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三十七章 最大的希望,破禁(三更求月票)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迟来的三更,由于上班,所以更得晚了,不过,最终还是完成了···此外,求支持,求月票!《帝临》第一次冲月票榜,望各位读者朋友,给予点支持,染墨感激不尽!谢谢了,···)

    “整整昏迷了二十年,那种禁制之法,你真的有时间学吗?”娲蛇女皇美眸微凝,紧紧地盯着羽皇问道。

    “刷!”

    月之,小皇和寻古先是一怔,随即,齐齐将目光转向了羽皇,两双眼睛之中,满是询问之色。

    是啊,二十年中,羽皇一直在昏迷之中,他真的学会了那种禁法了吗?

    之前,他们都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直到此刻,娲蛇女皇提到,他们才恍然想到。

    此刻,小皇和寻古心中,都是不禁一直犯嘀咕,心中有些好奇,有些紧张,有些期待···

    “放心吧,你们的担心,完全是没有必要的···”微微扫了眼小皇以及娲蛇女皇等人,羽皇摇了摇头,微笑道:“我既然来到了这里,自然就是有着十足的把握,不然,我来这里干嘛?”

    “汪,羽小子,这二十年中你可是一直在昏迷中啊,你真的有时间领会那种禁制之法吗?”听了羽皇的话,寻古耳朵一竖,一脸惊讶的道。

    “是啊老大,你真的掌握那种禁法了吗?”这时,小皇突然开口,确认道。

    “自然是真的···”微微看了眼小皇和寻古一眼,羽皇肯定的点了点头,道:“你们忘了我之前说的话了吗?其实,我的意思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恢复过来了,只不过,由于某种原因,我的意思一直没有复苏而已···”

    说到这里,羽皇顿了顿,随即,血眸一转,看向了前方的娲蛇女皇,又继续道:“在我昏迷的二十年中,从未忘记过,与女皇的约定,所以,在我的意识恢复之后,我便在修炼之余,同时也在研习着永恒无边不朽禁,二十年间,虽然,我研习此禁制之法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却也足以让我完全的掌握它了···”

    “原来如此!”闻言,寻古和小皇两人,对视了一眼,齐齐点了点头,原本悬着的心,不由地都是放了下来。

    “好。”旁边,听了羽皇的话后,娲蛇女皇美眸一亮,声音中透着丝丝激动的道:“既然如此,羽皇,那么我们便开始吧。”

    “没问题,女皇,请带路吧!”闻言,羽皇淡淡地点了点头,道。

    “嗯。”娲蛇女皇臻首微点。

    说完,她豁然转身,抬步就要离去,可就,就在这时,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她身形一滞,刚刚抬起的脚步,不由地再次放了下来,一脸疑惑的对着羽皇问道:“对了,你好像还没说,去哪里解禁呢?”

    “哦···”闻言,羽皇神色一慌,拍了拍头,道:“忘了说了,解禁关键,就在你们族中那滴源血,所以现在,我们先去放置源血的地方。”

    “嗯,知道了,我们走吧!”娲蛇女皇轻轻地点了点臻首。

    说完,她莲步一迈,带着羽皇快速地朝着月之草原的深处走去了···

    时间不长,大约半个钟之后。

    在娲蛇女皇的带领下,羽皇等人便是已然来到了一座月白色的宫殿之中。这座宫殿,造型极为古朴,在宫殿的中心处,有一个圆形的水池,水池之中,种植着许多七彩之色的莲花。

    这里,正是羽皇曾经来过的那座宫殿,那座存放着娲蛇一族源血的宫殿,而那滴源血,正是存在水池中心处的那朵最大的七彩莲花之中。

    “那个人类,真的可以解除我们的禁制诅咒吗?”

    “许多年前,我们族中而是来了一个人类,可是最终,他是无功而返,未能解除我的灾厄,就是不知道,这次这个人类,会不会成功?”

    “不清楚,不过,他是女皇找来的人,想来应该可以吧。”

    “多少年了,一直生活在黑暗之中,都快忘记了光明的样子了,真的希望,那个人类可以成功,可以成功的为我们解除那个可怕的禁制诅咒···”

    “会的,一定会的,听女皇说,这个人类,知晓我们所中的那个禁制诅咒,还说这个人类,是我们族最大的希望!”

