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梦回苍古,星空战场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这……白金宫殿?难道那……那座悬浮于苍穹深处的无敌大殿,就是如今我所在的这座白金宫殿?”失落之地之中,白金大殿之内,望着呈现在自己眼前的恐怖画面,羽皇面色震惊,声音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

    “还有……那道无敌的背影、那道盖世的身姿……是谁?会是这片传承的主人吗?”静静地望着星空之上的那道背影,羽皇眸光闪烁,眼神中透着无尽的惊讶与疑惑,口中喃喃地低语道。

    嗡!

    这时,仿佛是感受到了羽皇的存在似得,只见那片死寂的虚空,倏然一阵颤鸣,接着,那道原本静立不动的背影,缓缓地转过了身来……

    哗!

    这一刻,天宇震动,日月浮沉,万千条大道奥义,齐现虚空,疯狂的哀鸣,无数道奥义光雾,垂落苍天,紧紧地环绕在那道身影的四周,威临万古诸天……

    “这……”白金大殿之中,望着转向自己的身影,羽皇瞳孔一张,瞬间愣在了原地,目光中布满震惊,久久失神……

    这是一个无比伟岸的男子身影,一个帝压无限的通天身影。

    他的身姿,仿佛横跨了无数时空,看似很近,却又无比的遥远。

    他的身影,若有若无,时而模糊,时而清晰,他,仿佛屹立于古今与未来之中,虚无而又缥缈……

    他的面容之上,流动着刺目的奥义光华,无数道恐怖的道则、奥义,犹如一道面纱一般,遮在他的面上,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

    三千黑发,狂动如龙,一身帝袍,凌动万千,散发着滔天的帝息,一双沧桑的眼眸,闪烁流动,仿佛看破了万古浮沉,明灭万千大世繁华。

    他的周身,帝息弥漫,滚滚如雷,一股股无敌的气息,在他四周闪动,横压无尽时空……

    傲立于无尽的苍穹深处,他,仿佛就是这天,就是这地。万世万代,静默而存在,永生永世,孤寂而不悔,永远的立在时空的尽头,守护着这片天地,镇压着一切的动与乱……

    “好……好恐怖的身影,好浓郁……的帝威,这人,生前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难道连如此人物,在那遥远的苍古时代,都唯有灭亡一途吗?”

    这一刻,羽皇大惊,目光中透着无尽的惊恐与不可思议。

    虽然说,羽皇并不知道,空中的那道神秘的身影,是个什么样的修为?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但是,从眼前的种种异象,羽皇可以断定,这个身影生前,定然是一位无敌的存在,一个震慑古今的存在,甚至,他的强横,要超过那些天墓古葬之中的神秘骷髅

    ……

    “苍古?苍古时代……到底是个什么样时代?那时的天地,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时候事情,为何会出现那般的恐怖动乱,竟然……连无敌者,都要走向死亡……”沉默了许久之后,羽皇深吸了一口冷气,满脸惊恐的嘀咕道:

    “若是这般的话,在那个时代,究竟什么样的人物,才能幸存?而那些无敌者所面对的对手,又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又会是什么样的存在?”

    这一刻,羽皇突然陷入了沉思,心中不断地思索着,想象着那个古老的岁月,可能发生的事情……

    呼啦啦!

    这时,就在羽皇正在沉思的时候,一声滔天巨响,倏然惊醒了沉思中羽皇,羽皇抬头看去,只见,一面巨大无比的古老战旗,不知道何时,竟然出现在了空中,立在那道伟岸身影的右侧。

    呼啦啦!

    呼啦啦!

    巨大的战旗,高大无比,直通云霄,巨大的旗面,迎风狂舞,旗面之上,两个静静地镌刻着,两个闪着苍古气息的古字:“帝苍”。

    “这是……帝苍战旗……”

    呼啦!

    这时,只听羽皇的话音还未落下,空中的那道无敌的身影,倏然动了。

    他,缓缓地伸出了右手,看似缓慢却又无比迅速地握起了,立在自己身侧的古老战旗,猛然的舞动了起来……

    哗啦啦!

    这一刻,天宇动荡,时空浮沉,巨大的古老旗面,闪烁着浓郁的苍古气息,宛如天刀一般,斩断了岁月的河流,阻断了时空的流动,一股股破灭的时空乱流,化为一条时间的洪流,演化着变换的时空,刹那间来到了羽皇身前,几乎没给羽皇丝毫反应的机会,便是将羽皇淹没在了洪流之中。

    “嗡!”

