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此生执念,动乱伊始(二合一)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夜空中,羽皇深深地看了眼眼前的绝美倩影,随即缓缓地走到了她的身边,抬头仰望着星空,顿了顿才道:“我也是……”

    说完,两人微微对视了一眼,接着便齐齐陷入了沉默之中。

    宫殿之巅,星空之下,一道紫金色的身影,一道七彩的身影,并排而立,静静地望着遥远的夜空,久久无言。

    两人之中,只见那道紫金色的身影,剑眉星目,俊逸无比,他五官如刻,完美无双,一头乱发,随风舞动,无比的飘逸,眉宇之间透着无尽的贵气,一双皓目,仿佛可以万千星辰,眸光闪烁,明灭宇宙万千的繁华。

    而那个七彩的倩影,则是绝美无双,她,仿佛是集天地间万千灵秀于一身,举手投足,无不充斥着绝世的美,夜风中,她长发飞舞,羽衣飘飘,周身缭绕着仙灵之气,唯美无双,如仙如神……

    静立于天地间,他们仿若才是真正的一对,此时此刻,他们两人仿佛成为了夜空下的唯一,他们的光华,无比的耀目,一瞬间,仿佛整个世间都彻底的暗淡了下来,举目天地,他们两人才是最永恒的光华……

    “这条路……就是你想要走的路吗?”夜空中,不知道沉默多久,仿佛只是过了一瞬,也仿佛是过了许久,只听帝雪含烟那宛如天籁般的声音,突然自星空中传了过来。

    “是!这条路,就是我此生所要追求的路。”闻言,羽皇沉默了一会,缓缓而又坚定地说道。

    “真的要走下去?你有信心吗?”帝雪含烟依然望着星空,声音无比动听的道。

    “信心?”闻言,羽皇脸色微微一顿,思索下才道:“说真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不过,此生既然踏上了这条路,我就会一往无前的走下去……”

    “你的资质,绝世无双,若是走其他的路,未来,定然可以很容易的走上绝颠……”帝雪含烟轻轻地道。

    “或许吧!我知道,我走的这条路,会很难很难,在未来会遇到无尽的磨难,可能会灭亡途中,很可能会沉于血海浮屠,万劫不复……”羽皇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声音一转,道:“但是,我心中更知道,这条帝路,就是此生必走的路,是我此生最大的坚持与执念。”

    “为什么?既然你知道这条路很难,为什么偏偏还要走这条充满无尽艰辛的路呢?”这时,只见帝雪含烟突然转身看向了羽皇,绝美的秀眉皱成一团,一双美眸之中,透着无尽的困惑。

    “为什么?”羽皇轻念一声,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地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是我心中的一个执念……”

    说到这里,羽皇稍稍顿了下,又继续道:“你知道吗?本来我走这条路只是为了报仇。可是,后来,当我突破天阶的那一刻,我的心中却不知为何,突然生出一丝错觉,仿佛这条路,就应该是我此生的追求,再到后来,我封天成功的那一刻,我心中突然浮现出了一道声音、一个熟悉而久远地感觉,也就是那一刻起,我才完全确定,这条帝路就该是我的路,无论前路会遇到多少生死相阻?此生也定然不负……”

    “执念?”闻言,帝雪含烟沉凝了良久,才突然问道:“是什么执念,难道比你的生命还重要吗?”

    “是的!”闻言,羽皇神色一敛,瞬间陷入了沉思,直到许久之后,它才缓缓地开口道:“虽然我还不知道,我心中为何会有这个执念,也不知道这个执念究竟是什么?但是,我心中非常清楚,它对我很重要,它的重要性要超过一切,甚至是我的生命……”

    说到此处,羽皇深深地呼了口气,继续道:

    “这丝执念,我并知道它是何时,铭刻在我内心之中的,它,仿佛就像一个不可触碰的雷池一般,每当我试图去触碰它、去回想它,我的心中都会突然升起一股无边的悔恨与伤痛,痛的难以忍受,仿佛是丢失了什么比生命还要最珍贵的东西一般,我不明白,我心中的痛到底来源于何处?我想要个答案……”

    “一直走下去会有答案吗?”帝雪含烟轻声道。

    “有,一定有!”闻言,羽皇眼中倏然布满了坚定之色,道:“我也说不清为何,但我就是可以肯定以及坚定,在帝路的尽头,一定会有答案。”

    “所以,无论是为了心中的执念,还是那份答案,此生,我都必须沿着这条帝路走下去,无论前路充满多少艰难,万死不悔!因为,我很想知道,我的执念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每次想要触碰它,都会是那般的痛,那般的悔恨……”

    说完,仿佛想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了一般,只见羽皇眉头不禁皱了起来,眼中倏然布满了无尽伤痛,一股股浓郁的悲伤,忽然自羽皇身上升起,无尽悲意,仿佛蕴含恒古的悲伤,使得四周的天地,都好似一同悲伤了起来……

