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死生同在,血色突起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神之战场。

    “嗯?这里···埋葬的是女子自己?”残兵路上,听了星灵儿的话后,在场的诸位修者眉头皆是一皱,瞬间怔住了,一个个的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他们不解,甚至是不相信···

    不过,他们心中的这种疑惑与质疑,并未持续多久,很快,他们便皆是恍然的点了点头,同意了星灵儿的话。

    因为,这一刻,他们都是突然明悟了,对于墓中之人的身份,其实青色石碑之上的那一行字,早已明确的表明了···

    ‘浮生之遥,祭君之情,魂归墓冢,刻骨心头;一世情痴,怎甘伤遗?腕心为墓,死生不负。’这一段墓志铭或者说谶语,很容易让人误导。

    猛一读起来,很容易让人误以为,眼前之墓,乃是一位女子,为其挚爱之人所立的幕,所刻的碑文,因为,这段墓志铭的上半句,所表达的意思,正是女子对以故爱人的深情,浮生一世,不忘君情。

    不过,如果你仔细品读一下,就会恍然发现,事实上,并非如此,这座墓并不是女子为其挚爱之人立的幕,而是女子为给她自己立的墓,她所埋葬的并不是他人,而是她自己。

    话说这里,或许有人会问,为何?女子,为何会突然给自己立墓?要埋葬自己呢?

    对于这个问题,在墓志铭的下半句里,已经明确的表明了···

    她,是在为她挚爱的人陪葬。

    一世情痴,怎甘伤遗?腕心为墓,死生不负;从这一句可以看出,女子在立碑建墓之时,应该是健康的,毫无生命之忧,可是,她却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陪葬,用她一世的深情,与她以后所有的生命,以祭奠她挚爱的人,不为其他,只因那句···死生不负···

    “或许,你们都是说错了,这座墓冢之中所埋葬的应该是两个人,刻墓碑的女子,以及她所深爱的人···”这时,羽皇突然开口,声音很是低沉的道。

    “嗯,应该是的···”闻言,在场的诸位修者,包括星灵儿在内,全都是赞同的点了点头,显然,这一刻,他们与羽皇的想法都是一样的···

    “这座墓,既然会出现在这里,想来,其中所埋葬的定然是真古时代的生灵,只是不知,其内所埋葬的究竟是何人?在曾经的真古时代,是什么身份?”一位妖族的老者,悠悠低语,怅然轻叹道。

    闻言,一位来自魔族的运朝之主神色微眯,悠悠地道:“这里,乃是神之战场,是真古时代最最惨烈的战场遗址,曾经不知道有多少真古至强者,全都是惨死在了这里,可是,放眼四周,却是只有这座墓中所葬的女子,有墓冢留下,这,足以说明了那位女子的不凡···”

    说到这里,他话音一顿,长舒了口气,继续道:“别的不敢说,那位立下此墓并且刻下碑文的女子,定然是自那场最为惨烈的战争中存活了下来,不然,也就不会出现我们眼前的这座墓与碑了。”

    “嗯,确实如此。”在场的诸位修者齐齐点了点头,很赞同那位魔族的运朝之主的话。

    他们都是相信,那位刻下墓碑,并且将自己葬在这里的女子,生前肯定是无比的强大,别的不说,单从那位女子所留下的青色石碑,能够轻易的镇压那个让诸位修者无不感到绝望的黑色大戟,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不过啊,眼下,在场的诸位,所考虑的并不是这些,他们所思所想的,乃是那位女子,生前到底是什么身份?

    还有···她所挚爱的那个男子,又是什么身份?竟然能够让那位自真古时代灭世一战之中存活下来的女子,如此的深情与眷恋,竟然不惜为之放弃一切,甘愿抛弃璀璨的年华与永恒的生命,与之陪葬?

    “想来,他们之间,一定有着一段凄美的故事吧···”这一刻,在场的诸位修者心中,皆是情不自禁的浮现了这么一句话。

    想到这里,他们的目光骤然一凝,皆是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眼前的那块青色石碑,准确来说,应该是看向了青色石碑之上的那些斑驳的纹理与岁月之痕。

    一个个的眸光烁烁,静默不言,心中思绪万千···

    先前,看到那些纹理的时候,他们就隐隐感觉,那些由斑驳的纹理与岁月之痕组成的神秘道文,似乎是在告诉世人一些事情,而今,在解读了石碑之上的墓志铭之后,他们心中的这种感受不由得更深了。

    而今,他们之所以再次看向了那些神秘的道文,就是试试看能否从中感悟出什么,或者说了解到一些事情。

    神之战场之中,一片沉寂。

    原本波涛起伏的血海,突然彻底平静了下来,无波无澜,四周,没有一丝声音,甚至连一丝风声都没有,沉寂的有些诡异,仿佛间,整个天地都是突然静止了一般。

    残兵路上,一座孤坟静静而存,墓体之上,斑驳累累,诉说着岁月的沧桑与古老,青色石碑之前,羽皇等诸位修者,怔怔而立,久久失神。

    呼呼!

