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浮生之遥,祭君之情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血色的坟墓,虽然正位于残兵路的中间位置,静静地立于那里,显得很是孤寂、苍凉。

    由于,它的面积不是很大,方圆不过两丈而已,所以,在这条宽达十丈的残兵路上,它根本无法挡住整条路,在血色坟墓的两边,很是空荡,有着很大的空间,可供诸位修者绕行。

    然而,虽说如此,但是,此刻,却是没有谁敢妄动的。

    因为,此时此刻,眼前的这座血色坟墓,在诸位修者的心中,就宛若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一般,阻挡着他们,任谁都不可敢跨过,仿佛只要一迈步,就会万劫不复一般···

    “坟墓?这···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一座坟墓?”

    “是啊,怎么回事?它···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怎么会出现在这片血海之上,我们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啊!”

    ···

    残兵路上,血色坟墓之前,一阵喧嚣,诸位修者个个眉头紧锁,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议论着眼前的这座坟墓的情况,议论着它是如何出现的,有的猜测说,它是在残兵为路之时出现的,也有的说,它是在血海覆盖整个神之战场之中时出现的···总之,众说纷纭。

    只可惜,虽然议论了很久,但却根本得不到一个结果,他们不知道,血色坟墓是何时出现的,不知道墓冢之中埋葬的到底是什么存在?更知不道,它的突然出现目的是什么?对他们来说,是好还是坏?是祸还是福?

    “先是血海,再是残兵,如今又是血色坟墓,想来,接下来,应该就是血棺了吧?”残兵路上,怔怔地望着眼前的血色坟墓,星灵儿秀眉紧锁,一张绝美的脸上,满是凝重与忧虑之色。

    “嗯?”星灵儿的声音很轻,不过,却是依然被她身边的羽皇听到了,疑声道:“血棺?什么血棺?”

    言罢,羽皇脸色一正,望着星灵儿正色道:“灵儿,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嗯。”星灵儿迟疑了下,郑重的点了点臻首,轻声道:“羽,你还记得,之前我给你说过,我曾推测到,有神秘的生灵,要出现在我们这片时空吗?”

    “自然是记得···”羽皇颔首,接着,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血眸一凝,惊声道:“怎么?难不成,你所推测到的那个神秘生灵,会和我们眼前所出现的这座坟墓有关?”

    “没错,确实是如此···”星灵儿臻首微点,一脸绝美的脸上满是凝重之色,“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个神秘的生灵,应该是快要出现了···”

    “快要出现了?那···”听到这里,羽皇面色一紧,开口刚想说些什么,然后,还没有等他说完话,一阵响亮的惊呼之声,突然响了起来,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看,大家快看,那是什么东西?”几位距离血色坟墓较近的妖族修者,忽然脸色大变,齐齐指着前方,惊呼道。

    “嗯?怎么了?”闻声,在场的其他诸位修者皆是一惊,连忙运目朝着那几位妖族修者指的方向看去,只是,这一看,他们便是全都是忍不住一呆?

    他们看到了什么?

    原来,就在诸位修者议论的那会功夫,血色坟墓正前方的那块残兵路,不知道何时,竟然裂开了,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当然了,这并不是诸位最震惊的地方。

    诸位修者最震惊的地方,是那块裂缝之中,竟然在冒着青色的气泡!

    残兵路的下面,是什么?那可是血海啊!血海之中若是有红色气泡冒出,那倒没什么?不过,若是冒出青色的气泡,那就有问题,堪称诡异。

    “怎么回事?血水之中,怎么会冒出青色的气泡?”

    ···

    许多修者惊吼,双眼圆睁,满心的困惑,他们不解,眼前的情景实在是太诡异了。

    “小心,大家小心,下面有东西,下面有东西要冒出来了!”突然间,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一位魔族的尊主,突然出声,惊叫了起来。

    哗!

    紧随其后,似乎是在印证那位魔族的尊主的话一般,几乎,就在他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那片冒出青色气泡的血水中,倏然暴涌出一阵刺目的青色华光。

    哗啦!

    紧接着,只听一声水涛之声,一块青色的石碑,倏然自血色坟墓前方的那处裂缝之中冒了出来,最终稳稳地立在了血色坟墓的正前方。

    “这是···这是一块墓碑?”

