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同病相怜,一种意外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听说···你已经在这里等我很久了,不知道,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微微沉凝了下,妙音天佛出言,声音很是轻柔,很是动听。

    铮!

    听到这里,羽皇十指一滞,刹那间,四周的琴声戛然而止。

    微微迟疑了下,羽皇开口,摇了摇头道:“其实,也没什么要事,就是想你···想来看看你,和你聊聊而已。”

    说完,他神色一凝,瞬间看向了妙音天佛,面带期待的道:“只是不知道,妙音天佛是否是时间、是否还需要修炼···”

    “若是···我说我还要去修炼,我没有时间呢?”深深地望着了眼羽皇,妙音天佛迟疑了下,突然开口,满脸复杂的道。

    听到这里,羽皇面色微微一滞,随即,坚定的摇了摇头,道:“那也没有关系,因为,我可以继续等的,反正,我现在有的是时间。”

    “等?”妙音天佛秀眉微蹙,面带不解的望着羽皇,询问道:“动乱将至,你作为一朝之主,难道,不需要努力去修炼吗?”

    “需要自然是需要的,只可惜,那对于现在的我,根本没有用,因为,我遭遇到了瓶颈···”羽皇先是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

    “瓶颈?你的修为上遇到了瓶颈了?”妙音天佛秀眉一扬,一脸诧异的望着羽皇,一双绝美的眼眸中,满是惊疑之色。

    她心中很是好奇,甚至是有些不解,因为,在他看来,修为上遇到的瓶颈,这应该是一件很无奈、很苦闷的事情,可是,没从羽皇的话中,她们却是丝毫没有听出一丝的这种感觉,他所听到的之上风轻云淡与漠然,仿佛,他对于‘瓶颈’问题,全然不在乎一般。

    “没错!”羽皇点了点头,无比的肯定的道:“就是瓶颈···”

    说完,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他面色一正,对着妙音天佛真诚的道:“天佛,我说真的,若是你还需修炼,那便快快去吧,我继续在此等候就是了,真的没有什么关系、”

    听到这里,妙音天佛美眸一动,深深地凝视了一会羽皇,最后她缓缓地摇了摇头,轻叹道:“算了,我也不需要的,因为,我们是同病相怜,就算我继续去修炼,也没有什么意义,根本没用的。”

    “同病相怜?”羽皇眉头一扬,微微迟疑了下,他面色微变,一脸惊疑的道:“怎么,难不成天佛你在修炼上,也遇到了瓶颈?”

    “是啊!”妙音天佛轻叹一声,满是无奈的道:“而且是已经很久了,始终寻不到突破的契机···”

    闻言,羽皇心中一动,犹疑了下,突然出言,询问道:“既然···既然如此,那不知天佛可否赏脸,一起聊聊?”

    听到这里,妙音天佛瞬间陷入了沉默,低头沉凝了下,片刻后,她微微点了点臻首,轻声道:“跟我来吧···”

    “嗯。”羽皇面带喜色,连忙点了点头。

    言罢,他瞬间收回了双腿之上的九弦古琴,站了起来,随即,大步一迈,紧随着妙音天佛一起,朝着桃林的深处,走去了···

    音佛山上,桃林满世,花雨纷飞。

    举目望去,到处是一片醉人的粉色,无边无际,一眼,根本都是望不到尽头。

    若是,对于此处不熟悉的人,很容易在这里迷路,辨不清方向。

    桃花林中,羽皇以及妙音天佛两人,漫步前行,沐浴着漫天的花雨,渐渐远去···

    半个时辰之后,在妙音天佛的带领下,羽皇他们来到一处悬崖边。

    悬崖边,一颗桃树,扎根大地,倚崖而生。

    这是一个很是粗大的桃树,其主干足足有数丈之粗,它,并不是很高,左右不过三丈之高,枝繁叶茂的,一条条粗大的枝干,竞相伸展,宛若一条条粗大的虬龙一般,交相错杂,密密的纠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类似于平台的地方。

    而今,羽皇以及妙音天佛两人,正是静立于这个由许多枝干形成的平台之上。

    “你···经常会来这里吗?”默默地打量了眼四周,羽皇开口,对着正依在一个天然的树榻之上,静望着远处的妙音天佛询问道。

    “没错,这里,算得上整个音佛上位置最好的一处天然的观景台了,闲来无事的时候,我最喜欢来这里,斜躺在树榻之上,嗅着周围醉人的芬芳,望着满目的桃花,心中会很平静,很舒服···”妙音天佛微微颔首,美眸微闭,声音悠悠地道。

