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长长记性,老夫老妻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抱歉抱歉,有事耽误了,今天更晚了,一更送上)

    “既然答应了,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给我解开禁锢?”霓洛烟美眸圆睁,银牙紧咬,怒睁着千皇,望着他那副得意的神情,直恨得牙痒痒。

    “好好好,别急,我这就你解开···”千皇连忙点头,微笑应承道。

    话一落下,千皇便是开始行动了,但见他右手轻轻一挥,一道金色的光华,瞬间便是从霓洛烟身上,飞了出来。

    很显然,这道金色光华,正是没有节操的千皇,强行对霓洛烟设下的。

    “嘿嘿,烟儿,如今,我已经为你解开了禁锢了,你可千万不许耍赖哦···”千皇眉飞色舞,满脸激动的道。

    闻言,霓洛烟皱了皱,片刻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嘴角微微一扬,故作平淡的道:“哼,你以为本皇是你啊?既然答应你了,本皇自是不会耍赖!”

    言罢,霓洛烟美眸一动,翻了翻白眼,突然对着千皇催促道:“千皇,还愣着干什么?还亲不亲了,不亲的话,本皇可走了?”

    “亲,当然要亲了,怎么能不亲呢?傻子才会不亲呢!”闻言,千皇脸色一正,大声道。

    说完,他二话不说,身形一闪,快速的朝着霓洛烟扑了过去。

    千皇的动作极快,几乎眨眼间,便是来到了霓洛烟的身边。

    此刻的千皇,心情可谓是一片大好啊,因为,他很快就要如愿以偿的亲到,他所梦寐以求的女神了。

    然而,事情,却真的有那么顺利吗?没有,很显然没有!

    眼见着,千皇亲到霓洛烟,眼见着,他就要得逞了,然而,就在这时,就在他快要亲到霓洛烟的时候,异变突起。

    哗!

    伴随着,一阵刺目的华光闪过,原本亭亭玉立,绝代风华的绝色女神霓洛烟倏然大变了模样,化作了本体,化为了一条周身闪烁着七彩之色的七彩娲蛇。

    如今,霓洛烟所化的本体,并不是很大,大概也只有三米左右,此刻,好巧不巧,它的一颗拳头大小的蛇头,刚好对着千皇,一双淡红色的蛇瞳,恶狠狠地等着眼前的千皇,眼神中不时地有怒光闪过。

    “嗯?烟儿你···”看着突然化为了本体的霓洛烟,千皇神色一愣,开口刚想说些什么,然而,还没有等他说完话,霓洛烟便是动了,竟然主动朝着千皇扑了过来。

    霓洛烟这时做什么?难道是主动投怀送抱?难道化为了本体之后的霓洛烟突然放开了?竟然主动要亲吻千皇?

    是吗?真的是这样吗?

    不是,当然不是!

    想什么呢?在做梦吗?

    如今,化为了本体的霓洛烟,确实是主动朝着千皇扑过来了,这不假,但是却不是来亲吻千皇,而是,来咬他的,她要出气···

    嗖!

    霓洛烟化为本体之后,速度丝毫不比人形慢,快若闪电一般,就在千皇发愣的时候,倏然来到了他的身前,蛇口一张,狠狠地咬在了他的右肩之上。“啊!”

    蓦地,原本平静的夜空中,倏然传来了一声哀嚎声,其声之惨,其音之凄厉,简直是比前段时间,夜妖皇所发出的那些哀嚎,还要惨烈。

    毫无疑问,这声凄厉到了极点的惨嚎声,正是从千皇口中发出的。

    如今,这倒不是千皇夸张,而是事实。

    此刻的他,真的很痛,简直是快要痛到了极点。

    霓洛烟是什么人啊?那可是一条七彩娲蛇啊,一条娲蛇一族的皇极境老祖啊,被她咬了一口,那还了得?更何况,如今她这一咬可是含着十分的愤怒啊,可谓是,全然没有留口。

    眼下,幸亏是千皇,若是换成其他人,哪怕对方是一位实力强绝的尊主,也挨不住,很可能会被一咬之下,而痛晕过去。

    “烟儿,你···你怎么能耍赖,你不能这样对我?”千皇悲吼,一张脸简直是苦逼到了极点,怔怔地望着只见的右肩,一副受伤的神情。

    如今,霓洛烟依然还没有松口,依然趴在千皇的右肩之上,咬着千皇不放。

    说真的,此刻,千皇真的很疼,这一刻,他都是生出了一种错觉,仿佛自己的右肩已经不存在了一般,都痛的麻木了。

    以千皇的实力,想要摆脱霓洛烟,绝对是无比轻松,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是真的很喜欢她,而且喜欢了好长时间,他怕自己强行挣脱,会伤到霓洛烟。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对你?还有本皇耍赖怎么了?反正都是跟你学的!”直到这一刻,霓洛烟才突然松口,口吐人言道。

    嗖!

