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一拳轰爆,惊艳一击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啊啊啊!”

    虚空中,神魔天煞一阵哀嚎,此刻的他,完全被羽皇压着打,全无还手之力,即便他肉身强硬,但是却也难以抵挡羽皇的轰击,周身满是伤痕,极为的凄惨,杀猪般的惨嚎声,此起彼伏。

    “不是说,自己肉身无敌吗?朕让你肉身无敌,让你再肉身无敌···”羽皇满脸的冰冷,一边挥拳疯狂的殴打着神魔天煞,一边还不忘着大吼着。

    说着说着,仿佛是又想到了什么似得,他血眸一怔,狠声道:“对了,差点忘了大事,我让你乱打,让你乱打,你说你打哪里不好,非要往那里打,那个地方就能乱打了吗?那地方多重要啊!”

    羽皇口中的‘那个地方’,不言而喻。

    此刻,神魔天煞真的很想问,羽皇所说的那个地方,究竟是什么,当然了,如果他要是知道了,羽皇所说的那个地方指的是什么的话,他一定会说自己很冤,因为,娲蛇女皇腹部那里的伤,根本就不是神魔天煞留下的,那是盖世妖尊砍伤的,如今,他只不过,不小心将娲蛇女皇腹部的旧伤,给引发了而已。

    只可惜,尽管他心中满腹的疑问,但无奈的是,他根本问不出来,因为,他没有机会说,羽皇根本没有给他一丝说话的机会,每次,他刚想说话,都是立刻被羽皇一拳给轰了回去!

    “可恶,是可忍,孰不可忍,朕,更不可忍···”羽皇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不说还好,他越说越生气,故而,下意识的,他手中的力道,也就随之越来越大。

    很快,不远处的妙音天佛以及金猪他们,便都是看到了一副极为‘诡异’的画面,画面中,一个如山般的帝王身影,疯狂的在空中流转,挥动着巨拳,在他手中,一个同样巨大如山的身影,宛若皮球一般,被轰来轰去。

    可以看到,此刻的他浑身染血,皮肤全都裂开了,他早已失声,被打的连惨叫声都是发不出来了,情况很是惨烈。

    “哇靠!羽皇和他这得是有多大的仇啊!”

    “太惨了,实在是太惨了,羽皇这绝对是故意的,我肯定!”

    “汪,暴力,实在是太暴力了,说好的温柔呢···”

    ···

    不远处,金猪以及赤羽等人一阵发呆,个个双目大睁,满目的惊震之色,个个冷汗直流,当然,他们并不是为自己而流,而是在为羽皇手中的神魔天煞而流,因为,他实在是太惨了,有些惨不忍睹。

    “妙音,你听清楚羽皇口中说的是什么了吗?”

    “没听清,我只听到他说什么乱打?什么打哪里不好的,好奇怪啊,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是啊,我也听到了这些,真是奇怪···”

    与寻古等人不同,此刻,妙音天佛域娲蛇女皇他们所关系与在意的却是羽皇击打神魔天煞之时,口中嘟哝的那番话,因为,直觉认为,那番话有问题。

    ···

    此刻,若是羽皇听到妙音天佛以及娲蛇女皇的这番对话的话,一定会大吃所惊,女人的直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当然了,妙音天佛两女的这番话,羽皇是不可能听到的,因为,此刻的他,正全心全意的‘活动手脚’呢。

    “给朕爆!”

    不远处的虚空中,羽皇魏然而立,周身皇威滚滚,望着突然落到在自己面前神魔天煞,他长啸一声,一道大拳,猛然轰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传来,拳影轰然而至,瞬间轰在了神魔天煞仅剩的那只手臂之上,直接将其轰爆了开来,鲜染漫天。

    先前,一拳之后,羽皇都是会立刻追过去,不过,这一次,似乎是已经没有耐心,再与‘神魔天煞’戏刷了一般,他没有再次追过去,而是选择停在了原地。

    “好了,气也出的差不多了,现在,你可以去找盖世妖尊团聚了!”

    淡淡地瞥了眼,落在数百米开外的神魔天煞,羽皇悠悠低语。

    言罢,他右手猛然抬起,直接一掌,朝着神魔天煞盖了过去,这是羽皇的必杀一掌,其中的威力,远非之前羽皇在暴打神魔天煞之时的那些大拳可比。

    轰!

    毫无悬念,一掌之下,神魔天煞应声爆炸了开来,化为了一片血雾。

    自此,诸方禁区之中的恐怖存在,再次少了一位。

    “不得不承认,你的肉身确实很强,但是,比之朕的帝王法相以及玄黄不灭体来说,还是差了很多。”羽皇眼神微眯,静静地望着神魔天煞消失的方向,悠悠低语道。

    哗!

