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分离的琴弦,怎能弹出悲欢?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大千世界,一阵沸腾。

    ‘金色太阳’的出现,惊震万千,一时间,诸方各域的修者,皆是在议论,各处惊议声不断,他们很好奇,它是如何出现的?

    同一时间,几乎就在诸方修者议论的同时,各方势力、诸方各朝,皆是行动了,他们纷纷派出了各自修者,前去打探,近距离细细观察金色的太阳,因为,他们不解,心中很是诧异与震惊,很想弄清楚,‘金色的太阳’究竟为何物。

    可是,他们却是根本做不到,无法弄清楚金色的太阳为何物?因为,他们根本无法接近它···

    空中的那颗金色的巨大球体,真就如议论圆日一般,它,不但有些堪比太阳的神辉与光芒,同时也具有着太阳的热量,宛如一颗金色的火球一般,酷热无比,根本无法靠近,寻常的修者走到万里之外,就无法继续靠近了。

    万里之外是安全地带,而万里之内,则是死亡禁区。

    一旦进入其中,立刻会遭受的滔天烈焰的灼烧,极为的可怕与凶险。

    这是,诸方修者,对于那轮‘金色的太阳’的最新的认知。

    因为,就在刚刚,曾发生了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

    一群走在最前方的修者,不知所谓,径直冲向了那轮金色的太阳,他们试图靠近那个球体,可惜,谁曾想,就在他们迈入方圆球体的万里之内的时候,四周倏然燃起了滔天的烈焰。

    结果,那批修者的下场很惨,顷刻之间,便是被化作了虚无。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亲眼目睹了前一批修者的凄惨遭遇,后方的修者,皆是如遭到了晴天霹雳一般,一个个的脸色苍白,同一时间,他们全都是止住了身形,纷纷停身,落在了万里之外的安全地带,甚至,还有很多修者,在停下来之后,似乎是怕不安全似的,又忍不住朝着后方爆退了十几里···

    因为,他们真的是太惊恐了,太害怕了,心中惊震的无以复加,浑身冷汗直流,很是后怕,他们都在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冲在最前方。

    “好可怕,好可怕!幸亏我们慢了一些,不然死的就是我们了。”

    “是啊,真是太可怕了,那些到底是什么火焰,竟然如此恐怖!要知道,刚刚的那批修者中,可是有很多主宰九阶的存在啊!”

    ···

    滔天的烈焰的突然出现,惊震万千,它的存在,就仿佛是一张无形的面纱一般,使得原本就很神秘的‘金色太阳’,变得越发的神秘了,使得诸方修者,在震惊与惊恐的同时,心中又忍不住生出了浓浓的好奇···

    此时此刻,他们心中,都是非常想知道,那轮‘金色的太阳’究竟是什么存在?还有,那股突然的烈焰,到底又是什么情况?

    可惜啊,如今的他们,也仅仅只是能在那里空好奇而已,却是没有谁敢去继续前行,去探寻、去为自己,也为他人解惑。

    因为,他们都是害怕,都是不敢,可怕烈焰的存在,让诸方修者非常的忌惮,全都是望而却步,纷纷滞留在了金色太阳的万里之外,迟迟不敢靠近。

    故而,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将此消息,传给了各自的所属势力,想要由各自的势力之主,或者是运朝之主来决断。

    而今羽皇,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不得不要离开了,因为,就在刚刚,他收到了来自永恒神朝修者的紧急传讯,希望他尽快回朝···

    大千佛域,音佛山。

    桃花林中,微风阵阵,空中,花雨纷飞。

    微风中,花雨下,一位身穿七彩羽衣的绝世女子,静静而立,她容颜绝密,五官如刻,衣裙翩翩,长发飘飘,如仙临尘。

    女子不远处,一颗粗大的桃树之下,一张古朴的石桌,静静而存,石桌的四周,摆有四张石凳,此刻,只见这里正坐着一位青年,一位正在抚琴的男子。

    一袭紫金皇袍,尽显贵气,剑眉星目,五官俊朗,丰神如玉,他是羽皇,而之前的那位女子,正是妙音天佛。

    铮铮!

    四周,微风习习,芬芳阵阵,漫天的花雨下,一声声悠扬的琴声,随着微风飘扬而起,传荡四方。

    琴声很美,很是动听,称之为一曲隔世的天籁,也不为过,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这琴声太过悲伤了,如慕如诉,其中仿佛蕴含着万般痴念、悔恨与遗憾,听之让人忍不住为之心伤。

    琴由心生,琴声的悲欢,正是抚琴者心中的心中的悲欢。

    此时此刻,羽皇弹不出丝毫的欢愉,在他的琴声中,有的只是悲伤与遗憾。

    因为,如今的他,要离去了,要离开音佛山了。

    分离的琴弦,怎能弹出悲欢?