    言罢,不待千皇回话,霓洛烟瞬间而动,化作了一道七彩光,冲向了远方。

    “呃,这这···怎么会这样?”千皇发懵,心中满心的苦涩与无奈,怔怔地望着霓洛烟远去的方向,他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不好了。

    怎么会这样?此刻,千皇有种梦碎了的感觉,心中可谓是无比的崩溃,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如今的这种情况?

    “千皇,你个臭流氓,无赖,大痞子!这次是给你的教训,下次若是再敢欺负我,我一定···一定要咬死你!还有,我给咬的伤口,不准用灵力抹去,我要让你看着它,长点记性!”这时,就在千皇怔怔发呆的时候,霓洛烟的声音,突然自远处的虚空中,传了过来,言语之中,满是警告之意。

    “我···啊!”闻言,千皇先是一怔,片刻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他嘿嘿一笑,刚想说些什么,可是,这时,似乎是因为笑的原因,触及到了肩头的伤口,本来要说出口话,竟是变成了一声痛呼。

    “烟儿啊,你这次咬的还真是够狠啊!”千皇咧着嘴,苦涩的摇了摇头。

    言罢,稍稍顿了下,接着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他神色一凝,先是看了眼霓洛烟消失的方向,接着,慢慢转身,看向了自己的右肩。

    右肩之上,清晰可见,两道深深地牙印,它们很深,直径约一厘米,一眼看去,宛如是被两把锋利的匕首,击中留下的伤痕的一般。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霓洛烟故意为之,虽然两个牙印很深,但是,伤口处却是并没有流血。

    “嘿嘿,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对我那么狠心?果然,你还是留口了···”看到这里,千皇会心一笑,他是何等的人物?只是简单的一眼,他便是开出来伤口上的端倪。

    霓洛烟在伤口处故意施了一道术法,这道术法,不仅可以让伤口不流血,同时,还有让伤口尽快复原的作用。

    至于说,霓洛烟为何会这么做,原因也很简单,她只是想单纯的让千皇痛疼而已,并没有想要伤他的意思,虽然,她心中很气愤千皇,但是,和他又没有什么仇恨

    不过啊,这一切种种,在无比自恋,又没有节操的千皇心中,却全然不是这个意思,他将这一切,都认为是霓洛烟对他的一种关心。

    “嘿嘿,烟儿,这就是不让我用灵力疗伤的原因吗?你是在怕我发现了你在我的伤口上留下的术法吗?”千皇嘴角微扬,一脸的自恋之色。

    “烟儿,放心吧,我右肩上的这个伤口,一定不会用灵力抹去的···”说到这里,他脸色一正,左手对着右肩微微一动,刹那间,一道隐晦的七彩光,倏然自伤口处飞了出来,消失了无影。

    “嘶!”刚刚那道七彩光,正是霓洛烟所留,如今,被千皇驱散之后,伤口处顿时鲜血直流,如喷泉一般,很快便是染红了整个右臂,因为伤口太深了。

    “既然都说了,不用灵力来疗伤,那么,你留下的灵气也自是不可以用,我要让整个伤口,留下了,因为,这是你给我留下的,同时,这也是个证明···”默默地望着右肩上的伤口,千皇悠悠低语,说到最后,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他突然满脸诡异的坏笑了起来。

    嗖!

    话音一落,千皇随即化为了一道华光,消失了无踪···

    当夜,永恒仙宫。

    星夜下,一间女子的闺房之中,一张粉色的香床之上,一男一女,正静静相拥,紧紧依偎在一起。

    其中,那位男子光着臂膀,露出一身古铜色,很是健美的肤色。

    此刻,只见他双眼微眯,嘴角含笑,一脸的满足与舒适之色,而他身边的那位女子,似乎是非常娇羞,只有一个头在外,脸紧贴着男子的胸膛,让人全然看不清楚她的脸,似乎是,害羞的不敢见人一般。

    这两人,正是奸计得逞的羽皇以及倾世梦两人。

    “嘿嘿,梦儿,你怎么还这么害羞啊!来抬头,让夫君好好看看!”香床之上,微微看了眼紧紧缩在自己怀里,不敢露头的倾世梦,羽皇嘿嘿笑道。

    “不不不,就不就不!”倾世梦狠狠地摇头,死活不愿意。

    “梦儿,这里又没有外人,再说了我们都老夫老妻了,不用害羞的。”羽皇微微一笑,摇头道。

    “嗯?老夫老妻?羽,你是在说我老吗?”听到这里,犹如是被踩到了尾巴一般,倾世梦猛然抬头,嘟着小嘴,恶狠狠地瞪着羽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