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不入离人,不知离分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永恒仙主,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执着,因为这根本就是徒劳的···”禁天大殿之中,禁制城主摇头,一脸的无奈之色。

    “嗯?竹老前辈,您何出此言?为何说是徒劳的?”羽皇皱眉,一脸的疑惑。

    “因为,你是不可能成功的,就算你真的能找到离人殿,那你也找不回你的那位朋友···”禁制城主无奈一叹,摇头道。

    “为什么?你不是说只要修为达到主宰五阶就可以打开离人殿的大门吗?既是能够打开离人殿的大门,那为何又会找不到我的朋友?”羽皇血眸大睁,一脸的震惊。

    “很抱歉,同样是因为,我骗了你···”深深地看了眼羽皇,禁制城主长叹一声,道:“主宰五阶的修为,是不可能打开离人大殿的···”

    “什么!”闻言,羽皇脸色一变,惊问道:“你是说,主宰五阶的修为,依然无法打开离人大殿?”

    “没错,打不开···”禁制城主默默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骗我?”羽皇皱眉,一脸落幕的道。

    禁制城主脸色凝重,声音沉重的道:“因为,我想帮你,不想你过于自责与愧疚,更不想,你因当年之事,执念成心魔···”

    说到这里,禁制城主话音一顿,摇头苦笑道:“永恒仙主,你知道吗?当年,我之所以告诉你,主宰五阶之时,可以打开离人大殿,其实,只是想要给你一个希望而已,拖延下时间而已

    ,同时,也希望时间的流逝,可以淡化一些你心中的对于你朋友的愧疚与自责。”

    “淡化?”听到此处,羽皇苦笑,满脸痛苦的道:“如何能够淡化?你知道吗?这百年来,我疯狂的修炼,努力的提升修为,不为其他,为的,只是想要待离幻境天下一次开启之时,打开离人大殿,救回我的那位朋友啊,我只是想救她,我不想让她继续一个人,孤独的被锁在离人大殿之中···”

    “只是,不忘记又能如何?自离人大殿出现以来,无数岁月间,从来没有谁能够打开它,更没有谁能够从其中去而复还。”禁制城主眼帘低垂,一脸的无奈之色。

    “没有别的办法了?当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羽皇再次问道,他心中有所不甘,这种结果让他实在无法接受。

    “这个···”闻言,禁制城主眉头微蹙,迟疑了下,摇头道:“办法吗?或许是有一个,只不过,那种可能性太渺茫了,有等于无,不提也罢···”

    “什么办法?还请竹老前辈明示···”羽皇血眸一亮,连忙问道,此番,听了禁制城主之言,他的心中忽然生出了一丝希望。

    “那个办法···”深深地看了眼羽皇,禁制城主犹疑了下,最终点了点头,道:“也罢,也罢,告诉你也无妨···”

    说到这里,禁制城主脸色一震,突然对着四周的属下,摆了摆手,道:“你们都先下去吧。”

    “是,禁主大人,属下等告退。”闻言,原来经理在四周的一些仆人,齐齐对着禁制城主行了一礼,恭敬的道。

    说完,他们立时转身,齐齐朝着殿外走去了···

    “永恒仙主,不知道,你是否知道那离人大殿的具体来历?”见四下的仆人皆已然消失,禁制城主突然开口,肚对着羽皇询问道。

    “离人大殿的来历?”闻言,羽皇微微一怔,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不清楚···”

    说到这里,羽皇稍稍顿了下,又继续道:“自从当年,从离人大殿之中出来之后,我虽然是查了许多古老的典籍,也调查很长时间,但是,可惜的是,至今仍然未有所获,眼下,我对于离人大殿的了解,仍然是当年,从前辈您这里听到的···”

    微微看了眼羽皇,禁制城主眯了眯眼道:“离人大殿,古老极致,它所存在的时间,甚至是可以追溯到百千时代之前,虽然,它也曾多次现世,但是,它太过神秘了,世人唯一知晓的,也只是它千年一现,每次只是存在一天而已···”

    说至此处,禁制城主话音骤然一转,道:“不过,这些也只是对于世间其他生灵而言,并不包括我们历代的禁制城主,因为,我们历届的禁制城主不仅知道它出现与消失的时间,更是知道它的来历···”

    “嗯?您知道离人大殿的来历?”闻言,羽皇面色一喜,激动的道:“竹老前辈,还请告知,那离人大殿究竟是何来历?”

