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 念苍铃,我是谁?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嗡嗡!”

    失落之地之中,白金大殿门前,这一刻,只见那只庞大无比的黄狗一现身,一股股属于苍古时代的古老气息,顿时,自黄狗身上爆发而出,冲荡天地。

    这只黄色的大狗,神骏无比,它那庞大的身躯之上,气息滚滚,一身金黄色的毛发,无比的柔顺,闪烁着耀目的金光,给人的感觉很是不凡。

    一双肥大的耳朵,犹如蒲扇一般,随意地吹在头颅的两侧,一双圆滚滚的血色眼眸,大大的睁开着,犹如两个灯笼一般,眸光中,闪烁着无尽的凶光以及一丝丝威严。

    “汪汪~”

    白金大殿门前,这一刻,那只庞大无比的黄狗,突然血盆大口一张,仰天发出一阵震古的长啸。

    嗡嗡!

    嘹亮的狗叫声,久久不绝,不停地在四周回荡,并且声音越来越大,无比的刺耳,震的旁边的羽皇,耳朵一阵疼痛……

    “喂!我说这只黄狗,你是不是可以停下来了,一直这么嚎叫着,你不嫌嗓子疼,我还觉得刺耳呢?”白金大殿门前,抬头望着眼前庞然大物,羽皇眉头紧皱,突然放声大吼道。

    “嗯?什么声音?”白金大殿门前,突然听见有人大吼,那只巨大的黄狗,身躯一震,瞬间停止了嚎叫。

    此刻,只见它两只肥大的耳朵一颤,浑身的毛发,犹如金针一般,根根树立了起来,眼眸之中满是警惕之色,一双灯笼一般的血色眼球,不断地转动着扫视着周围,寻找着声音传来的源头。

    “汪了个汪的,真是奇了怪了,这周围不是没有人吗?我刚刚怎么听到有人说话?难道是……我的错觉?”仔细地打量了一会白金大殿的周围,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生灵,那只巨大的黄狗,眼珠子转动了几下,口吐人言,很是疑惑的道。

    “不是错觉,朕就在你面前!”这时,只听那只巨大的黄狗的声音一落,羽皇的声音便是突然在周围响了起来。

    “汪了个汪的,到底是什么鬼?”白金大殿门前,那只黄狗本来正在困惑之中,突然再次听到羽皇的声音,只见它两只耳朵倏然竖了起来,慌张地大吼一声,瞬间跳到了一边。

    此刻,它神色凝重,一条金色的尾巴,倏然翘了起来,一颗硕大的头颅,紧紧地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眼眸之中满是凝重与警惕之色。

    “汪!我嘞个去,那……那是什么东西?”仔细打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直到这一刻,这只巨大的黄狗才终于是发现了羽皇的身影,看着羽皇,它很是震惊的道:“你……你是个什么鬼?”

    由于这只黄狗的体型太大了,宛如小山一般大小,羽皇在它的面前,实在是太小了,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再加上羽皇刻意隐藏气息,所以,它之前才迟迟未能发现羽皇。

    “朕,什么鬼也不是!”白金大殿门前,看着不远处,那只很是警惕的巨大黄狗,羽皇声音平淡的道。

    “什么鬼也不是?哦,那就是说你不是鬼?”不远处,听了羽皇的话,那只巨大的黄狗微微点了点头颅,片刻后,仿佛想到了什么,只见它双眼一瞪,大叫道:“不对,你不是鬼?难道……你居然是个人?”

    “我……”白金大殿门前,听了那只黄狗的话,羽皇脸色一僵,瞬间一阵无语,心想难道,自己长得真的这么抽象,让别人逗分辨不出自己是个人。

    “废话!朕当然是个人,不然,还能是个鬼不成?”深深的呼出连一口气,羽皇平复了心情,随即,威严的大吼道。

    “汪汪!还真说不定呢,很有可能还真是个鬼,不然怎么会吓我一跳,汪了个汪的,吓死我了……”闻言,那只巨大的黄狗,人性化的翻了翻眼睛,口中心有余悸的嘀咕道,说完,还不忘抬起一只前腿,像模像样的拍了怕自己肚子。

    “我……你……”

    旁边,白金大殿门前,听了那只巨大的黄狗的话,看着它的动作,羽皇一阵无语。

    此刻,羽皇是彻底的发现了,自己真是运气爆棚,居然遇到了一个奇葩,只不过,不同的是,羽皇遇到的这个奇葩,不是人,而是一个狗,一条奇葩的黄狗。

    “哎呀,算了!汪了个汪的,我管你是人还是鬼……”白金大殿门前,微微打量了一会羽皇,那只巨大的黄狗,突然摆了摆前腿,对着羽皇问道:“说,你到底是什么?怎么会这里?”

