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八 为了故人,生死无归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嗯?”听了羽皇的问话,白发老者手中的动作倏然一滞,微微犹疑了下,他才继续了手中的动作,一边铭刻着碑文,一边默默开口,道:“我在为···我的一个故人、一位我最为尊敬的战友刻碑···”

    “故人?战友?”闻言,羽皇皱了皱眉,自顾着打量起了周围,他在寻找白发老者口中所说的那位‘故人’、‘战友’,因为,在他看来,老者的故人就算是死了,想来应该也会有尸体存在,他想要看看。

    可是,很快他便是失望了、因为,他没有找到···

    举目望去,四周一片空无,视线所及之下,除了白发老者和他身前的一块白玉石碑之外,就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深坑以及一口玉质的白玉棺。

    本来啊,按说白发老者所说的故人,应该是在棺椁之中的,可是,事实上,其中什么都没有,一片空荡,哪里有尸体的踪影?

    看到这里,羽皇原本紧皱的双眉,不禁皱的更深了,他心中很是不解,不明白,那口棺椁之中,为何是空的?

    “前辈,为何那口白玉棺椁是空的,您刚刚所说的‘故人’他···在哪?”微微犹疑了下,羽皇最终还是问了出来,因为,他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尸体,如何安葬?难不成,要造一座空坟?

    “我的故人在哪?”听到这里,白发老者再次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微微沉凝了一会,他眉头一皱,突然望向了远方,满脸悲伤的道:“不瞒你说,其实我也想知道,我也想知道我的故人在哪?我最尊敬的战友,到底是在哪?”

    “什么?”闻言,羽皇血眸一睁,一脸诧异的道:“前辈,您自己也是不知道自己的那位故人在哪里?”

    “是啊,我也是不知道,不知道他现在在哪?”深深地看了眼羽皇,白发老者摇头,长叹道:“不仅如此,我也是不知道,他如今···情况如何?是生?还是早已不在人世?”

    说到这里,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白发老者长吸了口气,又接着说道:“小友,你可否知道,我为何会在这里吗?或者说,你是否知道,我存在这里的真正意义为何?”

    闻言,羽皇眉头一皱,低头沉凝了下,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不知道,想不出来···

    “我之所以会在这里,共有两个目的,其一便是等待,等待着,我那位故人、那位战友的归来?”白发老者眉头紧皱,幽幽的说道。

    “等待···故人归来?”闻言,羽皇神色一怔,想了想,继续询问道:“前辈,那···那另外一个目的呢?”

    “另外一个目的?”听到这里,白发老者微微一征,片刻后,他缓缓转身,默默地看向了他身后的那片枯树林,准确来说,应该是看向了那些埋葬在枯树林之中的无数坟墓与墓碑,满脸沉痛的道:

    “我存在此处的另外一个目的,是安葬,安葬我曾经的战友,让他们魂归故里,长眠于这片故土。”“安葬战友?”闻言,羽皇先是一怔,片刻后,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豁然转身,看向了身后那片枯树林,双眼大睁,一脸难以置信的道:“前辈,如你所言,这···这里埋葬的全都是您···您的战友。”

    “是的,他们全都是我曾经的战友···”白发老者点头,声音很是低沉。

    “他们···都是你一个人埋葬的?”羽皇嘴巴大张,怔怔地问道。

    “是的···”白发老者再次点头,声音悠悠的道:“他们···都是我一人亲自安葬的,他们的墓碑,也都是我一个人亲手刻下的···”

    “嘶!”听到这里,羽皇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彻底的呆在了那里。

    老者的声音很轻、很轻,风轻云淡的,仿佛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一般。

    不过,听在羽皇耳中,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从他的语气中,羽皇听到了的不是风轻云淡与莫不关系,而是无尽的沧桑、心痛与悲伤。

    能不悲伤吗?能不心痛吗?

    世间之苦,莫过于生死离别,世间最痛,莫过于亲手葬送、送别自己的至亲好友。

    如此之痛,体验一次,便可痛彻心扉,让人永世铭记了,更何况,眼前的这位白发老者,他所面对并不仅仅之上一次、两次的生死别离,而是成千上万次···

    枯树林之中,墓冢满世,一座坟墓,便是他曾经的一个战友,一块墓碑,其上的碑文,是他对其战友的缅怀与告别,更是一份难言的伤痛。

    树林之外,羽皇怔怔而立,一阵失神,静静地望着那一座座不知凡几的墓冢与墓碑,这一刻,他仿佛是看到了白发老者,伤心泣血,日日顶着日落,背向黄昏,一次又一次铭刻碑文,埋葬故友的画面。

    此刻,羽皇一直在想,当时白发老者一次次埋葬自己的战友之时,心中是一种什么感受?

