出的凝重之意,羽皇连忙正色道。

    听了羽皇的话,大秦君主轻‘嗯’了一声,随即对着羽皇叮嘱道:“当年,我大秦王朝虽然灭亡了,但是我大秦的气运并未消散,而是被我强行融入进了这玉玺之中,日后,若是登临九

    天之时,可以将这玉玺连同里面的气运一起融入到你的开国玉玺之中,这样,对你会大有裨益!”

    “帝王之路,充满艰辛,一统烟雨虽然只是开始,却也是极为不宜,在这玉玺之中,除了诸多气运之外,我还给你留了一些我东西,我相信这些东西,应该会对你有帮助。”大秦君主悠悠的说道。

    大秦玉玺之中,听了大秦君主的话,只见羽皇忽然跪了下来,充满感激地道:“君主前辈,羽皇何其荣幸,竟能得到前辈的垂爱,前辈大恩,羽皇真不知何以为报!”

    此刻,羽皇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感动,大秦君主为他做的实在太多了,从大秦遗迹开始到如今,大秦君主似乎一直都在暗中替他谋划一切,如此种种,如何能不让羽皇感激?

    “报恩吗?不必了···”闻言,大秦君主轻叹一声,道:“你既是我选择的传人,我替你谋划自然理所应当的。”

    说到这里,大秦君主的声音忽然一听,片刻后,只听到他突然道:“羽皇,你可否答应我一件事!”

    “君主前辈请说,若是羽皇能够够办到,定然倾力而为。”羽皇连忙承诺道。

    “嗯。”闻言,大秦君主沉默了下,才缓缓地道:“羽皇,别的不求,我只希望你,日后若是有机会遇到我大秦王朝残存之人,能够善待他们。”

    说到这里,仿佛想到了什么痛苦的事情了一般,只见他的声音突然悲伤了起来,“当年,是我对不起他们,对不起整个大秦王朝,辜负了他们的期望。我愧对于整个大秦子民,今生,我是无法补偿他们了,所以我希望你能代替我,带领他们,去完全他们未完成的梦想。”

    “嗯?”闻言,羽皇眉头不禁一皱,心中瞬间升起了一股疑惑。

    从大秦君主的话中,羽皇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自责与愧疚。大秦君主为何会如此,难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羽皇总觉得,这其中一定有着一些隐秘。

    “前辈放心,羽皇答应你,日后若是有幸遇到大秦旧人,定当善待他们,并且会尽我所能,带着他们走向巅峰!”微微深吸了口气,羽皇将所有杂念尽抛脑后,无比郑重的承诺道。

    “嗯。好!既然如此,我便放心了。”闻言,大秦君主满意嗯了一下,接着,仿佛又想到了什么似得,只听大秦君主道:“对了,还有一件事,就是我的梦儿,望你好生照顾她。”

    “请前辈放心,羽皇一定会的!”羽皇点了点了头道。

    说到倾世梦,羽皇心中不由得一阵自责,这么久了,自己似乎一直没有她的消息。忽然间,羽皇觉得自己有些辜负了大秦君主的所托,微微沉思了下,羽皇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待自己一统烟雨之后,一定要全力寻找她的下落,无论如何都要将她找回!

    (明日,决战爆发,精彩呈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