    蓦然,一丝风声,突然打破了四周原有的沉寂。

    阵阵清风,徐徐而来,自远处袭来,出过青色墓碑,拂过血色墓体,发出阵阵‘簌簌’的声音。

    这一刻,不知道为何,听着那‘簌簌’的风声,诸位修者的心中,都是情不自禁的生出了一股浓浓的悲凉与忧伤,静静地望着眼前的墓碑,恍然间,众人的脑海中,都是浮现了一个画面:

    黄昏沉落,夕阳如血。

    一个血色的世界中,一个女子伤心泣血,跪坐于夕阳之下,怀中抱着一块青色古碑,芊芊玉手,早已染血,然而,她却恍若未知,一直在石碑之上,不断地划动,一笔一顿,一字一血···

    她,似乎在镌刻碑文,在···告别她所深爱的人,又似乎是在试图留住过往的云烟往事,她不愿遗忘,所以,想要铭刻下来,那一笔一划,铭刻的正是她一生中最美的记忆与最大的眷恋,那一滴滴滴落的血与泪,正是她对于往事的不舍与思念,更是她心中无尽的痛与伤···日落月出,世事变迁。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又是一个黄昏来临。

    残阳依旧,晚风如故,只是,夕阳下···却是再也找不到了那位怀抱石碑的女子,取而代之的是···一座血色孤坟以及一块青色的石碑。

    日月轮转,浮世几何?寒来暑往,万物枯荣···

    转眼间,繁华兴衰,沧海桑田,曾经的许多事与物,早已消失成灰,然而,那座孤坟,却是依然存在,日日立于夕阳,静默岁月悠然与沧海桑田,细数着一个个的日落黄昏···

    青色的石碑,迎风向晚,斑驳的岁月,留下道道印痕,变得,是岁月与时空,不变的,是情深与眷恋,任凭轮回流转,任凭浮世沧海桑田,那一道道曾被载满不舍与眷恋的道文,始终清晰可见,岁月不曾将其磨灭始终如故。

    只是不知,那些道文,到底是何意?它,到底是想诉说着什么?

    没有谁能够知道,至少,在场的羽皇他们都是不知道,他们看不懂它,解读不了它?

    或许,当有一天,有个看懂它的生灵出现,一切才能明了吧···

    “唉!”最终,伴随着一声无奈的长叹,所有的修者皆是收回了心神,将目光从青色石碑上受了回来。

    “咦,奇怪,你们发现没有,这座血色墓冢之上的恐怖压力没有了?我们似乎是可以过去了···”这一刻,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一位妖族的修者突然惊呼,满脸的大喜。

    “什么?”闻言,众位修者目光一凝,连忙朝着青色墓冢打量了一番。

    果然,一切,正如那位妖族的修者所言,原本被他们视为天堑的血色墓冢,这一刻,竟然没有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太好了,既然如此,那我们还在这里等什么?快点离开这里吧!神之战场关闭时间快到了,我们已经在这里耽搁很久,千万不能在耽误了···”一位魔族的修者提议道,他很焦急,想要立刻离开。

    “这···”闻言,在场的诸位运朝之主面色一滞,接着,他们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盯向了不远处的青色石碑。

    青色的石碑,威力滔天,在场的诸位修者,若是说对它没有想法,那绝对是不可能的,此刻,他们都在犹豫,犹豫要不要顺手将其抢走。

    “算了,走吧···”最终,经过一番挣扎,他们都是决定立刻离开,不打青色石碑的注意了,因为,他们害怕,不敢轻易的招惹它,怕万一惹怒了它,遭来杀身之祸。

    嗖嗖嗖!

    说走就走,随着一阵破风声传来,诸位修者齐齐动了,他们的速度很快,不多时,所有的修者,便都是绕过血色坟墓,来到了另一边···

    然而,就在这时,就在诸位修者刚刚来到血色坟墓,另一边的时候,异变陡生。

    嗡

    伴随着,一声嗡鸣传来,原本沉寂无比的血色坟墓之上,倏然爆发出一股滔天的血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