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今生有你,才唯一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如今,乱世已经来临,动乱也已经掀起,未来会如何?谁也无法预料。”缥缈的楼阁之中,听了白衣男子的话,天苍城主沉默了一会,声音缓缓地说道。

    说完,天苍城主静静地沉思了下,随即,眸光一闪,道:“如今,只希望我可以多些时间,也给他多些时间,不然……我天苍一脉乃至整个三千世界,都会陷入危难。”

    “主上,请您放心,少主他一定可以的……”白衣男子语气坚定的道。

    “这一世,将会是最为动乱的一世,也是最为璀璨的一世。”闻言,天苍城主眉头一皱,缓缓地摇了摇头,道:“同时,也正是因此,这一世,也将会是最难以镇压的一世,因为,他的对手,都是非常强,都是强过以往的任何一代……”

    “嗯。”听到这里,白衣男子眉头一皱,沉重的点了点头,道:“属下也早就听说了,这一届,佛千世界、妖千世界和魔千世界各自都出了一位,惊艳万古的神话至尊,他们都是资质超绝,号称万古无一……”

    闻言,天苍城主沉默了一会,随即,眸光一冷,声音霸道而又无比自信的道:“那些人的资质与实力,确实很强,不过,却也依然比他差了一些,我天苍一脉的传承者,虽然每代只有一人,但是,却是代代第一,世世最强。

    而这一代的他,依然不会例外,他的资质,强压一切,甚至超过古往今来的任何一人,我相信,只要时间足够,他绝对可以强压一切,强到足以横推九天十地。”

    “嗯,属下也相信,未来的少主绝对可以强压一切,镇压无尽九天。”白衣男子脸色坚定的道。

    “如果时间足够,自然没有问题,只是,天道无常,有时绝非人力可测,如今,本城主最担心的便是,最终我给他留下的……是一个最为危急的局势。”闻言,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天苍城主的脸色,瞬间再次变得担忧了起来。

    “主上,难道真的那么急吗?您,还可坚持多久?”听了天苍城主的话,白衣男子脸色一沉,声音无比沉重的道。

    “多则十年,少则三年。”闻言,天苍城主瞬间一顿,沉默了许久之后,他才缓缓地道。

    “嘶!最多十年!”旁边,听了天苍城主的话,白衣男子脸色巨变,瞬间倒吸了口冷气,眼神满是震惊与不安的道:“主上,这些时间,也太短了……”

    “时间很少,本城主,又何尝不知?”闻言,天苍城主轻轻地一叹,道:“只是,你知道吗?十年已经是我最好的估算了,因为,按照如今的情况,我很难坚持到十年……”

    “十年,终究是太短了。主上,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白衣男子眉头紧皱,满脸担忧的望着天苍城主。

    “办法吗?”闻言,天苍城主眉头一皱,瞬间陷入了沉默,许久之后,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只见天苍城主的眼中,倏然闪过一抹决绝,道:“或许,有一个,只是……要付出些代价而已。”

    “付出代价?”闻言,白衣男子微微一怔,接着,仿佛想到了什么,只见他脸色倏然一变,道:“主上,难道你是想……”

    “不可!主上,您千万不可那样做,因为,那代价,实在是太大了……”白衣男子眉头紧皱紧皱,脸色无比担忧的道。

    “人生一世,有失便有得,做什么事情,都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因为,这是天道循环……”闻言,天苍城主看了眼白衣,随即轻叹一声,转身看向了空中,声音平淡而又坚定的道:“如果,真到了那一步,就算我付出些代价,又有何妨?”

    “主上,可是,那样您就……”

    这时,就在白衣男子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只听天苍城主突然,开口打断了他。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天苍城主微微摆了摆手,沉默了一会,道:“我心无悔,为了他们,为了三千世界,我无怨无悔……”

    说完,天苍城主突然转身看向了白衣男子,声音缓缓而坚定的道:“我想,你应该明白,我为何会有这样的决定。”

    “可……”旁边,听了天苍城主的话,白衣男子张了张嘴,最终却又重叹一声,闭上了嘴巴。

    此时此刻,只见他眉头紧锁,眼神中光芒闪烁,满是浓浓的忧虑。

    “主上,难道就真的只有这一个办法吗?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低头沉默了许久之后,突然,白衣男子猛然抬头,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没了。”闻言,天苍城主缓缓地摇了摇头,微微沉思了一会,声音凝重的道:“如今,这已是唯一的办法了……”

    说至此处,天苍城主声音一顿,接着,仿佛又想到了什么,只见他眼神一眯,突然道:“除非……”

    “除非什么……”