    此时此刻,仿佛是感受到了羽皇心中悲意,只见那个存在于羽皇右手心之中的一世花印痕,倏然亮出一抹淡淡地七彩光华。

    旁边,听了羽皇的话,感受着羽皇身上的悲伤,帝雪含烟只觉得心中狠狠一震,仿佛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一般,只见她绝美的脸色倏然一白,心中猛然生出一股无尽的伤痛。

    静静地看着羽皇,望着羽皇那紧皱的双眉,此刻,只见她看着羽皇的眼神中,满是复杂,绝美的双眸不断地闪烁,眼中有一丝熟悉,一丝疑惑,同时,还有一抹深深地心疼……

    “如果,今天天王皇朝要是没有退兵,你会怎么做?宁死不退吗?”深深地望着羽皇,许久之后,帝雪含烟突然神色一敛,声音轻柔地道。

    “没错,永恒存,我则在。永恒灭,则我消。”闻言,羽皇楞了一会,突然收回了思绪,看着帝雪含烟,沉凝了下,突然坚定的道。

    “只因那丝执念?”帝雪含烟秀眉一皱,绝美的眼眸紧紧地盯着羽皇。

    “是,但也不全是。”闻言,羽皇先是点了点,接着又摇了摇头,道:“因为,除了那个执念之外,还有着属于帝王的尊严。顶天立地,方位帝王,从来没有逃跑的帝王,有的只是战死的帝王。”

    “这条路,非走不可是吗?即便前路遥遥,生死缥缈?”闻言,帝雪含烟深深地看了眼羽皇,随即臻首微抬,望着夜空缓缓地道。

    闻言,羽皇眼神无比坚定的点了点头,过了许久之后,才坚定道:“非走不可!即便前路遥遥,生死缥缈。”

    旁边,听了羽皇的话,帝雪含烟一阵沉默,片刻后,只见她突然转身,缓缓地朝着远处走去了……

    “我会一直陪你走下去的……因为,这是帝雪世家的使命!”夜空中,就在帝雪含烟快要消失的时候,一句宛如天籁般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宫殿之巅,听了帝雪含烟的话,羽皇身躯一震,眼神突然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静静地凝望着那道渐渐消失的绝美倩影,羽皇一阵失神,因为,这一刻,羽皇突然感觉到帝雪含烟的身影,是那么的熟悉,仿佛和一个无数次徘徊在自己的梦中的身影,完全重合了……

    “你,会是她吗?她,又是谁?为何总是那般的熟悉……”静静地望着远处,羽皇轻轻地自语,片刻后,只听他坚定地道:“放心吧,此生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说完,仿佛想到了什么似得,只见羽皇轻轻地苦笑一声,道:“想不到,在她面前,我居然将心中的秘密都说了出来了,看来……有些感觉真的很奇特。”

    言罢,羽皇深深地呼了口气,随即消失在了夜空中。

    嗖嗖嗖!

    夜空中,只见羽皇的身影刚一消失,就在羽皇之前所在的那个宫殿之巅,便是突兀的出现了三个光点,接着,只见三个光点,光华一闪,瞬间化为了三道虚幻的身影。

    “你们说,她,会是她吗?”微微沉默了一会,只听左边的那道身影,突然道。

    “她是她,却也不是她。”闻言,顿了顿,只听中间的那个身影微微道。

    “是啊!”这时,现在右边的那道身影,轻叹一声,突然道:“你们感受到了吗?那股悲伤,又出现了……”

    “嗯。”闻言,只听中间那道身影轻叹道:“多少年了,如今早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多少次开始了……”

    “一次次默默地轮回,一次次苦苦的等候,即便万古沧桑,依然不曾改变,每一次的巅峰,便是他走向轮回的开始……”这时,只听左边的那道身影,声音低沉地道。

    “恒古的那个承诺,似乎早已铭刻在主人的灵魂之中,即便无尽的往复轮回,也无法磨灭,亦不曾忘却,每一世,他都在冥冥之中坚守着……”中间的那道虚幻身影道。

    “一次次的轮回,是等待,也是自我封尘,可是,无论多久,那种铭刻在主人灵魂之中的承诺与执念,都从未消散,以至于后来的无数世,他负了整个宇宙万界,负了整个仙濛天地,负了所有为他付出一切的人,但是,却唯独不负她……”深深吸了口气,只见最右边的身影,声音沉重的道。

    “主人的执念,早已超越了一切,谁都帮不了他,只有她,只希望这一次是一切的终结,只希望这一次,她会出现,希望这一次主人,能够……归来,因为,他已经消失太久了,这个世间不能没有他……”这时,只听中间的那道身影,声音透着无尽悲痛的道。

    “会的,一定会的,因为主人答应过的,无论过去了多少衍元轮回,主人定将回带着失落的繁华,再次归来……”

