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一拳轰爆,震惊全场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ps:感谢书友32683558的打赏,嗷嗷。发一波推书贴:强烈推荐一部女频佳作:《豪门阔少:穷追逃妻》嘿嘿,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哦····)

    砰砰砰!

    一声巨响传来,白色的拳影倏然而至,可怕的威力,刹那间,荡灭了司冥打出的数百道魔拳,并且它去势不减,继续朝前,最终就在司冥惊恐的目光,狠狠地轰在了他的身上。

    “什么?你···”

    砰!

    一击落下,司冥顿时面如土色,死死的盯着那位青年男子,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惜,还没有等他说完后,随着一声轰鸣传来,他的身体顿时爆炸了开来,化为了一片血雨。

    嘶!

    这一刻,在场的诸位修者,无论是混乱古域之外的那些看戏的修者,还是在场中奋力厮杀的各方修者,全都是倏然陷入了呆滞,一个个的皆是狂吸冷气。

    四周,一片死寂,几乎一丝声音,怔怔地望着半空中的那道青色的身影,一个个的双眼大睁,嘴巴大张,一双双明亮的眼眸中,满是惊恐与难以置信之色。

    他们都是太震惊了,简直是震惊的无以复加。

    司冥,那是什么存在?

    他可是大千魔域魇魔神朝之中曾经的司冥之主啊,一身修为以及达到了主宰九阶的高度,战力非常强大。

    然而,就是如此强大的一个存在,而今,却是被人给绝杀了···

    一拳,仅仅只是一拳而已,便是被人给彻底的轰杀了。

    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修者的目光,全都是在盯着那道身穿青衫的青年男子,眼神中满是震惊与好奇。

    “他是谁?”

    “他是谁?他,到底是何人?”

    ···

    这个问题,可以说在场的无数修者心中最大的疑问了,他们心中极为的好奇,想要知道那位强大如‘神’一般的青年男子,究竟是什么人?

    竟然能够如此,竟然只是一拳,就轰杀了一位战力极为强大的主宰九阶的修者。

    可是,他们根本不得而知,因为,这个青年男子是一副陌生的面孔,陌生的没有谁知道。

    哗啦啦!

    半空中,狂风肆虐,亿万奇异光柱之间,青年男子傲然而立,黑发飘舞,衣衫纷飞,静静立在那里,如神临尘。

    “啊!你找死,朕要将你碎尸万段!”

    片刻的沉寂之后,蓦地,一声愤怒的狂吼之声,倏然自虚空中之中,传了出来。

    嗖!

    话音刚落,一道身穿皇袍、头戴帝冠的恐怖身影,倏然而现,宛如疾风一般,快速的冲向了空中的那位青年男子。

    这道突然而现的皇袍男子,正是大千魔域之中魇魔神朝之主。

    虚空中,隐藏着的魔族修者众多,这次为何是他,首先杀了出来呢?

    原因很简单,只因,刚刚死去的司冥,以及之前被羽皇所斩杀的司空,全都是出自于魇魔神朝,而且,还是魇魔神朝之中的两位重要人物。

    本来,司空死的时候,魇魔神主的心中,已经是够心疼了,而今,不料,就连主宰九阶修为的司冥之主也惨死了。

    至此,他终于是忍不住了,压不住心中的熊熊怒火,愤然出手了···一天之内,连损了两大核心强者,恐怕换作是谁,也都是无法无动于衷了。

    “卑贱的人类,竟敢杀害朕之爱将,拿命来!”

    魇魔神主现身之后,丝毫未曾多说什么,直接出手,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半空中的青年男子,袭杀了过去。

    “前辈小心!”

    魇魔神主的速度很快,几乎刹那及至,不远处,看着始终无动于衷的青年男子,羽皇心中已经,忍不住出言提醒道。

    “照顾好自己,无需担心我。”依然是背对着羽皇,青年男子迟疑了下,突然开口,声音不再如之前那般冷漠,而是,带着一种难言的柔和。

    “嗖!”

    话音一落,青年男子倏然动了,毫无畏惧的朝着魇魔神主,冲了过去。

    只不过,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就在动身之后,在他身后的羽皇的脸色,突然变了变,因为,刚刚那道青年男子的那种语气,实在是太熟悉,太熟悉了···

    “嗯?这声音···这声音···怎么可能?他到底是谁?为何会如此熟悉···”羽皇眉头紧锁,一双血眸烁烁其华,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那道正在与魇魔神主激烈激斗的青年男子,神色惊疑不定,心中一片沉思。

    “杀啊!”

    ···

    高空中,杀吼震天,一片璀璨的华光中,魇魔神主以及青年男子两大强者,傲立其中,正疯狂的缠斗,杀吼震天。

    砰砰!

