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宫殿内部,神秘图文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星空战场之中,怔怔地望着远处,羽皇一片失神。

    如今,周围的时空,仿佛都是彻底的凝固了下来,不再出现一丝的涟漪,一切都是不再变换了。

    而那些,之前,所呈现在星空中的古老画面,也都是已经消失了,一幕幕,一场场……都是不复存在了……

    时至此刻,这片广阔的星空,已是再次恢复了,之前的枯冷与死寂,没有一丝生息,到处是一片寂灭的沉默……

    呼呼呼!

    忽然,一阵冷风吹来,打破了无尽的死寂,滚滚的狂风,倏然而起,掀起了一片滔天的血色,无边的血雾,萦绕着浓郁的凄凉与悲伤,随着狂风,飘荡世间,久久不息……

    星空中,狂风与血气飘舞的尽头,一条猩红无比的星空血路,静静地铺陈在天地之间,仿佛穿越了举世沧桑、跨越了无尽时空,一直延续到无尽远处,望也望不到尽头……

    古老的星空血路之上,尸骨遍地,血流成河,无尽的尸骨,被鲜血染成了血红色,聚在一起,宛如一个个登天的血色台阶,一步步,一阶阶,萦绕着无尽的煞气,散发着一股股滔天的血与乱、惨烈与悲凉……

    狂风中,血雾下,放眼望去,只见一座散发着白金之光的古老大殿,静静地立在星空血路的之上……

    呜呜呜!

    忽然,一阵狂风,伴随着血雾,突然自远处吹来,吹过了无尽的星空血路。

    漫天的血雾,伴随着狂风,横扫而来,掠过那座白金之色的古老宫殿,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声响。

    星空之中,那一声声低沉地风吼,夹杂着满世的悲凉,犹如是那亡灵的哀嚎,在诉说着那古老的哀伤……

    漫天之中,那不息地血气,是亡者不散的英灵,空气之中,那一股股浓郁的凄凉,是苍天的悲伤,感怀着无尽的过往……

    呼呼呼!

    呜呜呜!

    星空之中,狂风不停的肆虐着,天地间,漫天的血气,滚滚地蒸腾着。

    星空中,血路上,一股股无尽的哀伤,不休地环绕在白金宫殿的四周,一声声震古的低鸣,久久地回荡在天地间,仿佛永不停息……

    白金之色的古老大殿,神威无双,其上,散发着滔天的无敌气与沧桑气,存在于过去与过来的时空之中,静默而又孤寂的存在,无论经历了多少岁月沧桑,永世而存……

    它,像是在守护天地,承受着无尽的孤寂,镇压一世动乱,又像是在等一个人,等待了无穷岁月,任凭浮世几多沉沦,永世,痴痴不悔……

    “为什么?这座宫殿为何要将那些古老的记忆,呈现在我的面前,它,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星空之中,静静望着那座屹立于星空血路之上的那座白金宫殿,羽皇沉默了许久,突然,眉头紧皱的自语道。

    说完,羽皇微微沉凝了一会,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眼睛一亮,突然道:“难道,它,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我有关的那个人的一生?想让我,对那个人有多一些了解吗?”

    话音一落,羽皇便是眼帘一垂,陷入了沉思……

    此刻,从种种的一切,羽皇可以推断,如今的这座宫殿,应该在很早之前,就一直陪伴在了那人身边,至少,是在孩童时代,便已经不离不弃的,追随着那个人了……

    不然,它,是不可能拥有,那个人从小到大,一切的记忆的……

    从先前的那些画面中,羽皇知道,在那个人生命之中,一直都有两个事物,不离不弃的陪伴着他,一个是白金宫殿,而另一个则是那只黄色的狗。

    画面之中,羽皇看到了他一生的事迹,看到了他所有的战斗,从孤苦无依的幼年时代,顽强而生,到少年时代的为生存而战,再到青年、壮年时代……一直到最后的举世无敌……

    他的一生,几乎都是在战斗,斗天,斗地,斗人,他一生中,他经历了无数战斗,无数次生死,而这几乎每一次战斗,都有那只黄色的狗以及那座白金宫殿的身影,它们始终相伴,从不曾离弃,生死相依……

