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 满世桃花雨,只是少一人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粉月幻世,三生迷离,一夜梦幻,情世悲欢。

    幻梦湖,神奇无比,在这里只有有缘的人,才可以在这里看到他一生的挚爱,并不是每个来此的人,都可以看到。

    而在这羽皇这一行人中,除了羽皇之外,其他人皆是无缘之人,他们什么都未看到。

    当初,羽皇来此收回大秦玉玺,让幻梦湖重现世间之时,曾经在这里见到过那种神奇的幻象。

    而这一夜,在这里,羽皇又再一次的看到了曾经见到过的幻象···

    粉月幻世之中的人和物,和曾经一般无二,仍是曾经的那副景象,这一次,羽皇依然看到了许多人,帝雪含烟,倾世梦,星眸,月仙等女的面容,皆有出现,然而,看着看着,不知道为何,羽皇却是突然收回了目光,面色低沉的转身离去了···

    “嗯?羽···”

    “老大!”

    ···

    旁边,看着羽皇突然转身离去,练倾城等女以及小皇等人,都是瞬间跟了过来。

    “羽皇啊,不知道你在幻世中,都看到谁了?”无杀一脸好奇的问道。

    “是啊,羽,在幻世中,你到底都看到谁了?”这时,只听无杀的声音一落,帝雪含烟等女的声音,便是齐齐响了起来。

    此时此刻,只见倾世梦等女,皆是面色紧张,一双双绝美的眼眸的,死死地盯着羽皇,满是好奇与期待。

    羽皇在幻世中,有没有看到她们?这是,诸女此时最想知道的答案,也是她们此刻,最最在意的事情···

    听了诸女的问话,羽皇面色一正,满是郑重的道:“有!有你们,在我的幻世,我看到了你们所有人。”

    闻言,帝雪含烟等女相互对视了一眼,一张纸绝美的俏脸上,都是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其实,这个问题,你们根本不需要问的,因为,无论幻世中我看到了什么,都改变不了我爱你们的心,在我们心中,你们皆是我的挚爱,这份爱,不会因任何事情的改变而改变,始终如一···”一一看了眼雨情等女,羽皇满是深情的道。

    “嗯。”闻言,星眸和月仙等女,会心一笑,重重的点了点头。

    “哎,时也命也,为什么?为什么我不是有缘的人,为什么我无法看到我一生的挚爱啊!”这时,只见只金色的小猪,突然仰天悲鸣了起来。

    这只金色的小猪,正是当初在潜龙中世界中的那只会发出龙吟的金猪。

    “嘿嘿,怎么?思春了?没关系,等回头我给你找百八十个母猪,任你挑选!”听了金猪的话,寻古嘿嘿一笑,道。

    “呃···”闻言,金猪脸色一黑,愤怒的道:“你个死狗,你才要母猪呢,你全家都要母猪,须知,我可是一头有理想的猪,一般的母猪,岂能如本龙法眼?”

    游览三千世界的这几年中,金猪早已和寻古,小皇、无杀等人混得很熟了,此时的他,早已没有了之前的拘谨,平日里,他们经常斗嘴,互相戏耍···

    “好了,别斗嘴了,我们该走了···”微微看了眼金猪,羽皇突然摇头说道。

    “是!”众人齐齐点头,说完,他们齐齐动身,朝着远处飞去了···

    三日后,这一天,他们几经辗转,最后来到了妖兽森林。

    妖兽森林,依然和曾经那般,百年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进入了妖兽森林之中,羽皇径直朝着深处走去了,一路上,他们自然是遇到了许多妖兽,不过,没有一个敢靠近他们的,毕竟,他们一行中可是有着妖后和小皇。

    一路之行,最后他们来到了万妖城,继而又从万妖城来到了妖皇宗,在此,他们呆了两日。

    离开了妖皇宗之后,他们并未远去,而是来到了妖兽森林附近的夜影镇,准确来说,羽皇等人应该是来到了夜影镇中的月仙楼之中。

    天下第一楼,月仙楼,繁华如往昔。

    酒楼之中,宾客满座,人来人往,几个小儿来来回回奔跑,招待往来的客人,好不热闹。

    “你们进去吧,在这里等我···”月仙楼之中,羽皇突然对着众人说道。

    “羽,你不和我们一起吗?”倾世梦一脸疑惑的看着羽皇。

    “先不了···”闻言,羽皇脸色凝重的摇了摇头,道:“我要去一个地方,自己去,你们先在这里等我,等我回来···”

    “去一个地方?”听了羽皇的话,星灵儿和小皇等人齐齐一怔,接着,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他们对视了一眼,齐齐点了点头,道:“好,我们在这等你!”