    “嗯,希望如此,希望他可以成功,希望他不要让我们再次失望···”

    ···

    宫殿之外,人影密布,此刻,正有无数身影齐齐聚集于此,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各处熙攘一片,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个不停,很是吵杂。

    这些人影,皆是闻讯聚集而来的娲蛇族人。

    多少年了,再次迎来一次重见光明的希望,那些娲蛇族人,如何还能坐得住,故而,自从听到羽皇到来的消息,所有的娲蛇族人,瞬间都是放下的手中的事,齐齐聚集了过来,他们想要看看羽皇,看看他们的女皇陛下,所说的那个最大的希望,是否真的可以解除他们的灾厄。

    此刻,只见他们一个个眼睛大睁,纷纷伸长着脖子,不断地朝着宫殿之外望去,准确来说,应该是朝着宫殿之内的羽皇等望去,一双双明亮的眼眸中,满是期待与紧张之色。

    宫殿之内,一片安静。

    此时此刻,虽然身处内殿之中,但是,羽皇等人却是依然可以清楚地听到外面的议论声,吵杂声···

    “外面似乎很是热闹,想必,此刻你的族人,都是聚集到了此地了吧?”宫殿之中,水池旁边,听着外面不断传来的吵杂声,羽皇血眸微动,瞥了眼大殿入口的方向,对着娲蛇女皇轻问道。

    闻言,娲蛇女皇眸光一动,转身看了眼殿门的方向,默默地点了点臻首,声音有些低沉的道:“应该是吧,这么多年了,如今见到了重见光明的希望,族人们自是无法呆得住···”

    说到这里,娲蛇女皇秀眉一扬,看着羽皇道:“怎么?是不是我的族人,吵到你了,若是这样的话,我可以让他们先散去···”

    “不必了···”闻言,羽皇摆了摆手,摇头道:“正如你所说,期盼了这么多年,如今看到了希望,他们如何呆得住,所以,还是别遣散他们了,就让他们在外面等着吧···”

    “可是,这样真的不会打扰到你?”娲蛇女皇美眸一凝,静静地盯着羽皇道。

    “放心吧,虽然多少会影响一些,但是无妨!所以,就让他们呆在那里吧···”羽皇摆了摆手,道。

    “羽皇,谢谢你的理解,多谢···”闻言,娲蛇女皇脸色一正,真心的道。

    “娲蛇女皇无需客气,我们开始吧!”听了娲蛇女皇的话,羽皇摇头一笑,不以为意的道。

    “嗯!”闻言,娲蛇女皇郑重的点了点头,道:“羽皇,源血就在那里,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做?”

    “源血,是这一切的根本所在,要想解除你们族人的禁制,就必须先从源血入手,所以,首先,你先将源血取出来,我来先解除源血之上的极夜沉沦永恒禁禁制···”羽皇想了想道。

    “嗯。”闻言,娲蛇女皇点了点臻首,随即,她纤手一伸,瞬间将位于水池中心处的那朵七彩莲花,摄了过来,直接交到了羽皇的手中。

    “好,现在你们先退开一些吧。”接过源血之后,羽皇点了点头,对着身边的娲蛇女皇以及小皇和寻古道。

    嗖嗖!

    闻言,小皇他们丝毫不迟疑,纷纷朝着四周散去,直到距离羽皇数十米开外,才停了下来。

    “羽皇,你···你真的可以吗?你···真的有把握解除那个金猪?”这时,就在羽皇刚要动手的时候,娲蛇女皇面色一紧,突然开口了,不知道是由于紧张还是激动,说话的声音,都是变得颤动了起来。

    “放心吧!”闻言,羽皇郑重的点了点头,对着娲蛇女皇安慰道:“我既然说过,能够为你解除这个禁制,就一定会做到,毕竟,君无戏言!”

    说完,羽皇血眸一闪,瞬间收回了目光,转而看向了手中的七彩莲花,看向了七彩莲花之中的那团,闪烁着奇异光华的源血,接着,只见他右手一动,瞬间源血取出,使之悬浮在了眼前。

    宫殿之内,水池之旁。

    静静地凝视了一会源血,羽皇深吸了口气,随即,他脸色一正,双手瞬间动了起来。

    哗哗!

    随着,羽皇手印的落下,一瞬间,那团静止沉寂的源血,倏然震颤了起来,紧接着,随着羽皇手势的不断变换,一道又一道闪烁着诡异之色的华光,不断地自源血之上亮起了,继而消散开来···

    时间匆匆,转瞬即消。

    不知不觉间,三天的时间,匆匆而过。

    此时此刻,宫殿之外的吵杂变得更加响了,三天了,三天未有结果,此刻,殿外的那些娲蛇女皇,可谓是个个心急如焚,坐立难安。

    宫殿中,羽皇依旧守在源血面前,面色凝重,不断地打出一道道玄妙的手印。

    哗哗!

    源血之上,华光浮动,随着羽皇手势的不断变换,一道道奇异之光,纷纷涌出,刹那即灭。

    如此情况,不知不觉间,又是持续了一天。

    直到第四天的时候,一切,才终于发生了改变!

    “给我破!”

    哗!

    就在这一天,这一刻,随着羽皇一声大吼,以及最后一道手印的落下,那团源血之上,倏然爆发一股漆黑如墨的光华!

    浓郁的黑光,几乎在一瞬间,便是羽皇以及源血笼罩了起来。

    然而,这道漆黑的光华,虽然浓郁,但是,它出现的快,消失的也快,仅仅只是数秒的功夫,便是全部消失开来,再次显化出了源血以及羽皇的身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