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零二章 自身为引,再次离去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一更,晚点还有两更)

    “没错!我要救她···”羽皇点了点头,声音无比坚定的道:“她是为了我,才被关入离人殿的,我不可能,也不会不管她,无论多难···”

    “无论多难,也都一定要救?”禁制城主眼神一眯,再次确定的问道。

    “没错,无论多难,也都一定要救。此生若不将她救出,我心难安···”羽皇一字一顿,语气无比坚定的道。

    禁天大殿中,听了羽皇的话,禁制城主眉头一皱,瞬间陷入了沉思,片刻后,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得,只见他眸光一动,轻舒了口气道:“吟殇小友,也无需太过着急,据我所知,离人殿,千年一现,一现则是百年的时间,如今,算算时间刚好,等待下次离幻境天开启,你刚好还有一次机会···”

    “真的?”听了禁制城主的话,羽皇面色骤然一喜,声音激动的道:“竹老前辈,此话当真。”

    “当真。”闻言,禁制城主缓缓地点了点头,静静地望着羽皇,一双深邃的眼眸中,倏然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幸亏离人殿存在的时间够长,可以撑到下次离幻境天开启,幸亏如此啊···”羽皇面色欣喜,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说真的,刚刚羽皇心中其实非常的紧张,因为他怕离人殿出现的时间很短,怕等到下次离幻境天再次开启之时,离人殿早已经消失不见了,因为,若是那样的话,他就至少要等上上千年

    的时间,才会再次等到离人殿的出现。

    上千年的时间,对于他来说,无所谓,他完全可以等,但是,她怕风语仙熬不了,毕竟,上千年的孤独与寂寞,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对了···”微微沉凝了下,片刻后,仿佛又想到了什么似得,只见羽皇眼睛一亮,再次问道:“竹老前辈,不知道那离人殿的殿门,可有什么办法打开它?”

    “离人殿的大门?你是说那扇青灰色的古门?”闻言,禁制城主眉头一动,声音凝重的道。

    “没错。”羽皇重重地点了点头,道:“那扇青灰色的大门,十分奇诡,在离幻境天之中的时候,我试了诸多办法,可惜,却是始终无法撼动其丝毫。”

    深深地凝视了会羽皇,随即,禁制城主眼神一眯,缓缓地摇了摇头,道:“那扇大门,你是不可能打的开的···”

    说完,稍稍顿了下,随即,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眸光一动,又连忙补充道:“至少,你现在是打不开的,因为,你的力量还远远不够,不够打开它···”

    “我的力量不够?”闻言,羽皇眉头一皱,询问道:“竹老前辈,不知道,要想打开那扇青灰色的大门,需要什么样的力量?”

    “什么样的力量?”听了羽皇的话,禁制城主神色一敛,瞬间陷入了沉思,片刻后,他眸光一定,道:“据我所知,离人殿上的那扇青灰色的大门的防御力,至少有着主宰五阶的力量···”

    “主宰五阶的力量?”闻言,羽皇血眸一闪,微惊道:“竹老前辈的意思是,必须是修为在主宰五阶以上的修者,才可以打开那扇青灰色的大门?”

    “没错。”禁制城主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难怪,任我如何努力都无法好动其分毫,原来是我的实力,与之相差甚大的缘故。”听了禁制城主的话,羽皇血眸一眯,瞬间陷入了沉默。

    “吟殇小友,还有一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一下。”这时,就在羽皇沉思的时候,禁制城主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嗯?竹老前辈,什么事?”闻言,羽皇神色一凝,询问道。

    “离人殿,从古至今,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而这在这无数岁月以来,其中,所囚困‘离人’之数,不知凡几,你若是想,从离人殿中的无数离人之中,准确找回你的那位朋友,就必须要以你自身为引,以离人之约为媒介,才可以···”禁制城主想了想,正色道。

    “以我自身为引,以离人之约为媒介?”闻言,羽皇眉头一蹙,疑问道:“竹老前辈,此言何意?”

