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纵天地浮沉,亦不变初心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抱歉,今日有点不舒服,只能一更了,明日,给大家补回来···)

    “不信天?不信地?”血衣女子怅然失神,微微沉凝了下,她突然摇了摇头,满怀思念的道:“曾经,我也是如你一般,不信天,更不信地,我只信他,只信他···”

    “曾经?”闻言,风吟轻寒眉头一凝,轻问道:“那现在呢?现在的你···”

    说到这里,风吟轻寒话音一顿,迟疑了下,继续道:“还信他吗?”

    “还信他吗?”听到这里,血衣女子秀眉微微一皱,突然摇了摇臻首,脸色极为复杂,一会悲伤,一会迷茫,“不知道,我不知道,当年,他答应过我,一定会再次出现与我重逢的,所以,我在等他,一直在等他,可是我一直都等不到他,更找不到他···”

    “其实,你应该信的他的···”深深地看了眼血衣女子,风吟轻寒轻叹一声,低吟道:“因为,‘他’从来不会让他人失望的,既然他答应了你,会再次出现与你重逢,那么,他就一定会做到的。”

    “你如何能够肯定?我所等待的他,一定会出现?”血衣女子皱眉,一双绝美的眼眸,死死的盯着风吟轻寒,眼神中满是疑惑之色。

    “我当然能够肯定了,因为,你所等的那个‘他’,我也认识···”闻言,风吟轻寒沉默了下,倏然开口,一脸的正色的道。

    “嗯?”听到这里,血衣女子神色一变,惊讶的道:“你也认识?此话当真?”

    “自然是真的···”风吟轻寒重重的点了点头,肯定的道:“不瞒你说,其实,你所等待的他,与我所等、所寻的他,从某种程度来说,本就就是同一个人···”

    “同一个人?”血衣女子倏然怔住了,满脸的诧异与不解。

    不过,这种神色,并未持续多久,片刻后,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神色一敛,极为复杂的看了眼风吟轻寒,声音有些紧张的问道:“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不知道,到目前为止,你···你找到你所寻找的那个他了吗?”

    “找到了···”深深地望了眼血衣女子,风吟轻寒轻舒了口气,道:“不仅如此,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与他,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再次相见了···”

    “嗯?真的···”闻言,血衣女子眸光一亮,一张冰冷的俏脸之上,第一次浮现出一抹激动与喜悦之色,口中连忙追问道:“既然如此,那···那他···”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时,还未等血衣女子说完话,风吟轻寒的声音便是突然响了起来,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会的,一定会的···”

    说到这里,风吟轻寒话音一顿,继续道:“既然,我能够与他,再次相遇与重逢,那么,你们之间也一样,无论多久,终有一日,你们一定会再次在这片世间之中相遇的···”

    “真的?他···真的会在这一世出现吗?”血衣女子出言,面露紧张之色,一双绝美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风吟轻寒,神色无比的紧张,此刻的她,心中可谓是又激动又害怕,因为,她怕风吟轻寒所言,只是一个梦。

    “嗯,一定会···”风吟轻寒点了点头,随即,他华音一转,继续道:“不过,有一点,却是需要知会你一声,那就是,你若是想要与他重逢,可能要比我,多等一段时间···”

    “至于说,具体需要多等多长时间,谁也无法确定,或许只需数百年,也或许需要千年,万年,甚至是更久···”说到这里,风吟轻寒话音一顿,接着道:“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继续等?”

    言罢,风吟轻寒眸光一凝,倏然盯着血衣女子,眼神中华光烁烁,满是凝重之色。

    “万古岁月,悠悠苍冥,纵天地浮沉,亦不变初心,不求永世常在,只为等他再次归来···”血衣女子毫无犹豫的点了点臻首,语气坚定的道:“只要他能归来,只要他会再次出现,无论要我等多久,我都一定会等下去,等下去···”

    “即使如此,那你真的是该好好谢谢我,因为,我刚刚可谓是帮了你一个大忙,不然,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听了血衣女子的话,风吟轻寒微微一笑,突然说道。

    “嗯?什么意思?”血衣女子皱眉,她有些不明白风吟轻寒的话,很是茫然。

    闻言,风吟轻寒脸色一凝,正色道:“刚刚,你真的是不应该大开杀戒的,难道你忘了自己存在的真正意义了?难道,你忘了这片世间,是他所守护、所珍重的世间了吗?”

