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苍古回忆,一生孤寂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嘿嘿,这从头到尾,都是你们自己要学的,可没有人逼你们啊。”一一看了眼金猪等人,寻古嘿嘿笑道。

    “我勒个去,别提了好不好,真的是没想到,居然有如此诡异的功法!”赤羽不断地摇头,一脸郁闷的道。

    “好了,不和你们开玩笑了,这功法没有那么诡异,本汪爷刚刚是和你们开玩笑的···”听了赤羽的话,寻古脸色突然正色道。

    “嗯?什么意思?莫非我们也可以学?”闻言,金猪眼睛一亮,一脸惊喜的看向了寻古。

    “不,你们误会了···”寻古坚定的摇了摇头,道:“我的意思是,就算你们真的自宫了,也无法学那个功法。”

    “为什么?”闻言,小皇等人对视了一眼,齐齐疑问道。

    “汪!原因刚刚风殇不是已经说过了吗?那个功法只适合女子修炼,所以,就算你们自宫了,也是无法修炼啊,除非你们能变成女子。”羽皇耐心的解说道。

    “好吧,看来我们是与那个虚幻倾颜术无缘啊!”闻言,小皇几人对视了一眼,齐齐叹息道。

    “你们错了,这个功法不是和你们无缘,而是和全世界的男人,哦不,应该是全世界的雄性无缘。”闻言,寻古脸色一正,连忙纠正道。

    “对了,死狗,我怎么感觉,你对这个虚幻倾颜术的了解,好像比风殇还多,这是什么情况?”这时,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小皇眸光一亮,突然对着寻古问道。

    “是啊死狗,你怎么对这个功法如此熟悉?”闻言,金猪眉头一挑,怪笑一声,道:“嘿嘿,死狗,莫不是,你也修炼过这个功法?”

    “我勒个去,死狗你该不会是一只母狗吧?”这时,仿佛想到了什么,赤羽脸色一变,一脸怪异的看向了寻古。

    刷!

    此言一出,包括羽皇和风殇在内的所有人,都是齐刷刷的看向了寻古,一双双明亮的眼睛中,满是震惊与不可思议。

    “死猪,小赤赤,你们两个闭嘴,莫要坏了本汪爷的名声!”狠狠地等着金猪和赤羽两人,寻古怒声道。

    说完,他目光一转,豁然看向了羽皇等人,然而,下一刻,它便是忍不住跳了起来,口中大吼道:

    “汪了个汪的,你···你们这是什么眼神?本汪爷是爷们好不好,纯爷们好不好,你们千万不要听死猪和小赤赤他们胡说···”

    “是吗?”闻言,小皇眉头一挑,质问道:“可是,你为什么会对那个功法,了解的那么清楚。”

    “汪了个汪的,我刚刚不是说了吗?创造虚幻倾颜术的人,和我的主人有着很深的牵绊,我之所以能知道的如此清楚,皆是那人曾经告诉我的。”寻古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闻言,众人缓缓地点了点头。

    “对了,那个创造虚幻倾颜术的人,和你们的主人是什么关系?仇人?还是情人?还是朋友?”微微沉凝了下,金猪突然再次问道。

    “那个人···”闻言,寻古眉头一皱,瞬间陷入了沉思,一会之后,它长叹一声,道:“她是我主人一生的挚爱,也是我主人永远无法释怀的痛···”

    说完,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一些古老的回忆的一般,只见寻古的眼中,突然泛起了无尽的沧桑感,一股股浓郁的思念与悲伤,缓缓地在它的身上,涌了出来···

    “好了,今天很晚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深深地看了眼寻古,羽皇神色一动,突然对着风殇和小皇等人说道。

    “嗯,好,我们走吧···”

    闻言,风殇等人会意,也不多说,彼此相视了一眼,随即齐齐离开了···

    “寻古,你想起你的主人了?”风殇等人离去之后,羽皇沉凝了一会,突然对着寻古问道。

    “羽小子,你知道吗?主人他一生孤寂,从小到大,他的一生中,只有一个朋友,那就是我的主母,只可惜,主母却是没能陪伴他多久,便为了救主人离开了···”听了羽皇的话,寻古沉默了一会,幽幽的道。

