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一人一旗,杀到天尽头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第六百一十二章

    “杀!”

    星空战场之中,无数位灰白之气环绕的生灵,齐齐爆喝,疯狂的朝着男子冲去,杀气滔天。

    他们所过之地,灰白之气滚滚而起,无边无际的灰白之气,弥漫四方,遮掩了星空。

    无尽的灰白之气,密布寰宇,淹没亿万星空,一股股代表着腐朽与破灭的气息,飘扬四方,笼罩着世间苍穹。

    死亡的气息,夹杂着举世的悲伤,萦绕满世,给人一种,时代走到了尽头的错觉……

    星空战场之中,望着世间,那满世的灰白,感受着那些神秘生灵的强大与可怕,这一刻,在场的所有生灵心中,都是忍不住一阵无助与哀伤。

    然而,此刻他们虽然无助、虽然哀伤,但是,他们却并未绝望,因为,他们还在希望,还有那个人在……

    此时此刻,只见在场所有生灵以及羽皇,都是在目不转睛的那道无双的身影,目光中透着紧张与期待……

    “呼啦啦!”

    星空战场之中,无尽的灰白之气之中,一杆血色的战旗,孤立八荒,巨大的血色旗面,狂动天地,犹如一片血色的汪洋。

    巨大的血色战旗,杀气滚滚,战气滔天,

    星空,傲立于无尽灰白之气环绕的生灵之中,它的每一次招展,都会破灭无尽星辰,屠灭无数生灵,掀起一片无边的血色。

    “战战战!”

    “呼啦啦!”

    ……

    天地间,战吼冲天,血雨连天,星空战场之中,一座白金悬浮寰宇,镇压一方时空,一杆血色的战旗,哗哗作响,散发着无尽杀伐气,扫灭举世的灰与白,掀起无尽血色,仿佛是在以鲜血,来荡尽时代的悲伤……

    “杀!”

    ……

    星空战场之中,无数灰白之气环绕的生灵,怒吼不休,一个个绽放滔天的腐朽与破灭之气,冲杀连连。

    “战战战!”

    “呼啦啦!”

    “呼啦啦!”

    ……

    万千灰白之气环绕的生灵之中,无双男子傲然而立,手握帝苍战旗,舞动十方风云,搅碎万古岁月,牵引一股股灭世的洪流,斗战无边,屠戮八荒,用自己一人之力,在无尽灰白之世之中,掀起了一片血色苍穹……

    时间轮转,终于,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见周围的战争,已经结束。

    放眼整片星空战场,此刻,整个星空中,就只剩下了一个身影,一杆大旗,一座白金宫殿,孤立于天地之间。

    此时此刻,只见那股笼罩在无尽星空之中的灰白之气,早已消散开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的血色,一片刺目的血色。

    无边的血色之中,那道身影负手而立,静立于血色战旗之巅,仰望苍穹,这一刻,他的背影,显得是那样的霸道,那样的孤寂,仿佛整个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一人,永远的立在时空深处,孤独的面对着,一切的动乱与凄凉……

    哗啦啦!

    哗啦啦!

    通天的战旗,稳立苍穹,血色的旗面,迎风狂舞,一股股盖世的气息,不断地自旗面之上涌出,散发着滔天的煞气,以及难言的孤寂……

    “以血色扫灭浮世的灰白,以杀戮荡尽时代的悲伤。这就是……他的实力吗?一人镇杀无数无敌者,无敌于世间……”星空之中,望着远处的那道,孤寂而又强大的身影,感受着四周弥漫着的血乱之气,羽皇震惊的自语道。

    刚刚的那场战争,羽皇可以说是以旁观者的身份,见证了一切……

    从战争的开始到结束,那一幕幕斗战与杀伐的画面,全都被羽皇清楚的看在眼中,同时,也正是,他才能切切实实的感受到这场战争的恐怖,以及那个男子的恐怖与强大。

    他,霸绝无双,盖世无敌,战旗所向,乾坤浮沉,寰宇动荡,一人独战万千强者,而不败,最后更是屠灭所有人,无尽的血雨,化为净世的甘霖,洗却着满世的悲伤与荒凉。

    然而,这一切,还并未结束……

    很快,就在这场战争结束没多久,周围的时空,突然变换了起来,随着,四周空间不断涟漪,一幅幅动乱的画面、杀戮的画面,一个接着一个的,浮现在了羽皇面前……

    时间流转,最终,所有的一切,都定格在了一副画面之中……

    这是一副无比恐怖的画面,一副充满了无尽的死亡与杀戮的画面。

    画面中,十分单调,举目世间,只存在两种色彩,一半是灰白之色,另一半则是滔天的血色。

    此刻,只见无尽的灰白之中,无数个气势强大无比身影,静默而立,他们个个散发着齐天的破灭气与腐朽气,可怕无比。

    此时,从他们身上流动的气息,羽皇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这些人很强、很强,要比之前所有画面中的灰白之气环绕的生灵,都要强大许多,许多……

    而在画面中的另一方,一个无双的男子,孤傲而立,在他身后,再无一人。

    整个无边的血色之中,只有他一人而已,一个孤立的身影,伟岸而又孤独,在这一刻,仿佛举世之间,只有他一人,一人独战天地,一个人承受着孤寂与杀戮,没有一个同伴,或者说,没有一人,能够与他同战,与他一起战到最后……

    哗啦啦!