    闻言,白衣男子眉头一扬,满脸着急的看向了天苍城主……

    ……

    三千天域,千世皇宫。

    “三千人域那边,如今情况如何了?”一处宏伟的宫殿中,一身金色皇袍的千世皇主,正襟端坐在九龙皇座之上,满脸的威仪之色。

    “回皇主,如今整个三千人域已经彻底大乱了起来,诸天各大王朝已是尽数参战,至于其余的各大帝朝以及各大皇朝,也都是在暗中备战,恐怕,要不了多久,便会全部加入战乱之中。”大殿之中,只见一位金袍男子,身躯微躬,满脸恭敬的回道。

    “战乱已起,动乱已生,一场新的格局,看来将要形成了。”闻言,千世皇主眼神一眯,声音淡淡的说道。

    “皇主,属下以为,这,是我们的一个机会,如果可以抓住机会,我们便可再次迈出一步。”金袍男子微微沉凝了会,突然拱手,对着千世皇主恭敬的道。

    “不错,这的确是我们的一个机会。”闻言,千世皇主眼神一眯,淡淡的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之后,只见他眸光一闪,话音突然一转,道:“不过,这一次,朕要的绝不是仅仅迈出一步而已……”

    说到这里,千世皇主稍稍顿了下,接着,又继续道:“这一次,朕要的是,彻底的达到那一步。”

    “是皇主!”金袍男子大声道。

    说完,金袍男子微微顿了顿,接着,只听他又突然问道:“皇主,那我们现在是立刻征战?还是……”

    “等!暂时先不要妄动。”闻言,千世皇主思索下,突然道。

    话音一落,千世皇主眼神倏然一冷,满脸威严的大声道:

    “传朕命令,命我军所有的将士,迅速进入战备状态,不得有误!”

    “是皇主,属下遵命!”

    说完,金袍男子恭敬的行了一礼,随即,转身朝着殿外走去了。

    “慢着……”

    这时,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只见金袍男子刚刚跨出几步,千世皇主便是突然出声叫住了他。

    “皇主,不知您还有什么吩咐?”闻言,金袍男子瞬间转过身来,上前数步,对着千世皇主恭敬的道。

    “如今,三千人域已经处于动乱之中。他们……现在如何了?”微微看了眼金袍男子,千世皇主稍稍迟疑了一会,随即,突然开口道。

    “他们?”闻言,金袍男子倏然一怔,接着,仿佛想到了什么,只见他脸色微微一惊,道:“皇主,您是指……永恒王朝?”

    “嗯。”闻言,千世皇主顿了顿,随即缓缓地点了点头。

    “回皇主,据属下所知,永恒王朝的那些人,刚刚经历了一场围杀,虽然最终他们冲出了重围,不过,却也是遭到了极大的重创,如今,情况却也着实堪忧。”金袍男子稍稍想了下,随即,一五一十的道。

    “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围杀?还遭到了重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是什么人要围杀他们?说清楚一点……”千世皇主眉头微微一皱,声音有些冰冷的道。

    “回皇主,事情是这样的……”金袍男子拱了供手,恭敬的道:“这次围攻永恒王朝的一共是四个王朝,他们分别是苍雪王朝,夜月王朝、玄天王朝以及隐上王朝。”

    “苍雪?夜月?隐上……是他们?”闻言,千世皇主眉头忍不住一皱,思索了片刻道:“他们这四个王朝,不全是处于末流的王朝吗?怎么会突然联合起来,对抗永恒王朝?”

    “回皇主,据属下所知,此事……似乎与天王皇朝有关。”闻言,金袍男子微微迟疑了一会,突然开口说道。

    “天王皇朝?原来是他们!”千世皇主神色如威,声音带着丝丝冷意的道:“哼,借刀杀人吗?看来他们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说完,千世皇主脸色倏然一冷,话锋突转道:“只可惜,朕,是不会让他如愿。”

    “皇主,属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大殿中,听了千世皇主的话,金袍男子眉头不禁一皱,沉凝了一会之后,只听他突然开口说道。

    “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快速扫了眼金袍男子,千世皇主语气平淡的道。

    “皇主,当年我们欠大秦君主的人情,已经在上一次还清了。如今的我们,与他们永恒王朝,可以说是完全不相欠了,属下不明白,我们为何还要帮他们?”金袍男子眉头紧皱,满脸的困惑之意。

    “还清了?”闻言,千世皇主微微沉默了一会,随即,深吸了口气,道:“你觉得,朕,真的还清了吗?”

    “这……”大殿中,微微看了眼千世皇主,金袍男子迟疑了下,开口道:“皇主,难道当初我们救了他们举朝上下,难道还不足以还了他的恩情吗?”

