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你不是他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我···我身上有你熟悉的气息?”羽皇诧异,一张英俊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他很震惊,很是不解···

    到了血衣女子这个层次,是绝对不可能会感觉错的,既然他说自己身上有她熟悉的气息,那就是一定有,羽皇自然是不可能认为对方在撒谎,在这,对方也没有必要。

    可是,若真是如此的话,这又是怎么可能呢?

    一个很有可能是一位来自真古时代的绝世强者,真的会和自己有着什么关系吗?可是,若没有的话,那么对方,为何会说自己身上有她熟悉的气息?

    羽皇不解,心中充满了无尽的困惑···

    “那个···你确定吗?你确定我身上真的有你熟悉的气息吗?”羽皇忍不住开口,再次询问道,他心中实在是不敢相信。

    “嗯,不会错的。”血衣女子臻首微点,清冷的声音中,透着无尽的坚定之意。

    “是真的···”闻言,羽皇血眸一凝,瞬间陷入了沉默,心中思绪万千,满腹的惊疑与不解···

    “不对···”这一刻,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羽皇神色一凝,疑声的道:“不知道,你所感到的那股熟悉,具体是源于何处,是来自我本人身上?还是说,来自于我身上的某一个器物或者其他?”

    “嗯?”听到这里,血衣女子瞬间陷入了沉默,片刻后,她秀眉一皱,伸手指了指羽皇的眉心处,声音中透着丝丝复杂的道:“你身上也有,但是,最浓郁的地方,却是来自于你的识海之中。”

    “我的识海之中?”闻言,羽皇骤然一呆,过了好大一会才回过神来,惊声的道:“你···你没有搞错?”

    血衣女子皱了皱眉,思索了下,轻轻地摇了摇臻首,表明自己没有弄错。

    “没有搞错?没有错!”几乎,就在血衣女子点头的那一刹那,羽皇整个人都是呆住了,血眸圆睁,心中震惊的无以复加。

    “可是,这···怎么可能?”片刻后,羽皇再次开口,他实在是太过震惊了,很是难以接受。

    言罢,突然间,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他瞬间闭上了眼睛,连忙将心神沉入了自己的识海之中,因为,他要看看,他想要仔细的找一找,自己的识海之中,到底是有什么东西?竟然能够让眼前的这位血衣女子感到熟悉。

    可是很快,他便是失望了,在识海之中寻找了一番,最终却是什么都是没有发现,他,什么也没有找到···

    “怎么会?难道,我猜测错了?难道,我的识海之中,并没有让血衣女子熟悉的东西?”羽皇皱眉,心中一阵惊疑。

    本来,在听到血衣女子说,自己的识海之中是她感受到最熟悉的地方的时候,他还以为,是自己的识海之中,有着她熟悉什么东西呢,可是,眼下看来,他的猜测似乎是错了···

    “难不成,那股让血衣女子为之熟悉的气息,当真是来自于我本身?”这一刻,羽皇不由得生出了这样的想法,本来,他根本不相信,不过,这一刻,他却是有些相信了,不然,根本说不通···

    “嗯?不对,那是什么···”这时,就在羽皇刚要让心神退出识海的时候,他,却是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就在刚刚,就在他刚要收回心神的那一刻,他突然发现了一处奇异之地,准确来说,应该是发现了一个奇异之物。

    “什么!怎···怎么可能?它···它是什么···在我识海之中的?”羽皇惊呼,因为,这一刻,他彻底看清了那个奇异之物的真正面目。

    这个奇异之物,羽皇并不陌生,因为他曾经见过它,与他会过面,或者说接触过。

    那是一片染血的衣角,它来自于青色墓冢之中,是一片曾经被葬在一个散发着青色光华的石棺之中、让羽皇感到极为熟悉,甚至可以产生血脉共鸣的染血的衣角。

    不过,此刻的它,与当初初遇到它的时候,有着很大的不同···

    曾几何时,初见染血的衣角之时,它有着无尽的神威,周身更是华光璀璨,可是如今,它却是光辉暗淡,神华不在,被笼罩在一团浓浓的雾气之中,地处羽皇识海的边缘地带,很是隐蔽,如果不仔细查看的话,根本发现不了。

