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三十一章 一阶主宰,相安离去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羽!”

    永恒仙宫正门之前,看着突然出现的身影,月仙等女先是一怔,随即,她们面色一喜,齐齐惊呼了出来。此时此刻,只见她们个个美眸大睁,一张张绝美的脸上,满是动人的喜色。

    羽皇,没错,这道突然出现的身影,正是羽皇。

    大千佛域,音佛山下的那个传送阵,连通着梦落仙域的中央界,正好是人皇宗的宗门所在地。

    当日,经传送阵,到达中央界后,羽皇一刻不停的便是朝着永恒仙域了,终于,经过了连续数日的奔波之后,终于在此刻,赶回了永恒仙朝。

    “老大!”

    “羽皇!真的是你···”

    “汪,羽小子,你终于是舍得回来了!”

    ···

    几乎就在帝雪含烟等女的声音落下的同时,小皇等人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声音中满是激动与喜悦之色。

    “仙主大人!”

    “仙主!”

    “属下等拜见仙主,仙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

    这一刻,在场的所有的永恒之人,全都是齐齐跪了下来,口中,连连高呼。

    “都起来吧!”

    转身,快速的扫了眼四周,羽皇摆了摆手,声音威严的道。

    “谢仙主!”

    闻言,乾坤二主等等一众永恒之人,齐齐拜谢一声,随即,纷纷站了起来。

    “羽皇,你终于舍得出来了吗?看来,你果然是很珍爱你的那些红颜,之前,任本皇好说歹说,你就是比之不见,想不到,本皇刚对你的那些红颜,你就立马出现了···”这时,娲蛇女皇突然开口,声音冰冷的道。

    “女皇,你误会了,朕,从来没有逃避之意,更无一丝违背当年的誓言之意。”闻言,羽皇血眸一动,对着娲蛇女皇,郑重的道。

    “哼,是吗?若是如此,那么你为···”冷冷地扫了眼羽皇,娲蛇女皇冷哼一声,刚想说些什么,可是这时,仿佛是发现了什么似得,只见她秀眉一挑,话音突转道:“嗯?你···你的修为,竟然突破到主宰阶了?”

    “什么?”

    “主···主宰阶?”

    ···

    听了娲蛇女皇的话,场中的小皇,帝雪含烟等女,以及所有的永恒之人,先是一怔,随即,他们眼睛一亮,不由得齐齐朝着羽皇的身上,观察了过去。

    只是,这不看还好,这一看,他们所有人,便都是怔住了···

    之前,他们都只是沉浸在了羽皇归来的喜悦之中,根本没有想着,去观察羽皇的修为情况,直到此刻,娲蛇女皇突然说起,他们才恍然发现,只见居然完全看不透羽皇的修为了。

    当然了,这句话指的只是那些主宰阶以下的修者,而至于,那些主宰阶以上的修者,只见是能够发现羽皇的真实修为的。

    然而,虽说那些主宰阶以下的看不透羽皇的修为,但是,他们却也是依然能够确定羽皇的修为,因为,此刻的羽皇,他的身上,在不经意间,总是弥漫着一股淡淡地主宰气息。

    主宰的气息,这是主宰阶修者,所独有的气息,同时,它也是判定一个修者,是否是主宰阶修为的最有效,最准确的手段,因为,修者或许可以骗人,但是,主宰的气息,却是绝对不会骗人的···

    “一阶主宰巅峰的修为,只差一步,就可以突破到二阶主宰了。”这时,人群中,有人突然开口,道出了羽皇此刻的真实修为。

    说话之人,是一位看似六旬的老者,是一位有着主宰八阶修为的恐怖强者,而他的真实身份,乃是帝雪世家的一位先祖。

    一阶主宰巅峰?不错!

    一切正如帝雪世家的那位先祖所言,此刻,羽皇的修为,确实是在一阶主宰巅峰的程度。

    二十年前的那场恐怖的战斗,虽然说是让羽皇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甚至是差点身陨,但是,福祸相依,谁都没有想到,正是由于那场可怕的创伤,让羽皇破而后立,进行了一次极为罕见的蜕变。

    其实,自从被妙音天佛就走了之后,就在羽皇来到音佛山,天籁峰顶的第三个年头中,羽皇的伤便是已经痊愈了。

    只不过,当时的,正处于一种奇异的状态,他的意识,不知道为何,突然陷入了一个神奇的空间之中,使得他,迟迟无法恢复意识,不能醒来。

    而,也正是自那时起,眼见着只见无法醒来,他便是在那个神奇的意识空间中,默默地修炼了起来。

    在意识空间之中修炼,这是羽皇第一次为之,初时,他觉得很不适应,所以,修炼的很慢。

    不过啊,如此情况,并未持续太久,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磨合之后,他便是慢慢地习惯了,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修炼速度,也是变得越来越快了···