    言罢,他豁然转身,朝着妙音天佛等人的方向走了过去,同一时间,也就是在那一刻,就在羽皇转身的那一刹那,随着一道紫金之光闪过,他的帝王法相,以及帝王画卷,顷刻间消失了无踪,而他则是再度恢复了本来大小。

    “暴力啊,实在是太暴力了!”这时,几乎就在羽皇落在妙音天佛两女身边的那一刻,随着一声感慨传来,寻古等人齐齐而至。

    “暴力吗?”羽皇扬眉,转身瞥了眼金猪等人,摇了摇头,正色道:“还好吧,其实,我之前都是在拿他练手,不然,它岂能活到现在?”

    “我勒个去,羽皇,如你所说,神魔天煞是否还要感谢你,让他多活的一段时间?”赤羽双眼大睁,满脸怪异的道。

    “嗯。”闻言,羽皇认真地沉吟了下,一本正经的道:“按理说,应该是这样···”

    闻言,众人双眼一睁,默默地对视了一眼,齐齐闭上了嘴巴,因为,话说到了这份上,他们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把人家狂虐了一番,让人家多受了一番罪,结果,还要让人家感谢你,这是什么鬼道理。

    当然了,虽然此刻,众人对羽皇的话,有些不以为然,但是,这并不代表的他们在为神魔天煞打抱不平,他们可没有,毕竟,对于神魔天煞他们可是没有丝毫的同情之心,有的只是杀意,因为,那是一个祸端,断不可留。

    “汪,对了,差点忘了,羽小子,有件事,我很奇怪,想要问问你!”这时,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寻古眼睛一亮,突然看向了羽皇。

    “什么事?说来听听。”羽皇点头,询问道。

    “先前,你在殴打神魔天煞之时,听你口中一直在念叨着,‘我让你乱打,让你乱打,你说你打哪里不好,非要往那里打,那个地方就能乱打了吗?那地方多重要啊!’,我很想知道,你所说的、那个地方,指的究竟是哪个地方啊?”寻古出言,长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一脸好奇的询问道。

    “我···”闻言,羽皇心中狠狠的一挑,连忙摆手道:“寻古,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那些话了,你一定是听错了!”

    “什么?”寻古眼睛一睁,大声道:“汪了个汪的,你敢质疑本汪爷的听力,我告诉你,我的听力天敏捷,虽说但是的杂音很多,但是,我依旧是听得清清楚楚的,我肯定,你当时说的就是那番话,一字不差!”

    “我靠,死狗,你给我闭···”这一刻,羽皇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双眼大睁,刚要让寻古闭嘴,可是,话只说了一半,他却是突然停了下来,全身发冷,满脸的苍白,因为,就在这一颗,他清楚的感觉到了有两道冰冷彻骨的目光,在瞪着他···

    毫无疑问,那两道目光的主人,正是妙音天佛域娲蛇女皇。

    寻古他们或许不明白,羽皇所说的那番话是何意?但是,妙音天佛两女哪里还能不明白?她们清楚,心中非常的清楚的羽皇所指的是什么,当然了,同时也正是因为,她们心中清楚,此刻才会有着如此反应。

    “唔,情况有些微妙啊,本龙敢保证,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这还用说嘛?明摆着的···”

    默默地打量了一眼羽皇以及妙音天佛两女,金猪以及赤羽两人对视一眼,纷纷开口道,可以看到,此刻的他们,皆是嘴巴微扬,满脸的戏谑之色,完全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神情。

    “闭嘴!”羽皇连忙开口,他不敢再让他们乱说了,因为,那后果太严重了。

    “咳咳!那个其实我···”深深地长舒了口气,羽皇面色一正,刚要硬着头皮,对妙音天佛她们解释下什么,然而,就在这时,不远处的虚空中,速传来了一声滔天巨响。

    轰隆!

    一声巨响传来,刹那间,那片虚空中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呼啸,紧接着,就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那片原来晴朗无比的虚空中,倏然下起了一场漂泊大雨。

    “这是···师尊!”羽皇惊呼,漂泊大雨的出现,瞬间吸引了羽皇等人的注意力,此刻,他们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是看向了大雨飘落的那方虚空。

    哗!

    几乎,就在羽皇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一道璀璨至极的剑光,倏然自虚无之中破空而来,紧接着,剑光散去,一道青色的身影,突兀而现,他正是雨苍城。

    同一时间,几乎就在雨苍城现身的那一刻,在他身后的那片大雨,一道黑色的身影,随之而现。

    他是黑炎君王,只不过,此刻的他,脸色极为难看,双眼大睁,满脸的惊恐与不可思议,仿佛是经历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一般。

    “怎···怎么可能?”黑炎君王开口,他仅仅只是说了这几个字,接着,众人便见到,原本静默而立的黑焰君王,倏然从中间一分为二,继而,爆炸了开来,化作了一片血雨。

    他被一剑斩成了两半,彻底的死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