    虚空中,只听一道坚定不移的声音响起,下一刻,只见这三到身影,瞬间化为了三道光点,消失在了夜空中。

    转眼间,在原地只留下一声声坚定的声音,缓缓回荡……

    眼间,在原地只留下一声声坚定的声音,缓缓回荡,再无一丝人影……

    时间流转,月落星辰。

    不知不觉间,一夜的时间,匆匆而过。

    第二日,永恒天城中。

    “启禀君主,属下如今已经查明,天王大军突然撤兵的原因了。”永恒大殿之中,只见一位身穿黑袍的男子,单膝跪在殿中,无比恭敬地对着,坐在九龙王座之上的羽皇道。

    “哦?”永恒大殿之中,听了黑袍男子的话,羽皇眉头一挑,声音威严的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当日,天王皇朝突然退兵,让羽皇感到非常不解,故而,回到永恒天城之外,羽皇朝立刻派遣专门负责刺探消息的‘玄天堂’去查探了一番。

    而今,殿中的这位黑袍男子正是玄天堂的堂主——拾风。

    “回君主!据属下得知,天王皇朝之所以退兵,皆因霸天皇朝的千世皇主。”

    “霸天皇朝?千世皇主?是他?”大殿中,只听拾风的话音一落,乾坤二主以及骨王都是突然惊叫了起来。

    “回几位大人的话,是的!”微微看了眼乾坤二主等人,拾风拱了供手,重重点了点头道。

    九龙王座之上,羽皇先是深深地看了眼乾坤二主等人,随即,又将目光移向了拾风,口中威严的道:“当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回君主,据属下所知,当日,是千世皇主亲自前往天王皇宫逼迫天王大军退兵的,并且,还使得天王皇朝两年内,不得进攻永恒王朝。”大殿中,听了羽皇的话,拾风连忙恭敬地道。

    “两年?天王皇主,他真的答应两年内不进攻我永恒王朝了?”这时,只听拾风的话一出,羽皇眉头瞬间一扬,语气中带着惊讶的道。

    “回皇主!千真万确,天王皇主他的确答应了。”拾风语气坚定的道。

    “嗯。”闻言,羽皇缓缓地点了点头,接着,只见他眉头一皱,道:“只是不知,这位千世皇主为何要帮我们?”说到这里,只见羽皇忍不住看了眼乾坤二主等人。

    “君主,如果属下没有猜错,他这是在还人情。”感受到羽皇的目光,乾坤二主等人微微对视聊一眼,接着只听天乾之主突然道。

    “还……人情?”闻言,羽皇眸光一闪,接着,仿佛想到了什么,只见他了然的点了点头。

    微微沉默了一会,接着只见羽皇突然道:

    “好了,不管怎么说,都是要谢谢千世皇主的恩情,如今,这两年的时间,我们必须要好好利用,因为,对我们来说,它可是弥足珍贵的,可谓是我们的希望。”

    “是的君主,我们永恒王朝必须在这两年之内,快速地成长起来,不然我们将难以立足于九天。”这时,只听天乾之主突然道。

    “嗯,不错。”闻言,羽皇凝重的点了点头,片刻后,只听羽皇威严而又坚定的道:“这一次,我们必须要疯狂的扩军,毕竟我们的兵力还远远不足。”

    “嗯,不错,只是,这资源……远远不够。”闻言,骨王几人微微皱眉道。

    “资源?”闻言,羽皇微微沉凝了下,突然霸道的道:“资源,诸天战场之中,有的是……”

    “嗯?君主你的意思是……”大殿中,听了羽皇的话,乾坤二主等人先是一愣,接着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只见他们的眼中都是倏然闪过一抹精光,齐声道:“争霸诸天战场,获得资源来扩大永恒大军!”

    “诸天战场,自古以来,便是弱肉强食,那里是九天之中最危险的地方,但同时也是九天之中最富饶的地方。”闻言,羽皇一一扫了眼殿中众人,淡淡地道:“那里是强者的乐土,是弱者的地狱,我相信,永恒王朝之人永远绝不是弱者。”

    “君主圣明,诸天战场,如今正是我永恒王朝快速成长的最好去处!”天乾之主脸色惊喜的道。

    “没错!如今我永恒王朝,若想快速发展就必须要大量的资源,仅仅凭借着烟雨大世界的那片资源,已是远远不够。如今,我们要想发展,就必须战!”这时,只听地坤之主突然说道。

    “没错!虽然争夺,很可能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敌人,但是,须知,我们的路,走到最后只能留下一个朝代,也就是说,在这九天之中的所有朝代,未来都有可能是我们的敌人,既然如此,那就没有必要过多顾忌了。”大殿中,羽皇脸色微沉,声音字字透着坚韧的道。

    “帝王之路,血海浮屠!如今,我们已无退路,不在战争中辉煌,就在战争中死亡,”大殿中,说到这里,只见羽皇豁然自九龙王座之上站了起来,对着殿中众人一字一顿的大吼道:“今生今世,就让我们一起努力,舞动手中战天场戈,在这漫天诸朝中,杀出一条属于我们永恒王朝的不朽天途!”

    (抱歉了,更新晚了,从今以后,染墨开始两张合一,一起更,一更5000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