    “在你们看来,救了他们永恒王朝举朝上下,便是足以还了大秦君主的恩情。但是,在朕看来,这些,却是还不够,远远不够……”闻言,千世皇主顿时一阵沉默,许久之后,只听他突然说道。

    “可是,皇主……”

    “你应该知道,当年他的恩情,对朕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时,只听金袍男子刚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千世皇主突然开口打断了他。

    “当年,他救了漪仙,救了朕一生中最最重要的人,是他的出现,挽救了朕,千世执守的梦,让朕不至于悔恨终生,他对朕恩情,重于一切,休说朕如今只是帮了他们,就算是朕,倾尽了朕的天下,又如何能够报答得了,他的恩情……”千世皇主眼神中浮现出回忆之色,声音坚定而又柔情的道。

    “皇主,属下明白,漪仙皇后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属下也知道,您对大秦君主的感激,可是,如今,我们真的已经做的够多了。”金袍男子眉头紧皱道。

    “够多了吗?”闻言,千世皇主轻念一声,随即,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不,远远不够,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虽然,当年他只是问朕要了一个承诺,但是,我千世,又如何会真的以一个承诺来报答他的恩情?”

    “承恩一次,铭记永世。此生一诺,百倍相还。如今,朕所做的,和他对朕的恩情相比,还差的太多太多……”千世皇主深沉而又坚定的道。

    说完,微微顿了顿,千世皇主突然对着金袍男子,道:“城天,你是跟随朕最久的,你应该知道朕。”

    “皇主,至情至性,属下佩服,今生今世能够追随皇主,实乃属下三生之幸。”金袍男子也就是千世皇主口中的城天大声道,此刻,只见他的严重满是尊敬,千世皇主的话语,让他感触极深。

    “至情至性,乃人之常情,若是无情无性,又何以为人?”闻言,千世皇主轻轻地呼出口气,声音淡淡的道:“城天,去吧,告诉问苍之主,让他暗中帮助下他们,朕可以肯定,一次不成,天王皇朝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是皇主,属下遵命,属下这就去办!”城天拱了拱手,无比郑重的道。

    “嗯。去吧……”闻言,千世皇主轻轻摆了摆手,淡淡的道。

    “是!皇主!属下告退!”

    说完,城天恭敬地对着千世皇主拜了拜,随即,转身快速地朝着殿外走去了,不多时,便完全消失在了大殿中……

    转眼间,整个大殿中就只剩下了千世皇主一人了。

    “大秦君主,你得恩,朕,不会忘记,朕,不会忘记,是你挽救了永世的梦……”大殿中,待城天走后,千世皇主沉默了一会,突然,在心中缓缓而又坚定地说道。

    “谢谢你,夫君……”

    这时,突然只听一道动听无比的声音,突然自殿外传了过来。

    啵!

    一声轻微的声响,只见殿中的虚空中,倏然泛起了一阵涟漪,接着,只见一位身穿白色凤袍,头挽九天凤冠的绝色女子,倏然自涟漪之中,漫步走了出来。

    “对于我,还需要说谢吗?”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绝美女子,千世皇主的脸上瞬间布满了柔情,双目之中,写满了浓浓的爱意。

    “当然要谢,仙儿知道,夫君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轻轻地来到千世皇主身边,白衣女子也就是漪仙,满脸柔情的道。

    此刻,只见漪仙的美眸之中,满是感激与爱意。

    闻言,千世皇主微微一笑,伸手轻柔地将漪仙拉入自己怀中,声音无比深情的道:“你不需要谢我,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谢我,唯独……你不行!”

    “你,是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当年他救了你,自然便是我的恩人,如今,我在还恩,难道不是理所应当吗?”爱惜拦着怀中的佳人,千世皇主满眼柔情,仿佛就像是在抱着他最宝一般,一举一动,皆是充斥浓情与爱意,仿佛生怕,自己会伤到她一丝一毫一般。

    “可是,这样做,会对夫君不利,仙儿觉得对不住夫君。”漪仙突然有些愧疚的道。

    “傻瓜,在这个世界中,你,对我才是最重要,这世间,就算再珍贵之物,又如何能与你相比?”千世皇主轻柔地为怀中的佳人抚了抚额间的发稍,深情的道。

    “夫君,谢谢你,此生,有你真好……”闻言,漪仙心中顿时感到一股难言的甜蜜,紧紧地拥在千世皇主的怀中,幸福的闭上了眼睛。

    “幸福吗?仙儿,你知道吗?此生能够有你相伴,才是心尘最大、最大的幸福,心尘,永远不会忘记,当年落魄之时,你那不离不弃的坚贞,心尘,永远不会忘记,千世之约,十缘共生的誓言,心尘,永远不会忘记,当年,月天大世界中,雨花之下,你那‘此世同君,生死相依’的执守……今生,有你才是最美,有你才是唯一……”轻柔地抱着怀中的家人,千世皇主眼中浮现回忆之色,在心中不断地说道,仿佛是要将那些脑海中画面,铭刻于心,深入灵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