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二章 一抹笑颜,倾尽世间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羽皇?是···你···真的···是你吗?”音佛镇,佛会之中,深深的凝视着眼前的那道熟悉的身影,帝雪含烟呆久久呆立,直到许久之后,她才有些颤抖的道。◎頂點小說,

    此时此刻,只见她俏脸震惊,美眸圆睁,一双绝美的眼睛中,满是震惊与不可思议,直到这一刻,她依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是我,我来了···”听了帝雪含烟的话,羽皇声音轻柔的道,一双血色的眼眸,死死地凝视着帝雪含烟,一眨也不眨,仿佛是害怕自己一眨眼,帝雪含烟就会突然消失一般···

    “是你,真的是你?可是,你怎为什么会在这里?”闻言,帝雪含烟身躯微颤,满眼复杂的望着羽皇,其中有着震惊、有着喜悦、有着思念···

    “因为,你在这里,所以,我便在这里···”听了帝雪含烟的话,羽皇开心的一笑,满是柔情的道。

    嗡!

    佛会之中,听了羽皇的话,帝雪含烟只觉得脑中突然一阵嗡鸣,内心深处仿佛有什么封存了许久的东西,被突然打开了一般,一时间不禁再次呆住了,一双美若繁星般的眼眸,直直的盯着羽皇,久久失神。

    帝雪含烟,修炼的功法,名为斩梦九仙决,此功法很是神奇,需要以入梦之法,在梦中历经万千红尘,斩却红尘万道,成就真我,这么多年的修炼,帝雪含烟的心性,基本已经达到了无波无喜之境了,红尘中的万千纷扰,皆无法波动其心,然而此刻,她的心,却是再也无法平静了,无法做到古井无波了···

    ‘你在这里,所以,我便在这里’,这句最最普通的话语,此刻,听在帝雪含烟耳中,却是胜却世间最最美丽的情话,因为,这一刻,帝雪含烟忽然发现,自己读懂了这句话,读懂了眼前的这个男子,同时,也读懂了她自己的内心,读懂了自己对眼前之人的真实情感···

    日夜期盼,不复得见,匆匆百年,痴痴等待,曾经,她在心中无数次问自己,在等什么,到底又在期盼什么。

    然而,直到这一刻,回首间,才恍然发现,原来这百年来所有的期盼与等待,都只是为了这一刻、为了这一刻与眼前之人的红尘相见、更为了这一刻,与他的一世之缘···

    缘?什么是缘?在万千红尘之中,不早一点,不晚一点,刚好相遇,那便是缘。

    人世中,每个人都会遇到很多人,每个人都会有着不同的角色,有些人,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他们一路同行,相互扶持,直到尽头;有些人,只是生命中的过客,匆匆一瞥,不留丝毫牵挂;还有些人,或许会产生一些交集,或许会在某个人生的阶段上,一起同行,但是,终不长久···

    当然了,除此之外,还有一类人,一些命中早已注定的人。

    这类人,或许,彼此接触的不多,或许彼此交流都很少,也或许,只是在某个特殊的时间、特定的地点的一次擦肩、一次回眸、一次偶然邂逅、一次匆匆一眼、但是,一旦相遇、相识了,那便会是一世的牵绊,他们之间所经历的一切,会一直萦绕在彼此的生命中,直到永世,直到生命终结,地老天荒···

    情是什么?情,是生命中最大的巧合;情,是世间最为奇妙的事情,亦是世间最深、最难解谜题。自古以来,不知有多少生灵曾为其痴迷、癫狂、着魔,甚至,就连一些无敌的天骄、世间最伟大的存在,也都为其所困深陷其中,不可自拔,最终万劫不复,沉沦永世。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情之一字,自古至今,从没人能说得清,看得透···

    有的人,苦苦追寻一生,渴望一世,到最后,却始终寻不到,有的人,用一生的时间,去努力、去追求一个人,到头来,却是恍然,那个自己苦苦期盼一生的人,却不是那个对的人。

    故而,对于情来说,最重要的不是陪伴的长短,也不是相识的时间长,还是短,其最最重要的是,要找到那个对的人,那个生命中早已注定的人。

    若是有情,根本不需要过多的陪伴,也不需要青梅竹马;若是有缘,即便是最迟到的相逢,对于彼此来说,在他们相遇的那一刻,便是最对的时候,最美好的时刻···

    同样,若是遇到了生命中那个对的人,根本不需要过多的接触,过多的言语,甚至也不需要很熟悉,因为,对他们来说,即便只是初时,即便只是一次回眸、一次擦肩、一次红尘偶然相遇,甚至仅仅只是一眼的凝视,也便足矣。

