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故人所赠,风吟往事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二更,抱歉,更晚了,ps:推荐一部书女频佳作《豪门阔少:穷追逃妻》有喜欢的亲,大可一看!嘿嘿。另外,诸位亲,安安好梦!)

    啵!

    虚无之中,几乎就在千皇消失的那一刻,一道轻微的涟漪,倏然在千皇所在的地方,泛了起来。

    紧接着,涟漪散去,一道白色的身影,突兀地显化了出来。

    这是一位男子的身影,一头紫发,一身白衣,他正是风吟轻寒。

    “天地五方,动乱难平吗?放心吧,这一世,虽然很不幸,但是,一切应该还都来得及,因为,他来了,他,出现了···”静静地凝望着千皇离去的方向,风吟轻寒眼神微眯,自言自语道。

    说完,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得,风吟轻寒突然摇了摇头,一脸感慨的道:“大千世界,大千世界,真是没有想到啊,原来这里,竟然还隐藏着如此深秘密,深的,差一点连我都是没有发现,同时,我更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竟然也有着如此的祸端···”

    “只是不知,那些可怕的手段,到底都是谁的手笔?居然有着如此大的威能?是他吗?可是,似乎不太可能啊?可是,若不是他,还能有谁能够做到?”风吟轻寒眉头微蹙,心中思绪万千。

    片刻后,风吟轻寒轻轻地摇了摇头,自语道:“算了,不管了,如今,还有些时间,不如去找羽皇聊聊吧,嗯,对,就是聊聊···”

    打定主意,风吟轻寒心念一动,伸手取出了一壶酒,狂饮一口,口中一边长吟着,一边迈步朝着远处走去了,不多时,便是消失在了虚空中,远远地,依稀只能听到一阵阵飘渺的低吟,自远处悠悠传来:

    “我有一只笔,画遍三生,我有一壶酒,饮尽千年,我有一断剑,红尘斩仙,今生不求来生世,浮沉天地任逍遥···

    风吟轻寒速度很快,前后不过一柱香的时间,便是出现在了永恒仙朝。

    不过,很不巧,当日,风吟轻寒到来的时候,小皇等人刚好离开,彼此之间,来了一个完美的错过。

    是夜。

    永恒仙宫一座高大的宫殿之上,月光下,羽皇以及风吟轻寒两人,静静而坐,在他们之间,是一张案几,案几之上,静静地摆放着两个酒杯,些许酒壶。

    “羽皇,你相信命吗?”宫殿之巅,风吟轻寒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悠然的问道。

    “信命吗?”闻言,羽皇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滞,郑重的道:“命,那种东西,太过虚无缥缈,与其信它,倒不如信自己来的真实···”

    说到这里,羽皇话音一段,再次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补充道:“一直以来,我只相信我自己,信命,那只是弱者,为自己的软弱所找的借口而已,因为,只要足够强,命运,又如何能够都掌控你,既是如此,那又为何信命呢?”

    闻言,风吟轻寒刚刚拿起的酒杯,又是突然放了下来,一双淡紫色的眼眸,深深地凝视着羽皇,直到片刻后,他才漠然开口,悠悠地道:“羽皇,你知道吗?曾经,我也问过,我的一个老朋友,同样的问题。”

    “哦?是吗?”闻言,羽皇眉头一扬,有些好奇的道:“不知道,你的那位朋友,又是如何回答的你的这个问题?”

    “他啊?”听到这里,风吟轻寒骤然陷入了沉默。

    片刻后,他倏然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望着羽皇,神色很是复杂的道:“我的那位老朋友的回话,和你今日所说的,一般无二,甚至是连一个字都是丝毫不差。”

    “嗯?是这样吗?”羽皇眉头一扬,微微一笑,随意的道:“如此说来,岂不是说,我和你的那位老朋友,似乎很是有缘?”

    “有缘?”闻言,风吟轻寒神色一凝,深深地看了眼羽皇,默默点了点头,道:“没错,你说的很对,你们···确实是很有缘。”

    言罢,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往事一般,他神色微微一暗,随手取出了一把古剑,轻轻地抚摸了起来,眼神中满是追忆与怀念之色。

    这是一把,断裂的古剑,剑身足足断了一大半,并且,就连剩下的那一小半剑身之上,也是锈迹斑斑,剑刃之上,早已是破损不堪,密密麻麻的皆是细小的缺口,若是换作旁人,恐怕早已是将至丢掉了,因为,它破损的实在是太严重了···

    然而,它对于风吟轻寒来说,似乎却是无比的珍重,因为,自从羽皇认识风吟轻寒以来,这般破损的断剑就从未离开过他。

    “风吟,其实我一直都是很好奇,以你的身份,为何却是一直拿着如此一把的古剑?莫非,它对你有什么特殊意义?”这时,羽皇突然开口,一脸疑惑的询问道,他不明白,风吟轻寒到底为何如此珍重此剑。

    “你说的没错。”听了羽皇的话,风吟轻寒沉默了下,解释道:“这把剑,确实是对我有着特殊的意义···”

    说至此处,风吟轻寒顿了顿,继续道:“或许,这把剑在你们看来,一文不值,随时可以弃之如敝履,但是,对于我而言,它却是珍重无比,在我心中,世间之中,再无什么能够比它更重要,甚至就是我的命,都远远不及它来的重要,因为,此剑,乃是故人所赠,是一个对我来说,重于一切的故人。”

    “故人所赠?”闻言,羽皇眉头一凝,疑声道:“那个故人,对你来说,当真如此重要?”

    “没错,很重要,很重要···”风吟轻寒点头,肯定的道。

    说完,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得,他苦涩一笑,面带悲伤的道:“只可惜,只可惜,我现在却是找不到他了···”

    “找不到他了?”羽皇神色一惊,诧异的道:“他去了何处?你不知道?”

    “不知道!全然不知道···”风吟轻寒摇头,满脸的苦涩。

    “羽皇,你相信吗?其实,我是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微微沉默了下,风吟轻寒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悠悠地道。

    “死过一次?”闻言,羽皇脸色一变,惊讶的道:“这怎么可能?若是你当真的死过一次,那你···你是如何又复活的?”

    “如何复活的?”风吟轻寒神色一凝,深深地凝视了一眼羽皇,满是复杂的道:“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一直都想知道,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嗯?”听到这里,羽皇微微一怔,片刻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血眸一亮,道:“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来到这一世,是为了见一个故人,寻一个答案,如今,看来,我所要寻得这个答案,应该就是你死而复生的原因了···”

    “没错。”风吟轻寒重重点了点头,面带回忆的道:“跨越无尽时空,穿越古往今来,来到这一世,不为其他,我只想要一个答案,一个答案!为什么?当初的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这一世,真的有你要的答案吗?”羽皇开口,默默地道。

    闻言,风吟轻寒肯定的点了点头,坚定的道:“会的,一定会的,而且,我知道这一天,应该不会太远了,不会太远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