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一个预言,曾经过往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大千兽域的上空。

    啵!

    小皇等人离去没过多久,原本平静的地虚空中,骤然传来一脸涟漪,紧接着,涟漪散去,一道白色的突兀而现。

    他,正是去而复还的风吟轻寒,只是不知道,他是何时返回来的?或者说,他之前,根本就是一直未走。

    “奇怪啊,听他刚刚的语气,似乎是知道了许多事啊?只是,这怎么可能呢?他还不过是刚刚觉醒真灵而已,按说不应该会知道那么多秘辛啊···”虚空中,风吟轻寒静默而立,一双深邃地眼眸,紧紧地注视着小皇等人消失的方向,口中默默低语。

    “唔,不对,难不成···是他继承了妖兽一族天地业位的原因?”微微沉凝了下,风吟轻寒再次开口,眉头微蹙,面带惊疑之色。

    “看来,应该是了,也只有这种可能了···”片刻后,风吟轻寒点头,眼神微眯,一脸恍然的点了点头。

    说完,稍稍顿了下,片刻后,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似得,他眸光一凝,默默地望着远方,口中悠悠低语道:“妖兽之帝,妖兽一族的帝吗?帝···与皇?恒古的传说,不灭的神话,当天地临到尽头,当无数时空就此交汇,失落已久的帝与皇,无论经过多久,终将是会再度归来?如今,这个流传了无数岁月的古老预言,终于···是要应验了吗?”

    “古老的遗憾,万载的流年,亿万岁月的流转,生生不息的执念,铭刻于时空深处的承诺,世世不悔的等待,一条永不干涸的血路,一位位不朽的神话,以及其他所有的所有,不为其他,只为等你归来,万千生灭终不悔,身葬万古待君归,身葬万古待君归···”许久之后,风吟轻寒怅然一叹,豁然转身,伴随着一阵悠悠的长叹,渐渐地消失在了虚无之中···

    永恒仙域本来距离混乱古域,也就是如今的大千兽域,并不是很远,最多半天时间,也就是可以回返了。

    然而,如今,却是不行了。

    大千兽域的异变,使得其面积,比原有矿大了几十倍,自然而然,也使得其距离永恒仙域的距离,也是扩大了很多。

    当夜,离开了大千兽域之后,羽皇、禁制城主、以及赤雪老祖等人诸方势力,足足花了一天半的时间,才堪堪来到了永恒仙朝。

    大千人域。

    时至下午,永恒仙宫之前。

    “永恒仙主,就此告辞了。”禁制城主开口,双手微供,对着羽皇辞别道。

    “竹老前辈,近些年,你对羽皇帮助甚多,今次,又帮了小皇,如今既然来到了永恒仙宫,不若在此歇息一日,也好让羽皇略尽心意,以报前辈恩德。”羽皇面色郑重,一脸真诚的道,这些年来,禁制城主对他帮助甚多,甚至是很多事,都是多亏了他的帮忙才得以成事的,所以,一直以来,羽皇心中对他都是无比的感激。

    “永恒仙主客气了,已经到目前为止,我已经离开了禁制之城好几天了,心中着实有些放心不下,所以,今日就不在此叨扰,等改日有机会,定会前来拜访。”禁制城主摇头,推辞道。

    闻言,羽皇心下一动,默默地点了点头,心道确实也是该回去了,毕竟已经离开好几天了···一念至此,羽皇神色一怔,道:“如此,那羽皇就不再挽留了,只是改日有机会定要前来,羽皇,在此恭候前辈···”

    “好。”闻言,禁制城主郑重的点了点头,对着周围拱了拱手,道:“永恒仙主,诸位,在下告辞了。”

    “再会!”在场的赤雪老祖,雨苍城,赤空等等诸多强者,齐齐拱手,回礼道。

    “禁制之城所属,随本城主走···”

    言罢,禁制城主倏然而动,带着周围的禁制之城的修者,快速地朝着远处飞去了,不多时,便是消失了无踪。

    嗖!

    这时,几乎就在禁制城主等人消失的那一刹那,一道赤色的身影,倏然自远方,飞了过来。

    “主人,老祖!”那道赤色身影,来到之后,立刻对着羽皇以及赤雪老祖行了一礼,他正是赤雪族的当代族长赤空。

    “赤空前辈,你回来了,那些远古遗族的朋友,都已经安全的回到各自的族地了吗?”羽皇出言,一脸的关心之色,这一次小皇能够成功,少不了远古遗族的帮助,对于他们的安危,羽皇心中自是不可能不问。

    “请主人放心,他们都是已经安全的回去了。”赤空脸色一正,双手紧拱道。

    “如此甚好,这一次,还有在大千妖域之中的那一次,都是多亏了他们的帮助,要不然,也不会有今日之事。”羽皇微微点头,满脸的感激之色。

    “主人,您客气了,亿万远古遗族以我们赤雪族为尊,而您又是我赤雪族的主人,自然而然,整个远古遗族都是您的臣民,即使如此,他们为了您而战也是理所应当,您无需说出感激之话。”这时,赤雪老祖突然开口,一脸郑重的道。