    “永恒仙主,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大帝’的存在?”闻言,禁制城主不答反问道。

    “‘大帝’?”听到这里,羽皇身躯一颤,瞬间怔在了那里,血眸大睁,怔怔失神,心中满是震惊与难以置信。

    大帝的存在,羽皇自然是知道的。

    不仅如此,他还见到过两位那样的存在,一次是在仙遗密境之中,梦回苍古之时见到的那位苍古大帝,而另一次,则是有些奇妙,那一次是在青色墓冢之中,在一个血色的坟墓之内,他是在梦中见到的。

    然而,虽然是在梦中见到的,但是,对于那个在梦中的身影,他却是记得无比的清晰,甚至是比对苍古大帝的印象还要深。、

    岁月天河,起伏奔腾,一位周围缭绕着时空与岁月古气的银色帝影,傲然前行,踏行于时空与岁月之间,他仿佛就像是时空与岁月的主宰着,主宰者万古流年,一步一流转,一步一时空···

    时至如今,虽然过去了一百多年,但是,他却是依旧清楚的记得,当年梦中的场景,清楚的记得那个脚踏时光之舟、手持岁月之轮伟岸身影,也记得他之名,为流年大帝,更记得,在最后之时,他曾说的一些话···

    他在等人,他们都在等一个人,等一个被他们成为‘尊帝’的人···

    “我知道,听说过···”静静地沉默了一会,羽皇开口,长舒了口气道。

    “听说过?”闻言,禁制城主眼睛一亮,眼眸中倏然闪过一抹惊色。

    本来,他只是随口一问,不曾想,羽皇竟然真的听说过。

    不过啊,这抹惊色,并未存在多久,仅仅只是一刹那,便是被禁制城主敛去了,继续道:“既然你知道,那就好说了···”

    说到这里,禁制城主面色一正,郑重的道:“其实啊,那座神秘的离人大殿,它,正是起源于一位大帝。”

    “什么?”闻言,羽皇双眼一睁,满脸震惊的道:“离人大殿,竟然,竟然起源于一位大帝?”

    “没错。”禁制城主郑重的点了点头,道:“离人大殿它真正的主人,正是一位传说中的大帝。”

    “是谁?哪位大帝?”羽皇诧异,怔怔地问道。

    “离人大帝!”禁制城主一字一顿的道。

    “离···离人?离人大帝!”羽皇失声,一双血眸满是震惊之色。

    “是啊,正是离人大帝,而这也是离人殿之名的由来!”禁制城主缓缓地点了点头,一阵唏嘘。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既然它是大帝之物,为何会流转于世间?为何它没有追随在离人大帝身边?”羽皇质疑,满脸的不解,因为,据他所知,凡大帝之物,皆有灵性,根本不可能分其主分开。

    “不知道···”闻言,禁制城主摇头一叹,道:“没有谁知道离人大殿,为何会流转于世间?也没有谁知道,它为何它没有追随在离人大帝身边?”

    说至此处,禁制城主顿了下,随即他话音一转,道:“不过,在我禁制之城的一些古老典籍上,却是记载着一个传言···”

    “传言?”羽皇眉头一蹙,疑问道:“什么传言?”

    禁制城主迟疑了下,缓缓地开口道。“传言,离人大殿它,之所以会不断地浮沉于时空岁月之中,之所以会不断地流转于世间之中,其实是为了寻找一个人,一个有缘之人?”

    说到这里,禁制城主目光一凝,盯着羽皇,继续道:“世间众生,皆有其缘法,若非有缘,根本不可能遇见,更不会跨越无数时空相会。”

    “嗯?”闻言,羽皇面露诧异,微微呆愣了下,继而他面色一变,惊声道:“竹老前辈,如你所说,我的那位朋友,她,正是离人大殿所要寻找的一位的有缘之人?”

    “没错,正是如此。”禁制城主重重的点头,肯定的道。

    “只是,既然如此,那为何要分离?难不成,所有和离人大殿有缘的人,必定要生生分离吗?”羽皇眉头紧蹙,满是不解的道。

    “确实如此。”禁制城主苦笑一声,轻舒了口气道:“永恒仙主,不知道你是否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羽皇面带疑惑。

    “不入离人,不知离分,一入离人,不见归人,一朝踏入离人殿,生生世世永不见···”禁制城主一字一顿的道。

    “为何?这是为何?为何要如此?”羽皇摇头,一脸的不解,他不明白,为何进入离人殿,就要注定分离。

    “为何?这一切,都只因离人大帝···”禁制城主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因为离人大帝?”闻言,羽皇一怔,好奇的道:“竹老前辈,你知道离人大帝的事迹吗?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