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七章 石棺破开,天意如刀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轰轰!

    这一刻,那口石棺疯狂的震荡了起来,无尽的灰白之光,疯狂的暴涌而起,涤荡四方,一股让众人为之颤抖的刀意,缓缓地自石棺之中升腾而起,笼罩四方。『頂『点『小『说,x.

    砰砰!

    四周,威压滚滚,闪烁着灰白之光的石棺,激烈的晃动了起来,从内部发出一阵阵响亮的声音,隐隐地能够听到有刀吟之声,仿佛有什么可怕之物,在石棺中觉醒了,正在挥舞着绝世天刀,劈斩这石棺的上盖,想要冲出石棺一般。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情况?这石棺中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可怕存在?”

    “好可怕,好可怕的气息!难不成这石棺里沉睡着什么绝世凶物,如今将要醒来了?”

    “不会吧,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我们该如何能敌?”

    ···

    金色的大门之前,望着石棺之上的异动,这一刻,在场的修者全都是惊恐的叫了起来,一个个面色苍白,眼神中满是恐惧与绝望。

    “刀意,好强大的刀意!我知道了,这石棺应该是个牢笼,困着某种凶物,而今,里面的绝世凶物觉醒,想要破开石棺,再临世间····”这是,一位来自下方世界,活了无尽岁月的老古董,突然震惊的大吼道。

    这位老者,他生于万古之前,辈分极高,实力无比的强大,丝毫不比诸天各大帝朝之主差,只是不曾想,如今,他却是给了这么一个可怕的定论。

    “什么?石棺个是牢笼,里面困着绝世大凶?”

    “有绝世凶物觉醒?要再临世间?怎么可能?大罗天宫之中,这里怎么会有绝世大凶?”

    ···

    这一刻,听了那位老者的话,周围的众位修者的脸色,都是骤然狂变,一个个面色白纸,神情之中满是绝望之色。

    金色的大门之前,听了那位老者的话后,诸天各大帝朝之主,默默地相互对视了一眼,彼此都能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到深深的凝重与忌惮。

    此时此刻,虽然诸天各大帝朝之主,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在他们心中,他们都是认同了刚刚那位老者的话,因为他们心中都很明白,如今的情况,除了那种可能之外,再无其他··

    “不好!大家快看,石棺···石棺的上盖松动了,要被冲开了,有什么可怕之物,将要出世了···”这时,一位修者突然惊恐的大叫了起来。

    闻声,在场的众位修者,先是一怔,随即齐齐运目朝着石棺之上望去,果然,透过了无尽的灰白之光之后,他们都是看到石棺的上盖,在慢慢的张开,仿佛有什么可怕的存在,在拼命的撞击石棺的上盖,想要破棺而出。

    “不好,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这下完了!绝世凶物,还是万古之前的绝世凶物,我们死定了···”

    看到此处,许多心性较低的修者,都是绝望的悲呼了起来,因为,在他们看来,只要绝世凶物一出,所有人都是断无活路,必死无疑。

    如今,他们很想离开,很想离开这里,可是此刻,一切都已经晚了,太迟了,因为,就在刚刚石棺发生异变的时候,一股奇异的力量,便是已经将四周的空间,给完全的固定,任何人都无法离去此地。

    “这···这怎么会这样?难道这石棺真是圣皇大人的安排?难道这里面真的会是圣皇大人镇压的某种凶物?”不远处,满眼的震惊的望着不断颤抖的石棺,起源圣主脸色惊恐的对着太初圣主和太一圣主两人传音道。

    “如今看来,定然是这样了,只是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存在,竟然有着如此可怕的气息···”闻言,太一圣主暗自点了点头,语气无比沉重的对着太初圣主两人传音道。

    “当年,圣皇大人贵为罗天之主,一统三千,镇压万界,凡界之中,除了天苍城主之外,根本没有什么生灵可以与之匹敌,而今,这石棺之中的存在,竟然需要圣皇大人一本命之物镇压,唯一的可能就是,它不是凡界的生灵···”微微看了眼起源圣主和太一圣主一样,太初圣主面色沉重的传音道。

    说到这里,太初圣主的话音,稍稍顿了下,他又继续道:“如果,我猜测的不错,这里面的存在,应该和我们大罗天朝的灭亡,有着很大的关系。”

    “和大罗天朝的灭亡有关?”旁边,听了太初圣主的话,起源圣主和太一圣主两人脸色一惊,他们对视了一眼,随即不再说话,一个个的眼神中满是震惊与惊恐。

    嗡嗡!

