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岁月匆匆,双日横空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音佛山上,桃花满世。

    漫天的花雨之中,一棵巨大的桃树之上,羽皇静静而立。

    “算···算是吧。”听了妙音天佛的话,羽皇沉凝了一会,默默地点了点头。

    “万事万物,皆有其缘法,拥有了,那是有缘,错过了,便说明无缘,所以,我觉得你真的不必如此的,该放下,就要放下,何必因过去的遗憾,去折磨自己···”深深地凝视了一眼羽皇,妙音天佛漠然开口,悠悠低语道。

    “该放下?就要放下嘛···”听到这里,羽皇眉头一皱,瞬间陷入了沉默,一双血色的眼眸,定定地望着妙音天佛,一阵出神。

    “天佛,其实我想问,若是放不下,又该如何呢?”片刻后,羽皇突然出言询问道,神色极为的复杂。

    闻言,妙音天佛沉默了一会,悠悠低叹道:“你应该放下的,因为放不下,留给自己的只会是悲苦与折磨,正如你的琴声一般,虽然很是动听,但是,听起来却是无比的悲伤···”

    说至此处,仿佛间,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似得,她美眸一亮,突然再次开口补充道:“或许,等有一天,你的琴声不再悲伤,变的无悲无欢了,那时,你才会真的放下吧、”

    “我的琴声,变的无悲无欢?”听到这里,羽皇怔了怔,满脸苦涩的摇了摇头,对着妙音天佛反问道:“天佛,你说,分离的琴弦,究竟如何,才能够走出悲欢?”

    “嗯?”闻言,妙音天佛面色微微一滞,瞬间怔住了,美眸圆睁,神色一阵失神。

    她被问住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是啊,分离的琴弦,如何能够走出悲欢?她不知道,不知道该如何···

    “虽然,我不知道分离的琴弦,该如何走出悲欢,但是,我却是知道,过去的,就该让他过去,万不可让它成为一种可怕的执念。”片刻后,妙音天佛开口,声音平缓的道。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羽皇摇头,眉头紧锁,满脸的凝重与悲伤,“这句话说着容易,可是,做起来又哪里会那么容易?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谁又能真正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我做不到,也不想做到···”

    说到这里,他血眸一动,倏然看了向妙音天佛,满脸郑重的反问道:“天佛,冒昧的问一句,你能做到吗?前尘旧事,万象红尘,曾经所发生的种种,你真的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吗?你真的能够毅然决然的忘却一切,做到心中净如琉璃,全无一丝留念吗?”

    “我能···”妙音天佛一阵沉默,直到半响之后,她才缓缓地吐出两个字,她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却是充满了无尽的坚定之意。

    “你能?”听到这里,羽皇只觉得脑海中一阵轰鸣,倏然怔在了那里,脑中一片空白,久久说不出话来。

    “你···你真的能做到吗?”回神之后,羽皇再次开口,确认道,一双血色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妙音天佛,眼神中满是凝重与紧张。

    此刻,他是多么希望能够听到妙音天佛说‘她做不到’,只可惜,他注定是要失望了···

    “我能!”妙音天佛再次点头,肯定的回答道:“因为,我是佛,先不说,我是否真的有经历过前尘旧事,就算是我真的经历了诸般轮回,历经了万象红尘,一切对于我来说,也只会是一个历练而已,入世红尘是为劫,超脱红尘方为佛。”

    “入世红尘是为劫,超脱红尘方为佛?”听到这里,羽皇心下一沉,脸色微白的道:“如···如此说来,现在的你,心中早已是净如琉璃,对于过去,早已是没有了一丝的执念了?”

    “没有。”妙音天佛臻首微点,肯定的道:“我是佛,在我心中,万般痴念终为空,只有佛才会永存。”

    “是吗?那玄呢?那我呢?我们也都是无法在心中留下丝毫的痕迹吗?”羽皇眉头紧锁,一脸的悲痛与心伤。

    “嗯?”闻言,妙音天佛皱了皱眉头,默默地望了眼羽皇,轻叹道:“永恒神主,其实,我知道你的真正来意,虽然我已经说过许多次了,但是今日我还是要说一下,我真的不是你的故人,更不是你所要找的那个人,我就是我,我是大千佛域的妙音天佛,曾经,现在,未来我都是,只有这一个身份。”

