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等待太长,相聚太短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ps:在这里首先改正一个错误啊,昨天上一章章节出现错误了,重复了,现在在这里改正过来!

    “嗯?”

    这一刻,场中一阵沉寂,听了紫悦心的话,不仅在场的小皇以及帝雪含烟等女,就连当事人,羽皇都是一阵呆滞,心中无比的迷茫,他感到很是不解,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紫悦心说的是什么意思?自己,曾经说过那些话吗?

    “悦心,我···你这是怎么了,你到底是在说什么?为何我有些听不懂?”片刻后,羽皇出言,眉头紧锁。

    “你不记得了?你真的不记得了吗?”听了羽皇的话,紫悦心脸色一暗,一双绝美的眼眸中,倏然布满了痛苦之色,微微沉凝下来,随即,仿佛是想不到了什么,她突然摇了摇头,紧抱着羽皇,悠悠地道:“没关系了,真的没关系了,记不得,就记不得了吧,不管如何,这一世,还能够与你见一面,已经足够了,真的足够了,因为,我见到了你,哪怕只是一面,却也不枉我来红尘一遭···”

    说着说着,那双原本已然通红的眼睛,再也忍不住流出了眼泪,与此同时,原本紧紧抱着羽皇的双手,不禁再次紧了紧,一双绝美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羽皇,眼神中满是思念与不舍之色。)

    “悦心,你到底是在说什么?为何你今日说的话,如此的奇怪?”羽皇眉头紧锁,望着在自己怀中不断颤抖的娇躯,一脸的不解。

    说着,他缓缓地伸出右手,轻轻地为其拭去脸颊的清泪,动作无比的轻柔,眼神中满是柔情。

    此刻,他能够清楚的感受紫悦心的情绪,那是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其中有紧张,有担忧,有悲伤,更有不舍,浓浓的不舍···

    只是虽说如此,虽说他能够清楚的知道这些,但是,羽皇却是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他不明白,紫悦心在紧张什么,担忧什么,又因何悲伤?还有就是,为何她会有不舍的情绪,这种不舍究竟来源于何处?

    “悦心,你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我总觉得你现在与之前,大不一样了?”羽皇再次开口,满脸好奇的道。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听了羽皇的话,紫悦心身躯微滞,片刻之后,她突然摇了摇头,声音悠悠的道:“往事已矣,旧事随风,一切都不在重要了,如今,我什么不想管,我只想这样,静静地抱着你,就这样···就好!”

    说着,紫悦心不由得,再次紧了紧了双手,脸颊紧贴在羽皇的怀中,双眼微闭,默默地抽泣了起来,秀眉紧皱,眉宇间,挂着仿佛永远解不开的伤痛与忧愁。

    “姐···”

    旁边,见此情景,小皇皱了皱眉,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出,便是被旁边的帝雪含烟等人给制止住了。

    “小皇,你没有发现悦心有些不对吗?我们先别去打扰他们,就在这里静观其便吧!”帝雪含烟等人齐齐开口道。

    “可是···”闻言,小皇沉凝了下,最终点了点头,道:“明白了···”言罢,他们再次陷入了沉默,一个个的眸光烁烁,齐齐望向羽皇以及紫悦心的方向,心中各有所思。

    ···

    “悦心,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这时,羽皇突然出言,声音轻柔的问道。

    “没,没有,我没事,只要你这样抱着我,就好···”紫悦心微微摇头,悠悠低语道,他的声音很轻,也很平淡,好似呓语一般。

    闻言,羽皇一阵默然,虽然,紫悦心一直口口声声说自己没事,但是羽皇的心中,却是非常清楚,紫悦心的心中,定然有些很多心事,有着许多他所不知道的事,因为,她的情绪与声音,骗不了人,从紫悦心的言语之中,他听出了许多愁绪与忧伤···

    不过,虽说如此,虽然她知道紫悦心是在骗他,但是,他却是并不想说穿,因为,他不想强迫她,既然紫悦心不想说,那他便不问···

    故而,一时间,四周倏然陷入了沉默,

    一念至此,羽皇长舒了口气,这一刻,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那样静静地相拥着,久久无言。

    “好熟悉,真的好熟悉,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但是,你的气息却是依然如故,依然如旧时那般,让人熟悉,让人迷恋···”片刻之后,紫悦心的声音突然再次响了起来,声音悠远而飘渺。