    金色的大门之前,这一刻,只听太一圣主等人的声音一落,那口神秘的石棺,猛然发生一阵嗡鸣声,紧接着,就在众位修者惊讶的目光,一股闪烁着浮沉真意的气息,猛然自石棺之上,暴涌而出,和石棺四周的刀意,缠斗了起来。

    此时此刻,只见那口石棺,仿佛是被那石棺中的可怕刀意,给激怒了一般,它不断地震动,绽放着无尽的浮沉气息,疯狂的冲向四周的刀意,仿佛要再次压制它,将刀意再次镇压下来。

    轰轰轰!

    这一刻,石棺疯狂的颤鸣了起来,石棺之中刀吟震天,一股股恐怖的刀意,如潮涌一般自石棺之中涌出,和周围的浮沉之气,激斗了起来。

    嗡嗡!

    四周轰响不休,破灭不断,无尽的刀意和浮沉之气,疯狂的激斗着,渐渐地,只见一副可怕的画面,缓缓自石棺的上空浮现了出来,显化在了众人的面前。

    画面中,一道闪烁着灰白之色的恐怖刀光,悬浮于天地之间,它锋锐无比,斩破万千,在刀光的四周,无数大世界虚影,浮沉不断,湮灭重生,紧紧地与刀光缠斗着,似乎想要将其镇压。

    “这,这是石棺觉醒了?在和棺中的可怕存在斗法,想要再次将其镇压?”金色的大门之前,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异状,幽冥天龙面色震惊,眼神满是不可思议。

    “不错,这口石棺的确是在和棺中的存在在斗法,只是不知,这石棺还能否镇压的住棺中的可怕存在?”闻言,白衣无奈的摇了摇头,语气凝重的道。

    旁边,听了白衣的话,周围的永恒之人以及天苍城之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随即都是陷入了沉默,一个个望着石棺的眼神中,满是惊恐与期待,期待着石棺可以再次镇压住那可怕的存在。

    事实上,此时此刻,不仅是永恒之人以及天苍城的人如此,在场的所有修者皆是如此,一个个的眼神中,满是惊恐与期待,包括诸天各大帝朝之主,亦是如此···

    但是,唯有一人例外。

    那个人——就是羽皇。

    因为,此刻在羽皇的眼神中,不仅仅只有惊恐与期待,除此之外,在他的眼神中,还有着不解,深深地不解。

    不知道为何,自从感受到石棺中散发出的刀意之后,羽皇的心中就突然生出了一种奇怪的可怕感觉,恍然间,他总是觉得,那石棺中的存在,似乎是专为了他而来,专门为了杀他而存在,跨越了万古,只为了斩杀自己。

    羽皇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来源于何处,但是,偏偏这种感觉是那样的真实,真实的让他心生恐惧。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感觉,那石棺中的存在,与我又有何关系?”金色的大门之前,羽皇眉头紧锁,面色阴沉,心中满是困惑的想道。

    此时此刻,羽皇心中可谓是充满了无尽的不解与困惑,他心中有太多的不解,他不明白眼前的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不好!石棺要破了,它压制不住棺中的可怕的存在了···”这时,有人突然惊恐的大吼道。

    闻言,羽皇瞬间自沉思中回过神来,抬头,连忙朝着石棺看去,只见,那些原本流转在石棺之中的大世界虚影,已经暗淡无光,被刀光劈斩的残破不堪,仿佛随时都会崩塌一般。

    吟!

    这时,只听一声清脆地刀吟响起,那道锋锐的刀光,猛然再次扬起,朝着四周的无数残破大世界虚影,斩落了下去。

    “不好,快退!快退!

    “快,后退!”

    ···

    这一刻,仿佛是感受到了什么危机一般,只见诸天各朝之主,脸色齐齐一变,疯狂的对着身边之人,大吼了起来。

    轰!

    一声巨响,石棺之上的那些大世界虚影,齐齐湮灭开来,紧接着,就在那些大世界虚影,破灭的那一刹那,石棺轰然破开,一道弥漫着滚滚天意的灰白刀光,冲天而起,出现在了所有修者面前。

    “啊啊啊!”

    刀光出世,凛冽万千,一股恐怖的刀意,直接将周围的未来得及躲开的修者,搅成了粉碎。

    “天意?天意如刀,这是天意之刀!原来,石棺之中镇压的居然是一道天意之刀。”金色的大门之前,愣愣地望着虚空中的那道灰白刀光,随即,仿佛想到了什么似得,只听一位老者惊恐的大吼道。

    “天意之刀,竟然是天意之刀,这怎么可能?石棺之中为何会有天意之刀?”一位妖千世界的帝朝之主,震惊的大吼了起来。

    身为一位堂堂的帝朝之主,本来,他应该是镇定自若的,然而这一刻,他却是无法保持镇定了,因为,眼前之事,太不可思议,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求月票!跪求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