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你是谁?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不好!”

    ···

    远处,千皇、赤烽烟以及霓洛烟三位皇极境强者齐齐色变,望着突然被血浪卷走的羽皇,他们齐齐惊呼一声,匆匆出手,试图将羽皇救下。

    可惜,却是根本做到。

    虽然,这一次他们三位皆是慌乱出手,但是,却个个都是毫无保留的使出了全力,然而,即便如此却也是没有效果,血衣女子的威能,恐怖无比,他们丝毫无法撼动,无能为力···

    “好强大的力量!”

    羽皇眉头紧皱,一张英俊的脸上,此刻却是布满了无尽的阴沉与震撼。

    血衣女子的速度,太快了,而且也太突然了,他根本就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突然出手对付自己出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他已经被被控制住了,并且在一股恐怖力量的牵引下,不由自主的朝着血衣女子的方向快速地飞去了。

    眼见于此,羽皇自然是不可能无动于衷,任由他人将自己擒走,所以,几乎就在他反应过来的那一刻,他便是动了,刹那间,升华到了极致的巅峰,绽放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以其最强的状态,抵抗着血衣女子所发出的可怕力量,试图从中挣脱,逃出来。

    可惜,他的力量,哪里能够和血衣女子相比?

    羽皇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比之皇极境强者,终究还是差的太远了,刚刚就连千皇、霓洛烟等三位皇极境强者联合一起,都尚且无法撼动那股束缚住羽皇的力量,而他自己,就更不行了,他无能为力,只能任由自己不受控制的朝着血衣女子飞去···

    “羽!”

    “仙主大人!”

    “帝!”

    “主人···”

    ···

    四周,惊呼四起,同一时间,在场的诸位永恒仙朝、远古遗族以及大千兽域等三方的强者,纷纷而动,一个个的如疯狂了一般,拼命地朝着羽皇追了过去,他们想要保护羽皇,即便明知不敌,他们却依然是毫不犹豫的跟了过去。“不要过来,快走!趁着现在,抓紧时间,立刻离开这里,快!”望着疯狂朝着自己追来的诸位修者,羽皇大吼,声音中透着焦急与急促之色,他不想让他们跟着,想让众位修者立刻离开,因为,眼下血海尽散,乃是最佳的逃跑机会。

    “老大,要走一起走!”

    “主人您在这里,属下等怎么可能离开?”

    “自古以来,皆是君在臣在,如今,仙主您遭遇危机,身为臣子,岂能独自逃生!”

    ···

    听了羽皇的话,小皇等诸方修者纷纷摇头,声音中透着无尽的决绝,他们不愿离开,不远独自离去。

    “天大的机会,走,我们快点走!”

    “没错,走,我们走···”

    ···

    然而,小皇等诸方修者不愿离开,并不代表,在场的其他诸方的修者也是如此,他们不同,几乎就在小皇等诸方修者的声音落下的同时,在场的诸位妖族以及魔族的修者,瞬间而动,抓住时机,匆匆的跳出来血海,朝着远方遁去了,速度极快,转眼间,便是消失了无踪。

    “阿弥陀佛,因果有报,既然之前在神之战场之中,永恒仙主有恩于我大千佛域,那么这次,我等定然不可坐视不理。”

    ···

    与妖、魔两族的修者不同,在场的大千佛域的修者,也是没有离开,在这危急关头,他们都是选择了留下了,用他们的话,他们是在报恩,因为,之前羽皇他们,曾在神之战场之中就下了七世天佛他们。

    佛族之人,最终因果,最惜因果,讲究一饮一啄,自有定数,故而,他们之所以会选择留下,其实并不难理解。

    “嗯?”血衣女子皱眉,冷冷地扫了眼那些正在朝着羽皇紧追而来的修者,一双绝美的眼眸中,倏然闪过一抹厌倦与你耐烦。

    “哼,真是聒噪!”冷哼一声,血衣女子倏然而动,右手倏然伸出,如青葱白玉的般的食指,朝着虚空微微一点,刹那间,一股奇异的力量,蔓延而起,直接将四周的一切的一切,包括诸位修者,万事万物以及时间,全都是给定住了,仿佛间,血衣女子刚刚的那轻轻一点,似乎是定住的岁月,割断了万古时空。

    当然了,此刻,并不是所有的修者,都被定住了,除了那位血衣女子之外,还有一人,依旧在动,他就是羽皇···

    不过,他却是也并没有动弹多久,几乎就在血衣女子强势封锁时空,定住四周万物的下一刻,他也是紧跟着定了下来,不在动了···

    因为,如今的他,已经是来到了血衣女子的身前。

    哗哗!

    血海之上,浪涛翻腾,一道鲜红欲滴的血花之上,血衣女子赤足而立,一身血舞,飘飘而物,容颜绝美,一头乌黑长发,随风纷飞,气势冷傲,宛如一位高高在上的绝世女王一般,一言一语尽显威仪,绝代风华。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突然对我等发难,似乎,我们之间并无什么仇怨?”羽皇皱眉,望着眼前的那张熟悉而又无比陌生的容颜,满是困惑的道,他不解,不明白,眼前的这位女子,为何要突然对他们发难?甚至是要全部诛杀他们,她实在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因为,在他看来,他们似乎并没有对对方有什么冒犯···

    然而,对于羽皇的问话,血衣女子却是恍若未闻,始终沉默不言,静静地凝视着尽在眼前的羽皇,一双绝美的眼眸中,很是复杂,似乎是在想事情,又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眼神中一会的浮现出好奇,一会又是不解,一会又是迷茫,最终,所有的神情,全都是化为了深深地疑惑之色。

    “你···你是谁?”血衣女子开口,清冷地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迷茫与恐慌,这一刻,血衣女子给人就仿佛是一个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回家路的小女孩一般,充满了无助与凄凉,让人忍不住心生疼惜之感。

    “羽皇?羽皇是谁?我···我不认识你,可是···为什么你身上有我熟悉的气息····”血衣女子摇头,怔怔失神,一张绝美的脸上满是迷茫之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