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古来传言,古今亦如是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妖腾仙域,杀戮满世。

    无数妖族大军之中,一条铺满了尸骨的鲜红血路,曲折蜿蜒,延伸至远方,不知其有多长···

    血路尽头,羽皇安然而立,周身杀气如虹,浑身浴血,宛如一位盖世的杀神,凶焰滔天。

    “杀啊!”

    某一时刻,随着一声大吼传来,羽皇再次动了,冲向了前方,此刻,他一心三用,一边操控着浮沉石棺,横冲而起,扫平前方障碍,一边又控制着九天玄黄鼎,沸腾流转,护佑他以及他身后的小皇。

    与此同时,另一边,他的双手同样也在挥动,左手化拳,横击八方,右手持枪,屠戮万千···

    “砰砰砰!”

    “杀啊!”

    “啊啊啊!”

    ···

    天地间,一阵吵杂,吼声不断,其中有杀吼声,也有绝望惨嚎声,更有身躯爆炸的声音···总之,很是驳杂,各种声音交杂而起,共同组成了一曲惨烈之音。

    “哗哗哗!”

    漫天的血雨,飘落而下,久久不停,染红了大地,映红了长空、苍穹,到处血气弥漫,天地间,激荡着一股股难以言喻惨烈之气。

    然而,对于这一切种种,羽皇却是全都是视若无睹。

    沐浴着漫天的血雨,羽皇漠然前行,双手机械一般的挥动,横杀四方敌,脚踩玄妙步伐,快速的在无数妖族大军之中前行着,一步便是千米之遥,每一步落下,必有上千位妖族大军身死,每一步起伏间,必是血色翻腾,血雨漂泊···

    血路,依旧在延伸着,随着羽皇脚步的起落,快速的朝着远方延伸而去。

    “杀啊!”

    “给他拼了!”

    ···

    无数妖族大军,怒吼连连,一个个的宛如疯狂了一般,他们边杀边进,紧紧地跟随着在羽皇的四周,羽皇每前进一千米,他们必跟进一千米···

    渐渐地,随着羽皇的逐渐远去,他们的身影亦是渐行渐远,杀吼声也是变得模糊了起来,直至最后,完全听不到他们的声音,而他们的身影也是彻底消失,再也看不到。

    至此,天地间,唯于一条血路,静静地横陈在那里,惨烈而枯寂,像是一个证据一般,证明着此间,曾有过一场恐怖的杀伐。

    飘零血雨满世沉,血路尽头有一人。

    而,也正是有着这么一人的存在,此时的血路,依旧在延伸···

    黑白交替,斗转星移,转眼间,又是两天的时间,匆匆而过。

    空风界,这里,正是如今羽皇所在的界域。

    时至如今,羽皇早已不是记不得,这里是他走过的第多少个域界了,也不知道,这里距离混乱古域,还有多远。

    但是啊,有一点,他心中却是非常的清楚,那就是,他的路还没有走完,杀伐,也并没有停止,依然还需要继续···

    空风界,无数妖族大军之中,羽皇持枪而立,此刻,他的情况很是不好,衣衫早已凌乱,身上伤痕累累,脸色一片惨白,原本一头红白相间的长发,此刻,早已是被鲜红,全部染红,其中有他自己的鲜血,也有妖族修者的鲜血。

    连续杀伐了七天七夜,即便是羽皇的实力很强,即便是他拥有着天苍战法,但是,依旧是会感觉到累,感觉到疲惫,而这种累,不是身体上累,而是心里与精神上的疲惫。

    因为,天苍战法,只是可以助羽皇体力始终保持巅峰之态,让他身体上不累而已,但是却不能让羽皇的心里与精神上,始终保持巅峰。

    而羽皇身上的那些伤痕,正是在他精神恍惚,无法集中之时,被四周的妖族大军有机可乘,所留下的···

    “老大,是你吗?真的是你吗?”这个时候,小皇不知何时突然有了意识,睁开迷茫的眼睛,望着眼前的背影,喃喃呓语。

    “是我,我来带你回家!”羽皇回首,挤出一丝笑容道。

    “好熟悉,在你背上的感觉好熟悉,好熟悉,好像曾经在某个时候,曾发生过一样,真的好熟悉,老大你说,我们曾经是不是见过,曾经,在某个时代,你是不是,就像今日这般,曾经背着我,走过好远好远的路···”小皇眉头微蹙,无比的迷茫的道,此刻,他的双眼已是再次闭了起来,如今,他也只是有了一丝模糊的意识而已,一双沉重的双眼,只是睁开了一瞬间,便是又忍不住合上了。

    “或许吧,或许我们曾经真的见过,也或许曾经,我真的背过你走过好远的路,但是,不管是真是假,这一次,我都是会背着你走下去···”羽皇微微点头,声音无比坚定的道。

    “现在,你先别说话,好好休息,我带你回家!”

    说完,羽皇脸色一正,强忍着精神与心中的疲倦,再次上路,一步一血,一步千杀的朝着前方,冲杀了过去···

    “杀啊!”