    闻言,羽皇轻轻摇了摇头,正色道:“话虽如此,不过,近来这两件事,皆是多亏了他们,无论他们处于何种缘由出手,都值得忠心感谢,就算不为其他,当为了那些为了我的事,而丧命的远古遗族的族人,也是必须说声感谢,毕竟,他们皆是因我丧命的···”

    听到这里,赤雪老祖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齐齐点了点头。

    “对了,主人,眼下若是没有什么事了,我们就像暂且回赤雪族地了。”这时,赤雪老祖出言,脸色恭敬的道。

    “嗯,也好···”闻言,羽皇沉凝了下,点了点头道:“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想必你们都是累了,回去好好休息一番···”

    说到这里,羽皇血眸一凝,快速的扫了眼诸位的赤雪族人,拱手道:“这一次,幸亏诸位了!”

    “主人客气了,一切,都是臣等应该做的!”无数赤雪族人齐齐开口,大声道。

    “主人,如此,那我们就先回去了···”赤雪老祖再次开口,郑重的道。

    “嗯,好,一路小心。”羽皇点了点头。

    “诸位告辞了···”

    “再回!”

    “我们走···”很快,伴随着一声大吼,所有的赤雪族人齐齐而动,快速的朝着远处飞去了,冲入了无尽的虚无之中,消失了踪影。

    转眼间,原本密密麻麻的原地,就只剩下雨苍城,羽皇,帝雪含烟等女以及十方众,而至于,永恒仙朝的拿下将士,早在回到永恒仙朝的那一刻,就各自退去了。

    “师尊,里边请,徒儿有好多话要对你说···”待赤雪老祖等人离去之后,羽皇倏然开口,对着雨苍城道。

    “嗯,我也有些话,要对你说,走吧。”雨苍城轻轻点头。

    言罢,他们二话不说,齐齐朝着永恒仙宫之中,走去了···

    ···

    是夜,永恒仙宫之中,一座至高的楼阁之巅。

    夜空下,两道傲然的身影,静静而站,仰望星空,万千星辉与月光,铺洒而下,洒落他们肩头,为他们平添了几分飘渺之感,远远望去,如仙临尘。

    他们,不是他人,正是羽皇以及他的师尊雨苍城。

    “皇儿,当日,我离开之后,三千世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你的头发与瞳孔为何会变成如此这般?我记得,当初我离去之前,你不并不是这个模样?”楼阁之巅,雨苍城眉头微蹙,一脸疑惑的打量着羽皇。

    羽皇的发色与瞳色问题,眼下,可谓是雨苍城心中最大的困惑了,其实,早在大千兽域的时候,他就想问的,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而已。

    “师尊,如你所料,你飞升之后,三千世界确实乱了,不过还好,徒儿没让你失望,三千世界无恙。”羽皇迟疑了下,面带回忆的道。

    “皇儿,难为你了,虽然你不说,但是为师也知道,为此,你定是没有少受苦!”雨苍城皱眉,微微摇了摇头。

    说完,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他目光一凝,细细地打量了眼羽皇,道:“皇儿,你的发色与瞳色,应该就是在三千世界动乱之时,中途出现了一些变故,才会变得如此吧?”

    “不!”闻言,羽皇血眸一凝,坚定的摇了摇头头,道:“三千世界的动乱,虽然很可怕,但是,却也不足以让徒儿如此。徒儿的这些变故,另有他因···”

    “到底是为什么?能够让你发生如此变化,你知道吗?当初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师尊都是差点没认出你,若非熟悉你的气血,师尊都不敢相信,那人是你···”雨苍城眉头紧锁,满脸的疑惑。

    “师尊,说起来,徒儿的发色与瞳色问题,只是一个意外吧。”羽皇摇头,声音有些低沉的道。

    “意外?”雨苍城眉头一凝,追问道:“告诉师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师尊走后,不久···”羽皇迟疑下道。

    “我走后不久?”闻言,雨苍城倏然一怔,片刻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他神色一晃,默默地点了点头。

    听到这里,雨苍城哪能不明白?

    他离开之时,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说,他自己为何会突然逼迫飞升,他岂能不知道?虽然,过去了数百年,那件事,依旧是他无法释放之事,即便此时,每每想到那事,他心中依旧是如撕心般的疼痛。

    默默地沉默了一会,雨苍城长舒了口气,声音有些冰冷的道:“说起来,也过去这么久了,有些事,也该去了结了,毕竟,已经让他们多活了几百年了···”

    闻言,羽皇心中一动,瞬间明白了雨苍城的意思,他所要了结的事,正是人皇宗之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