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血泪染天阶,断桥葬故人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哗啦啦!

    天空中的血雨,淅淅沥沥,从未停歇,这一刻,仿佛整个岁月与时空都是沉寂了,四周一切都未变,还是血红的模样,而唯一变化的,只有那座通天之梯之上的生灵。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一直在不断地变化,一批又一批新的面孔,接踵而至···

    时至如今,那座通天之梯,早已成为了一条不归路,其上染尽了无尽的万千生灵的血与泪,只见新人现,不见旧人归···

    可是,即便如此,依然有着无尽的修者,在前仆后继,在继续着这条征程···

    如此之往,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可能是十年,也可能是百年、千年、万年、十万年,甚至是更多···总之,具体时间,小皇等人都是无从得知了,因为,他们看不到,因为,就在下一刻,石碑上的画面再度变化了···

    这一次的画面,似乎是之前那副画面的延续,因为,画面中,同样有些那座通天之梯存在。

    只不过,这一次的通天之梯,有所不同了,与之前相比,它更红了,红的妖艳,阶梯之上残破不堪,似乎是经历过一场激烈的厮杀。

    此外,还有这一个最大的不同,那就是这一次的通天之梯之上很是空荡,其上再也没有了一个生灵···

    “这···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这座通天之梯上的生灵呢?怎么一个都没有了?”

    ···

    石碑之前,星灵儿以及小皇等人齐齐惊呼,双眼圆睁,一个个的心神巨震,满目的震惊,因为,这一刻他们都是想到了一种可能,一种极为可怕的可能···

    “怎么会没有生灵了?难不成···难不成,那些神古时代的生灵,都是绝灭了吗?”

    ···

    他们不敢想,因为那中可能,太可怕了,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对了,羽呢,他的前世身现在在哪?”这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身白衣的雨情,突然开口,惊呼道,秀眉微蹙,满是好奇与困惑。

    “不知道,应该还在苍穹之上吧?”

    ···

    众人摇头,他们也是不解。

    言罢,他们便都是不再说话了,一个个皆是专心的看向了石碑上浮现的画面,看向了那座血色天梯的尽头处——苍穹之上。

    他们在密切观望,观望着画面中的动态,想看看羽皇的前世身,何时会出现···

    只是不曾想,这一等,却是等了很久。

    这一次的画面,堪称是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画面了,它足足持续了一个月,而小皇等人也是足足等了一个月的时间。

    然而,现实中是过去了一个月,但是,画面中却是足足过了将近十万年的时间。

    换句话,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小皇他们皆是真切的见证了,画面中十万年的沧桑变化。

    只可惜,即便如此,即便过去了十万年的时间,他们依旧是没有见到羽皇的前世身的踪影。

    十万年间,画面中,始终如是,血雨从未停歇,淅淅沥沥一直下个不停,通天之梯之上,鲜血染了一遍又一遍,苍穹之上的杀吼声,一直在持续···

    只可惜,只听杀伐音,但是,却不见故人影。

    如此以往,不知道又是过去了多久,终于就在这一天,这一刻,苍穹之上的杀伐音,不知道为何,突然停了下来,与此同时,还有那场不知道持续了多少万年的血雨,也是跟着停歇了···

    至此,整个天地间,突然沉寂了下来,一切,都是变得无比的安逸。

    “咦,杀伐音停了?”

    “难道···难道结束了?”

    ···

    石碑之前,帝雪含烟等人一阵惊呼,此刻,只见他们个个双眼圆睁,死死地盯着苍穹之上,眼神中眸光烁烁,他们很是好奇,很想要看穿苍穹之上的那片云雾,想要看到战场之中的情况,只可惜,根本做不到,他们看不透,也看不穿···

    吟吟!

    这一刻,就在小皇等人惊疑不定,怔怔失神的时候,一阵惊世的龙吟之声,倏然自苍穹之上,那片黑红相间的云雾之中,响了起来,嘹亮的声音,震动诸天。

    嗡嗡!