    失落之地,白金大殿之中,看着倏然冲向自己的时间洪流,羽皇只觉得自己周围的时空,快速地变换了起来,接着,他脑中一阵嗡鸣,双眼一黑,便是彻底失去了知觉。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等到羽皇再次恢复了直觉之后的,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处陌生的空间中,或者说,是一处陌生的星空之中。

    这里无比的空荡,周围没有一丝人影,到处是一片孤寂虚无的气息。

    “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是什么地方……”神秘的星空之中,看着陌生的周围,羽皇眉头紧皱的道。

    呼啦啦!

    呼啦啦!

    这时,就在羽皇困惑不解地时候,一面直插云霄的血色战旗,倏然自虚无中显化了出来,宛如一位巨人一般,稳稳的屹立于星空之中,巨大的血色旗面,疯狂舞动,遮天蔽日,绽放着滔天的杀伐气。

    “这……这不是刚刚的那杆帝苍战旗!它……怎么也出现在……”星空中,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血色战旗,羽皇瞳孔一张,满脸惊讶的说道,然而,还未等羽皇的话说完,只听四周再次传来了一阵声响。

    呜呜!

    一阵悠古苍茫号角声,倏然在天地间响起,古老而又沉重的声音,犹如一声声古老的呼唤,呼唤着古老的战者。

    嗡嗡!

    这时,号角之声刚刚响起,一阵急促的战鼓之声,便是突然在天地间,响了起来,滚滚的战鼓声,宛如闷雷一般,散发着滔天的战气,席卷四方。

    此时此刻,随着血色战旗的出现,号角之声的响起,以及战鼓之声的传来,这片原本空无死寂的星空,瞬间被一股无边的杀伐气所笼罩,宛如一片星空战场一般,一股股滔天的战气,横冲四方,直冲九霄……

    “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突然变成这般场景?”神秘的星空中,扫视着四周,感受周围的气息,羽皇心中无比的困惑。

    杀啊!

    突然,又一声大吼传来,接着,四周的时空剧烈的变换了起来,很快,只见一个个气息古老而又强大的身影,倏然自虚无中显化了出来。

    这些人,大致分为两方人,其中一方是一群身穿着古老服饰的修者,而另一方,则是比较神秘,他们个个环绕着灰白之气,身影无比模糊,让人看不清楚。

    “杀啊!”

    “杀杀!”

    ……

    一阵爆喝传来,刹那间,四周杀伐突起,一个个气息强大的身影,怒吼不休,疯狂地厮杀了起来,斗战连连。

    轰轰!

    星空,不断地震动了起来,一股股无边的杀伐气,倏然冲天而起,横冲天宇。

    身处星空战场之中,看着四周突然出现了战争,羽皇的第一反应就是躲开,可是,很快他便是发现,自己根本没必要躲。

    因为,那些人似乎和自己,根本不在一个时空,或者是,自己如今所看到的,都只是幻影而已,他们的战斗余波,根本无法波及不了自己。

    而此刻的自己,就相当于是一个过客一般,一个轮转在时空之中的看客,改变不了什么,也做不了什么,自己唯一能做的,便是看。

    星空中,知道了自己没有危险之后,羽皇便是放下心来,开始专心的看向了周围,观望着这场激烈的厮杀……

    “杀!”

    ……

    星空战场之中,杀伐不休,场中的每个身影,都强大无比,个个气焰滔天,绽放着滚滚的杀伐气,战场中,他们激烈的搏杀,恐怖的气息,毁天灭地,打的苍天泣泪,日月无光……

    “杀杀!”

    ……

    时间快速地流逝着,战争依然在继续……

    突然,只见画面一转,那些穿着古老服饰的修者,居然渐渐落入了下风,被那些周身缭绕着灰白气息的生灵,打的节节败退,死伤惨重……

    终于,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只见那些穿着古老的服饰的修者,彻底落败了,完全被死死的打压着,被疯狂的屠杀,漫天的鲜血,飘洒满世,四周飘荡着惨烈的气息……

    “杀杀!”

    ……

    四周,杀吼震天,一声声嘹亮的吼声,诉说着不屈的战意。

    星空战场之中,此刻,虽然已完全落入下风,但是,那些穿着古老服饰的修者,却依然在战斗、在拼杀,不惜,血洒长空……

    然而,那些环绕着灰白气息的生灵,太过强大,他们个个战意冲霄,即便,那些穿着古老服饰的修者,倾尽一切,依然无法对抗,被无情的屠杀、湮灭,徒留满腔的血与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