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亿万红尘,无尽世间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你知道吗?你真的不该救我的,我受伤太重了,就算你替我裆下这一击,我也是无法离开的,你何必为我,丢了性命?”妙音天佛臻首微摇,泪眼朦胧,俏脸之上,满是心痛与忧伤。

    听了妙音天佛的话,羽皇微微一笑,艰难的摇了摇头,道:“我说了,曾经的数世之中,都是你挡在我面前,这一次,也该换我来守护你了···”

    说到这里,羽皇面色一凝,紧紧地望着妙音天佛,语气坚定的道:“所以,无论如何,无论情况怎样?只要我在,就一定会护你周全。”

    “不,不,我不要你这样···”妙音天佛摇头,满脸痛苦的道:“你知道吗?我只想让你平安,只要你平安就好···”

    “我平安就好?”闻言,羽皇眸光一凝,盯着妙音天佛,道:“那你呢?”

    言罢,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他血眸一凝,死死地盯着妙音天佛,满脸期待的道:“妙音,我只想问一句,你···当真是一点不记得我了吗?你当真是···把我们曾经的一切,都忘了吗?”

    “我···”闻言,妙音天佛语气一滞,瞬间沉默了,秀眉紧锁,深深地凝视了一会羽皇,片刻后,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她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不···不记得,还是那句话,我根本不是你口中的‘音儿’,既然,我不是她,又怎么可能有他曾经的记忆?”

    “不是?”羽皇面色微微一白,反问道:“既然不是,那你为何如此在意我的安危?为何为我哭泣?”

    “因为,你是为我受的伤···”妙音天佛回道。

    闻言,羽皇面色一滞,满目悲伤的道:“仅此而已吗?”

    说到这里,羽皇话音稍稍一顿,再次出言,紧紧地盯着妙音天佛,满脸不解的道:“为什么?你明明就是音儿,为什么就是不承认?你知道吗?其实,王佛尊主早就告诉过我了,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认我?不愿意承认呢,我不信你会忘了我,更不信,你会一点都记不得我了?”

    “我说过了,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你快走,赶紧走,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为了我儿丧命,不值得···”妙音天佛摇头,一脸焦急的之色,她想让羽皇感觉离开。

    “离开?我···噗!”闻言,羽皇苦笑一声,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可是,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直接张口狂吐了数口鲜血。

    一瞬间,原本还有些红润的脸色,立刻变得一片煞白。

    咔嚓!

    与此同时,就在羽皇口吞鲜血的那一刹那,他的背后倏然传来了一声崩裂之音,一瞬间,他背部的衣物直接化为了乌有,整个背部更是裂纹横生,血肉模糊,仿佛是将要炸开了一般,滚热的鲜血,哗哗流淌,顷刻间,染红了妙音天佛的双手。

    “不···羽,怎么回事?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妙音天佛面色大变,刚刚停下来的泪水,一瞬间,再度如决堤了一般,潸然而下,秀眉紧蹙,一张绝美的眼眸中满是浓浓的担忧与紧张。

    “好好的?真是笑话,被本尊的天戈击中,别说他只是一位小小的尊主阶修者,就算他是皇极境强者,不死也得脱层皮。”这时,几乎就在妙音天佛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一道突兀地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直接替羽皇回答了妙音天佛的问题。

    显然,回话之人,正是神魔天煞。

    “我···我没事,你···你别听他胡说,我···噗!”羽皇艰难的摇了摇头,他想去劝慰妙音天佛,让他不必担心,可惜,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只见他脸色一红,再次狂吐了数口鲜血。

    咔嚓!

    同一时间,又一声破裂的声音传了过来,那是从他背部的传来的,显然,此刻,他背部的伤势,再度加重了。

    “羽,你怎么样?你快好起来,我不要你有事···”妙音天佛惊呼,一张绝美的脸色,满是惊慌与担忧之色。

    闻言,羽皇微微摇了摇头,一双渐渐失去光泽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妙音天佛,艰难的道:“我···我想再问一遍,你,是音儿吗?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是,是,我是你的音儿···”妙音天佛开口,这一次再也没有一丝的犹豫,当即点头,满脸的泪痕的道:“羽,音儿当然记得你,其实,早在很久之前,我就已经完全想起你了···”