    “你是谁?我心中非常清楚,或许,我比自己都清楚,因为,有些事,你不知道,但我却是知道,有些记忆,或许你已经忘了,但是我,却是还记得,一直记得···”羽皇摇头,缓缓地说道。

    “或许吧!”听了羽皇的话,妙音天佛沉凝了下,眯了眯眼道:“或许,轮回中,曾经我们真的是有可能一切经历过一些什么,但是,不管怎么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都是过去的记忆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而该放下的,也都是该放下了···”

    说到这里,似乎是想要让羽皇彻底死心一般,妙音天佛脸色一正,又继续开口,补充道:“如今,在我的心中,只会有佛,我的经书里,则是不会出现任何的红尘过往与前尘旧事,而我经书里,所写的人,也只会是佛···不会是你,或者曾经的你···”

    “不是我?不会是我···”旁边,听了妙音天佛的这番话后,羽皇心中狠狠的一颤,一张原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此刻,突然变得更是苍白了。

    “难道,曾经的一切,你真的早已忘却的一干二净了吗?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片刻后,羽皇整理下心情,长舒了口气,继续追问道,他还是有些不死心,因为,他不相信···

    ···

    这一天,羽皇以及妙音天佛两人,一起谈论了许久。

    你一言,我一语的,从午时一直谈论到落日黄昏,又从黄昏谈论到圆月高悬,繁星满天,一直到很晚,羽皇他们方才离开。

    当然了,这里所说的离去,指的是离开那个‘天然的观景台’,而不是离开音佛山。时间荏苒,匆匆而过。

    转眼间,一年的时间,悄然而逝。

    当日,自那个天然的观景台’离开之后,羽皇便是一直没有离开音佛山,而是选择留了下来,因为,他不甘心,他心中还有着一丝希望,希望可以通过相处,来换回妙音天佛的记忆,让她想起自己。

    故而,一年间,他始终与妙音天佛一起,几乎日日相伴。

    每天,不断地陪她说一些曾经的往事,说着一些曾经的经历,做着最大的努力,希望换回曾经的‘雨听音’,只可惜,根本没有用···

    如此以往,不知不觉间,又是过去了五个月的时间。

    在这过去的五个月里,羽皇依旧还在音佛山上,他没有离去,因为,他始终未曾放弃,未曾气馁···

    不过啊,如此的情况,就在这一天,却是突然终止了,一切都是突然变了。

    因为,羽皇要离开了,或者说是不得不要离去了,因为,一件轰动了整个大千世界的大事,在这一天,突然发生了,他必须回去,必须离开这里,回到永恒神朝之中去。

    轰隆!

    这一天,原本沉寂无比的大千世界,倏然响起了一阵惊天的轰响。

    巨大的轰鸣声,惊动大千,一时间,原本正处于闭关之中的诸方生灵,都是纷纷现身,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眺望了过去,他们都是很震惊,也好奇,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这次声音所传来的方向,乃是大千世界的极西之地,准确来说,应该极西之地的上空。

    初时,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很是平静,什么也没有,不过,这种情况并未持续多久,很快,那里却是突然发生了变化了···

    轰隆!

    随着,第二声轰鸣的传来,那片原本平静的虚空,倏然破裂开来,一股股刺目无比的金色华光,宛如一股金色的洪流一般,轰然冲出,刺目的华光,几乎在刹那间,就将那里变为了一片金色的汪洋。

    然而,如此,还并未结束,化为金色的汪洋之后,那些金光的华光,并未随之停止,而是继续变化了起来,最终,就在众人修者,震惊的目光,那漫天的金光,竟然齐齐聚集在了一起,化为了一个金色的巨大球体,悬挂在了空中。

    这个金色的球体,体型无比的巨大,方圆不知道多少万里,静静地悬在那里,宛如就是一个金色的太阳一般,熠熠生辉与天空原有的太阳,交相呼应,绽放着滔天的璀璨。

    “这是什么东西?它,是何物?”

    ···

    片刻的沉寂之后,整个大千世界瞬间沸腾了起来,各方修者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纷纷,他们都是很好奇,想知道那个宛如太阳一般的神秘存在,到底是什么东西。

    因为,它太奇怪了,而且出现的也太诡异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它竟然真如一个太阳一般,它的的光辉,丝毫不比真正的太阳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