    “嗯···”点了点头,羽皇缓缓地转身,朝着快速的离去了···

    “看来老大,这是要去听音谷···”静静地望着羽皇的背影,小皇眉头紧皱,悠悠地道。

    “马上就要离去了,他确实该去看看她了,该去向他告别了,我想他一定有很多话,要对听音说···”妖后突然说道,声音很是低沉。

    “是啊!”闻言,月仙长叹一声,道:“走吧,我们在这里等他,静静地等他,谁都不要打扰他,让他们安静的说说话···”

    “嗯···”众人齐齐点头,说完,他们齐齐走入了月仙楼。

    ···

    一切,正如小皇的猜测那般,离开夜影镇后,羽皇确实是去了听音谷。

    因为,他想雨听音了,很想,很想···

    前几日,在粉月幻世之中,羽皇之所以会突然离开,正是因为,他在幻世中,再次看到了雨听音,看到了那个他心中最深的伤痛···

    幻世中,他看到雨听音,正微笑着望着羽皇,和旧日一般,羽皇伸出手,想抓住她,可是怎么都抓不住,他想大声的呼唤,却又怕会惊醒了这个梦,所以,他只能默默地凝视着她、注视着她,他想多看看她···

    然而,幻世就是幻世,无论羽皇如何想留住她,多么小心的守护这个梦,到头来,她还是消失了,一闪即逝,消失的那么突兀···

    那一刻,羽皇突然惊慌的自幻世中醒来。

    梦碎了,雨听音的音容笑貌皆消失,然而,羽皇的心中,却又留下了无尽的思念与伤痛。

    之前,就在帝雪含烟等人问他,在幻世中,都看到谁了的时候,他多么想说,他也看到了雨听音,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是怎么都说不出。

    雨听音是羽皇所见过的,心灵最最纯洁的女子,她的纯洁心性足以感染每一个人,她的善良,足以感化每一个人。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绝世女子,却不在了,他没有保护好她···

    这些年来,无论身在何方,无论走到哪里,羽皇心中从未忘记过雨听音,从未忘记过,那个心灵纯洁地宛如圣灵一般的女子。

    所以,近些年来,每当他笑到最开心之处的时候,他总会突然停了下来,变得莫名的伤感了起来,因为,那一刻,他总会想到雨听音···

    很多时候,羽皇每到一个美丽之地的时候,他都会在心里说,若是听音还在多好,只是,他也只是想想,逝去的,终究回不来了,逝者不可追···

    听音谷,位于妖兽森林的深处,从夜影镇出来,羽皇一路急行,不久后,便是来到了听音谷。

    听音谷中,桃花满世,纷落如雨。

    而今,这已是羽皇第三次来到了听音谷了。

    三入听音谷,每次的感受都不一样。

    遥想当年,第一次误入听音谷,那是被逼的走投无路,误打误撞闯进来的,而也就是那一次,他遇到了雨听音,遇到了他的师尊,也就是上届天苍城主雨苍城,这一次的他,是开心的。

    第二次,再来听音谷,那是听音身死的时候,那时的羽皇,悲痛至极。

    而今,第三次来听音谷,他的心情,却又是不一样了,这一次的他,心中充满了思念,充满了不舍···

    “音儿,我来看你了···”听音谷中,静静地望着桃花林深处,羽皇在心轻声道。

    说完,他缓缓地迈起步伐,朝着深处走去了···

    飕飕!

    这一刻,仿佛是在欢迎羽皇一般,听音谷中突兀地下起了一阵桃花雨。

    桃花雨中,羽皇默默前行,不多时,他便是来到了一座孤坟前,孤坟之前,一块墓碑静静而立,其上刻着五个大字:“雨听音之墓!”