    而帝雪含烟和羽皇,他们便是如此。

    自从相识以来,他们单独相处的时间很少,彼此接触的也少,虽然他们相识了很久,但是,却很少交流。然而,即便如此,他们却也都是在不知不觉间,心中留下了彼此的烙印、彼此的身影,任凭时间流逝,这种烙印,不但丝毫没有淡化,反而变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清晰···

    百年的时间,对于帝雪含烟和羽皇来说,足够漫长了,足以让他们看清许多的事,看清他们对于彼此的那种情感,那种独特的感觉。

    说起这种,就必须要从烟雨大世界中的东蜀仙川说起。

    那一年,仙川的帝血花开的正值盛开的时节,那一天,羽皇和帝雪含烟两人,正是在仙川的那片帝血花海,第一次相遇,而同时,也就是那一刻,他们彼此心中,都是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那是一种仿佛缠绵了万世的熟悉感觉,一种满含悲伤、思念的心痛感觉。

    这种感觉,自从那日相见之后,就从未消失,始终萦绕在他们彼此心中,而且,还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深刻。

    现在想想,或许当年,他们在帝血花海中初见之时,似乎就注定了他们此生的情缘,而那种奇异的感觉,就是他们之间永远无法切断的牵绊,只是曾经他们都不明白彼此的心,不确定彼此心中的情感,但是,这一刻,他们是彻底明白了。

    原来,那种带着悲伤,带着熟悉,带着思念,带着心痛的感觉,就是爱!

    佛会之中,人来人往,无比的热闹与繁华,到处熙熙攘攘,喧嚣繁杂,然而,此刻羽皇和帝雪含烟两人的眼中,所看到的,只是彼此,他们所听到的,也只是对方的声音。在这一刻,周围的一切人和物,一切红尘喧嚣,仿佛都化作了虚妄,不复存在···

    “百年的苦苦追寻,总算皇天不负,让我在这里找到了你,含烟,我来带你回家!”佛会之中,羽皇两人久久凝视,许久之后,羽皇突然再次深情的道。

    “回家?”听了羽皇的话,帝雪含烟美眸一睁,紧紧地凝视着羽皇,芳心在情不自禁的涌出一股暖流。

    百年来,虽然,她在天音村也有一个自己的住所,但是,那里终究不是她的家,她依然只能算是在漂泊,而今,突然听到羽皇说要带自己回家,她的心中除了感到之外,还有着浓浓的甜蜜与深深地爱意。

    ‘回家’,曾经何时,对于帝雪含烟来说,是多么的遥远的事情,这百年来,她最大的期盼就是要‘回家’,然而,这一刻,她真的可以回家了,她却犹豫了,最终缓缓的摇了摇头,“不,我现在还不想回去,你愿意在这陪我、等我几天吗?”

    说完,帝雪含烟神情一动,一双绝美的眼睛,紧紧地看向了羽皇,眼神之中满是期待与紧张。

    不远处,听了帝雪含烟的话,羽皇没有立刻回答,他先是默默地走到了帝雪含烟身边的那个小摊边,买下了帝雪含烟之前选中的那个面具,接着又将面具放到了帝雪含烟的手中,最后才深情的道:

    “你现在不想回去,那我们便暂时不回去,若是你这里,别说几天,就算是几十年、几百年,甚至是几千年,几万年,我也愿意在这等你、在这陪你···”

    “羽皇,谢谢你···”佛会之中,小摊之前,听着羽皇那深情的话语,帝雪含烟满含深情的道。

    说完,她看了眼手中的紫金色面具,随即,忽然笑了起来,开心的笑了起来···

    今天,这是帝雪含烟百年以来,乃至她出生以来,第一次笑的那么开心,第一次笑的那么甜蜜,第一次笑的那么美丽。

    帝雪含烟,本就美得无法形容,美得让人痴迷,如今,她这一笑,更是美得让人窒息,美得甚至足以让世间沉沦,这一瞬间,仿佛整个世间,都是彻底的暗淡了起来,世间之中,最最璀璨的事物,都远远无法,和眼前的这一抹笑容相比。

    小摊之前,深深地凝望着帝雪含烟那绝美的笑颜,羽皇久久呆滞,眼神之中满是痴迷之色。

    此时此刻,在羽皇的世界中,除了眼前的这抹笑颜之外,再无其他,同时,也就是这一刻,羽皇心中忽然明悟了,从这一刻起,他知道了,从今之后眼前的这抹笑颜,便是他的一切,眼前的这抹笑颜,便是···他的整个世间,为了留住你的笑容,他愿意付出一切,即便与世间万道为敌,也在所不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