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神秘老者,过去曾见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看到这里,事情就是已经很明显,显然,刚刚羽皇所听到声音,正是那位白发老者铭刻碑文,所发出的声音,换句话说,不远处的那位老者,就是一切的源头。

    “真的?竟然是真的!这里···竟然真的有生灵存在!”树林之中,羽皇怔怔发呆,静静地望着不远处的那位,正在不断地在石碑之上,刻着碑文的白发老者,一双血色的眼眸中,满是震惊与不可思议之色。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都是忽然生出了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犹如是在梦境之中一般。

    虽然,早在进入树林之前,羽皇就是已经猜到了,树林之中很可能有生灵的存在,但是,尽管如此,当他真的见到了生灵之后,他还是忍不住震惊、忍不住惊异。

    “他是谁?怎么会在这里?他···是玄古时代的生灵吗?”树林中,静静地凝视不远处的白发老者,羽皇眉头紧皱,心中思绪万千,此刻,他心中想了很多,但同时,他的心中,也是出现了许多疑惑、许多不解。

    “嗯?”

    这一刻,似乎是发现了羽皇一般,不远处的,那位白发老者,倏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突然转身看向了羽皇的方向。

    刚巧,也就是这一刻,羽皇豁然从思绪中回神,抬头看向了老者,四目相对。

    “咦···”

    很显然,那位白发老者从来没有想过,羽皇会出现在树林里,当第一眼看到羽皇的时候,他明显的一呆,不过,这也只是刹那的功夫。

    刹那之后,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那位白发老者,眉头一挑,面带惊喜的道:“小友,既然来了,那就过来一叙吧!”

    “嗯?”闻言,羽皇倏然一怔,很显然,他没有想过,那位白发老者竟然会主动出言邀请自己。

    “多谢前辈,既然如此,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片刻的呆滞之后,羽皇立刻回神,连忙出言道。

    说完,羽皇丝毫不迟疑,迈步步伐,径直朝着白发老者走了过去···

    “前辈,晚辈有礼了,冒昧之处,还望见谅!”走出树林,来到白发老者身边之后,羽皇双手一拱,连忙行了一礼。

    闻言,那白发老者轻轻地摆了摆手,微笑道:“小友,你说这话,岂不见外了···”

    说到这里,白发老者话音一顿,细细地打量了眼羽皇,微笑着继续补充道:“说起来,小友啊,我们还真是有缘呐!真没有想到,时隔多年,我们竟然又见面了!”

    “嗯?时隔···多年?又见面了?”听到这里,羽皇面目一呆,一脸难以置信的道:“前辈,您···您是不是搞错!我们今天是似乎···似乎才是第一次见面啊!”

    “哦?”闻言,白发老者微微一怔,片刻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得,他微笑着摇了摇头,道:“不会的,老夫没有搞错,也不会搞错,或许你已经全都是忘了,但是,不可否认,我们曾经确实是见过···”

    说至此处,白发稍稍顿了下,紧接着,又连忙开口,补充道:“而且啊,今日,并不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同时,亦非是第二次见面,准确来说,这应该是我们之间的第四次见面了···”

    “第四次见面?前辈,如您所言,莫非,我们曾经以及见过三次面了?”羽皇大声惊呼,血眸圆睁,嘴巴大张,一双血眸的眼眸中,满是震惊与难以置信之色。

    他心中实在是太震惊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种情形···

    难不成,在这片错乱的时空之中,自己竟然‘幸运’的遇到曾经的‘熟人了’?

    “或许,你心中会觉得很是震惊,甚至是会感到很不可思议,但是,这···却是事实。”这时,似乎是感受到了羽皇心中的质疑一般,白发老者悠悠道。

    说完,仿佛是又想到了什么似得,他默默地凝视了一会羽皇,似有深意的道:“时空会变,岁月会变,万物诸般也会变,但是,有些人,无论几多轮回,依然是过去的人,其中唯一的不同,或许只是记忆上的不同、经历上不同罢了···”

    “嗯?”闻言,羽皇心神一震,一脸的诧异之色。

    因为,他忽然发现眼前的这位白发老者,似乎是对自己很是了解,竟然连自己经历的轮回都知道。

    此时此刻,羽皇已经是百分之百的肯定了,眼前的这位老者,确实是见过自己,或者说是见过曾经的自己了,因为,他刚刚所说的那些话,其实,就是在提醒自己,虽然经历了轮回,但是人却还是旧时的人,还是他曾经所见到的那个人。

    “小友,现在明白了吗?”白发老者开口,一脸微笑的望着羽皇。

    “嗯···”羽皇点头,能不明白吗?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若是还不明白,那就是傻瓜了···

    “小友,说起来,老夫还真是不明白,不知道这一次,你又是如何来到这里的?”这时,似乎是又想起了什么,白发老者出言,一脸好奇的望着羽皇询问道。

    “这个···”闻言,羽皇迟疑了下,满是无奈的道:“前辈,不瞒你说,其实晚辈也是说不清楚,如何出现在这里的,如果非要说的话,应该算是误打误撞吧!”

    “误打误撞?”白发老者眉头一扬,轻笑道:“你···果然还是你啊!想不到,前后四次相遇,我问了四次同样的问题,你给我的答案居然都是一样的,都是‘误打误撞’。”

    言罢,白发老者摇了摇头,随即,再次将目光,移向了身前的石碑,双手再次拿起锤、凿,继续在石碑之上,敲打了起来,一下一下的,专注的刻着碑文。

    四周,一片沉寂,除了老者铭刻碑文发出的声响之外,再无其他。

    咚咚!

    清脆的声响,悠悠而来,传遍四方,在这片沉寂、荒芜的世界之中,仿若是一曲震世的呼喊一般,在告知上苍,告知这世间还有生灵存在,同时,它又仿佛是一首隔世的倾诉,在倾诉着举世悲伤,倾诉着生死离别···

    “前辈,冒昧的问一下,不知道您是在···为谁刻碑?”羽皇好奇,看到白发老者刻碑之时,如此的专注,他想知道,那个石碑的主人,究竟是他的什么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