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星辰天牌,血袍男子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呼啦啦!

    战旗齐舞,动荡四方。

    无尽的虚空中,一面面巨大的血色战旗,随着血色战车的飞动,疯狂的飞舞,发出一阵阵震天的声响。

    一面面宽大无比的血色旗面,迎风作响,漫天飞舞,远远看去,仿佛是一片血色的汪洋。

    无尽的血色,代表着无尽的动荡。仿佛随再预示着,无边的杀伐。

    诸天战场。九天魔域之中。

    随着,黑金龙袍的男子征伐开始,一场席卷四方的战争,自此打响,一场充满无边血与乱的动乱,从此时开始,彻底是拉开了序幕。

    虚空中,那一片片不断浮动的血色的光华,仿佛就是一个信号,代表着动荡的时代,已经来临,从此之后,九天魔域,再也无法平静了……

    诸天战场,不落妖域之内。

    “杀!”

    ……

    一阵滔天的爆响,自九天之中倏然响起,无尽的战意,震天动地。

    就在黑金龙袍男子,在九天魔域之中动荡四方,朝着三千人域慢慢逼近的同时,只见不落妖域之内,也是同样在进行着,血色的征伐。

    放眼望去,只见不落妖域之内,到处片狼烟滚滚,战火熊熊燃烧,四处全都是充斥战乱的痕迹,一股股冲天的血气,席卷四方。

    诸天现场,不落妖域之内。

    “杀啊!”

    “冲啊!”

    ……

    星夜下,一阵惊世的杀伐之音,突然自天地间响起,彻底打破了夜的宁静,无尽的杀伐之意,震天动地。

    不落妖域的一处地方,此刻,只见一座巨大无比的高大城楼之下,无穷无尽的蓝甲士兵,齐聚于此,战天斗地,正疯狂的朝着城池之内冲去。

    城楼之上以及城楼之内,无数身披黑色盔甲的士兵,死守城池,拼命的抵抗着,血洒漫天。

    “杀啊,杀入城池!”

    “冲啊!”

    城池之下,无数蓝甲将士,齐声大吼,率领着无数蓝甲士兵,进行着疯狂的冲击。

    轰轰!

    啊啊啊!

    ……

    城池的四周,轰鸣不休,惨叫连连,城楼之下,人影攒动,处处火光冲天,战火缭绕,杀伐不休。

    无尽的火光,冲天而起,抱着微弱的星辰之光,照亮了半片天空,周围,一股股滔天的血腥气息,弥漫升腾,笼罩四方。

    呼啦啦——

    呼啦啦——

    城池之上,只见三杆巨大无比的黑色战旗,傲立天地,巨大无比的旗面,无风狂舞,飘扬四方,绽放出滔天的威势,散发着无尽的不屈之意。

    嗖!嗖!嗖!

    这时,突然只听三道破风声传来,下一刻,只见三道刺目的光华,划过无尽的夜空,宛如三道流星一般,倏然自天外飞射了过来。

    刷!刷!刷!

    夜空中,三道刺目的光华,速度快速无比,在飞来的过程,他们瞬间变大,最终化为了三杆散发着滔天气息的恐怖战旗。

    砰!

    砰!

    砰!

    星空下,突然只听三声巨响传来,下一刻,只见那三杆气息恐怖的巨大战旗,倏然自空中落下,狠狠地插在了战场之中。此刻,只见这三杆战旗,分立三处,其中两杆战旗,一左一右,稳稳地立在城池之下,至于另一杆战旗,则是直接破碎了城池之上,那原有一杆黑色战旗,直接取代了他的位置,高高的立在了城池之巅。

    “末将等,恭迎殿下。”

    “属下,恭迎殿下!”

    “恭迎殿下……”

    ……

    夜空中,城池之下,只见这三杆战旗一出,周围的所有的蓝甲士兵,齐齐脸色一喜,接着,便是全都跪拜了下来,口中无比疯狂的大吼道。

    “血乱世间,我主无边!”