    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与妙音天佛朝昔相处,每日里,他都是使出浑身解数,企图让对方恢复记忆,让她想起曾经,想起他,只可惜,他还是失败了。

    一年来,他没有的丝毫的收获,没能勾起对方,哪怕一丝一豪的回忆。

    然而如今,在如此的情况之下,他却是要离开了,无法继续待在这里了。

    世事无常,此番一去,不知道会是怎样一番光景,眼下,只要一想到,这一次离去之后,或许,此生他将再无机会唤醒对方了,他心中的就充满了无尽的苦楚,一时间,失落、遗憾、不舍、悔恨等等诸多思绪,齐上心头···苦闷不堪。

    曾几何时,羽皇心中有着万般自信,自信只要给他一些时间,他一定可以让妙音天佛记起自己,回想起曾经,因为,他不相信,妙音天佛会真的忘得了,他们曾经的点点滴滴,而这,也正是他敢和王佛尊主打那个百年之约的根本原因。

    不过,此时此刻,羽皇却是早也没有之前的那番自信了,此时此刻,他曾经所有的自信,全都是化作了浓浓的愁绪,一种分离的愁绪。

    铮铮!

    琴弦错落,弦音悠扬,一阵阵动听的琴音,飘然而起,很动听,但是,却很悲伤,其中没有一丝的欢快与愉悦,宛若是一曲尘世的倾诉一般,倾诉着人世悲欢、生死离别,又仿若是一曲告别的天音,琴音的悲与伤,那是琴者的愁肠,一曲天音悠扬,是在对已逝的前尘过往的怀念,同时,又像是在对于过去的告别与祭奠···

    睁——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就在这一刻,琴音戛然而止,四周倏然归于了平静,一时间,风停了,花雨停了,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是静止了一般,再无一丝的声音。

    “你··该离开了···是吗?”许久之后,一声悠悠的女音,倏然响了起来,声音很柔、很轻,很是动听,却是有些复杂之意,它属于妙音天佛。

    闻言,羽皇一阵沉默,直到半响之后,他才默默点头,道:“是啊,我是该离去了···”

    说道这里,他眸光一动,定定地望着妙音天佛,道:“可是,在离去之前,我还是想要问你一个问题。”

    “嗯?什么问题?”妙音天佛转身,有些诧异的望着羽皇,轻问道。

    “之前,你曾说过,你是佛,所以,你的经书里不会出现丝毫的红尘过往,而你的经书里写的人,也只会是佛,现在,我想的问的是,若红尘未曾看破,若你还不是佛,你经书写的人,会不会是我?”静静地望着妙音天佛,羽皇悠悠而语,一双血色的眼眸中,华光烁烁,满是紧张与期待之色。

    闻言,妙音天佛的娇躯微不可见地颤动了一下,深深地凝视着羽皇,一阵沉默,直到许久之后,她才开口,缓缓地吐出了两个字:“不是···”

    言罢,妙音天佛豁然转身,看向了他处,只是,羽皇没有看到的是,就在妙音天佛转身的那一刻,她那一双原本平静的美眸中,倏然掀起了一阵波澜,一抹浓浓地复杂之色,油然而生,似乎刚刚说的的那两个字,让她心中很不是滋味一般。

    “不是?不是?不是”闻言,羽皇一阵呆滞,神色失神,口中不断地默念着这两个字。

    可以看到,他眼神中原有期待之色,在此刻,瞬间全都是化作了无尽绝望与苦涩。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这段时间打扰了,羽皇···就此告辞···”许久之后,羽皇漠然起身,对着妙音天佛行了一礼道。

    言罢,她最后凝视了一眼妙音天佛,随即,豁然转身,迈步朝着远处走去了···

    他的速度很慢,仿佛全身根本没有什么力气一般,身形,无比的落幕,一步步踏着虚空而去。

    下方,桃花林中,妙音天佛不知道何时,已然是再次转过身来,此刻,只见她秀眉紧锁,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是,最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怔怔地望着那道正渐渐远去的落幕身影,一双绝美的眼眸,满是复杂之色,其中有挣扎,有···

    “天佛大人。”一声轻微的呼唤传来,但见,几位身穿紫色佛衣的女子,突然自远处走了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