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图卷再现,可怕帝影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而今,他只能将一切的希望,全都放在染血的衣角之上,只能将自己的一切,赌在染血的衣角之上,因为,此刻除了它,没有任何人、任何事物能够够帮到他了···

    不过,好在染血的衣角,没有让他失望,几乎就在那十八道恐怖的杀器,冲杀而来的同一时间,它便是做出了反应。

    嗡嗡!

    随着一声嗡鸣声响起,染血的衣角,瞬间绽放出了一股盖世的帝息,紧接着,只见一道红光闪过,它瞬间飞起,直接朝着飞杀而来的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迎了过去。

    砰!

    砰砰砰!

    随着,一阵惊天的巨响传来,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齐齐而至,纷纷撞在了染血的衣角之上。

    染血的衣角,威势无边,虽然,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很是恐怖,但是,却是依然被染血的衣角,给挡了下来。

    不过啊,唯一可惜的是,那就是,染血的衣角,虽然挡下来了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的攻伐,但是,却是没能完全的挡住它们所散发出的气息。

    尽管,染血的衣角,极力的护佑着羽皇,但是,就在刚刚那一击之下,仍然有一丝可怕的气息,击中了羽皇。

    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个个强大无比,个个帝威凌天,而今,击中了羽皇的,虽然,仅仅只是它们溢出的一丝气息,但是,却也绝对不是羽皇可以承受的···

    “噗!”

    张嘴吐出一口鲜血,羽皇应声倒飞了出去。

    砰!

    一声巨响传来,羽皇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此时此刻,只见他脸色惨白,毫无血色,神色萎靡,一双血色的眼眸中,毫无神采。

    “怎么···”

    落地之后,羽皇眉头一皱,刚想说些什么,可惜,一句话没说完,他便是彻底了昏死了过去。

    刚刚的那一击,虽然没有能够一击杀了羽皇,但是,却也是让羽皇受了极重的伤,几乎是离死不远了···

    嗡嗡!

    这一刻,眼见着羽皇在自己的保护下,竟然还是被击中了,那片染血的衣角,仿佛是愤怒了一般,此刻,只见它微微一震,倏然爆发出了一股滔天杀气。

    嗖!

    蓦地,只见一道刺目的血光闪过,染血的衣角瞬间动了,这一次,它主动出击,携着一股藐视万千的盖世帝威,猛然朝着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冲杀了过去。

    吟吟吟!

    血色墓冢之中,望着突然杀来的染血的衣角,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自然不会畏惧,此刻,只听它们齐齐发出一声长吟,随即,各自携带着滔天的威势,齐齐朝着染血的衣角,迎了过去。

    轰轰!

    这一刻,四周,疯狂的巨响了起来,到处破灭连连,刀光、剑影···等等,各种兵器的幻影,密布四方虚空,一股股可怕的湮灭风暴,肆虐诸般。

    嗡嗡!

    血色墓冢之中,染血的衣角,神威万千,威势滔天。

    此刻,只见它一边释放出一道璀璨的红光,护佑着昏死在不远处的羽皇,一边神华绽放,激战着十八道恐怖的杀伐兵器。

    然而,尽管如此,它依然是丝毫不落下风,不仅如此,甚至,它还隐隐的占据着上风。轰轰!

    砰砰!

    血色墓冢之中,青色石棺的上空,染血的衣角与十八道恐怖杀伐兵器,疯狂的碰撞着,厮杀着,杀的难解难分,一股股恐怖的破灭风暴,不断地在它们的激战之处,升腾而起,席卷四方。

    而今,在整个血色墓冢之中,到处都是萦绕湮灭的气息,可怕无比,然而,有一个地方,却是除外···

    那里,正是羽皇如今所在的地方。

    血色墓冢之中,一处被一片璀璨的红光所笼罩的地方,羽皇静静的躺在那里。

    此时此刻的他,已经是陷入了极度的昏迷,完全的失去了一切的感观意识。

    本来啊,按说,如今羽皇的识海之中,应该是一片沉寂才对,可是,事实上却是并非如此。

    此刻,羽皇的识海之中,不但不沉寂,反而很吵,议论声,惊呼声不断···

    因为,在那里,此时,正有着,两个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神秘光点,正是滔滔不绝的议论着什么···

    “嗯?怎么回事?难道,我产生错觉了?为何···为何我竟然感受到了那种令人讨厌的气息。”

    “不是错觉,我也感受到了,那种令人讨厌的气息,确实存在,而且还很浓郁。”

    “什么情况?‘他’现在到底是在哪?为何‘他’的四周,会有如此浓郁的那种气息?”

