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杀你而来,恐怖帝战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轰隆!

    嗡嗡!

    岁月天河之上,万古时空之中,只见那道银色的帝影一出现,下一刻,整个宇宙天地,都是突然轰动了起来,一时间,无数奥义神光,齐齐垂落苍穹,一条条恐怖的大道神则,绽放神华,苍穹深处,一声声玄奥的大道天音,突起云霄,鸣响古今时空,九天十地,碧落天穹之中,神光蒸腾,神乐阵阵,仙莲齐放,到处弥漫着欢庆之音。

    仿佛间,这是整个宇宙众生,在迎接它们的君主一般···

    哗啦!

    啵啵!

    岁月天河,波澜万千,时空浮沉间,一个个可怕的时光涟漪,散发着逆乱无尽的生灭之光,涤荡世间,一寸光,便是一刹那,一刹那,便是永劫,便是生死无期。

    然而,这些可怕的事物,对于那道银色的帝影来说,似乎根本没有威胁,或许是,它们根本奈何不了他···

    岁月天河之中,银色帝影漠然前行,身形闪烁之间,跨越亿万里的岁月时空,此时此刻,他,仿佛就是岁月时空的主宰者,只见他每踏出一步,岁月之力与时空之力,皆是在他的脚下起伏、浮沉,仿佛是在为他铺路一般,在他身后,无尽的时光飞雨与岁月之花,齐齐飞舞,演化世间诸般。

    一滴雨,便是一片纪元时空,一朵花,便是一段岁月年华。

    啵啵!

    银色的帝影,速度奇快,大步一迈,岁月倒流,时空逆转,一步跨出,便是亿万里的岁月时空,前一秒,他还在无尽远处,然而,下一秒,他却是已然来到了当世,来到了羽皇的身前,仿佛,只是刹那之间,他,便已然跨越了无尽岁月时空,跨越了无尽沧桑,跨越了,万古流年···

    “这,这是什么气息,好强大···”

    “好可怕,好可怕!”

    “天?这是天的气息···”

    ···

    这时,只见那道银色帝影,刚一来到当世,下一刻,整个宇宙的无尽苍生,皆是震惊的叫了起来。

    “砰砰砰!”

    片刻的震惊之后,紧接着,亿亿万天穹之中的无尽众生,皆是齐齐朝着银色帝影所在的方向跪拜了下来,他们一个个匍匐在地,虔诚的膜拜着···

    此时此刻,宇宙诸天之中的无尽众生,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膜拜,他们只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仿佛间,冥冥中有一种神奇的意志,在引导着他们,在指引着他们膜拜。

    而且,最为诡异的事,此刻,他们虽然都是跪了下来,但是,却是没有一个生灵心中生出不满,更没有一个生灵,试图反抗,这种感觉很神奇,仿佛间,他们的跪拜,是理所应当、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

    “浮沉岁月天地乱,万古流年震世间,一曲年华沧桑落,帝路凡尘称绝仙。”岁月天河之上,来到羽皇身前之后,那道银色帝影倏然停了下来,接着,他唇角一动,再次开口了,威严的话语,传响岁月时空,惊动万古苍桑。

    轰!

    这一刻,只听那道银色帝影的声音一落,一股恐怖的流年之力,疯狂的自银色帝影之上狂涌了出来,无尽的流年之气,席卷宇宙诸天,横扫无边,几乎在刹那之间,整片宇宙之中的灰白之气便是荡然无存,一切都是再度恢复了原有之态。

    “嗯?消失了?灰白之气消失了。”

    “恢复了,天地间,再度恢复了原状。”

    “衰亡与腐朽的气息消失了,天地间再现生机了···“

    ···

    感受到,周围的异变,这一刻,那些匍匐在地的诸天生灵,皆是齐齐兴奋的高呼了起来。

    此时此刻,那股压在无尽众生心中的死亡感与恐惧感,瞬间都是被冲散了,仿佛间,给众生一种奇异错觉,似乎,一瞬间,原本崩塌的天,再次被撑了起来,被刚刚的那股‘天’气息,给撑了起来。

    此时,宇宙诸天,亿万天宇之中,一片沸腾,惊喜声,欢庆声,响成一片,无比的喧嚷。

    与宇宙诸天中的情形不同,此刻,岁月天河之中,却是一片沉寂,四周除了哗哗的水声,再无其他。

    哗啦!

