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终于离开,惊闻兽潮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嗯。”听了羽皇的话,娲蛇女皇默默地点了点臻首,道:“你的仙主令,现在还给你···”

    说完,娲蛇女皇纤手一伸,直接将仙主令递到了羽皇的面前。

    微微看了眼面前的禁主令,羽皇伸手就要接过来,可是下一刻,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得,只见就在他的手快要触碰到仙主令的时候,他却是又突然收了回来,摇了摇头,道:“我觉得,这块仙主令还是先放在你这里吧,等到他日,我为你们娲蛇一族解除了极夜沉沦永恒禁之后,你再换回来吧。”

    闻言,娲蛇女皇眉头一动,深深地看了眼羽皇,最终点了点头臻首,淡淡的道:“既然如此,那么本皇就先替你代为保管了,希望你三年之后,可以准时将它拿走,如若不然的话,那么今日你们偷吃我族圣果之事,他日定当再算!”

    “女皇放心,三年之后,羽皇定当不负所望。”闻言,羽皇神色一正,郑重的道。

    说完,微微顿了下,接着,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得,只见他眉头一挑,疑问的道:“对了女皇,有一事,羽皇着实有些不明白,既然你们都中了极夜沉沦永恒禁,按说应该无法收到太阳光的照射,可是,为何刚刚你以及你的那些族人,却是可以出现在了沙漠之上,而且,还能安然无恙?”

    “说到此事,就不得不提起,被你们偷吃了的圣果了。”闻言,娲蛇女皇眉头一蹙,冷冷地瞥了眼羽皇身边的金猪等人。

    虽然,因为羽皇之故,娲蛇女皇已经放过金猪等人了,不过,一提到圣果之事,她的心中还是忍不住一阵愤怒···

    “炫日炎阳果?”听了娲蛇女皇的话,羽皇眉头一凝,情不自禁的与风殇等人对视了一眼,满是疑问的道:“说起炫日炎阳果,我心中倒是也有些疑问,羽皇实在不明白,你们为何如此看重此果,据我说知,此果除了有···”

    说到这里,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只见羽皇神色一变,突然点了点头,一脸恍然的道:“我明白了,原来如此,难怪,你们娲蛇一族能够出现在太阳下,难怪你们如此珍重炫日炎阳果。”

    “嗯?羽皇,你明白什么了?”听了羽皇的话,金猪眉头一皱,一脸不解的道。

    “是啊,你明白什么?”这时,只听金猪的声音一落,风殇等人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此时此刻,只见他们一个个的脸上满是困惑之色。

    一一看了眼风殇等人,羽皇迟疑了下,缓缓地解释道:“炫日炎阳果,乃是至阳之果,其内蕴含着浓郁的太阳之力,服用它,不仅可以增加修炼速度,而且,还可以使服用者暂时免疫太阳的光辉。

    炫日炎阳果的第二个作用,对于一般的生灵来说,几乎没有什么意思,但是,对于受到了极夜沉沦永恒禁迫害的娲蛇一族来说,却是非常的重要···”

    说到这里,羽皇眸光一转,突然看向了娲蛇女皇,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娲蛇一族,之所以会如此看重炫日炎阳果应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因为服用此果之后,它可以帮你们短暂的在太阳下活动。”

    “想不到,堂堂的永恒仙主,居然你对世间之中的奇珍的作用,如此的了解。”听了羽皇的话,娲蛇女皇眼睛一眯,声音淡淡的道:“只不过,你所说的并不完全正确···”

    说到这里,娲蛇女皇稍稍顿了下,缓缓地说道:“炫日炎阳果,可以帮助我娲蛇族人,短暂的出现在阳光之下,这固然是我们珍重它的原因,但是,这却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不是最主要的原因?”闻言,羽皇眉头一皱,询问道:“不知道,那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我族之所以会将炫日炎阳果视为圣果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它对我族族人来说,意味着光明,意味着希望,甚至是意味着信仰,你知道吗?每次服用圣果,我们为的不仅仅是能够在阳光下活动,更是在传达着一种渴望,一种对于光明的渴望···”娲蛇女皇秀眉紧皱,满脸忧愁的说道。

    说至此处,仿佛又想到了什么似得,只见娲蛇女皇美眸一动,不禁又冷冷的看了眼,金猪等人,道:“可是,你们的行为,却是玷污了我族族人的信仰和渴望。”

    “炫日炎阳果,千年开花,千年结果,千年成熟,一次只会结出一个果实,我娲蛇一族共种植一万零八百颗炫日炎阳果树,按说应该可以结出一万零八个才对,可是,这些年来,不知道为何炫日炎阳果树的成熟率越来越低,到如今这一片只成熟了七千多个···”

    说到这里,娲蛇女皇声音一冷,道:“然而,你们一来,却是足足吃掉我们接近六千个圣果,你们可以自己想象一下,若是你们苦苦等待了三千年的果实,结果被别人偷吃绝大部分,你们会如何?”