    “是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按说,那种气息,根本不该出现啊···”

    ···

    羽皇的识海之中,那两道神秘的光点,不断地跳动着,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

    “不好,有危险···”

    这时,突然间,仿佛是发现了什么似得,只见那两道神秘的光点,齐齐一颤,它们惊呼一声,瞬间化作了两道流光,消失在了羽皇的识海之中。

    羽皇的识海之外,血色墓冢之中。

    此刻,正如那两道神秘的光点所说,如今的羽皇,确实正面临的生死存亡的危险。

    因为,此刻,正有着三道恐怖的杀伐兵器,正在飞快地朝着昏迷中的羽皇,斩杀而来。

    原来,刚刚就在那两道神秘的光点,在羽皇的识海之中交流的时候,远处的那十八道,本来在与染血的衣角激战着的杀伐兵器,突然有三道杀伐兵器,摆脱了染血的衣角的纠缠,竟然朝着昏迷中的羽皇杀了过来。

    远处的虚空中,眼见着有三道杀伐兵器,竟然冲向了羽皇,染血的衣角,自是不会无动于衷。

    几乎就在那三道杀伐兵器,冲向羽皇的那一刹那,染血的衣角便是动了,想要去拦阻,可惜啊,他却是根本来不及,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做不到···

    因为,它被其余的十五道杀伐兵器,给死死的拖住了,根本没有办法对着羽皇施救。

    这三道杀伐兵器,个个都是恐怖无比,它们每一个,都是拥有着毁天灭地的力量。此番,若是他们真的击中了羽皇,那么,他断然是没有存活的可能了···

    嗖嗖嗖!

    三道恐怖的杀伐兵器,威势滚滚,杀伐逼人,它们的速度奇快,快速流星一般,飞快地冲向了羽皇。

    五十里,三十里,十里···一里···

    然而,就在这时,就在那三道恐怖的杀伐兵器,快要击在羽皇身上的时候,异变突起。

    哗!

    一阵滔天的璀璨神华,倏然在羽皇身上爆发而出,下一刻,只见一张九彩之色的神秘图卷,以及一个笼罩着银色光华的东西,齐齐出现在了羽皇面前。

    砰砰砰!

    随着,一阵响亮的碰撞声响起,三道恐怖的杀伐兵器,齐齐击在了九彩的神秘图卷之上。

    哗啦!

    这一刻,九彩的神秘图卷,倏然震动了,紧接着,只见一阵璀璨的九彩神光闪过,下一刻,那三道恐怖的杀伐兵器,瞬间被震飞了出去。

    嗡嗡!

    这时,只见那张九彩的神秘图卷一出现,虚空中,正在与十五道恐怖的杀伐兵器,激战着的染血的衣角,突然震动了起来,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嗡鸣声,仿佛是在向神秘的图卷,以及那个完全的笼罩在银色光华中的东西打招呼似得···

    “嗯?是它!竟然是它?它怎么会在这里?”

    “是啊,它···怎么会在这里?而且,竟然还是残缺的?这是怎么回事?这世间,谁能将它打残?”

    “对啊,怎么会这样?”

    ···

    血色的墓冢在,羽皇的旁边,这时仿佛是感受到了染血的衣角,所传来的讯息,只见那个九彩的神秘图卷和那个银色光华缭绕的身影,齐齐一震,同时发出了一道轻微的声音。

    “墓冢?竟然墓冢!原来,我们竟然身在一处墓冢之中,只是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存在的墓冢?为何这里会有如此浓郁的,让人讨厌的气息?还有,那十八道兵器又是谁的?”微微沉凝了下,突然,九彩的神秘图卷之中,倏然传来了一道疑惑的声音。

    “不知道···”闻言,稍稍沉寂了下,随即,那团银色的光华中,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道:“不过,想来它应该知道,等一会,我们去问问它,不久全都明白了吗?”

    “嗯,没错。”神秘的图卷之中的那道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说完,它们瞬间都是沉默了,不再发出任何声音了,开始专心的守在羽皇的身边,保护着他的安全···

    砰砰砰!

    远处,青色石棺的附近,轰响连连,破灭不朽,一股股可怕的破灭风暴,席卷四周。

    染血的衣角,神威无限,之前,它一边护佑着羽皇,一边对抗着十八道恐怖的兵器,尚且居于上风,而今,神秘的图卷出现了,解决了它的后顾之忧,那么,它要对付十八道杀伐兵器,便是更不在话下了。

    嗡嗡!

    虚空中,染血的衣角,血光冲天,神威无限,此时此刻,只见它已经是完全的压制住了十八道杀伐兵器,打的它们连连被退,几乎反抗之力。

    “想不到,真的想不到,无数的岁月过去了,你竟然还有着如此威势,竟然能够完全的压制住朕的兵器,不过,你的威风,也就到此为止了,今日,本帝便来彻底的镇压于你···”这时,就在那十八道杀伐兵器,节节溃败的时候,一道阴冷的声音倏然自青色石棺之中,传了出来。

    “轰!”

    话音一落,青色石棺倏然发出一阵巨响,紧接着,只见一位头戴帝冠,身穿灰色帝袍的伟岸身影,突然自青色石棺之中,显化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