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战万古天葬,泯千世乾坤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呜呜!

    哗啦!

    天地间,狂风肆虐,阴风呼啸,漫天的泪苍花,铺染满世,布满了整片天地,将四周全都染成了白色,漫天的白花,垂落四方,仿佛要葬尽整片世间……

    咔嚓!

    轰隆!

    这一刻,周围,猛然传来了一阵阵破碎声,随着破碎声的响起,整片天墓古葬,都是突然晃动了,一股股古老的杀戮气息,蒸腾而起,笼罩着天地十方。

    “不好,这……这气息?难道……是那些人战魂觉醒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些人早已湮灭无数时代,他们的一切都早已消散,怎么可能还能觉醒!”

    “希望不是。否则的话,我们所有人都将必死无疑……”

    天墓古葬的深处,感受着周围的恐怖异变,许多修者都是脸色狂变,一个个惊恐慌乱的大叫着,神情中充满了紧张与不安…

    “殿下,现在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会是那些……凶魂觉醒了?”人群中,一位魔天帝朝的修者,眉头紧皱的打量了一会周围,突然脸色难看的看向了孤殇墨。

    “应该不会吧?毕竟都死去那么多年了……”这时,只听那人声音一落,又一位天妖帝朝的修者,突然接话道,说完,他眉头微蹙,急忙也是看向了孤殇墨。

    “未必!”闻言,孤殇墨突然摇了摇头。

    紧紧地打量着周围,一双血色眼眸,血色闪烁,浮动着破灭的光华,片刻后,孤殇墨脸色阴沉,声音凝重的道:“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可想象,据我所知,有一些人,强绝万千,他们超越轮回六道,不染命运因果,他们的身躯虽然葬灭了万古,但是,战魂却永生长存,万劫不灭……”

    说到这里,孤殇墨顿了顿,随即脸色有些难看的道:“天墓古葬,一葬万古,繁华一代,万世沉沦。能够有资格葬在这里修者,生前无一不是强绝万千之辈,他们那些人,早已是超越了一切,身可葬,血可干,但是,无敌的战魂,却是永不朽灭,无论,万古千秋……”

    “身可葬,血可干?战魂,却是永不朽灭?”旁边,听了孤殇墨的话,周围的魔天帝朝修者,都是瞬间脸色大变,眼神之中布满了浓浓的惊恐。

    “殿下,按您的意思……如今,真的是那些古老的战魂……觉醒了!”这时,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只听一个魔天帝朝的修者,突然无比惊恐的道。

    闻言,孤殇墨双眼一眯,一双血眸,紧紧地凝视四周,脸色阴晴不定,沉默了一会之后,他缓缓地摇了摇头,有些不确定的道:“应该不是……”

    说完,孤殇墨脸色一沉,思索了下,又突然说道:“据我所知,那些古老的战魂,虽然不灭不朽,永世长存,但是,他们却是不容易醒来……”

    “除非……”说到这里,孤殇墨血瞳一闪,眼神之中浮现闪现出一抹惊恐之色。

    “除非?”闻言,周围的魔天帝朝修者,齐齐一愣,接着,他们脸色瞬变,满眼震惊的齐声问道:“殿下,除非什么?”

    此时此刻,只见周围的魔天帝朝修者都是,紧紧地注视着孤殇墨,个个面色凝重,眼神中透露无尽的疑惑与震惊。

    “故老相传,古之至强者,肉身朽灭之后,他们的战魂以及神识便会陷入永恒地沉睡,除非是被一些曾经的事、一些曾经人所唤醒、所惊醒,否则,他们……永远不会醒来……”淡淡扫了眼魔天帝朝的众人,孤殇墨缓缓地说道。

    “曾经的事,曾经的人……”听到这里,魔天帝朝的众多修者,相互看了看彼此,都是陷入了沉默……

    “怎么回事?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天墓古葬的深处,人群中,白晨和破天脸色难看的说道。

    “奇怪!太奇怪了!按说不应该会这样?”紧紧地打量着,月无涯眉头紧皱,肥胖的脸上,此刻,布满了疑惑之色。

    “死胖子?以往的每一次天墓古葬,都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吗?”脸色阴沉的注视着周围,幽冥天龙突然脸色难看的看向了月无涯。

    “不!从来没有……”闻言,月无涯坚定的摇了摇头,随即,脸色一凝,声音沉重的道:“据我所知,天墓古葬一直以来,都是无比平静,无数年来,这里从未发生过如此现象。”

    “嗯?既然如此,那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听了月无涯的话,幽冥天龙等人眉头,齐齐疑惑的看向了月无涯。