    说到这里,它声音一顿,满含悲伤的道:“主人的一生,很苦很苦,从小到大,从弱者到成为举世无敌的大帝,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在战斗,未成帝之前,他是一个人,为了生存而战斗,成帝之后,他又是一个人,为了整个世界、为了整个时代的命运而战,从始至终,他从来没有同行者,没有朋友,一切一切的,都只是靠他一个人撑着,没有一个生灵,能够帮助到他···”“曾经,我答应过主母,会陪着主人,永远陪着他,不让他孤寂,无论去哪,无论前路如何困难、危险,绝不让他一个人承受,可惜,我却没有做到,没能陪着他到最后···”说到这里,寻古再也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寻古,你主人是怕你有危险,所以,才不让你同行,我相信,你主母也不会怪你的···”静静的望着寻古,羽皇眉头紧皱,沉默了一会,他突然开口,劝慰道。

    “我知道···”闻言,寻古点了点头,声音悲痛的道:“我知道,主人和主母不会怪我,可是,我怪我自己,我怪我自己无能,无法帮助主人,无法陪在主人身边,与他一起战斗···”

    说到这里,寻古长舒了口气,声音透着思念与悲痛的道:“羽小子,你知道吗,我现在真的好想主人,好想···今生今世,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与主人重逢,所以,此生无论前路多难,无论花费多少岁月,就算是找遍万古诸天,我也要找到主人,找到主人···”

    “好,我陪你,无论多久,我都会陪你找下去,直到找到你主人。”羽皇郑重的道。

    “嗯。”闻言,寻古缓缓的点了点头。

    “好了羽小子,天色很晚了,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吧···”静静地沉默了良久,寻古眸光一动,突然对着羽皇道。

    “嗯。好···”羽皇点头道。

    “主人,等着我,一定等着我,无论多久,我一定会找到你,这一次,若是再重逢,我绝对不会再和分离,即便是死···”微微看了眼羽皇,心中默念一声,寻古随即蜷成了一团,趴在桌上睡下了。

    或许是太累了,也或许是,它自己的自我催眠,总之,没过多久,寻古便是沉沉的睡去了,进入了梦乡···

    旁边,静静地看着寻古,回想着它刚刚所说的话,羽皇心中很是感慨···

    多少年了,从苍古时代至今,不知道过去了多少轮回岁月,寻古他忘记了过往的一切,忘记了曾经的记忆,甚至连他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然而,却独独记得他的主人,记得和他主人,所有有关的事···

    虽然,这些年来,寻古很少提起他的主人的事,但是,羽皇知道,它从未忘记过寻找他的主人。

    羽皇心中很清楚,如果寻古一天找不到它的主人,那么,它便会一直寻找下去,无论经过多少岁月,无论跨越多少时空,都会一直找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

    因为,它对他主人的执念,实在是太深了,太深了···

    “寻古,我想我现在知道,你平日里为何那么嗜睡了,或许,在梦中的你,才是真正的快乐吧,因为在梦里的你,有你的主人,陪伴着你···”深深地凝视着寻古,羽皇心中默默地想道。

    “寻古,你放心,我答应过你,要陪你寻找你的主人,我一定会做到,此生,无论多久,无论跨越多少时空,我都一定会陪你走下去,直到找到你的主人···”

    说到这里,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羽皇眉头一皱,话音突转道:

    “只是,寻古你知道吗?我心中其实很矛盾,我一边很希望你找到有关你主人的消息,可是,另一边,我又害怕你找到关于你主人的消息,因为,我怕我们的得到的消息,是一个你无法承受的结果,我无法想象,当一切的希望全部破灭之时,你又该如何?”

    “哎···”说完,羽皇深深地看了一会寻古,随即,他长叹一声,收回了目光,缓缓地来到了床边,躺了下来···

    “寻古,苍古时代,距今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虽说,希望很是渺茫,但是,我还是希望,一切能够如你所愿···”心中默念了一句,随即,羽皇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

    一夜无话。

    次日,一大早,羽皇一行人便是按照他们昨日说好的,朝着内城走去了。

    内城和外城一样,也是有着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分别和外城的四个大门,相互对应着···

    流光客客栈位于东城门区域,距离内城的东门最近。

    故而,离开了流光客客栈之后,羽皇等人便是径直朝着内城的东门飞去了···

    “羽皇,死狗呢?怎么没有看到它?”路上,金猪一脸疑问的对着羽皇问道。

    “寻古,它在我肩头睡觉呢,还没醒来···”闻言,羽皇沉凝了下,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