    “这就对了,刚刚我还在疑惑呢?这个坟墓之前,为何没有石碑,不曾想,原来它之前一直还在血海之中。”

    ···

    残兵路上,望着那块突然冒出来的青色石碑,诸位修者先是一惊,随即便是一阵释然,对于青色墓碑的出现,他们不觉得怪异,因为,在他们看来,坟墓与墓碑本就是一体的,有幕有碑,可以说是在正常不过了。

    “不对,这个墓碑···怎么有些熟悉?”蓦然,一位人族的老者惊呼,因为,他觉得眼前的墓碑好像在哪见过

    “当然熟悉了···”这时,浮苍圣朝之主突然开口,郑重的道:“因为,它就是刚刚,帮助我们镇压了黑色大戟的那块青色石碑!”

    “什么?”闻声,在场的其他诸位修者,齐齐一惊,连忙朝着青色墓碑细细打量了过去,不多时,他们便皆是恍然的点了点头,显然,这一刻,他们都是认出来了。

    因为说实话,这块青色的石碑,并没有那么难认,此刻的它,除了比之前镇压黑色大戟之时,小了一倍之外,其余的再无不同之处。至于之前,他们之所以迟迟发现,只是因为,他们并没有朝那方面想而已。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原来,那块一举镇压了黑色大戟的恐怖神碑,竟然会是一块墓碑!”

    ···

    震惊之后,在场的诸位修者不禁一阵感慨,无尽唏嘘。言罢,众位修者,便是全都陷入了沉默,不再说话了,一个个的眸光烁烁,仔细地打量起青色石碑了。

    其实啊,早在见到青色墓碑镇压黑色大戟的时候,他们就像要看看,它究竟是何等的存在,只可惜,它来去匆匆,他们根本没有机会,而今,青色石碑就立在他们面前,如此的大好机会,他们自然不会错过了。

    此刻的青色墓碑,高约一丈,宽约三尺,如今的它,并非战斗状态,其上并没有丝毫的神华,同时,也正是因此,诸位修者才看的很真切。

    亦如血色的墓体一般,青色石碑的表面上,同样很是斑驳,凹凸不平,满载岁月之痕,一眼看去,两者几无不同之处,不过,细细看看,却会发现,两者其实有着本质的区别。

    血色墓体上面的岁月之痕以及斑驳纹理,虽然玄奥,但是,并未过多奇特之处,其所代表乃是岁月与时空,它,向世间众生传递着内容,是恒久与沧桑···

    而青色墓碑的,则是不同,那些斑驳的纹理与岁月之痕,交织一起,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是形成了一个个独特的道理与道文,看不透,但是,却是让人忍不住沉迷,看似简单,却仿佛蕴含大道真理。

    那些道文,给人感觉很是奇特,似乎是想要告诉世人一些事情,又似乎是在传递着某种奇特的情绪,有悔,有恨,有不甘,更有无尽的思念···

    “悔、恨、不甘、思念?这就是你想要传递的情绪吗?只是,不知道你悔的是什么?恨得是什么?不甘的是什么?思念的,又是什么?还有,那些斑驳的道文,到底指的是什么?你到底是想要告诉世人什么?”羽皇眉头紧锁,心中悠悠自语,他心中满腹的不解与困惑。

    此刻,他能够清楚的感受,青色墓碑之上的那些道文,所传递的情绪,也能感受到它似乎是要说些什么,但是,他却是并不知道,墓碑的主人的那些情绪,源自何处,更不知道那些道文的真正意思。

    “哗哗!”

    这一刻,似乎是感受到羽皇心中的困惑一般,伴随着一阵血光闪过,原本什么也没有的青色石碑之上,倏然显化出来两列大字。

    两列大字,皆是以古体字刻写的,不过,几这并不能难住在场的诸位修者,很快,便是有修者,准备读了出来,从左到右,曰:“浮生之遥,祭君之情,魂归墓冢,刻骨心头;一世情痴,怎甘伤遗?腕心为墓,死生不负···”

    “浮生之遥?祭君之情?看来,这座墓冢乃是一位女子所立,看那墓碑之上所写之字里透着的无尽深情,想来,这里面葬的应该是她最挚爱的人。”一位远古遗族的老者,幽幽一叹,满脸感慨的道。

    “不,恰恰相反。这里面所葬的人,并不是女子所挚爱的人,而是她···自己!”这时,几乎就在那位远古遗族的老者声音落下的那一刻,星灵儿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