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做错了,要付出代价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嗯?那是···永恒神主!”

    “是永恒神主!”

    ···

    紫金石碑之前,望着突然出现的羽皇,在场的诸位运朝太子先是一怔,随即,他们双眼一睁,齐齐惊呼了起来。

    可以看到,此刻他们脸上原有的傲慢与嚣张,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一脸的凝重与忌惮。

    身为一方运朝的无上太子,身份何其尊贵,平日里,他们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很是倨傲与自负,很有谁能够让他们心生忌惮。

    不过啊,眼下,就算他们再倨傲、再自负,却也是绝对不敢不将羽皇放在眼里···

    虽然,近几百年来,由于在闭关修炼的缘故,他们这些运朝太子,在大千世界走动的次数很少,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对大千世界里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不了解。

    恰恰相反,他们很了解,尤其是对于近几百年内新生的运朝——永恒神朝,以及永恒神朝之主羽皇,他们了解的最多,他们熟知羽皇的一切事迹,知晓他在大千世界之中的一切荣耀与过往···

    当然了,同时,也正是因为,他们对于羽皇比较了解,此刻的他们,才会面色凝重,心生忌惮。

    短短地数百年内,直接由一个弱小的飞升者,突破到了神主之境,如此辉煌的事迹,谁能做到?纵观万古时空,恐怕,也仅仅只是独此一位了。

    “羽!”

    ···

    几乎,就在诸位运朝太子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分散在四周的帝雪含烟等女便是齐齐惊叫了起来,与诸位运朝太子脸上的凝重与忌惮不同,此刻的她们,满脸的欣喜之色,一张张原本布满了紧张与担忧的脸色,瞬间都是舒缓了下来,心中更是狠狠地松了口气。

    因为,羽皇来了,在她们心中,羽皇就是一切,是她们的主心骨,更是她们的心安之地,无论何时,无论面对着何种情形,只要有他在,她们就会觉得很安心。

    他之所在,便是她们的心安之地。

    嗖嗖嗖!

    说话间,她们齐齐跃起,快速地朝着羽皇的身边,聚集了过去。

    “羽,悦心她···她怎么样了?”

    “是啊,悦心怎么养样了?”

    ···

    来到羽皇身边之后,帝雪含烟等女瞬间都是附身围在了紫悦心的身边,一个个的秀眉紧皱,面色凝重,一张张绝美的脸上,满是浓浓的担忧与关切。

    闻言,羽皇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此刻,倒不是说,羽皇故意不说话的,而是他不能说话,无法说话,因为,此刻的他,无法分神,因为,此刻的他,正是全神贯注的为紫悦心疗伤,他在用他的最大的努力,去拯救紫悦心,不可以有丝毫的分心。

    “神主!”

    “神主!”

    ···

    随着,一阵高呼传来,那群原本与妖、魔两族的修者,激战的永恒神朝的将士,全都是飞了过来,围在了羽皇以及帝雪含烟等女的身边。嗖嗖嗖!

    与此同时,也就是在这群永恒神朝的将士飞回羽皇等人身边的那一刻,原本与他们激战的妖、魔两族的将士,也都是回到了各自的主子的身边。

    “太子殿下,情况有些不妙了,如今,既然永恒神主来了,属下以为,我们还是快点离开的好!”不远处,一位大千妖域妖族的老者开口,小声的对着一位紫发紫瞳,身穿白金龙袍的妖异男子,提议道。

    那位说话的老者,来自于大千妖域之中的妖空仙朝,自然而然的,那位紫发紫瞳,身穿白金龙袍的男子,正是妖空仙朝的太子。

    听了那位妖族老者的话,妖空太子沉凝了下,眯了眯眼道:“今日所为,皆是为了那块紫金石碑之上的传承,如今,既然传承已毁,那么再留下来,也确实是毫无意义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下,长舒了口气,道:“也罢,既是如此,我们走吧,离开这里吧!”

    说完,他深深地看了眼羽皇,随即,豁然转身,带着身边的诸位属下,缓缓地朝着远方走去了。

    “走,此间事了,我们也离开吧!”

    “我们走,去别处看看!”

    ···

    妖空仙朝诸位修者的离去,就像是一个引子一般,紧随其后,几乎就在他们动身的那一刻,在场的其他诸位运朝太子,也都是动身了,纷纷带着各自的属下,朝着四面八方,匆匆的走去了···

    如今,在诸位运朝太子看来,眼前的这个地方,已然成为了一个是非之地,一个让他们心生忌惮的所在,他们实在是不愿意在此多呆了,皆是想要尽快离去,因为,他们还真怕等下羽皇会对他们不利。

    只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他们,真的能够轻易的离开吗?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不可能,他们根本不可能如此轻易的离去,因为,有人不允许他们离开···

    “慢着!朕···让你们走了吗?”