    呼啦啦!

    虚空中,突然只听一道缥缈的话音响起,下一刻,只见那三杆静默不动的恐怖战旗,瞬间齐齐舞动了起来。

    哗啦啦——

    哗啦啦——

    旗杆震动,惊起一阵乱世之音,三面宽大无比的旗面,齐齐飞扬,疯狂摆动,掀起一片血色光华,无尽的血色的烟雾,升天而起,倏然席卷四方。

    “啊啊啊!”

    “啊!”

    ……

    城池之上,只见血雾一出,周围顿时传来了一阵惨叫。

    血色的烟雾,恐怖无比,只见周围的黑甲士兵,一接触到血雾,瞬间便是化为了血水,漫天的血雨,伴随着凄厉地惨叫,飘洒而落,染红了大地。

    “啊啊!”

    “啊!”

    ……

    城池之上,惨嚎不休,漫天的血雾,快速的席卷四周,宛如一个血色的凶兽一般,快去地吞噬着周围的黑甲士兵。

    “杀啊!”

    血色的烟雾,仿佛有灵性一般,对于周围的蓝甲士兵没有一丝危害,此刻,只见无边的蓝甲士兵,全都是沐浴在血雾之中,横冲不断,疯狂的屠杀着周围的黑甲将士,掀起一片凄厉地惨叫……

    时间一点点过去,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周围的惨叫声,彻底的停止了,而四周的血色随着三杆战旗的沉寂,也是渐渐地消散开来,最终,完全的消失了……

    “末将等,拜见殿下,殿下圣安!”

    “属下等,拜见殿下,殿下圣安!”

    “拜见殿下,殿下圣安!”

    “殿下圣安……”

    星空下,城池的上下,只见周围的血色烟雾一消失,周围所有的蓝甲士兵,齐齐对着城池之上的那杆巨大的战旗,跪拜来下来,口中疯狂大吼,声威震天。

    “诸位将士,请起!”

    四周沉默了一会,接着,只听一道不含一丝感情的声音,突兀地自虚空中传了过来。

    闻声望去,只见,那杆树立在城池之上的高大战旗之巅,不知道,竟然出现了一位身穿血色龙袍的妖异男子。

    细眼看去,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头血色的长发,满头的血发,无风而动,鲜红无比,仿佛刚从血池中洗礼过一般,散发着滔天的血气,狰狞而又恐怖。

    这个男子的五官精致无比,俊俏邪却又带着一种阴柔之美,给人一种无比邪异的视觉冲击。

    男子的额头之上,静静地立着两根血红色的尖角,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闪烁着妖异的黑光,犹如黑洞一般,流动着恐怖的气息,与之对视,仿佛可以让人灵魂沦陷,坠入无尽黑暗中深渊。

    “谢殿下。”

    城池的四周,听了血色龙袍男子的话后,周围的所有将士,齐齐拜谢了一声,随即都是快速的站了起来。

    “嗯。”微微扫了眼下方的无数蓝甲士兵,血色龙袍男子轻轻地点了点头,随即,望向了远处,一阵无言。

    此时此刻,只见周围一片沉寂,所有的蓝甲大军,全都是静静地立于战旗之下,抬头仰望立于战旗之巅的那道血色身影,静默而存在,眼神中满是崇拜与敬畏。

    “杀世何在?”

    沉默了许久之后,突然只见血色龙袍男子,脸色一敛,声音中带着无尽威严的道。

    嗖!