    他想象不到,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定然是无比的伤痛。

    而这一点,从白发老者的眼神,便是可以看出来了···

    实话说,刚刚就在第一次看到白发老者的眼神之时,羽皇的心神都在颤抖,当然了,这种颤抖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震惊,太过震惊了···

    他从来都是没有见过那种眼神,那是怎样一种沧桑?怎样的一种神伤?似绝望,似心伤,似落漠,似悲痛,给人的感觉,仿佛是他的心上,有着千疮百孔,明明很痛很痛,但是,却欲哭无泪的···

    心在痛,奈何泪已干,欲哭无泪,欲诉却无言。

    “对了前辈,刚刚您不是说,你一直在等您的故人归来吗?既然如今,那你为何却又在为他铭刻碑文?不等他了吗?”这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望着正看着不远处的坟场,怔怔失神的白发老者,羽皇突然开口,转移话题道。

    此刻,他能够清楚感受到白发老者心中悲痛,他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提问,来转移白发老者的注意力,让他从悲伤中恢复过来。

    可惜啊,羽皇的想法是好的,奈何,弄巧成拙了···

    听了羽皇的问题后,白发老者不但未从悲伤之中,恢复过来,反而是变得更加神伤了···

    “不是不等,是等不来了,等不来了,因为,他已经不在世上了···”白发老者摇头,声音中透着无尽的悲伤。

    “不在世上了?前辈您是如何肯定的?”闻言,羽皇瞬间一怔,一脸惊异之色。

    “当年,在他最后一次离开之后,我曾向他要过一丝神魂,可以以此感知他的生死,可是,就在前几日,我突然感受不到他的气息了···”白发老者幽幽低诉。

    言罢,白发老者不再说话,立时扬起了手中的锤凿,专注地刻起了碑文。

    这一次,羽皇没有再打扰他,他只是在一旁站着,静静地,一言不发···

    不久后,墓碑雕刻完成,白玉碑上清晰地刻着九个大字:“玄古英魂,莫如归之墓”。

    刻完墓碑,接下来便是安葬,来到白玉棺之前,白发老者犹疑了下,随即取出了一件血衣,放了进去。

    那是,他的故人,也就是莫如归的血衣,如今,尸体不在,只能建造一个衣冠冢。

    半日之后。

    四周少了一口棺椁,地上同样少了一个深坑,但是,却是从此多了一个墓冢,那是属于玄古英魂,莫如归的墓冢。

    “无归,我的兄弟,当年一别,我最怕的就是今日,只是,不曾想,这一天,终究还是到来了···”这一刻,白发老者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声音之悲,痛彻心扉···

    “无归,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我要如何才能找到你?昔年一战,除你之外,所有人全都战死,所有人的尸骨,都被你一一送回,可是···可是如今,谁可为你收尸?谁能带着你的尸骨返回故土?我的兄弟···”

    墓碑的一旁,羽皇静默而立,望着哭的宛若一位小孩一般的白发老者,他的心中可谓是五味杂陈,其中,有震动,有悲伤,也有着无尽的感动。

    为白发老者与他的战友之间的深情,而感动,为那位叫做莫无归的玄古英魂,而悲伤···

    一个人,为世界而战,为后世苍生而战,最终时候,却没有人可以为之收尸,那是,怎样的一种悲凉?

    “对了,兄弟,我的兄弟,你等我,等我···”这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白发老者突然停止了哭泣,随手,又一次取出了一块白玉碑,再次拿起来锤凿,在上面刻起了碑文···

    “嗯?”羽皇皱眉,一脸的不解,他不明白发老者此刻,在为谁铭刻碑文?不过,虽然如此,但是,这一次他并未出言询问。

    这一次,老者的动作很快,因为,他只是刻了两只字而已:“望归”。

    刻完墓碑之后,白发老者立刻又取出了一口白玉棺,继而,他又拿出了一些衣物,放入了其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