    “说白了,就是你若是想救你的那位朋友的话,就必须要你自己亲自去救?”禁制城主想了想道。

    “我自己去救?其他人都不行?”闻言,羽皇一皱道。

    “不行,必须是你···”禁制城主坚定的摇了摇头,道:“因为,你是离人之约的一部分,只有你去了,你的那位朋友,才会在离人之约的牵引下,自万千离人之中显化在离人殿中,、才有可能被解救出来。”

    “只有我可以?”听了禁制城主的话,羽皇没有一皱,想了想道:“这么说来,我要是想要救出我的那位朋友的话,就必须在百年之内,至少要突破到主宰五阶,否则的话,就无法救出我的朋友了···”

    “没错,正是如此。”禁制城主郑重的点了点头。

    “主宰五阶,主宰五阶,百年之内,必须达到如此修为吗?”听了禁制城主的话,羽皇眼帘一垂,缓缓地陷入了沉默。

    此时此刻,只见他脸色沉重,眉头紧皱,一双血眸的眼眸中,满是凝重之色。

    因为,此刻他的心中没有底···

    主宰之上,每提升一阶,都是极为困难。

    想要在百年之内,由大祖中阶,提升到主宰五阶,谈何容易啊?虽说,羽皇的修炼速度以及天赋都很高,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是没有把握···

    “吟殇小友,我知道,若要让你在百年之内,便突破到主宰五阶,这确实很难,甚至可以说是不可能,不过,眼下也没法了,你若是真想救你的那位朋友,就必须尽快突破到主宰五阶,不然,你的那位朋友,就要多等一千年了···”静静地注视了一会羽皇,随即,禁制城主神色一敛,缓缓地摇了摇头。

    “多等一千年?”听了禁制城主的话,羽皇神色一愣,片刻,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只见他脸色一变,摇头道:“不,不行,绝对不行!我是不会让她,在离人殿中苦等千年的···”

    说到这里,羽皇顿了下,声音坚定的道:“我会做到,我会达到主宰五阶,无论多难,我一定会在百年之内,达到主宰五阶,一定···”

    说完,羽皇眸光一动,倏然对着禁制城主拱了拱手,感谢道:“禁制城主前辈,多谢了,多谢告知我关于离人殿的这些事。”

    “无防,吟殇小友无需客气。”禁制城主摆了摆手道。

    “哦,对了,吟殇小友,在下忽然想起一件事,不知道,可否相问一下?”微微顿了下,随即,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禁制城主神色一敛,突然对着羽皇问道。

    “竹老前辈,请问便是。”羽皇点了点头,正色道。

    “前些时日,无尽千海之上传来的那三声震世兽吼,你应该知道吧。”禁制城主想了想道。

    闻言,羽皇神色微滞,想了想道:“知道,不瞒前辈,当时,晚辈等人正在无尽千海之中。”

    “哦?”禁制城主眼睛一亮,询问道:“吟殇小友,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事?那三声震世兽吼到底是何物发出的?竟然能够轰动整个大千世界。”

    “这个···”闻言,羽皇眉头一皱,瞬间陷入了沉思,片刻后,他缓缓地摇了摇头,有些愧疚的道:“请竹老前辈见谅,晚辈确实知道此事,只是,由于某些原因,晚辈实在不便多说···”

    闻言,禁制城主眼神一眯,思索了下,轻轻地摇了摇头,道:“吟殇小友,无需如此,这事倒是老夫唐突了···”

    说完,稍稍顿了下,随即,禁制城主眉头一动,突然问道:“对了,吟殇小友,不知道你还有问题要问吗?若是有的话,一并问吧,老夫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多谢竹老前辈的美意,只是眼下晚辈没什么要问的了···”羽皇摇了摇头,道:“今次前来,其一是为了感谢竹老前辈之恩,其二则是归还青天一叶,顺便打听下离人殿之事,而今,青天一叶依然归还,离人殿之事也已知晓,眼下,也是晚辈离去的时候了。”

    说完,羽皇脸色一正,拱了拱手,道:“竹老前辈,告辞了,他日有缘再见!”

    “嗯,吟殇小友万望珍重,还是那句话,他日若有困难,尽可来我禁制之城,若是能帮,老夫定不推辞!”禁制城主点了点头,郑重的道。

    “如此,晚辈在此先谢过竹老前辈了,告辞!”

    话音一落,羽皇豁然转身,快步朝着殿外走去了,不多时,便是消失了无踪。

    “禁主大人,之前,您为何要骗他?”禁天大殿中,这时,只见羽皇的身影刚一消失,那个一直站在禁制城主身旁的没有插话的金袍老者,便是突然开口了。

    “你是指离人殿之事?”闻言,禁制城主眼神一眯,淡淡的道。

    “是啊!您明明知道离人殿,每次最多只会存在一天,为何骗他说会存在一百年,还有,您明知道,离人殿的大门是打不开的,他是不可能救出他的朋友的,为何还要骗他说,只要达到主宰五阶就可以打开那扇大门,救出他的朋友?”金袍老者没呕吐紧锁,一脸不解的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