    虚空中,只听血色龙袍男子的声音一落,下一刻,只见一道黑色的身影,倏然自虚空中显化了出来。

    “属下杀世,拜见殿下。”

    虚空中,只见那道黑色的身影一出,瞬间便是来到了血色龙袍男子的身前,无比恭敬的跪拜了下来。

    “起来吧!”淡淡的看了眼面前的男子,血色龙袍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谢殿下!”黑衣男子杀世恭敬的拜了下,随即,缓缓地站了起来。

    “杀世,我父皇当真说,我们要找的那个人就在那三千世界中?”看着远处,血色龙袍男子沉默了下,突然开口道。

    “回殿下,是的,这是圣主亲自告知属下的,不会有错的。”杀世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我父皇有没有说,他,究竟是个什么样人,居然值得我们如此兴师动众。”闻言,血色龙袍男子顿了一会,突然说道。

    “回殿下,那人是什么人?圣主并没有说……”闻言,杀生微微摇了摇头,片刻后,仿佛想到了什么似得,只听他话音一转,连忙说道:“不过,听圣主说,寻找那个人的命令是从上边传下来的……”

    “什么?是从上面传来的命令?”闻言,血色龙袍男子瞳孔微张,一双漆黑的眼眸突然看向了杀生,语气带着丝丝惊讶地道。

    “回殿下,这个命令正是上边传下来的,据说是无比的紧急,同时也正是因此,圣主才回对此事,这般重视。”微微于血色龙袍男子对视了下,杀世瞬间避开了他的眼神,语气恭敬的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闻言,血色龙袍男子眼神一眯,心中若有所悟的道:“难怪父皇会如此的兴师动众,原来竟然是上面传来的消息,如此一来的话,也难怪父皇会如此重视了。”

    说完,血色龙袍男子瞬间一阵沉默,片刻后,只见他眉头突然一皱,轻声说道:“如今,本宫倒是真的有些好奇了,那个人,究竟是个什么人?居然会引起上面的震动,竟然不惜跨界下达命令。”

    说到这里,血色龙袍男子微微顿了顿,片刻后,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他猛然看向了杀生,问道:“对了,父皇有没有说那人长什么样?不然,茫茫三千,无尽的人海,本宫该如何找寻?”

    “殿下勿急,此番前来,圣主让我给殿下带来了一样东西,有了那样东西,殿下就可以很容易而且很准确的找到那个人了。”闻言,杀世微微一愣,接着连忙说道。

    “嗯?父皇给我带来了东西?”闻言,血色龙袍男子,眸光一闪,连忙问道:“什么东西?”

    “殿下请看。”

    杀世脸色郑重的说了一句,随即,只见他右手一伸,瞬间取出了一个散发着璀璨星辰之光的金色玉牌,恭敬地递到了血色龙袍男子的面前。

    “嗯?”看着面前金色玉牌,血色龙袍男子眉头一皱,瞬间接了过来,开始打量了起来。

    这个金色玉牌,样式古朴,隐隐散发着淡淡的威严,周身刻画着玄奥的图文,其上散发着古老气息,仿佛存在了无穷的岁月一般。

    “这是……”打量了一会之后,血色龙袍男实在看不出什么,随即,眉头一皱,脸色疑惑的看向了杀世。

    “回殿下,此牌乃是星辰天牌,听圣主说,此牌乃是自上边传送下来的一件古老的神物。”杀世耐心的道。

    “星辰天牌?这是上边传下来的古老神物?”血色龙袍男子脸色微微一惊,眼中一抹惊色,一闪而过。

    “是的,殿下。”闻言,杀世重重地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之后,只见他突然脸色凝重的道:“殿下,听圣主说,此牌,在很久很久,乃是一位无上的大人物,用来统御天地之用,它,拥有着无尽的神威,代表着无尽的尊贵,牌之所至,星辰之下,万妖万兽,莫敢不从……”

    “什么?这玉牌竟然有如此威严?”血色龙袍男子脸色微变道。

    “是的殿下,星辰天牌无比的尊贵,听圣主说,这次若非是为了能够尽快地寻找到那个人,上面是绝对不舍得,让此物流落下来的。”杀世一脸的郑重,说到这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只听杀世脸色无比凝重的道:“对了,殿下,圣主让属下告知殿下,一定要保管好此物,等待找到那人之后,立即交还回去,不得出现一丝差错。”

    “嗯,本宫知道了。”闻言,血色龙袍男子淡淡的点了点头,看着手中的金色玉牌,轻声道:“看来,上面是真的很重视此物啊!”

