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青色石棺,奇异情绪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ps:第一更送上,稍候,还会有更新,最近有事,更新的晚,不过更新的量确实一点不少,基本是每日三更。)

    “染血的衣角?竟然是一片染血的衣角!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一片衣角?它,究竟是谁留下的衣角?还有那上面的鲜血,到底是谁留下的?为何···会让我感到如此熟悉与亲切?”血色的墓冢之中,望着眼前的染血的衣角,羽皇双眼圆睁,一双血色的眼眸中,布满了浓浓的不可思议之色。

    “这片染血的衣角,它···究竟是谁留下的?还有···那上面的鲜血,到底是谁的鲜血?为何···会让我感到如此熟悉、如此的亲切···”说完,羽皇神色一敛,瞬间陷入了沉思之中。

    此时此刻,羽皇的心中,可谓是充满了震惊与疑惑。

    他不懂,亦想不明白,因为,眼前的一切种种,皆是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超出了他的想象。

    刷刷!

    这时,就在羽皇正沉思的时候,染血衣角的四周,倏然爆发出一股绚烂至极的青色光华。

    绚烂的青色光华,璀璨无比,此刻,只见它一出现,顿时盖住了染血的衣角所发出的红光,最后,这股青色的光华,更是形成了一个封闭的青色空间,直接将染血的衣角包围了起来,使得染血的衣角和它所发出的红光,完全的笼罩于青色光华之中。

    染血的衣角旁边,感觉到异变之后,羽皇血眸一闪,瞬间从沉思中回过了神来。

    回过神来之后,羽皇神色一正,连忙朝着眼前的青色光华看去,只不过,这一看,羽皇便是彻底了呆住了···

    此时此刻,只见羽皇双眼圆睁,面带震惊,一双血色的眼眸之中,布满了浓浓的震惊与不敢置信之色。

    看到了什么?羽皇他,到底又看到了什么让人惊讶的东西?

    石棺,一个散发着青色光华的神秘石棺。

    这口棺材,非常的特别,它的材质虽然是石质的,但是,从它的外表来看,它却是很像是一口冰棺。

    因为,这口石棺和冰棺一样,都是透明的,从外面能够很清楚的看到棺材之中的一切事物。

    之前,染血的衣角所散发的红光,太过强盛,使得四周的一切事物,都是被红光所笼罩了,让人根本看不清楚周围的情况。

    而今,随着青色光华的绽放,他才恍然发现,原来,此刻的自己,竟然是站在一口青色的石棺之前,而刚刚那个让自己感觉熟悉与亲切的染血的衣角,竟然是被封存于眼前的青色石棺之中。

    “石棺?青色的石棺?难道···这口青色的石棺,就是这座血色墓冢的真正主人吗?”血色墓冢之中,怔怔地望着眼前的青色石棺,羽皇血眸烁烁,声音中透着浓浓震惊的道。

    “不对,不对···”微微沉凝了下,随即,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得,只见羽皇眉头一皱,满是不解的道:“如果,这口青色石棺,当真是这座血色墓冢的真正主人的话,为何里面会是空的,为何,除了那一片染血的衣角之外,什么都没有···”

    说到这里,羽皇神色一敛,瞬间陷入了沉默,一双血色的眼眸,烁烁其华,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静静地思索了一会,片刻后,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羽皇脸色骤然一变,心中无比震惊的道:“难道···难道说,这座血色墓冢的存在,乃至整个青色墓冢的存在,都仅仅只是为了埋葬,眼前的这片···染血的衣角?”

    “嘶!”

    想到这里,羽皇瞬间拉回了思绪。

    此刻,他是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了,因为那种可能,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实在是不敢想象···

    一座绵延百万里之大的青色墓冢为囚笼,一条浮尸亿亿万尸骨的神秘骨路为陷阱,十八道恐怖的兵器,为无上杀器,绝杀所有的外来者,如此设计,可谓是精妙绝伦,毫无破绽。

    而今,就是这样的一个精妙绝伦的布局,竟然仅仅只是为了不让外来者,来到血色墓冢之中,打扰···一片‘染血的衣角’的安眠。

    这件事,若是说出去,恐怕没有谁会相信,都会认为自己是在胡说。

    可惜,事实上,这却又是真的···

    血色墓冢之中,羽皇怔怔出神,心中思绪万千。

    这一刻,羽皇想到了很多,他想到了这片染血的衣角的主人,同时也想到了血色墓冢之外,那条神秘骨路的之上的不朽的尸骨了。

    这片染血的衣角的主人,到底是谁?

    他,又是何等存在?

    为何,仅仅只是一片残留的衣角,就值得如此重视?

    还有,那些葬身在神秘骨路之上的修者,他们到底是因何来到这里?

    最终,又是因何而死?

    他们···和眼前的这片染血的衣角,或者说是这片染血的衣角的主人,有着怎么样的关系?

    他们的存在,是为了抢夺这片染血的衣角而来,还是为了保护那片染血的衣角而来?

    如此等等···这些,都是羽皇不知道的,同时也都是他想要知道的。

    只可惜,他却是无从得知···

    “刷!”

    血色墓冢之中,这时,就在羽皇眉头紧皱,心中思绪万千的时候,那个刚刚平静下来不久的染血的衣角,倏然颤动了起来,猛然绽放出一股绚烂至极的红光。

    而与此同时,就在染血的衣角颤动的那一刹那,羽皇突然自染血的衣角之上,感觉到了一种奇异的情绪···

    一种焦急,急迫的情绪。

    “嗯?焦急?急迫?”感受到染血的衣角发出的情绪之后,羽皇眉头一皱,一脸疑惑的望着青色石棺中的染血的衣角,沉声道:“你···在焦急什么?又在急迫什么?”

    嗡嗡!

    这时,仿佛是听懂了羽皇的话音似得,只听羽皇的声音一落,那片染血的衣角瞬间发出一声低沉的嗡鸣。

    “嗯?”青色石棺之旁,听到这声嗡鸣声之后,羽皇血眸一凝,眉头不禁皱的更深了。

    因为,从刚刚的那声嗡鸣之声,羽皇清楚的感受到,那片染血的衣角的清晰,似乎变得更加焦急与急迫了···

    因为,从刚刚的那声嗡鸣之声,羽皇清楚的感受到,那片染血的衣角的清晰,似乎变得更加焦急与急迫了···

    “这股焦急感与急迫感,为何变得更浓了?怎么回事?”羽皇眉头一皱,瞬间陷入了沉思。

    微微思索了下,羽皇迟疑了下,道:“算了,先不管了,既然你与我有种莫名的亲切与熟悉,那么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先将你从青色石棺中,救出来吧。”

    说完,稍稍沉凝了下,羽皇心头一动,倏然伸出右手,朝着青色石棺按了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