    两人的速度都是极快,转眼间,他们依然是激战了数千回合,拳拳相撞,招招对轰,从上空打到下方,又从下方打到高空中,残影四起,杀得难解难分,他们所过之处,虚空齐齐破碎,一股股可怕的破灭疯狂,不断地自他们手下,狂涌而出,涤荡四方···

    “怎···怎么可能?他···他竟然能和魇魔神主战的不相上下?”

    “是啊,这怎么可能?与他交战的可是一位神主啊?他到底是什么人?”

    “能够与一位神主战成平手的,按说至少也应该是是一位神主,可是,整个大千世界之中的神主就那么几位,根本没有此人啊!大千世界之中,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这么一位恐怖的存在?”

    ···

    场中,一片喧嚷,到处惊呼四起,议论不休,此刻,在场的所有修者,几乎都是为那位青年男子而震惊,为他的恐怖实力而震惊。

    “快,大家快看,魇魔神主他···他好像要败了···”这时,人群中,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呼。

    “嗯?什么···”闻言,无论是混乱古域之外的各方修者,亦或是那些依旧在战斗的各方修者,全都是骤然一变,接着,他们想也不想,皆是不约而同的齐齐看向了空中,看向了空中正在疯狂激斗的两位强者。

    砰!

    似乎像是预谋好的一般,刚好就在在场的各方修者看来的时候,青年男子以及魇魔神主他们刚好分出胜负,随着一声轰响传来,魇魔神主倏然被轰的横飞了出去。

    本来,刚刚听到那声惊呼之时,所有的修者,都是不敢相信,可是啊,眼前的这如铁一般的事实,却又是由不得他们不信···

    一切正如,之前的那道惊呼所言,魇魔神主当真是败了,不敌那位青年男子。

    “怎···怎么可能?魇魔神主竟然败了!”

    “我的眼花了,一定是我眼花了,我看到了什么,魇魔神主被打败了?”

    ···

    片刻的呆滞之后,场中倏然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惊呼声此起彼伏,此刻,只见那一双双望着青年男子的目光中,满是惊恐与震惊。

    神主,那是一种什么存在?他们可都是非常清楚的···

    神主,它不仅仅是一种称谓,更是一种实力的象征,当然了,仙主以及尊主亦是同样如此。

    对于一般修者来说,主宰之上共有九阶,但是,对于各大运朝之主来说,主宰之上,却是共有着十二阶,比之一般的修者来说,他们在主宰阶上要多出了三阶。

    其中,这多出的三阶,正是对应着仙主,神主,以及尊主,细致点来说,就在主宰十阶为仙主阶,主宰十一阶为神主阶,而主宰十二阶则是尊主阶。

    而这,也正是各方运朝之主的实力,要比寻常的修者,强大的原因,即便是主宰九阶巅峰的修者,也完全不是他们的一合之敌。

    因为,他们这些存在,严格意义上,已经不能算是主宰阶了。

    他们是一群,高于主宰阶,但是,却要低于皇极境的,特殊存在···

    而今,也正是因为他们都是深知于此,所以在见到魇魔神主战败之后,他们才会越发的感到震惊与不可思议。

    “杀啊!”

    然而此刻,无论四周的修者的如何的震惊,那位青年男子却都是视若无睹,伴着四周的惊呼声,他倏然而动,再次朝着魇魔神主杀去了,大有不将其斩杀,誓不罢休之势。

    “尊···尊皇,那人他是皇极境强者吗?”混乱古域的上空,一处隐蔽的虚空中,一位魔族的运朝之主惊呼,一脸惊疑的对着身边的霸魔皇询问道。

    “不是。”深深地凝视了一会青年男子,霸魔皇眉头紧锁,摇了摇头道:“皇极境强者都是法则恍然,而他却是根本没有,所以,本皇可以断定,他依然是一位主宰阶修者···”

    “主宰阶?可是,这怎么可能?他身上并无气运之力,显然不是一位运朝之主,既然如此,那么他的修为最高也只是主宰九阶巅峰!”

    “是啊!魇魔可是一位主宰十一阶的修者啊,他的实力要比对方,高出两个等级,如此大的修为差距,魇魔怎么会败?”

    ···

    在场的诸诸位魔族的运朝之主,齐齐大吼,一个个的双眼大睁,满脸的不可思议。

    霸魔皇摇头,声音沉重的道:“这一点,本皇也是很困惑,不过,眼下并不是深究这些的时候,因为,这些都不重要了,既然,他阻了我魔族的路,那么,就只有一死了···”

    说到这里,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似得,他面色一冷,沉声道:“去,你们再过去两位,与魇魔一起,合力诛杀掉那个青年男子。”

    “是尊皇!”

    ···

    说完,诸位魔族的运朝之主中瞬间飞出了两位气势强绝的皇袍男子。

    这次出来的是两位,实力仅次于皇极境强者的尊主阶强者。

    出来之后,他们瞬间释放出了全部的气势,丝毫不曾迟疑,径直朝着远处的那位正打的魇魔神主全无反抗之力的青年男子杀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