    说完,血色龙袍男子眼神一眯,瞬间一阵沉默。

    “拿着此物,当真,就可以找到那个人吗?”沉默好一会,血色龙袍男子突然开口道。

    “回殿下,是的。”杀世缓缓地点了点头,道:“圣主说了,拿着此物,当那人出现之时我们百里范围之内,它便会发出璀璨之光,指引着我们找到那人。”

    “嗯。”闻言,血色龙袍男子淡淡的点了点头,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见他眉头一皱,脸色凝重的道:“对了,你之前说,这个金色玉牌本属于一位大人物,而今,此牌却为何可以帮我们找到那人?难道,你说的那位大人物和我们找的那人有关系。”

    “这……”闻言,杀世脸色微微一变,道:“这个属下不知,因为这是上面传来的意思,具体是为什么,上面没有多说,所以就连圣主都不知道……”

    “哼,算了,管他呢,我们只要找到了那个人,本宫想一切就都有答案了。”闻言,血色龙袍男子沉默了下,随即冷哼一声道。

    说到这里,血色龙袍男子深吸了口气,随即,看向了三千人域的方向,道:“那个人如今三千世界之中,不会有错?”

    “回殿下,不会。圣主已经请大祭司预测过了,只要我们到了三千世界,到时,一顶可以找到那个人……”杀世重重地点了点。

    说完,微微沉默了下,接着,只听杀气突然说道:“对了,殿下,还有一件事,圣主让属下务必要告诉你。”

    “嗯?什么事?”闻言,血色龙袍男子眉头一皱道。

    “回殿下,圣主说,让殿下您,务必要在三年之内找到那个人,这是上面传下来的死命令!不可违抗!”杀世脸色凝重的道。

    “三年?哼,本宫何须三年?两年足以,两年之内,本宫必将攻入三千世界中去,到时,定将那个人擒回去。”闻言,血色龙袍男子眉头一扬,漆黑的眼眸倏然闪过一抹摄人的光华。

    “传令下去,命所有将士做好准备,一柱香之后,大军继续前进,横扫一切,直通三千。”血色龙袍男子大声的道,此刻,只见他一头血发,无风自动,神态威严,如神如魔。

    “是!”说完,杀世身形一闪瞬间,朝着下方飞去了。

    “三千世界,三千人域,哼,等待着本宫的降临吧……”抬头远望着三千世界的方向,血色龙袍男子嘴角一撇,声音淡淡的道。

    说完,血色龙袍男子便不再说话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一柱香的时间转眼间便过去了。

    “所有将士们听令,出发!”

    “是!”

    虚空中,突然只听一声大吼传来,下一刻,只见周围所有的将士,瞬间而动,驾驭着众多空间战车朝着远处飞去了……

    “魔天皇子,我想你应该没有忘记我们的赌约吧,很期待与你在三千人域的相遇……”巨大的战旗之巅,血色龙袍男子望着远处,轻声说了一句,随即,便是化作一道血光消失了身影。

    原来这个男子,正是妖千世界,这一届的神话至尊,天妖帝朝的无上皇子,也就是黑金龙袍男子口中的——弑心。

    诸天战场,血色的动乱。

    同一时间,无论是魔千世界的九天魔域,亦或是妖千世界的不落妖域,全都是战争突起,乱世杀伐,到处充斥着无边的血色与动荡。

    而,与此同时,就在九天魔域以及不落妖域乱世杀伐的同时,三千世界的三千人域之中,也是因为永恒王朝的原因,掀起了一阵惊世的动荡与杀伐。

    一时间,一场席卷九天魔域、不落妖域以及三千人域的巨大动荡,正在缓缓升起,席卷整片诸天战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