    说完,稍稍顿了下,接着,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紫悦心再次开口,神情微微失神,满脸泪痕,面带回忆的道:“羽,你知道吗?我好想你,真的好想···好想你!你的气息,是我永生的魔,更是我此生最最无法割舍的眷恋,这一世轮转,不为其他,只为,能够在红尘中见你一面,哪怕只是一眼,便也足够了···”

    说到这里,紫悦心稍稍顿了下,又继续道:“所以,这一世,虽然短暂,但是,却也是无憾了,因为,不管如何,我终是如愿了,至少···我真的见到了你···”

    “你的出现?仅仅只是为了见我一面?”听到这里,羽皇心神一震,满脸困惑的道:“悦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之间曾经到底都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所说的这些,我全然不明白···”

    闻言,紫悦心一阵沉默,直到片刻之后,她才突然摇了摇臻首,秀眉紧皱,一边默默流泪,一边悠悠低语,言语中满是伤痛与忧伤:“羽,不明白,就不明白了,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真的不重要了,不管曾经如何,亦不管未来如何,我只管现在,只珍惜此时此刻···”

    说到这里,紫悦心突然从羽皇的怀中抬起了臻首,看向了羽皇,展颜一笑道:“因为,至少此刻,你还在我身边···”言罢,她的目光,瞬间便是停住了定在了羽皇的身上,情无比的专注,仿佛是将羽皇的样子,彻底的烙印在心里一般。

    “嗯?”听到这里,羽皇突然皱起了眉头,神色变得极为的凝重,不知道为何,在听了紫悦心的话后,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浓浓的不安之感,因为,从紫悦心的话语中,他听出来一种离别之意。

    “悦心,你在胡说什么呢,不只是此刻,以后,我都是会永远在你身边,永远···”片刻的呆滞之后,,羽皇突然开口了,语气中满是坚定之色。

    “永远?真的···会永远吗?”闻言,紫悦心眼帘一垂,满脸忧伤的道。

    言罢,突然间,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紫悦心俏脸一变,突然再次扑入了羽皇的怀中,双手紧紧地抱着羽皇,娇躯微颤,满是不舍的哭泣道:“羽,你知道吗?我好不舍,我舍不得,我真的舍不得你,求求你,这一世,不要再忘了我···”

    “嗯?”闻言,羽皇先是一呆,片刻后,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脸色一变,满是不安的道:“怎么了悦心,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会忘记了你,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说话间,他双手一紧,就要将紫悦心再次搂入怀中,可是,不曾想,就在这一刻,他忽然震惊的发现,他···竟然触摸不到紫悦心了。

    “嗯?怎···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羽皇惊呼,双眼大睁。

    说话间,他不信邪的再次朝着紫悦心抓去,可是,这一次依然如上次一般,他···抓不住,触摸不到,紫悦心明明就在眼前,可是,他却是根本触摸不到···

    这时,就在羽皇心中震惊,满腹惊疑是时候,一声悠悠的话音,突然在羽皇的耳边响了起来,“浮生飘渺,岁月长情,等待太长,无奈,相聚太短,羽,这一世,纵然你已经忘记了我,忘记了曾经,我亦无悔,若是,可以再来一次的话,我亦愿意为你,一生守候,直到你再次归来···”

    哗!

    话音一落,伴随着一阵紫光闪过,紫悦心的身影,倏然破碎了开来,消失了无踪,仅仅只在原地,留下了一片的紫色的光影。

    这些紫色的光影出现之后,并未散去,反而是凝聚在了一起,最终就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化为了一块花型的紫色令牌,飘落在了羽皇的手中···

    “不,悦心,悦心···”望着手中的紫色令牌,羽皇先是一呆,随即,他脸色一变,倏然大吼了起来。

    “姐姐,姐姐!”

    “悦心!”

    ···

    紧随羽皇之后,小皇以及帝雪含烟等人的声音,便都是齐齐响了起来,声音中满是伤痛与难以置信之色。

    他们不明白,包括羽皇在内,也都是如此,他们都是不明白,刚刚紫悦心明明已经好了,为何又突然消失了?他们想不通···

    只是,无论他们再困惑,再想不通,也是没用了,因为,事实就是如此,紫悦心,确实是消失了,彻底的消失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刚刚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消失?”羽皇低吼,双目血红,声音很是低沉,言语中满是痛苦之色。

    “主人,你们先不必担心,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悦心主母应该是没有死。”这时,就在羽皇痛苦不堪的时候,一声飘渺的声音,倏然自远处的空中,传来过来。

    嗖!

    话音刚落,但见,一位身穿火红长袍的老者,突然自远处飞射了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