    ···

    天地间,杀吼震天,伴随着漫天的血雨,侵染着无尽的血色,羽皇再次远去,渐行渐远···

    啵!

    羽皇等人身后,那片原本平静的虚空中,倏然泛起了一阵涟漪,紧接着,一道白色的身影,突兀而现。

    此刻,若是被妖腾仙域的将士们看到,有人竟然可以无视禁空限制,悬浮在空中的话,他们一定会大吃所惊。因为,据他们所知,当今世上,除了皇极境强者之外,根本无人可以无视此禁。

    不过啊,虽说如此,虽说这个白色的身影可以悬浮在空中,但是,他却并不是皇极境强者,他,乃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他正是风吟轻寒。

    “难道···难道那个古老的传言,竟然是真的!那条···横跨了无尽时空的白骨血路,真的是他留下的?真的是他,为了救他的一个兄弟,独自一人,杀伐无尽时空···而留下的···”虚空中,怔怔地望着羽皇身后的那条鲜红血路,风吟轻寒瞳孔微缩,满脸的惊震。

    “一条贯穿的古今的天路,一个无穷岁月以来不解的秘,一个连接过去与未来的岁月古道,一条,曾经沾染过帝与皇鲜红的通天帝路,原来竟然是这样形成的,原来那个传言,竟然全都是真的···”风吟轻寒面色巨变,一双深邃地的眼眸中,满是震惊与不可思议。

    自从,风吟轻寒出道以来,无论是遇到什么事,他都是一副淡然与从容,然而,如今,他却是失态了。

    而这一切,只因一个古老的传说,只因,他见证了一个困扰了世间无尽岁月的谜底。

    “苍穹血路时空引,恒古不改帝皇情。看来此言一点不错,无论身处哪个时代,无论你为何人?你,依然是你,时空会变,身份也会变,但是,你的性情,却始终如一,当年如是,今生亦如是,而眼前的这条血路,正是证明,因为,它的存在与缘由,恰如曾经的那条路一般···”微微沉凝了下,风吟轻寒开口,悠悠自语。

    说完,稍稍顿了下,随即,他又将目光,移向了羽皇身后的小皇身上,口中喃喃自语道:

    “真灵九转,真魂复位,如今,它依然复苏,此战之后,怕是,整个大千世界很快就要发生大变化了吧···”

    “啵!”

    话音一落,但见一道白光闪过,风吟轻寒瞬间消失了无踪。

    “这···这是真的吗?我是眼花了吗?”

    “恐怖,实在是太恐怖了?这···这位永恒仙主他真的是人吗?”

    “不,他不是人,他是魔神,不,他不是魔神,魔神恐怕也没有他这么可怕!”

    “七天七夜了,整个七天七夜了,整整两个兵团的大军,竟然都是没有挡住他的步伐?难道,他真的不会累吗?”

    ···

    妖腾仙域之外,望着不断地在无数妖族大军之中,疯狂冲杀的羽皇,无数修者疯狂惊呼,满脸的震惊与惊骇。

    他们,本来是为了观看妖域中心之地的那场混战而来的,然而,此刻,他们却是全都是被羽皇这边的战斗,给吸引了过来。

    时间流转,转眼间又是一天,匆匆而过。

    “杀!”

    妖腾仙域,杀吼阵阵,杀戮依旧在进行着。

    无数的妖族大军之中,一口染血的石棺,一个染血的身影,快速穿行,其所过之处,惨嚎不断,血雨漫天···

    此刻,这些鲜血,有妖族修者,也有羽皇的。

    时至如今,他的身上,依然是再次多了许多深深地伤口。

    妖族大军的人数要太多了,仿佛杀不完一般,连续征战了八日,妖族的大军依然是密密麻麻,层出不穷。

    如今,他的精神更加恍惚了,心神几乎疲惫到了极点,好几次都是忍不住要倒下,不过,他却是依旧在死撑。

    撕拉!

    突然,一道锋锐的刀光袭来,由于躲闪不及,瞬间击在了羽皇的左肩之上,留下了一道,深深地伤痕,鲜血哗哗直流。

    “老大,放下我吧,不然,你根本走不掉,他们人太多了···”这时,似乎是被周围的嘈杂惊醒了,小皇眉头一皱,突然再次睁开了双眼。

    “说什么胡话?来时,我曾答应过你姐姐,一定会救你出去,那么,我便一定会做到···”羽皇狠狠地摇了摇头,长枪挥舞,一边前进,一边说道。

    “可是···”闻言,小皇刚想再说些什么,可是,话还没有说完,他便是再次陷入昏迷了,他受的伤太重了。

    “小皇,好好休息吧,相信我,我一定会带你出去的,相信我,等你再次醒来,我们定然已经离开这里了···”转身,微微看了眼小皇,羽皇神色凝重,满脸坚定的道。

    “杀啊!”

    言罢,羽皇狂吼一声,强自打起精神,再次提速,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有书友说,救一个人花了好久了,为啥还不完,我想说,快了,快了,下张就结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