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不管过去,只看今生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是的。”羽皇缓缓地点了点头,柔声道:“曾几何时,我一直都是不清楚,那一世的我,为何会在绝壁之前苦守一世?亦不明白,当初的我,到底在守护什么,不过,现在我却是知道,一切,都是为了你。”说话间,羽皇情不自禁的紧了紧那双正环保帝雪含烟的双手,似乎是怕自己一松手,对方就会忽然消失一般。

    听到这里,帝雪含烟秀眉一蹙,瞬间陷入了沉默,直到半响之后,她才缓缓开口,对着羽皇轻问道:“羽,我问你,当初你所梦到的是不是···是不是一面青色的绝壁,绝壁之上,光滑如玉,宛若琉璃?”

    “嗯。”羽皇想也不想的道。

    然而,刚一说完,他便意识到了不对劲之处,连忙再次开口,对着帝雪含烟询问道:“嗯?烟儿,你···你是怎么知道,我梦中的那处绝壁是青色的?”

    帝雪含烟一阵沉默,片刻后,她再次开口,不答反问道:“羽,你先回答我,你在梦中所见到的那面青色绝壁,其上是不是画了一幅恢宏无比的大世界?而且,在画中是不是还有两句···两句诗言?”

    “嗯?”听到这里,羽皇彻底的惊住了,满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本来,他一直以为,帝雪含烟猜到了自己梦中的那处绝壁的颜色,或许仅仅只是一种巧合,但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因为,帝雪含烟对那处绝壁的事,知道的太清楚,竟然不仅知道绝壁所画之物,就连绝壁之上有两句诗言,都知道。

    “羽,被我说对了,是吗?”见到羽皇迟迟不回答,帝雪含烟不禁再次出言,准问道。

    闻言,羽皇血眸一凝,立刻回过了神来,神色复杂的看了眼帝雪含烟,不答反问道:“烟儿,你···是否知道那两句诗言的内容?”

    “最苦红尘相思恨,岁月匆匆不见君。”帝雪含烟沉吟了一会,缓缓地开口道。

    “嗯?”听到这里,羽皇神色微微一变,满脸不解的道:“烟儿,什么情况?这怎么可能?你···你怎么可能对我梦中的那处绝壁,知道的如此清楚?”

    羽皇心中很是震惊,他实在是想不通,帝雪含烟怎么对自己梦中的那处绝壁,如此的清楚,恍若亲眼看到了一般,竟然连其上的两句诗言,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转身,深深地看了眼羽皇,帝雪含烟红唇微启,声音幽幽的道:“因为,当年在梦迴树下,我也梦到了那处绝壁,因为,那里也有我的一世记忆···”

    “你也梦到了那处绝壁?那里也有的你的一世记忆?”羽皇血眸大睁,满脸惊疑的道:“难不成,难不成,我们两个竟然做了同一个梦?”

    “不···”闻言,帝雪含烟美眸一眯,坚定的摇了摇头,道:“我们做的并不是同一个梦···”

    说至此处,帝雪含烟稍稍顿了下,接着又继续开口,补充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们两个所做的那个梦,应该是连在一起的,换句话说,就是我们都只是做了一半的梦,并不完整。”

    “一半的梦?”羽皇皱眉,一脸的惊疑。

    “没错。”帝雪含烟臻首微点,肯定的道:“如果,你先前所说的那些都是真的的话,那么,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了,当年,你所梦中的那一世画面,应该是下部分,而我当年所梦到的情形,应该是上部分。”

    “你做的梦是上部分?”羽皇血眸大睁,惊疑的道:“烟儿,你···你如何能够确定这些?”

    “很简单,因为,在我的梦中,那处青色的绝壁,最初的时候,壁面之上,并不是光滑如玉的,其上乃是一片空白,上面什么也没有,没有恢宏的世家画卷,亦没有那两句诗言。”帝雪含烟缓缓而语,声音很是动听,她很是美丽,发丝晶莹,肌肤洁白如玉,此时,她穿着一袭七彩的罗裙,晚风轻起间,衣裙飘飘,长发如飞,周身仙气弥漫,远远望去,如谪仙临尘,绝世与出尘。

    “羽,你知道吗?在我那一世的记忆中,你在那处青色绝壁之上看到的画卷,其实是曾经的我,所留下来的···”微微顿了下,帝雪含烟再次开口,补语出惊人的道。

    “果然,青色绝壁之上的那副画卷,真的是留下来的···”闻言,羽皇神色一敛,恍然的点了点头,他的脸色很是平淡,并没有丝毫的惊讶,因为,帝雪含烟刚刚所言,是他早已预料到的,早在他,得悉那副画卷之中的女子是帝雪含烟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个结果。

    “既然如此,烟儿,那···那副画中的两句诗言,也是你所留下来了?”静静地沉默了一会,羽皇再次开口,询问道。

    帝雪含烟微微颔首,道:“记忆中,那两句诗言,乃是我那一世的最后时刻,留下来的···”

    “是你最后的时刻留下来的?那···那你是否知道,那一世的你,在最后时刻,为何会留下那两句话吗?”羽皇出言,连忙追问道,犹记得,当年在见到那两句诗言的时候,他的心中满是遗憾,直觉认为,或许可以从帝雪含烟口中,得到答案。

    只可惜,他失算了,因为,帝雪含烟也是不知道,“不清楚,对于那一世的记忆,我知道的也很少,我知道,那一世的我,似乎充满了思念与遗憾。”

    “思念与遗憾?”听到这里,羽皇眯了眯眼,若有所思道:“烟儿,我问你,在你的那一世梦中,有没有看到过我?”

    “没有!”帝雪含烟想了想,摇头道。

    “不对,这很不对!你看啊,既然我们的梦是连在一起的,按说,在彼此的梦中,应该都会看到对方,可是,为何,在那一世的梦中,我们却是始终都没有见到彼此,这太奇怪了,当初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羽皇皱眉,心中满是困惑,他心中有一种直觉,或许,他们彼此间之所以会生出遗憾,应该是错过了什么···

    “我不清楚,那一世的记忆,很是模糊,我心中有很多疑惑,但是,一时间,却根本找不出答案。”帝雪含烟臻首微摇,秀眉紧蹙,满脸的不解。

    “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你在那处绝壁之上,所看到的我的画像,应该是我曾经的执念所化,因为曾经的我,在那处绝壁之前,曾逗留许久,许久···”帝雪含烟再次开口,补充道。

    “算了,不用去想了,不管曾经如何,亦不管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眼下,我们只需要把握住现在就好了,这一世,我绝对不会再让曾经的遗憾再次重演···”闻言,羽皇沉吟了新,随即,他突然摇了摇头,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帝雪含烟,言语中满是坚定之色。

    “嗯,没错,不管过去,只看今生。”帝雪含烟点头,深深地望着羽皇,一双绝美的眼眸中,满是深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