    “天然观景台?”闻言,羽皇眼神一眯,默默地点了点头,对于观景台这个词,他心中很是赞同。

    因为,他们此时所在的这个地方,位置真的非常好,高度适宜,角度适宜,视野极为开阔,没有一丝的遮掩之感,举目望去,四下周遭,方圆万里之地的桃花之景,尽收眼底。

    “天佛,不得不承认,你的音佛山,真的很美,虽然,我不知道传说中的桃花盛世是一种怎样的场景,但是想来,应该也不外如是吧!”静静地沉默一会,羽皇漠然开口,由心的赞叹道。

    音佛山的景色,本就很美,而今,站在羽皇他们这个位置看去,那就更美了···

    举目望去,到处一片粉红,那满世的粉色桃花,就仿若是一个粉色之海,微风起落间,无尽的粉色花瓣,频频而起,飘舞漫天,宛如是下了一场醉人的花雨,如诗如幻。

    “我的音佛山,如桃花盛世相比如何,我不清楚,也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却是知道,那就是眼前之景,乃是我最喜爱的景色。”妙音天佛沉凝了下,悠悠低语道,静静地望着愿望,远着远处那起伏不断的花雨,一双动人的眼眸中,满是欢愉与迷恋之色。

    旁边,羽皇一阵出神,痴痴地望着妙音天佛,一双血色的眼眸,眼神满是追忆与思念之色,因为,妙音天佛此时的神情,他很熟悉,很像一个他极为熟悉的故人···

    “天佛,你知道吗?曾经,我也认识一个人,一个如你一般,非常非常喜欢桃花的人,而且,最为相似的一点,那就是我的那位故人的住所,也是如你这里一般,种满了桃花。”半响之后,羽皇悠悠低语,默默地望着远处,一张英俊的脸上,满是思念与忧伤。

    “竟是如此的巧合吗?只是不知,你的那位故人现在在哪里?”妙音天佛秀眉微动,有些好奇的道。

    “在哪?”闻言,羽皇面色一滞,定定地望着妙音天佛,语气满是复杂的道:“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去哪里了,我找不到她了···”

    “找不到了?”听到这里,妙音天佛秀眉一皱,沉凝了下,悠悠地道:“诸天万物,皆有因果缘法,相遇是缘,分离亦是缘,如今,你之所以找不到你的故人,或许,应该是你们的缘分,还未到吧···”

    “缘分···未到?”羽皇皱了皱眉头,心中默念了几遍,随即,他苦笑的点了点头,道:“或许吧,或许,还真是缘分未到吧。”

    “永恒神主,其实一直以来,我心中都是有个疑问,不知道该不该问?”微微沉凝了下,妙音天佛突然开口,满脸的好奇的看向了羽皇。

    “没有什么该不该的,天佛请问便是。”羽皇摇了摇头,郑重的道。

    “永恒神主你···你和赤雪族有什么血脉关系吗?”妙音天佛犹疑了下,突然问道。

    “没有,我和赤雪族没有丝毫的血脉关系。”闻言,羽皇怔了怔,摇头坚定的道。

    “那···那你的瞳色与发色,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会是这般模样?”妙音天佛秀眉紧锁,一脸的好奇,这个问题,早已是困扰了她许久了,她想不通,更明白一个人族为何会有着一副与赤雪族一般无二的外表。

    听到这里,羽皇面色倏然一滞,怔怔失神道:“原来···你想问的是这件事···”

    回身,默默地看了眼散落在肩头的长发,半响之后,羽皇方才开口,满脸复杂的道:“其实,这件事应该说···是一种意外,一种巧合,一种做错了事,而得到的惩罚吧···”

    “惩罚?”妙音天佛皱了皱眉,迟疑了下,轻问道:“我听说···你的发色与瞳色,是因为一个人,是真的吗?”

    “嗯?”闻言,羽皇血眸一凝,他先是一惊,片刻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神色一晃,默默地轻问道:“是我师尊,告诉你的吧?”

    妙音天佛没有回话,只是微微点了点臻首,证明,那确实是他的师尊说的。

    “没错,确实如此···”微微沉默了下,羽皇郑重的点了点头,轻叹道:“不知道,我的发色在别人眼中是如何的?但是,我只知道,它在心我心中却是最特别的,因为它,对我有着很深的意义,赤发如雪,在我心中所代表的不仅仅是颜色,更是我心中的···一种永远的遗憾与悔恨!”

    “所以,这也就是,你的琴声之所以会如此悲切的原因,因为你心中有着极大的遗憾与悔恨?”妙音天佛秀眉一扬,继续追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