    而这,也正是羽皇之前,未曾发现它的真正原因···

    “染血的衣角?竟然是它?难不成,那个让血衣女子感到很是熟悉的气息,就是来源于它?”羽皇诧异,心中无不惊讶的想道。

    而这,倒不是羽皇多想,主要是眼下的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唯一的可能,因为,那片来自神秘的染血的衣角,乃是羽皇识海之中唯一之物了,除此之外,他着实是想不到,还有别的可能了。

    再者,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染血的衣角和眼前的那位血衣女子的衣物很是相称。

    说真的,此刻羽皇的心中甚至都在怀疑,他识海之中的那个染血的衣角,会不会就是从眼前的这位血衣女子的曾经的衣物之上,掉下来的一片···

    会吗?真的是这样吗?不知道为何,这一刻,羽皇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

    不过啊,也就是在这一刻,就在羽皇生出了这种想法的同时,他的心中,却又是突然生出了另一个困惑:

    那就是,若是他识海之中的染血的衣角,果真是眼前的那位血衣女子曾经的遗落下来的话,那么,她与自己又是什么关系,或者说,他们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呢?为何,当初见到染血的衣角后,他会生出无比的熟悉感觉,甚至,就在触摸它的那一刻,为何会生出血脉上共鸣?

    “是了,应该是了,刚刚血衣女子说了,我身上也有她熟悉的气息,但是,识海之中最为浓郁,想来,定是因为那片染血的衣角之故了,可是,有一点我还是不明白,那就是,为何我和眼前的血衣女子都对那片染血的衣角,感到熟悉,这是为何呢?是巧合吗?如若不是,那又是为何呢?”羽皇眉头紧蹙,默默无言,心中一阵沉思。

    “怎样了?你想到什么了?”血衣女子突然开口,似乎是有些着急了一般,因为,他想知道,羽皇的身上,为何会有她熟悉的气息。

    “我想,我已经知道了···”闻言,羽皇神色一敛,缓缓地点了点头,道:“那个让你为之熟悉的东西,应该是···它。”

    说着,羽皇心念一动,瞬间将那个藏于识海之中的染血的衣角取了出来,递到了血衣女子的面前···

    “嗯?这是···”血衣女子微微皱眉,望着那片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血色衣角,她突然一怔,片刻后,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双眸一凝,倏然惊呼了起来:“是他,是他,真的是···”

    说到这里,血衣女子倏然来到了羽皇的身边,双手抓着羽皇的双臂,神情无比激动:“你···真的是你吗?你还在?你真的还在?”

    “什么?我···我当然在啊?不知道,你口中的我,究竟是谁啊?”羽皇一阵呆愣,他彻底是被眼前的血衣女子给搞糊涂了,一头雾水,满脸的迷茫。

    “你当然是我的···是···”听了羽皇的话,血衣女子脸色一急,刚想说着什么,可是,下一刻,似乎突然明悟了什么,她话说到了一半,却是输入停了下来,与此同时,她连忙朝着后面倒退了几步,臻首连摇,声音低沉,满脸泪痕的道:

    “不,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你不是他,你不是他,浮生之遥,祭君之情,魂归墓冢,刻骨心头···本以为,一朝醒来之后,便是相逢,却不曾想,一切全是空,全是梦,全都是梦···”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说过的···你说过的,岁月时空,沧海桑田,你一定会归来,可是如今,万古悠悠已过,岁月熬成蹉跎,桑田已化沧海,而你,却为何依然不在、依然···还未归来?

    “你在哪?你到底在哪?啊···”说到最后,血衣女子骤然仰天长吼了起来。

    哗啦!

    这一刻,似乎是受到了血衣女子的影响了一把,四周的血海,更加的沸腾了,到处血浪滔天,惊涛四起,一股股无边的血色,冲霄而起,仿佛要吞噬整个世间一般,景象十分的可怕。

    “痛,万古繁华,待一朝君临天下,世间早了没有了他,既然没有了你,那么,要这繁华世间,又有何用?又有何用···”话音一落,血衣女子的身上,倏然暴涌出一股滔天的煞气,一双原本清澈如秋水般眼眸以及乌黑的头发,不知道何时,竟已然都是变成了血红之色。

    血衣,血发,血瞳,要多诡异,有多诡异,此时此刻的她,宛若修罗女王临尘一般,周身血色滚滚,煞气冲天,誓要屠戮天地,血洗万物苍天···

    “不好!”羽皇心中大惊,在他看来自己,乃至是整个大千世界,都要危险了,因为,他发现了血衣女子的目的,不只是自己,而是整个世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