    岁月天河,起伏流转,滔天震天,滚滚的岁月浪花之中,但见一道银色的帝影,傲然而立、

    这道银色帝影,长相极为英俊,一头银色的长发,飘舞无边,发丝之间,隐隐有时光在流转,一双漆黑的眸孔,闪烁着生灭之光,眼中,仿佛有无数大世界在浮沉、在流转,一眼生,一眼灭,繁华与衰亡同存,生与死同生。

    静静的立在那里,仿佛他就是世间的主宰,主宰着万古生灭,繁华兴衰;又仿佛是岁月与时空的主宰,任凭岁月几多浮沉,任凭时空几经变换,他,巍然不动,岁月不沾,时空不染。

    “大帝?你竟然是一尊大帝!怎么可能?你···你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岁月天河之上,望着眼前的银色帝影,那道灰袍帝影,眉头一皱,一脸阴沉的道。

    此时此刻,只见他神色凝重,一双灰白之色的眼眸中,满是疑惑与震惊之色。

    “有什么不可能?既然你能够出现在这里?那么朕,自然也是可以出现在这里。”闻言,银色帝影眸光微动,声音冷漠的道。

    “有什么不可能?既然你能够出现在这里?那么朕,自然也是可以出现在这里。”闻言,银色帝影眸光微动,声音冷漠的道。

    “是吗?”听了银色帝影的话,那道灰袍帝影神色一眯,声音冰冷的道:“那,如此说来,你来此是为了阻拦朕的?”

    “不···”闻言,银色帝影眸光一动,注视着灰袍帝影,声音透着漠然的道:“朕来此,是专门来镇杀你的···”

    “镇杀朕?”听了银色帝影的话,那道灰袍帝影神色一冷,倏然狂笑道:“哈哈,狂妄之徒,你是在痴人说梦吗?”

    “哼,是不是痴人说梦?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冷冷的凝视着灰袍帝影,那道银色的帝影,神色当然,声音透着冰冷的道。

    “找死,今日你不来则已,既然来了,那么朕,便将你同那个不该存在的人,一同诛杀!”闻言,灰袍帝影面色一怒,杀气腾腾的道。

    “杀!”

    大吼一声,灰袍帝影大吼一挥,那十八道悬浮在他四周的恐怖兵器,齐齐沸腾而起,个个携着无尽的帝极之力,冲向了那道银色帝影。

    “给朕滚回去!”岁月天河之上,望着突然杀来的十八道恐怖的兵器,银色帝影眸光一冷,突然大喝道。

    嗖嗖!

    这时,只听那银色帝影的话音一落,两道绚烂无比的银色流光,瞬间自银色帝影身上飞出,直接朝着十八道恐怖的兵器,冲了过去。

    砰砰砰!

    一阵滔天巨响传来,双方瞬间撞在了一起,可怕的反震之力,瞬间将双方都是震了回去。

    嗖嗖!

    一击之后,那两道银色的流光,瞬间再次回到了银色帝影的身边,其中,一道落到了银色帝影的脚下,化作了一个银色的飞舟,而另一个则是飞到了银色帝影的手中,化作了一个银色的天轮。

    而这辆银色的器物,不是他物,它们,正是这位银色帝影的永恒帝器,时光之舟以及岁月之轮。

    “诸天皆虚幻,唯逝真永恒,汝等皆是不该存在的人,今日朕便将汝等一起绝杀,受死吧!”岁月天河之中,望着不远处的银色帝影,那道灰袍帝影,面色阴沉,身上帝息滚滚,一股股凌压万代的帝极之光,疯狂的在他周身绽放着,可怕的气息,仿佛可以压塌古今时空。

    “杀!”

    一声大吼传来,灰袍帝影瞬间而动,操控着十八道恐怖的兵器,眼中岁月天河,朝着银色帝影冲杀了过去。

    “受死?无数岁月以来,凡是对朕说出这两个字的生灵,皆是被朕诛杀了,而今,你也不例外,即便你也是大帝!”冷冷的望着冲杀而来的灰袍帝影,那道银色帝影冷喝一声,下一刻,他的身上同样是爆发一股恐怖至极帝极之光。

    “杀!”说完,银色帝影瞬间动了,脚踏时光之舟,手持岁月之轮,瞬间朝着灰袍帝影,冲杀了过去。

    轰轰!

    这一刻,四周疯狂的震荡了起来,到处轰鸣不朽,破灭连连,一道道可怕的帝极之力,横扫无边,可怕的威力,使得岁月天河疯狂的浮沉了起来,一股股恐怖的岁月洪流,涤荡而起,湮灭未来时空。

    此时此刻,幸亏他们是在岁月天河之上激战的,否则,若是的大千世界的话,哪怕他们之间的随手一动,整个大千世界,也就当然无存了。

    哗哗!

    岁月天河之上,巨浪滔天,一片片时光飞雨以及岁月之花,齐现于世,飞舞满世。

    无尽的时光飞雨以及岁月之花,两道无双的帝影,激战不朽,穿梭古往时空,杀的难解难道,他们所过之处,时空倒转,岁月静止,所有的一切,除了岁月天河之外的一切,皆化作了空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