    “切!这话,应该是朕问你才对吧!”闻言,羽皇郁闷的翻了翻眼睛,声音淡淡地道:“你究竟是谁?为何会被封印,在这个金色的铃铛之中?”

    说话的同时,羽皇还特意晃了晃右手中的那个金色铃铛。

    “汪了个汪的,你刚刚说什么?你说我是,从铃铛出来的?”闻言,那只巨大的黄狗,双眼一睁,大吼道。

    说完,它的目光一转,瞬间看向了羽皇右手中的那个金色铃铛,只不过,这一眼看去,它便是目光一凝,再也移不开了……

    “汪汪!奇怪!太奇怪了!好熟悉,好熟悉的气息……”一双血色的瞳孔,紧紧地盯着羽皇右手中的金色铃铛,那个巨大的黄狗,语气疑惑的道,此刻,只见它的目光之中,满是不解之色。

    “这个铃铛,让我看看……”说完,只见一道金光闪过,下一刻,羽皇便是惊讶的发现,自己右手中的金色铃铛消失不见了。

    “嗯?好快的速度。”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那个巨大的黄狗,待发现那个金色铃铛已经被那只黄狗,叼在了嘴中之后,羽皇眉头倏然一挑,心中无比震惊的道。

    刚刚那只黄狗的速度,非常快,太快了,它的体型如此巨大,但是这似乎根本没有影响到它的速度,刚刚,羽皇甚至都没有看清,它是如何将金色铃铛夺去的……

    刷!

    羽皇的不远处,突然,只见一阵刺目的金光闪过,下一刻,那只体型巨大的黄狗,便是瞬间缩小,很快,便是变成了正常狗那般大小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好熟悉,好熟悉,这个金色铃铛与我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何我会感到如此熟悉、如此亲切……”白金大殿的门前,那只黄狗伸出一只前爪,接过嘴中的金色铃铛,紧紧地望着它,一双血色的眼眸满是困惑的道。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熟悉,这个金色铃铛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死死地看着眼前的金色铃铛,那只黄狗神态有些疯狂,嘴中不断的自语着。

    此刻,目光凝重,脑中飞快的转动着,想要知道这个金色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可是它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汪汪~”

    这一刻,那只黄狗,突然仰天悲鸣了起来,一股股浓郁的悲伤与沧桑的气息,倏然自他身上,狂涌而出。

    嗡嗡!

    突然,仿佛是感受到了那只黄狗心中的悲伤,只见那个原本安静无比的金色铃铛,倏然爆发出万丈霞光,接着,它神光一闪,瞬间变大,变为了一个完整的项圈,套在了那只黄狗的脖子上。

    嗡!

    突然,就在那个金色铃铛,刚一套在那只黄狗的脖子上的那一刻,那只黄狗只觉得脑中轰然一震,一股股久远的记忆碎片,倏然浮现在了脑海之中。

    “我明白了,我知道了,这是……念苍铃,是我的本命之物。”这一刻,那只黄狗突然明悟了,一瞬间,它想起来了许多事情。

    它终于知道眼前之物是什么了,又为何会让他感到那么熟悉了。

    “念苍铃?这个金色铃铛叫做念苍铃?”不远处,听见那只黄狗的声音后,羽皇眉头微皱道。

    “没错,就是念苍铃!这是主人,亲自为我做的,不会错的!”抬起前腿,摸着脖子上金色铃铛,感受到那股血脉相连的熟悉感觉,那只黄狗语气坚定的道。

    说完,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它眼神一变,无比慌乱而又焦急的道:“对!主人!主人呢?我是要找主人的?主人在哪?我的主人在哪?”

    说着,它便是四处跑动了起来,到处寻觅,眼神之中满是着急……

    “主人?它要它的主人?”旁边,听了那只黄狗的话,羽皇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喂喂沉凝了下,羽皇突然大声问道:“喂,我说那只黄狗,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的主人又是谁?”

    “我是谁?我是……我……”闻言,那只黄狗刚想回答羽皇呢,可是话到了一半,他却是突然发现愣住了,因为,这一刻,它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对啊!我是谁!我到底是谁?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我是谁?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这一刻,那只黄狗,突然神情迷茫了起来,它不断地摇晃着脑袋,拼命的回想着,可是,它的脑海之中的记忆,仿佛被人给抹去了一般,无论它如何回想,始终就是想不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