    闻言,金猪等人尴尬的对视了一眼,都是一阵无言。

    本来,他们心中其实很敌视娲蛇女皇的,因为,她差点要了自己的性命,但是此时,听了她的叙述之后,他们心中不但不生气,反而觉得很愧疚。

    因为,他们心中都知道,若是换作自己的话,肯定也会如娲蛇女皇一般愤怒,甚至比她更愤怒···

    “本皇也不妨实话告诉你们,这次若不是你能够为我们解除极夜沉沦永恒禁的话,你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既便你认识竹以枫,即便你是永恒仙主,也不行···宫殿中,水池旁边,冷冷地扫了眼金猪等人,娲蛇女皇突然冷声道。

    闻言,羽皇眉头一蹙,瞬间陷入了沉默,若是寻常情况,有人对自己说出如此饱含威胁的话,羽皇一定不会轻易罢休,因为,他是一代仙主。

    然而此刻,听了娲蛇女皇的这番话,羽皇却是生不出一丝的怒意,因为,他心中很清楚,此事确实是他们错了···

    此时此刻,他也总算是明白了,之前,在沙漠之上之时,娲蛇女皇以及娲蛇族的女子,为何如此愤怒,为何非要拼了命的想要至自己等人于死地了。

    原来竟是因为金猪他们的举动,触动了她们心中的希望,触动她们心中对于光明的渴望与信仰。

    此刻,羽皇虽然不知道,娲蛇一族对于光明的渴望有多深,但是,既然她们能够将之视为信仰,想来定是极深极深,因为,若非对一个事物与念想,极度专情与渴望的话,如何会成为信仰。

    想到这里,羽皇深深地吸了口气,突然拱了拱手,郑重的道:“女皇,再次说声抱歉,不过你放心,作为报答,也作为补偿,我一定为你们再次寻来光明,让你们可以生活在阳光之下!”

    “希望如此,不然就算你走到天涯海角,本皇业定让你们付出代价···”闻言,娲蛇女皇冷声道。

    闻言,羽皇神色一敛,点了点头,道:“若是真是如此的话,你也不用追到天涯海角,只要守在永恒仙宫便可,因为,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永恒仙域就在那里,我能跑到哪去?”

    说完,羽皇微微一笑,伸手将手中那朵装着源血的七彩炼化交到了娲蛇女皇的手中,道:“给,记得一定要收好它,它是破解禁制的关键,若是它不见了,就算我再厉害,也无法帮助你们了···”

    “这个,不用你提醒···”闻言,娲蛇女皇淡淡的道,说完,只见她纤手一动,一阵白光闪过,瞬间将那朵带着源血的七彩莲花,送到了水池的中心处。

    “好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扰女皇了,已经在这里耽误许多时间了,我们也是时候离开了···”这时,只见娲蛇女皇刚把那朵装着源血的七彩莲花放回水池,羽皇的声音便是响起来了。

    闻言,娲蛇女皇摸摸地点了的头,道:“月之草原与沙漠之间有重结界,你们自己出不去,还是我送你出去吧。”

    说完,不等羽皇等人回话,只见她纤手一挥,一道绚烂的白光闪过,下一刻,羽皇等人便是出现在了沙漠之上。

    “果然出来了,不管怎么说,娲蛇女皇多谢了。”沙漠之上,抬头看了眼四周,羽皇感激的对着娲蛇女皇拱了拱手。

    “谢倒是不必了,不过有件事本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们一下。”微微看了眼羽皇,娲蛇女皇淡淡的道。

    “嗯?不知道是什么事?”闻言,羽皇疑惑的道。

    “据本皇所知,最近,正值荒海兽潮出现之时,你们离去之时,务必小心,不然一旦陷入了兽潮之中,你们绝无活着的可能。”娲蛇女皇声音清冷的道。

    “荒海兽潮?不会吧,这么巧?”闻言,金猪双眼一睁,一脸不可思议你的道。

    “就是这么巧!”冷冷地看了眼金猪,娲蛇女皇美眸一动,豁然看向了金猪。

    “哦哦!”闻言,金猪面色一僵,瞬间低下头,说实话,此刻,他心中确实是怕了娲蛇女皇。

    “娲蛇女皇,多谢告知,我们会小心的···”这时,羽皇突然开口道。

    “走了,祝你们好运,还有,本皇不是担心你们,而是担心你们死了,没人为我族解除禁制···”冷冷的留下一句话,娲蛇女皇瞬间消失了无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