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明月千古化尘归,悠悠岁月谁沉沦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哗!”

    这一刻,只见羽皇的的右手,刚一触碰到青色石棺,原本平静无比的青色石棺,瞬间绽放出一股绚烂至极的青色光华。

    咕隆!

    紧接着,只听一阵巨响传来,那个原本闭合着的青色石棺,瞬间打开了。

    嗡!

    血色墓冢之中,青色石棺之前,望着突然打开了的青色石棺,羽皇只觉得脑中轰鸣一响,瞬间呆住了,此时此刻,只见他那一双血色的眸孔之中,满是呆愣之色,仿佛还没有回过神来一般···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突然的,让羽皇都是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本来,羽皇因为自己是要费一番功夫才能打开的,不曾想,这个青色石棺竟然如此诡异,竟然就在羽皇刚刚触碰到它的一刹那间,便是自行打开了···

    “什···什么情况?这个青色石棺竟然自己打开了?”青色石棺之前,回过神来之后,羽皇双眼一睁,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青色石棺道。

    嗡嗡!

    这时,就在羽皇心中惊讶不解的时候,青色石棺之中的那片染血的衣角,突然再次的震动了起来,而这次,这片染血的衣角,明显比前两次的反应,剧烈了很多。

    “嗯?”青色石棺旁边,感觉到染血的衣角的异变之后,羽皇脸色一变,瞬间看向了青色石棺中的染血的衣角。

    此时此刻,只见他双眼圆睁,一张英俊的脸上满是难道之色。

    因为,这一刻,从染血的衣角之上,羽皇他感觉到了一种与之前,不一样的情绪。

    之前的那两次,染血的衣角,所传递的讯息,都是焦急与急迫,然而,这一次却是不同了···

    这一次,染血的衣角,所传递的讯息不再是焦急与急迫,而是担忧,一种无比的担忧的情绪。

    “担忧?竟然是担忧的情绪?”青色石棺之旁,感觉到染血的衣角所传递的讯息之后,羽皇眉头一皱,一脸疑惑的望着那片染血的衣角,道:“怎么回事?你···是在为我而担忧吗?”

    轰隆!

    这时,只听羽皇的话音一落,异变突起,一声巨大的声响,骤然自他的身后传了过来。

    “嗯?”闻声,羽皇神色一紧,连忙朝着身后看去,只见,原本紧紧闭合的血色墓冢的大门,突然再次打开了···

    嗖嗖嗖!

    这时,只见血色墓冢的大门一打开,顿时,从血色墓冢的外面飞进来了十几道,气息恐怖的华光。

    轰隆!

    与羽皇进入血色墓冢的情况一样,只见那十几道气息恐怖的华光,刚一进入血色墓冢,下一刻,血色墓冢便是再次闭合了起来。

    嗖嗖!

    进入了血色墓冢之后,那十几道华光,稍稍顿了下,随即,找准了方向,快速无比朝着羽皇的方向,疾冲了过来。

    这十几道华光的速度极快,羽皇甚至都是还没有反应过来,它们便是已经快要冲到羽皇身前了。之前,由于距离较远,再者,血色墓冢之中很是黑暗,视线不好,所以,一开始的时候,羽皇并未看清那十几道突然出现的神秘华光,到底是何物。

    直到,它们快要飞到了羽皇身前的身后,他才恍然发现,原来,这突然出现的华光,竟然就是之前,在神秘骨路之上,屠杀无数大千修者的那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

    “什么?是它们,竟然那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怎么可能?它们是如何进来的?”青色石棺之旁,当看清来物之后,羽皇先是一怔,随即,他面色骤然一变,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说完,他面色一变,就要朝着远处躲去,可惜,根本是来不及了···

    此次,那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的目标,皆是羽皇,虽然,它们的攻击还未到,但是,它们的气息,却是早已锁定了羽皇,令他逃无可逃,退无可退。

    “想不到,它们···还真是穷追不舍,竟然能够追到这个血色墓冢之中,难道···我真的要葬身于此了?”血色墓冢之中,青色石棺旁边,望着快要击在自己身上的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羽皇苦涩的一笑,一脸绝望的道。

    之前,在血色墓冢之外的时候,见到这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迟迟没有杀来,羽皇本以为它们应该不会再出现,只是不曾想,如今,竟然再次的出现在了这里···

    轰!