    “不知道,这样的情况,我也是闻所未闻。”月无涯眉头紧皱的摇了摇头。

    说完,月无涯瞬间陷入了沉默,片刻后,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只见他神色一收,话锋一转,道:“不过,以我只见,如今的这种情况,倒是和传说的那种战魂觉醒,有些类似……”

    “什么?战魂觉醒?”闻言,幽冥天龙等人,脸色齐齐一变,语气中透着震惊的道:“你的意思是……那些葬在这里人,跨越了无尽的岁月,如今……要觉醒了……”

    “没错,如今的情形,的确于传说中的那种景象相似……”月无涯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说完,稍稍沉默了下,月无涯又突然摇了摇,眉头紧皱的自语道:“只是,这不可能啊!没有道理啊?那种存在,怎么可能会轻易的觉醒?不应该啊,他们不应该觉醒啊,可是,如若不是,那现在又会是什么情况……”

    月无涯眉头紧锁,眼神中神光闪烁,不断第打量着四周,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一般。

    旁边,听了月无涯的话后,幽冥天龙等人都是满脸的震惊与不解,眼前的一切,都让他们感到无比的困惑。

    轰隆!

    说话间,一声爆裂的巨大声响,突然自远处传了过来,仿佛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般。

    嗷呜!

    吼吼!

    这一刻,天地四周,猛然传来了一阵恐怖的吼声,嘹亮的大吼,夹杂着浓浓的古老气息,仿佛是自遥远的古代,跨越了无尽岁月而来,一吼一叫,皆如天动,恐怖的气息,使得苍冥不断地颤抖。

    “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人群中,感受着四周飘荡肆虐的古老气息,这一刻,羽皇原本从容自若的脸上,突然大变了起来,变得无比难看,一双明亮深邃的眼眸中,此刻,却是布满了疑惑、不解以及无尽的震惊与惊恐。

    “羽,你怎么了?”羽皇旁边,感受到羽皇脸上的变化,听音突然开口道。

    “没,我没事,不用担心。”闻言,羽皇看了看听音,缓缓地摇了摇头。

    说完,羽皇对于听音微微笑了笑,随即,便再次转身看向了他处,在转身的瞬间,羽皇脸上的笑容,瞬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凝重以及不敢置信之色。

    此时此刻,羽皇心中非常不平静,脑中一片混乱。

    因为,不知道为何,周围的那些古老气息,让他感到很是熟悉,同时又无比的愤怒,仿佛自己和他们有些大仇恨一般,他不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呜呜!

    天墓古葬之中,吼声不断,阴风呼啸,一股股古老的杀戮气息,犹如洪流一般,肆虐着周围,压迫着所有的修者,使得所有人都是脸色狂变。

    “嗡嗡!”

    “杀杀!”

    ……

    天地间,忽然战吼冲天,一声声古老的战鼓声,仿佛跨越时空而来,惊颤天地,一股股遥远的杀伐之音,瞬间响起,笼罩无边时空。

    “呜呜呜!”

    “哗啦啦!”

    ……

    天墓古葬之中,听着周围的战旗狂舞之声以及那战意凌霄的号角之音,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修者,都是瞬间变得脸色苍白,神情一片呆愣……

    此时此刻,他们都是生出了一种错觉,恍然间,他们仿佛都置身到了,曾经的那片恐怖的战场之中,在亲身经历着,目睹着,那场失落许久的黑暗年代,见证着当时的血与乱……

    “为什么?好熟悉,好愤怒,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人群中,感受着周围哪越来越浓郁的古老气息,体味着心中的那股熟悉于愤怒,终于,羽皇再也忍不住,大声狂吼了起来。

    轰!

    天墓古葬之中,只听羽皇的声音一出,一股埋藏在羽皇血脉醉深处的恐怖气息,仿佛被什么给激醒了一般,倏然爆发了出来。

    轰轰!

    璀璨的光华,绽放着举世威严,无双的帝息,狂暴四方,化为了一股滔天的洪流,狂扫四方,横击天地,一瞬间荡灭了,那些压迫在羽皇周围的古老气息。

    “君主……”

    “羽!”

    “老大……”

    ……

    感受着羽皇身上的巨变,一瞬间,在场所有人目光,都是倏然转向了羽皇身上,个个面色惊讶,眼神中透着无尽的疑惑……

    “战万古天葬,泯千世乾坤。是你!真的是你……吼吼……”

    这时,仿佛有什么古老的存在一般,被唤醒了一般,只听羽皇的声音刚落不久,一声恒古的苍茫的悠悠话语,便是突然在四周响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