    从白金宫殿,所显现记忆之中,羽皇还看到了许多幕,让他深为触动的画面。

    画面中,那是一片血色弥漫的战场,战场之中,一只黄色的狗,不断地悲嚎,双目泣泪,不断地在四处跑动,似乎在焦急地寻找着什么……

    接着,画面一转,一个浑身染血的少年的旁边,那只黄狗,放声悲嚎,眼中含泪,不断地舔舐少年血肉模糊的脸颊,最后它拖拽着少年,从无数死人堆中,艰难的前行……

    一次次摔倒,一次次爬起,最后,甚至连牙都脱落了,满嘴是血,但是,那只黄狗,依然未曾放弃,死死的拖着沉重的少年,穿过无尽的血雾,缓缓地远去。

    而在黄狗的前方,一座悬浮的宫殿,不住地哀鸣,散发着白金之光,在无尽的血雾之中,为他们照亮前路……

    还有一幕,画面中,一个青年男子,浴血无边,在无数敌人之中,拼命杀伐,男子怀中,一只奄奄一息的黄狗,低沉地悲鸣,似乎要挣脱男子的怀抱,不想再拖累男子。

    而男子,则是根本不管它的鸣叫,用自己身体,用自己的一切,死死地护佑着怀中的一只黄狗,不让他受到一丝伤害,最后,更是抱着一那奄奄一息的黄狗,只手搏杀数千里血路……

    还有,他还看到了一幕画面……

    ……

    如此画面,羽皇看到了许多幕,从这些画面之中,羽皇真切的体会到了,他们彼此的情义,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生死相随……

    一座宫殿,一只黄色的狗,是他一生仅有的伙伴,也是他一生最最珍贵的事物。同时,他,也是它们一生中,最最重要的人,他们彼此把对方看的比生命还重……

    之前,看到那最后一战的画面后,羽皇不明白,那人为何要将白金宫殿留下来,但是此刻,羽皇却是明白了。

    那最后的一战,男子似乎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路,将要到了尽头,他让宫殿留下来,其实完全是为了保护它,不想让它与自己一起,踏上不归路……

    毕竟,在最后的那场战争中,就连他的杀伐之器都破损了,最后,很可能完全破碎,如果,白金宫殿追随着的话,恐怕也是难逃破碎的下场……

    而至于,那个黄狗去了哪里,为何没有出现在最后一战,羽皇就不知道了,因为,对于那时候的事情,他是无从得知的……

    刷!

    哗!

    这时,就在羽皇沉思的时候,只见那座白金宫殿,突然爆发出亿万道光华,接着,羽皇只觉得,四周的时空,倏然变换就起来。

    白金宫殿之上,华光弥漫,一道道璀璨的白金光华,刺目无比,照的羽皇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

    片刻之后,等到光华散去,羽皇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此刻的他,已经身处一个陌生的大殿之中了。

    “嗯?这里……就是真正的白金宫殿吗?”快速地扫视了一眼四周,羽皇突然眉头一扬,声音透着齐齐惊讶的道。

    “想不到,这里……竟然如此的简朴,如此的空荡!”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羽皇突然开口道。

    “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大道至简,返璞归真,一切的奢华,到了极致,都将是归于平淡?”羽皇嘴中低语道。

    大殿之中,望着空荡荡的四周,这一刻,羽皇忽然,想到了大秦君主所设立的那座传承之殿。

    当初,在大秦遗迹中那座传承之殿,就是无比空荡,羽皇本以为那座宫殿已经够空荡的了,没有想到,眼前的这座白金宫殿,比之更甚……

    放眼望去,整片宫殿之中,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

    “奇怪!偌大的宫殿之中,怎么什么也没有?”静静地望着四周,羽皇眉头紧皱,嘴中嘀咕道:“不是说,有些传承吗?如今,为何什么都没有?”

    哗!

    这时,就在羽皇心中无比困惑的时候,只见羽皇正前方的那面墙上,倏然亮出一股绚烂的白金之光。

    “咦?那是什么?”看到那道白光之后,羽皇眼睛一亮,语气有些惊讶的道。

    “难道,那里会是传承?”说着,羽皇稍稍迟疑了下,随即,迈步朝着正前方的那道光芒之处,走去了……

    “哗哗哗!”

    ……

    大殿中,只见羽皇的左脚刚一迈出,下一刻,只见四周原本平淡无奇的墙壁,倏然齐齐亮了起来,一道道神秘的古老图文,瞬间自四周的墙壁之上,显化了出来。

    “嗯?这些图案?”大殿中,看着四周突然出现的画面,羽皇的脚步瞬间一顿,片刻后,仿佛是发现了什么,只听羽皇突然惊喜的道:“咦?这些图文?这些不正是我之前所看到的那些战斗画面吗?”

    “刷刷!”

    这一刻,只听羽皇的声音一落,四周墙上的那些古老图文,倏然动了一起,一幕幕画面,一个接着一个的在大殿中浮现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