    这一刻,就在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就要击中羽皇的时候,那个一直存在于青色石棺之中的染血的衣角突然绽放出亿万道血色神华,紧接着,只见一道血光,染血的衣角瞬间出现在了羽皇的身边,快速的将他带到了他处,险而又险的避过了,十八道恐怖兵器的杀伐。

    嗖嗖嗖!

    一击落空之后,那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并没有再次朝着羽皇杀来,而是,非常反常的,突然冲向了青色石棺,仿佛它们的目标根本就不是羽皇,而是青色墓冢。

    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那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的目标,确确实实不是羽皇,而是青色石棺,而刚刚它们之所以会冲向羽皇,其实,只是为了将染血的衣角,引出青色石棺而已。

    嗡嗡!

    不远处,这时,似乎是发现了十八道恐怖杀伐兵器的目的一般,只见那片染血的衣角,神光一阵,就要飞冲过来,想要阻拦它们···

    可惜,根本已经来不及了,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的速度个个都是极快无比,等到染血的衣角想要阻拦的时候,它们已经全都是飞入青色石棺之中了。

    轰!

    血色墓冢之中,只见那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刚一没入青色石棺之中,下一刻,青色的石棺之中,倏然涌出了一股恐怖无比的气息,仿佛,是有什么可怕的存在被十八道恐怖杀的兵器唤醒了,正在慢慢觉醒一般。”

    “嗯?怎么···怎么回事,好可怕的气息,这青色石棺之中,为何突然升起了一股如此可怕的气息?”血色墓冢之中,感觉到青色石棺的异变,羽皇神色一紧,一脸凝重的道。

    微微沉凝了下,随即,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得,只见羽皇神色一正,先是看了眼青色石棺,随即,又看向了身边的染血的衣角,脸色不可思议的道:“难道···难道,之前全是我错了,难道,这个青色墓冢之中葬着的,根本不是染血的衣角,而是另有其人?”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那片染血的衣角,是用来做什么的?”说到这里,羽皇眉头一皱,瞬间陷入了沉思之中。

    哗!

    这一刻,就在羽皇正在沉思的时候,青色石棺之中,倏然再次爆发出了一股恐怖的气息。

    这股气息,比之前所发出的气息,要强盛了许多倍,由此很容易知道,青色石棺之中的恐怖存在,恐怕是距离彻底苏醒不远了。

    嗖!

    这时,仿佛是感受到了青色石棺之中的存在,快要复苏了一般,那个原本静立在羽皇身边的染血的衣角,瞬间而动,携带着一股镇压诸般的无上气息,快速地来到了青色石棺的上空,和青色石棺之中传出的气息,疯狂的对抗了起来,似乎是在阻止着那个恐怖存在的觉醒。

    不远处,望着染血的衣角,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羽皇先是一怔,随即,他心中一动,忽然弄明白了一件事,明白了染血的衣角,存在的真正意义了···

    镇压。

    那片,染血的衣角的存在,就是为了镇压青色石棺之中的恐怖存在。

    仅仅只凭着一片染血的衣角,来镇压着一尊恐怖的恐怖存在,这话说出来,可能会让人觉得很荒唐,可是,这却是事实。

    时至如今,羽皇也终于明白了,之前,那片染血的衣角,为何会发出焦急与急迫的情绪了。

    原来,它是在提醒自己退去,不要去触碰到青色石棺,可惜啊,自己没有明白它的意思,最后不仅打开了青色石棺,而且还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惊醒了一个可怕的存在。

    此刻的羽皇,心中很是后悔,可惜,无论他如何后悔,一切都是一件来不及了,因为,祸患已经酿成了···

    轰轰!

    血色墓冢之中,染血的衣角,神华璀璨,绽放着滔天的威压,疯狂地镇压着青色石棺之中的存在,只可惜,它已经镇压不了了,因为,那个存在,已经彻底的觉醒了···

    砰!

    突然,只听一声巨响传来,下一刻,只见十八道恐怖的华光,齐齐自青色石棺之中,飞了出来,可怕的威势,直接将染血的衣角震到了一旁。

    “明月千古化尘归,悠悠岁月谁沉沦?悠悠穹苍,岁月苍茫,纵使沉寂无尽时空,即便沉沦万千永世,朕终将回归。”这时,只见染血的衣角,刚被逼退开来,青色石棺之中,顿时传来了一阵悠悠而沧桑的威严话语。

    “嗡!”

    血色墓冢之中,这时,只听这道声音一出,羽皇只觉得脑中轰鸣一响,瞬间吐出一口鲜血,一张英俊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惨白,毫无一丝血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