    这时,就在诸位运朝太子刚走出不过数步的时候,一声冰冷无比、毫无一丝感情的冷漠之音,突然响了起来。

    这道声音的主人,正是羽皇。

    羽皇的这道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此刻听在在场的诸位妖、魔两族的诸位修者心中,却是宛若惊雷,让他们一个个都是仿佛被雷击一般,顷刻间,定在了那里。

    可以看到,此刻的他们,个个面色苍白,尤其是诸位运朝太子,他们的脸色,最是难看,因为,他们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羽皇声音中所含有的杀气!

    同时,也就是这一刻,他们心中都是一阵恍然,今次之事,看来是无法善了了。

    “怎么?永恒神主叫住我等,难不成,是有什么事吗?”一位魔族的运朝太子开口,深深地凝视了眼羽皇,明知故问的道。

    “是啊,永恒神主,不知道你有何贵干?”

    ···

    几乎,就在那位魔族的运朝太子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在场的其他的诸位运朝太子,便是纷纷开口了,齐齐对着羽皇质问道。

    心生忌惮,不代表惧怕,虽然,他们很不想与羽皇正面冲突,但是,若是逃不过,他们也都是丝毫无惧,毕竟,他们不是一个两个,同样,他们所代表的也不是一个运朝,两个运朝,而是,妖魔两族之中的整整二十二个运朝,他们无惧。

    因为,他们绝对不相信,羽皇敢冒着同时得罪妖魔两族的危险,动他们···

    此时此刻,羽皇眉心间的那道眼睛,依然闭合了,他已经不再继续朝着紫悦心体内输送生命之光了。

    听了妖魔两族的诸位运朝太子的话后,羽皇没有立刻回话,而是自顾着将怀中的紫悦心,交到了帝雪含烟等人的手中,让她们好生照料,嘱咐道:“你们,守在这里那也不要去,好好的看护好悦心。”

    “羽,悦心她···”闻言,帝雪含烟等女,张了张嘴,刚想要询问下紫悦心的情况,可是,下一刻,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原来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却又是被她们生生的咽了回去,顿了下,她们相视一眼,齐齐改口道:“羽,我们陪你一起吧···”

    “不用···”羽皇缓缓地摇了摇头,悠悠地道:“你们,在这里照顾好悦心就好了,如今的她,不可以再出现一丝一毫危险了。”

    说着,羽皇缓缓地站了起来,再次深深地凝视了眼紫悦心,随即,他豁然转身,看向了身后的诸位运朝太子。

    转身的那一刻,他那张原本满是柔和与关切的脸色,瞬间,被无尽的愤怒与冰冷取代,一双血色的眼眸,烁烁其华,不断地在诸位运朝太子身上扫动,眼神中,布满了滔天的杀意。

    此刻的他,心中充满了怒火,无穷的怒火,如何能够不愤怒?

    如今的紫悦心,真的是很危险,因为,她受的伤太重了,无论是修者本源,还是身体,都是遭受了极大的创伤。

    生命之光,堪称举世间,最强的疗伤圣药,可是,就在刚刚,刚刚他几乎把他的审判之瞳之中生命之光都耗尽了,可惜,依旧没有能够让紫悦心的伤势回转一些,仅仅只是保住了她的一丝极其微弱的生机而已,一丝,随时都有可能湮灭的生机···

    “有何贵干?”冷冷地扫了眼诸位运朝太子,羽皇眯了眯眼,满脸的冰冷之色,声音霸道而又冷漠的道:“在这个世界之上,从来还没有谁,在伤害了我心爱之人的情况下,能够安然离去的···”

    “嗯?怎么?你想要留下我们?”闻言,一位魔族的运朝太子开口,眯了眯眼,脸色阴沉的道,他,来自一个魔族之中的一个圣朝,在魔族的诸多太子之中,他的实力堪称是最强的。

    “留下你们?”淡淡的瞥了眼那位魔族的运朝太子,羽皇嘴角一扬,摇了摇头,声音淡漠而又冰冷的道:“不,不是让你们留下,朕只是想让你们知道,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

    说到这里,羽皇面色一冷,一字一顿的道:“所以,今天,朕的目的就是,让你们永——远——消——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