    说至此处,风吟轻寒话音一顿,又继续道:“既然,你苦苦思恋他、想要等到他,那么,你有没有想过,若有一日,待你们各自真身归来,所面对的却是一片早已被你屠杀一空的世界,那时,你该如何面对他?而他,又该如何面对你?”

    “这个,我···”听到这里,血衣女子神色骤然大变,张了张了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双眼圆睁,一张绝美的脸上,一片煞白,因为,她在后怕,为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而后怕,因为,他在···

    之前,其实她是失控了,她被那片染血的衣角给刺激到了,那一刻,她的心中只有着暴虐与杀意,她想杀光举世生灵,为‘他’祭奠。

    然而,此刻却是不同了···

    此刻的她,不但发色以及眼眸,全都是恢复了常态,就连她身上的暴虐之气,也是一扫而空了,整个人也都是变得非常的理智了,这一刻,她哪里还能不知道,这片世间对自己所等的‘他’来说,有多么重要。

    可是,就在刚刚,她却是差点将一切给毁了···

    若非是中途风吟轻寒突然出现了,不但阻止了她,同时也唤醒了她,将她自失控之中,唤醒了过来,那么一切,将不堪设想,很有可能真的如风吟轻寒所言,举世之间皆被起屠杀一空了。

    一念至此,血衣女子不禁对着风吟轻寒行了一礼,满脸的感激之色,因为他帮了自己一个大忙,使得自己没有酿成大错:“道友多谢了···”

    闻言,风吟轻寒微微一笑,摆了摆手道:“没事了,一切都没事了,这次算是有惊无险吧,毕竟,一切的祸患都还没有酿成···”

    言罢,稍稍顿了下,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风吟轻寒脸色一正,突然再次开口,询问道:“对了,不知道,你接下来,有何打算?或者说,你要去哪里?”

    “我?”闻言,血衣女子皱了皱眉,思索了一会,轻舒了口气,轻叹道:“没有他,世间的一切与我而言,皆如空梦,无感,无悲,无喜,无怒,这片世间根本不适合我···”

    “所以呢····”风吟轻寒挑了挑眉,追问道。

    “所以,我打算,寻一处静谧,远处世间红尘,继续静静等待,等他···再次归来!”血衣女子秀眉微蹙,凝声道。

    “唔···”闻言,风吟轻寒沉凝了下,默默点头,道:“这样也好,说真的,如今的这片世间,确实是很不适合你,或许,继续选择避世,才是你最好的选择吧!”

    “嗯。”血衣女子臻首微点,迟疑了下,对着风吟轻寒出言道:“好了,既然如此,道友我就告辞了,若是有缘,他日再见。”

    言罢,她对着风吟轻寒微微点了点臻首,继而,转身就欲离去,可是,就在这时,风吟轻寒的声音却是突然响了起来,直接拦住了她。

    “道友,先等一等,你先别急着走,我还有一件事,想要与你说一说。”风吟轻寒出言,一脸的凝重之色。

    “嗯?不知道道友还有何事要说?”血衣女子皱眉,一脸疑惑的问道。

    “你还记得,刚刚那位羽皇吗?”微微凝视了一会血衣女子,风吟轻寒悠悠开口,不答反问道。

    “羽皇?”血衣女子眸光一凝,迟疑了下,点了点臻首,道:“记得,不就是刚刚被你救下的那位男子吗?”

    “没错就是他···”风吟轻寒点头,脸色郑重的道:“或许,你还不知道,在他身边有一位女子,和你长得一般无二?”

    “嗯?”闻言,血衣女子秀眉一皱,面露诧异的道:“此话当真?”

    “自然是真的。”风吟轻寒点头,提醒道:“我建议啊,在你选择避世之前,你大可以去找一下羽皇,去见一见那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届时,会对你有着很大的也说不定。”

    “多谢了,告辞!”血衣女子沉默了下,突然说道,言罢,她一刻不停,豁然转身,玉足微动,踏着滚滚血海,快速的朝着远处走去了,不多时,便是消失了无踪。

    虽然,血衣女子没有多说,但是,风吟轻寒也是知道,他这是要去找羽皇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