    哗啦啦!

    天空中,不断地飘着血雨,凄凄沥沥,漫天的血雨,犹如那苍天的泣泪,哭泣着那举世悲伤,仿佛永远也不会停歇,不断地倾落,染满了大地,映红了苍穹,浮动着无尽的血与乱……

    “杀!”

    天地间,突然传来一阵杀吼声,下一刻,那无数位灰白之气环绕的恐怖生灵,齐齐而动,带着滚滚的腐朽与破灭气息,轰然冲向了男子……

    “杀!”

    一声爆喝,时空震荡,周围万千星辰齐齐破灭,恐怖的气息,威压九方天宇。

    “仙魔一念自在间,苍古一世我为天,今生不求来生世,非仙非魔战无边。”

    星空战场之中,望着杀来无数恐怖生灵,这一刻,那男子倏然而动,双手齐握血色的战旗,猛然狂舞了起来。

    呼啦啦!

    呼啦啦!

    ……

    这一刻,战旗飘扬,乾坤浮沉,血色的旗面,狂舞八荒,散发滔天的战气,那滚滚的轰鸣声,犹如战鼓一般,鸣震亿万诸天,破灭无边。

    “杀!”

    星空之中,男子爆喝一声,手中的战旗,挥舞长空,一瞬间,天地倏然变色,亿万星辰,齐齐爆裂,继而湮灭,一股股盖世的杀伐气,笼罩九天十地,屠杀着四周的恐怖的生灵。

    “杀啊!”

    “战!”

    ……

    天地间,杀吼漫天,血色星空之中,无数位灰白之气环绕的生灵,怒吼不休,疯狂的冲杀着,滚滚的灰白之气,遮天蔽日,笼罩十方。

    “战!”

    “呼啦啦!”

    突然,一声爆喝,一面血色的战旗,倏然自无尽的灰白之中,杀了出来,无边的旗面,携着滚滚的血色气息,狂扫天地,搅散四周的灰白,屠戮着周围的敌人,掀起一片片滔天的血色。

    “杀!”

    那男子强势无双,所向披靡,此刻,他手持血色战旗,狂战四方,无边的血气,在他周围升腾而起,巨大的旗面,舞动九天,宛如一条血色的洪流,杀戮无边,杀的周围生灵,连连爆退,惨嚎连连……

    “杀啊!”

    “哗啦啦!”

    ……

    天地间,杀气如虹,无边的血色战旗,狂舞如刀,男子盖世无敌,一人一旗,独战万千灰白之气环绕的生灵,杀的他们连连爆退,慢慢的朝着远方离去……

    轰隆隆!

    天地间,轰鸣不休,时空浮沉,一道道恐怖杀伐幻影,不断地的在空中演化,继而破灭,动荡万里长空。

    “杀……”

    “战!”

    ……

    随着时间的流逝,男子以及那些恐怖的生灵,渐渐远去,而他们的杀吼声,也是越来越弱,最后,更是完全消失在了羽皇的耳中……

    很快,羽皇便是仅仅只能看到他们的身影,再也听不到他们杀吼声。

    只能远远地看着那个身影,看着那个伟岸而又孤寂的身影,独自舞着战旗,一步一步朝远方杀去……

    “哗啦啦!”

    天空中,依旧飘着血雨,男子所过之处,灰白之气,尽皆消散,血雨弥漫,渐渐地,只见一条血色的天途,在星空之中显化而出,并且,随着男子远去,继续蔓延向无尽远处……

    “杀!”

    星空之中,那些灰白之气环绕的生灵,仿佛无穷无尽,根本杀不完,而且,是越往后他们的实力越强。

    直到后来,只见那男子,周身染满了鲜血,分不清是自己的血,还是他人的血……

    呼啦啦!

    血色的战旗,在遥远的空中,狂舞八荒,此刻,只见那血色的战旗,已经破损,旗面只剩下了一半,有一半不知所踪,然而,即便如此,男子依然在疯狂的战斗,全力的舞动手中的战旗,屠戮四方,朝着无尽远处杀去,最终……拖着一个孤寂而又沧桑的背影,消失在了天地的尽头……

    再也看不到一丝踪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