    紧随其后,随着震世龙吟的响起,那片刚刚平静了不久的黑红相间的云雾,猛然剧烈翻腾了起来。

    紧接着,就在帝雪含烟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一个血色的模糊身影,缓缓地自云雾之中,走了出来,踏在了通天血梯之上。

    那是一个男子的身影,由于距离比较远,初时,众人并不能看清他的面目,直到到了近处,众人才看清了他的样子,知晓了他的身份。

    那是羽皇。准确来说,应该是羽皇的前世身。

    此刻的他,与之前一般,岁月与战争的侵袭,并未改变其分毫,如果非要说,有变化的话,那就是他的实力,他的实力,比前几次出现时,更强了···

    而今,他走了,自苍穹之上走出,并且,他不是一个人,在他的胸前,还抱着一个男子。

    那个男子的面目很是模糊,根本看不清,不过,尽管如此,尽管看不清他的面目,但是,从他的体型上,众人依旧猜出来了他的身份,他,正是那个从小与羽皇的前世身,相依为命,一起成长,从不分离的那位男子,那个···名叫‘轻吟’的男子。

    曾经何时,无论身处何种情况,他们两人都是从未分开,始终相伴,而这一次,他们虽然也未分开,是一同归来的,只不过,此时此景,却是与往日有了很大区别,甚至是天壤之别。

    因为,此刻的那名叫做轻吟的男子,不是与羽皇一起走回来的,他是被羽皇抱着回来的,因为,他已经早已了没有生息。

    他,战死了。

    在最后一役中,举世沉陷,除了羽皇的前世身之外,所有参战的生灵尽灭,而这其中,也包括那位名叫轻吟的男子···

    虚空中,血色浸染,大地上,血流成海,天空与大地之间,一座巍峨雄壮的通天血梯,静静而立,血梯之上,一个血色的身影,踏着血色长阶,默然而来,眉头紧锁,眼神中满是自责与悲伤。

    时至黄昏,残阳似血,映衬着满世的血色,尽显孤独与落漠···

    哗啦!

    这一刻,似乎是感受到羽皇的前世身心中的悲伤一般,天空中,突然下起了漂泊大雨,仿佛是在上苍在安慰他,想要以此来帮他洗却心中的悲伤。

    只是,根本不可能,即便是再大的雨,又如何能够洗却他心中的悲伤?

    大雨中,通天血梯之上,羽皇自上而下缓缓而来,走向远方···

    石碑之前,倾世梦等女以及小皇他们,皆是一阵沉默,此刻的他们,什么也没说,只是在那里静静地望着的那道落漠的身影,久久无言,神情中皆是,透着迷茫与好奇,他们好奇,羽皇的前生身,这是要去哪里···

    不过,这些却是不包括风吟轻寒,他除外。

    与小皇等人的神色不同,此刻的他,神情中没有丝毫的迷茫,有的只是悲伤,浓浓的悲伤,眉头紧锁,一双淡紫色的眼眸,迟迟地望着‘羽皇’的身影,眼神中满是复杂之色,其中有思念,有回忆,有激动,同时,也有着期待,无尽的期待···

    只是,不知道,他究竟在为何而激动?他,期待的又是什么?

    时间流转,匆匆而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这一刻,就在‘羽皇’走到通天血梯中间处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紧接着,只见他大手一挥,一道青色的长桥,倏然而现,直接从他的脚下,朝着下方,一直延伸到了无尽远处。

    “嗯?那是···青色长桥!”

    ···

    这一刻,寻古他们齐齐惊呼,惊呼之后,他们瞬间都是陷入了沉默,一个个的心中思绪万千,因为眼前的这座长桥,他们知道,他们见过,隐约间,他们似乎都是想到了什么,有所猜测···

    小皇他们思索间,‘羽皇’已然是再次动了,大步一迈,直接踏上了青色长桥,朝着远处走去了。

    啵啵!

    画面到这里,突然消失无踪,紧接着,一阵涟漪泛起,石碑之上,再次出现了一个画面。

    画面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青色长桥,一座无尽的虚空之中,延伸而来的青色长桥,这座桥,正是之前羽皇取出的那座青桥。

    青桥下,大雨中,一个浑身染血的男子,正在专注的在地上挖着深坑,眉头紧锁,满目悲伤,在他的旁边,是一紫色的棺椁,棺椁之中,静静地躺着一个男子,他,正是那位名叫轻吟的男子。

    原来,那个浑身染血的男子,正是‘羽皇’,原来,他正在此地,埋葬故人、埋葬他此生最重要的人···

    “是他的,原来我们之前所见到的那个墓冢竟然是那个名叫轻吟的男子的?”

    “只是,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何,最后他的墓,却是变成空的了?”

    ···

    看到此处,小皇等人皆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因为,直到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了,断桥下的那座墓冢的主人是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