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万象红尘,探讨禁术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没错!”微微看了眼风殇和寻古一眼,羽皇重重的了头,道:“这深谷四周的异变,并不是因为我们脚下的青虹长桥之故,而是因为,我们此时,正处身于一个神奇的禁制之中···”

    “这位友,所言不错,你们现在确实处于一个禁制之中,只是不知友,你是否能够看出,老夫所布下的是何种禁术?”这时,只听羽皇的声音一落,那位神秘老者的声音,便是再次响了起来。

    闻言,羽皇心下一动,不由得再次打量了一番周围,片刻后,似乎有所发现,只见羽皇的目光,突然看向了青虹长桥的另一方,口中大声道:“前辈,若是晚辈没有猜错,前辈所布下的这种禁术,应该就是万象红尘禁。”

    “友,果然非常人啊!”听了羽皇的话,那位神秘的老者,迟疑了下,声音中透着惊叹的道:“万象红尘禁,早已失传多年,想不到竟然认得此禁术,老夫佩服!”

    “前辈过誉了!”望着青虹长桥的尽头处,羽皇谦卑的道。

    话音一落,他瞬间收回了目光,转身对着身后的风殇和寻古道,“走吧,我们快过去吧,以免让前辈久等了。”

    “嗯,好···”听了羽皇的话,风殇和寻古他们齐齐了头。

    完,他们不再去管周围的景物变化,大步流星的朝着前方,走去了···

    青虹长桥,虽然不短,但是,羽皇等人的速度,都是很快,因此,不多时,羽皇等人便都是来到了青虹桥的尽头。

    在青虹桥的尽头,羽皇等人首先看到了一条长阶。

    这条长阶,全是有青色的石板组成,很长,一直通向远处。

    沿着这条青石长阶,运目望去,最终,在青石长阶的尽头处,他们看到了一片广阔的紫竹林以及一间用紫竹搭建而成的竹屋。

    此外,就在这间竹屋之前,他们还看到了一个人,准确来,应该是一位老人,一位身穿青色,满头白发的老人。

    毫无疑问,这位青衣白︾≥︾≥︾≥︾≥,发的老人,正是之前一直和羽皇等人交谈的那位神秘老者,此刻,只见他正满脸笑意的望着羽皇等人···

    “几位友,欢迎来到紫竹谷!”竹屋之前,静静地望着羽皇等人,那位青衣白发的老者微笑道。

    “前辈,晚辈有礼了···”远处,听了那位青衣白发老者的话,羽皇和风殇两人齐齐道。

    而至于寻古,它则是什么都没,只是对着那位老者微微了头。

    羽皇和风殇比较年轻,叫青衣老者为前辈自然是没问题,但是,寻古不一样,因为它是苍古时代的生灵,它所活的年岁,比眼前的这位青衣老者,不知道要久多少,所以啊,它是不可能向羽皇他们一样,称呼他为前辈的。

    “走,我们过去吧!”这时,羽皇突然道。

    完,他们三个对视一眼,随即,齐齐踏出青石长阶,朝着青衣老者的方向走去了,不多时,他们便都是来到了那间紫竹屋前。

    之前,由于距离颇远,羽皇等人都是没有注意到紫竹屋上还刻有几个字,此刻,到了近处,他们赫然发现,就在紫竹屋的大门上方,正清晰的刻着四个大字:“紫竹筑”。

    “几位,这里便是老夫的紫竹筑,来,里面请!”紫竹屋前,一一看了眼羽皇他们,那位青衣老者,热情的道。

    “谢前辈,请!”听了青衣老者的话,羽皇礼貌的道。

    话音一落,他便带着风殇和寻古,紧跟着青衣老者,走进了紫竹屋内。

    紫竹屋,不是很大,里面的摆设,也很是简陋,一眼望去,四周除了一个香炉、一张竹床之外,就只剩下一张摆在窗户旁边的案几了···

    然而,这间竹屋,虽然很是简陋,但是,却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进入竹屋之后,青衣老者直接将羽皇等人带到了,那张摆在窗户边的一个案几旁边。

    此刻,只见案几旁边,正摆放着四张蒲团,案几之上,乃是一个水壶,四个水杯,其中,四个水杯之中,皆已是倒满了茶水,而今,还正冒着青烟,很显然,这四杯茶,定是刚倒下不久的···

    “来,几位请坐!”紫竹屋内,案几旁边,青衣老者对着羽皇等人招呼道。

    “多谢前辈,请!”羽皇和风殇拱了拱手,礼貌的道。

    完,众人相视一眼,随即,都是缓缓地坐了下来。

    “几位,不用一口一个前辈的叫我,如若不嫌,可以直接叫我一声竹老!”落座之后,青衣老者对着羽皇等人微笑道。

    “嗯!”闻言,羽皇默默地了头,突然开口道:“竹老,晚辈乃是吟殇,我旁边的两位分别是风殇和寻古,您可以直接称呼我们的名字!”

    “好!”闻言,那位青衣老者,也就是此时的竹老,轻轻的了头。

    完,微微沉默了下,随即,仿佛想到了什么,竹老眉头一挑,突然看向了羽皇,微笑道:“吟殇友,你心中是否很是困惑,老夫为何会邀你们来此?”

    闻言,羽皇眸光一亮,微微沉凝了下,他缓缓地了头,道:“不瞒竹老,晚辈确实很是迷惑,不知道竹老邀我等前来,究竟所谓何事?”

    眼前的这位竹老,到底因何原因,邀他们来此,这个问题,不止是羽皇的心中的困惑,同时,也是风殇和寻古心中的困惑。

    此刻,只听羽皇的话音一落,在座的风殇和寻古全都是看向了竹老,一个个的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其实,今日冒昧邀你们前来,老夫主要是想和吟殇友,探讨下禁术而已,并无他意。”一一看了眼羽皇等人,竹老微微一笑,语气和蔼的道。

    “探讨禁术?”闻言,羽皇他们的脸色齐齐一怔,一脸惊讶的看向了竹老。

    “没错!正是为了和吟殇友探讨下禁术···”闻言,竹老脸色一正,重重地了头,道:“不瞒诸位友,老夫一生痴迷于禁制之术与阵法之道,之前,无意间看到吟殇友,在修炼之时,竟敢布下了两门失传许久的迷阵与幻禁,这才禁不住心中的好奇,将几位请到了寒舍!”

    闻言,羽皇眉头一挑,心不由得一惊,之前见到老者布下的万象红尘禁后,他只猜到了眼前之人,应该是一位禁术造诣极深之辈,而今,听了竹老的语气,似乎他竟然还是一位精通阵法之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