    如此以外,直到到了第十个年头。

    经过了数年的修炼积累,终于,在这一年,羽皇的修为从大祖中阶,提升到了大祖巅峰,但是,也就是这一天,羽皇却是突然遇到了瓶颈。

    因为,他的鸿蒙帝皇决,再次到了突破的关头,到了突破第五重的边缘了···

    鸿蒙帝皇决第四重,分别对应着,神明、天主以及大祖三个等级,大祖巅峰对应的正是第四重巅峰。

    所以说,羽皇若要突破到主宰阶,就必须要使鸿蒙帝皇决提升到第五重。

    然而,鸿蒙帝皇决的提升,又岂会是那么容易。

    鸿蒙帝皇决,共分为九重,一重比一重难突破,而且,最主要的是,每次的提升,都必须需要大量的灵气做供给。

    而这,也正是十年前,昏迷中的羽皇,会突然吞噬大量的灵气,并且,最终化为了一个九彩大茧的根本原因,因为,那时,正是羽皇在全力冲击着鸿蒙帝皇决第五重的屏障。

    只不过,让羽皇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他这次冲关,竟然足足用去了十年的时间,才堪堪冲破第五重的屏障,成功地达到了鸿蒙帝皇决的第五重之境的初期。

    那这个阶段,正好是对应着羽皇如今的修为境界——一阶主宰巅峰。

    “羽皇,原来你真的是在骗本皇,原来这些年来,你真的是在永恒仙朝之中,你跟没有受伤,原来,你们之前所说的一切,全部都是谎言!”怔怔地注视了一眼,这一刻,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娲蛇女皇俏脸一寒,一双绝美的眼眸中,倏然布满了浓浓的怒色与杀意。

    “女皇,何出此言?为何,你一口咬定,是朕在骗你?”闻言,羽皇眉头一皱,疑问道。

    “如今,这一切还不明显吗?若是你真的重伤昏迷在外的话,那么你,又怎么可能在短短地二十年内,突破到主宰阶?”冷冷地望着羽皇,娲蛇女皇面色冰冷的质问道。

    “说真的,这个问题,我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你,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那就是,在我昏迷的这二十年中,我不仅仅是在疗伤,同时,也在默默地修炼。”闻言,羽皇眉头一皱,想了想道。

    “嗯?”听了羽皇的话,娲蛇女皇秀眉一挑,声音有些惊讶的道:“你的意思是,你在昏迷中依然可以修炼?这怎么可能?”

    事实上,此刻,不仅是娲蛇女皇震惊,场中的其他修者的心中,也是非常的震惊。

    昏迷中还能修炼,如此此事,简直是闻所未闻!

    “这件事,虽然听起来很是让人不可思议,但是,这却是事实!”深深地看了眼娲蛇女皇,羽皇脸色一正,郑重的道。

    说完,稍稍顿了下,羽皇轻舒了口气,突然再次开口,道:“女皇,总之不管怎么说,当初的三年之约,确实是羽皇违背了誓约,是我对不住你,对不住你们的族人,不过,请你们放心,如今,既然我已回来,那么,我就一定会去履行当年的誓言···”

    说到这里,羽皇一顿,随即,又连忙补充转,道:“而且,为了弥补爽约之事,我愿意为你做出相应的补偿!”

    “补偿就不必了,眼下,本皇所关心的事,是你打算何时去履行你的誓言!”听了羽皇的话,娲蛇女皇的面色稍微好了一些,不过,依然是满脸的冷色,依然是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这个···”闻言,羽皇眉头一皱,想了想道:“匆匆二十年而过,眼下有些事,需要了解一下,三天,给我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我必当启程前去为你族解除灾厄!”

    “真的?这次,你确定不会又要拖很久吧?”闻言,娲蛇女皇美眸一转,一脸怀疑的看着羽皇。

    “呃···”羽皇脸色一滞,随即,苦笑一声道:“若是,女皇实在放心不下,大可先在我永恒仙朝之中住下,待三日之后,我们一同出发便是。”

    “住下?”闻言,娲蛇女皇美眸微动,淡淡地瞥了眼永恒仙宫,道:“本皇没兴趣,也不想住在这里···”

    “这是我族秘宝,利用它,只需三日便可到达我族。”说着,娲蛇女皇随手取出一件闪着月白色光华的铃铛,丢到了羽皇的手中。

    “记住,十日之后,若是不见你出现的话,到时,一切,不会再如今日这般了···”冷冷地留下一句话,紧接着,只见一阵月白色光华闪过,下一刻,娲蛇女皇便是消失了无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