    有时候,眼睛会出错,但是,记忆却是不会错,有时候,记忆也会记错,但是心,却是永远也不会错。

    曾经,累积了数世的羁绊与情缘,早已经铭刻在彼此的心底,曾经苦苦追求了数世的缘与念,怎么能够忘却?不能忘却,更无法忘却,纵然几经轮回,都不曾磨灭,心若在,爱便长存···

    故而,无论何时,无论经过多久,只要生命还在,只有心还在跳动,那么,铭刻在心底深处的人与记忆,就永远不会褪去···

    时至如今,如果若是问,妙音天佛是何时想起羽皇,想起他们的曾经的,恐怖就连她自己也有些说不清,或许是在刚刚,也或许,是在音佛山上与羽皇相处的那数年里,也或许,早在他们第一次相见之时,就已经想起来了···

    生命的美妙,从不在于长久,只在于,不经意间,你总会遇到意想不到的惊喜,而如今的羽皇,就是如此···

    虽然,此刻的他身负重伤,生死只在一念之间,但是,他却是满腹的惊喜与欢愉,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妙音天佛的一句话。

    “真的?”羽皇面带喜悦,一脸激动的道:“既然如此,既然你早已记得我了,那你为何···为何不肯认我?为何不愿与我相认。”

    “因为,我是佛族的妙音天佛,因为,我的身上肩负着佛族的未来,因为,我知道自己一旦与你相认,就放不下你了,所以,不想与你相认,不敢去见你,更不敢去想你,因为,我怕自己舍不得,更怕自己好不容易下定了要忘记你的决心,会被你的一言两语,顷刻间摧垮···”妙音天佛摇了摇臻首,幽幽哭诉道,深深地凝视着羽皇,一双绝美眼眸,眨也不眨,仿佛是生怕自己一眨眼,羽皇就会彻底消失了一般。

    闻言,羽皇艰难的一笑,恍然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现在终于是明白了,先前你为何一直那么焦急的让我走,你是在担心我的安危是吗?因为,那时你已经记得我了···”

    “嗯。”妙音天佛点头,道:“这里太危险了,我不想你有事,不想你有事,即便有一天,我再也无法与你在一起,只能在一旁,默默地望着你,我也希望,你好好的,永远都好好的···”

    闻言,羽皇微微摇了摇头,柔声道:“事到如今,你还不知道吗?你若不在,即便再好,那也是坏的···”

    “呕,噗···”

    说到这里,羽皇脸色一涨,张嘴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此刻的他,眼神涣散,脸色苍白到吓人,神色极为的萎靡,仿佛随时有可能咽气一般。

    “羽,羽你怎么样?你别吓我,我不要你有事,你快好起来,好不好?”妙音天佛神色剧变,满脸的惊慌与无措,自从回归妙音天佛之身以后,她从未害怕,但是,此刻她却是害怕了,无比的害怕,她害怕羽皇会就此离她而去···

    “音···音儿,答案我一件事好···好吗?”伸了伸手,艰难的为妙音天佛拭了拭眼泪,声音虚弱的道。

    “嗯嗯。”妙音天佛连连点头,急声道:“只要你好好的,无论什么事,我都答应你···”

    闻言,羽皇微微摇了摇头,轻声道:“答应我,以后···以后,永永远远都不要在离开我,更不准,再不认我···”

    “嗯,音儿答应你···”妙音天佛重重的点了点头,满目深情的道:“从此之后,亿万红尘,无尽世间,我只愿做你一人之佛,生生不弃,世世不离,如果可以,我愿倾尽我毕生的佛法,不求超脱永世,不为得证琉璃,只为,度你一世平安···”

    “好,好···”闻言,羽皇艰难的一笑,伸手轻轻地抚摸下妙音天佛的脸颊,满目柔情,声音颤颤巍巍的道:“最后···还有···最后一件事,答应···答应我,无论此番我的结果如何,你都是要好···好好的···”

    砰!

    话音一落,随着一声轰响传来,羽皇整个人瞬间消散了开来,化为了一片血雾。

    神魔天煞的那恐怖的一击天戈,何其恐怖,别说是羽皇了,就算是夜妖皇之流,若是被击中,也要饮恨。

    先前,羽皇其实一直都是在强撑着,直到刚刚,他终于是撑不住了,彻底的爆炸了开来···

    (嘿嘿,如果,写到这里,我来一句,本书完会怎样?会不会被打死?好吧,不扯了,默默地的滚回去继续码字,二更稍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