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刻碑葬己,隔世告别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很快,没过多久,又一个墓冢,出现在了羽皇的面前。

    这是一个名叫望归的修者的墓冢。

    “前辈,这个是···”这一刻,羽皇再也忍不住询问了起来。

    “望归是我的命,这是我的墓冢!”白发老者开口,道出了墓冢的主人。

    “您的墓冢?”闻言,羽皇心神一颤,一脸的诧异的道:“前辈,你这是在做什么?为何,突然自己给自己立下了墓冢?”

    此刻,羽皇的心中,充满了无尽的疑惑,他十分不解,竟然有人,在自己活着的时候,给自己立下墓冢?

    “因为,我要离开了···”白发老者摇头,声音低沉而又坚定的道。

    “离开?”听到这里,羽皇双眼一睁,一脸诧异的道:“前辈,你的意思是···是要去找您的那位故人?要将他的尸骨带回来?”

    “没错!”白发老者,也就是望归老人,郑重的点了点头,声音无比坚定的道:“我要去找他,将他的尸骨带回来···”

    说到这里,望归老人话音一顿,面带回忆的道:“昔年,我们曾经许过誓言,此生生死与共,如今,所有的战友,都在此地,怎可少了他?怎能少了他?我们怎可能让他一个人,孤独的瓢泊在外,埋骨他乡?”

    “可是,您知道···他现在在哪吗?您又该如何寻找他?去哪寻找他?”羽皇皱眉

    “虽然,我并不知道他具体在哪?但是,我却是知道,该去什么地方寻他···”闻言,白发老者沉凝了下,眸光烁烁的道。

    “既然如此,那不知道,前辈你的这个墓冢,究竟是何意?就算您要离开了,也不至于突兀地为自己立下墓冢吧?”羽皇再次出言,一脸好奇的道,对于望归老人‘葬己’之事,他还是无法理解。

    深深地看了眼羽皇,望归老人沉凝了下,脸色郑重的道:“我将要走的那条,是世间之上最为艰难的路,那是一条无归的路,此生一去,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否还能回来···”

    说到这里,望归老人突然看向了自己的墓冢,顿了下,继续道:“今朝,我之所以在此为自己立下墓冢,主要就是为了以防万一,万一此生一去,我真的回不来了,那也无妨,至少这里有我的衣冠冢,可以陪着我的诸位战友兄弟!”

    “望归前辈,既然你明知道,那条路是条无归的路,为何···还要坚持去呢?”羽皇皱眉,悠悠的问道。

    “自然是去的,既然我还在,既然我还活着,那么我又岂能,让我的所有的战友、兄弟的尸骨,流落在外,埋骨他乡?所以,无论前路如何,无论前路多难,即便是有死无生,我也要走下去,因为,我的战友、兄弟,还在等我将他带回来···”望归老人摇头,声音无比的坚定与决绝。

    言罢,仿佛是突现想起了什么,他面色一正,突然转身,看向了他身后的那片枯树林,看向了苦树林之中的那一片密密麻麻的坟地···

    “砰!”

    静静地沉默了一会,突然间,望归老人,倏然跪了下来,对着枯树林的方向,遥遥跪拜了起来。

    “诸位兄弟,诸位战友,望归要走了,请原谅我,不能继续在这里陪伴你们了,因为,我要去找无归了,他迷失了,不能回来了,所以,我要去找他,将他带回来···”说到这里,望归老人话音一顿,满脸不舍的道:

    “诸位兄弟,此生一去,生死两茫茫,望归不知道自己还能否再次回来,但是,不管如何,望归都是相与你们做过约定,此生若是我还能回来,那么,我定会再来陪你们,但是,若是不能回来,那么,就让我们相约···来生再见!”

    言罢,望归老人瞬间俯首,连续磕了三个响头,抬头间,刚刚干了的脸庞,再次湿润,满脸的泪痕···

    “小友,我们也就此别过了,我知道,你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所以,赶紧回去吧,这里···不适合你···”这个时候,望归老人突然看向了羽皇,一脸真诚的道。

    说完,望归老人眸光一转,再次看向了枯树林之中的那些墓冢,他的神情无比的专注,无比的认真,仿佛是在用心的将周围的一切,全部烙印在心里一般,想要永久铭记···

    直到许久之后,他才豁然起身,直接迈步,朝着远方走去了。

    呼呼呼!

    这一刻,几乎就在望归老人,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原本死寂无声的枯树林之中,倏然吹起了一阵大风。

    低沉的风吼,悠悠而起,那声音,仿佛就是像是亡灵的悲诉,在悲诉着生死离别,悲诉着物是人非沧海桑田,又像是亡灵的祝福与送别,送别着那道离去的背影,同时又在传递祝福,祝福他此生长安···

    “世人迷茫,总在归来后,方才想起,自己早已离去,繁华落尽,只剩叹息与伤遗。

    前尘旧梦,一朝随风,有时候,我真的很后悔,当初为何留下来的是我,如果上苍可以···可以让再次选择一次的话,我一定不会在答应留下来,因为,那种亲手将自己的的战友,一一埋葬的感觉,真的很苦,何苦!因为,逝者已矣,生者余悲···”望归老人,一边远去,一边摇头长叹,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悔恨与苦楚。

    只是,即便有着万般苦楚,又能与谁人说?

    “忆往昔,万界成空,征伐路,天地谁主?战歌起,傲视苍穹,百来征战,英雄谁言苦?战天途,血色染,浮生一世,天骄何惧化白骨···”望归老人的速度看似缓慢,实则奇快,伴着一阵阵古老的战歌,不多时,他的背影,便已然远去,最终消失在了天尽头。

    枯树林之前,羽皇静静而立,听着那一阵阵不屈的战歌,一阵出神,此刻,在他眼中,只有

    血眸烁烁,明灭万千,仿佛可以看破诸般虚妄,洞察万古时空,但是,此刻在他的眼前,别无他物,有的只是那一道渐渐远去的背影,那一道充满了孤寂,决绝与一往无前的背影···

    生命,留给世人最大的意外,就是你永远都会不知道,哪一次的离别,是一生的永别,同样,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哪一次的相遇,会是彼此之间的最后一次相遇。

    而此刻的羽皇,正是如此,他不知道,这一次的离别,会不会是他与望归老人的一生的永别,同时,他也不知道,他们之间会不会还有相逢之日。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相遇过四次了,希望,有朝一日,我们还会有第五次的相遇···”怔怔地望着远处,羽皇悠悠地低语。

    此刻,望归老人的身影,早已离去,不过,他离去之时的背影,却是深深地印在了羽皇的脑海中。

    以至于,无数年后,当羽皇登临绝巅之后,依然不曾遗忘。

    “再见了,望归前辈!”说完,羽皇双手一拱,先是对着望归老人离去的方向,遥遥拜了拜,继而,又对着身后的那些墓冢,拜了拜···

    轰隆隆!

    这个时候,原本平静的虚空,突然疯狂的震颤了起来,到处华光四起,时空错乱,仿佛间整个空间,将要崩塌了一般。

    不过,对此羽皇却是非常的镇定,没有一丝的慌乱,因为,他明白,眼前的这种情况那是因为,时间到了,梦幻时空的要结束了。

    “该离去了···”最后,又看了眼四周,羽皇悠悠低语道。

    嗖!

    这一刻,几乎就在羽皇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一道时空涟漪倏然自羽皇身边出现,直接将其卷入了时空之中,消失了踪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