    “音儿,这么久没来看你,你会怪我吗?”墓碑之前,羽皇眉头紧皱,满脸深情的道。

    片刻后,他苦笑一声,自语道:“会,应该会的,其实我自己都怪自己···”

    说完,羽皇缓缓地坐在了地上,头颅紧靠着墓碑,低声道:“音儿,你还好吗?我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如今,我已经赢得了这整个天下,可是,又能如何?如果可以,我愿用整个天下,去换回你,我不要天下,我只要你···”说到这里,羽皇再也忍不住痛哭了起来。

    “你知道吗?当年,自从你离开的那一刹那,我的心中,便多了一道,永世无法愈合的伤口。曾经,你的音容笑貌,你的一颦一笑,是我一生最大的守护,不曾想,而今,却成为了我渴望却无法的触及的梦。

    记得,前几日,我又梦见你了,在梦中,你在桃花雨下,开心的起舞,你的笑容是那么美、那么熟悉,和曾经一样。

    那一刻,我想要去拥抱你,可是,你的身影,却突然离我好远好远,仿佛相隔了无尽的时空,最后,我跨过重重阻碍,终于到了你的身边,可是,你却又突然跑开了,跑的那么突兀,那么快,任凭我如何奔跑,如何,却始终无法追到你,甚至都无法靠近你,只能眼睁睁看着你,一点点离我远去,直至完全消失,那一刻,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

    说到这里,羽皇深深地吸了口气,继续道:“音儿,你知道吗?我真的好想你,好想你,我多想再抱你一次,多想再见你一面,多想在听你弹一次故园,弹一次安然。曾经,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离开我,更没有想到,时过境迁,一曲故园,一曲安然,竟会成为我此生最大的眷恋。”

    “如果可以,如果还有机会,我一定会紧紧抱着你,就算天地崩溃,万物沉落,我也不会在放手,只是,我还有机会吗?还有机会吗?来生,你还愿意在遇到我吗?会愿意吗···”孤坟之前,紧靠着墓碑,羽皇满是思念与痛苦的道。

    滴答!滴答!

    一滴滴深情的眼泪,不断地自羽皇眼中流出,顺着墓碑,滴落而下溅湿了一地的花瓣。

    花雨下,一座孤坟,一座墓碑,静静而存在着,墓碑之前,一道孤独的身影,静静地斜靠在墓碑之上,一股股无尽的思念与悲伤,不断地自他身上散发而出。

    簌簌!

    这一刻,仿佛是被那道身影身上的悲伤,感染了一般,漫天的桃花雨,不由得下的更大了···

    时光轻漫,岁月漪涟。

    转眼间,三日的时间匆匆而逝···

    这三日中,羽皇一直未离开,始终斜靠在墓碑之上,一边诉说着,仿佛对雨听音有着说不完的衷肠···

    如此以往,直到到了第五日,羽皇终于动了,他缓缓地起身了。

    羽皇,要离开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就在刚刚他感应到了真皇天印的躁动,仿佛有了回归的迹象。

    “音儿,羽皇···要走了,要去大千世界了,而我这一去,或许很长很长时间不能再来看你了,但是,请你相信羽皇,无论多久,无论他日我会面临何种危难,我一定,一定会再次回来,回到这里来见你。”桃花雨下,深深地望着眼前的墓碑,羽皇满脸不舍的道。

    其实,羽皇很想到这雨听音的冰棺一起去大千世界,只可惜,雨听音的愿望,是留在听音谷,所以,羽皇才没有那么做。

    “音儿,等我,我会回来。因为,你在这里,所以我一定会回来,无论千秋万世,沧海桑田,我终会在回来···”

    说完,羽皇长舒了口气,缓缓地抬头,看向了远处,最后一次,看向了他和雨听音,曾经呆过的地方,曾经一起的足迹···

    举目望去,故地依在,桃花依旧灿烂,花雨仍似去年一般美丽,只是,那些曾经熟悉的地方,却是永远少了一个人,永远的失去了一个人。

    满世桃花雨,只是少一人。繁华可依旧,红颜不可寻···

    话音一落,羽皇再次凝视了眼眼前的墓碑,随即,缓缓地转身,离去了···

    满世的桃花雨,纷纷落下,那一声声飕飕地声音,宛如是桃花的抽泣,宛如是故人的哀歌,桃枝,在风中摇晃,仿佛是在送别,送别那旧时的人,又仿佛是在挥手祝福,祝福那慢慢消失的身影,一世长安···

    (写到这里,三千之旅,就算是结束了,接下来,就是离开了,进入大千世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