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意识不散,神秘法决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灭界之门,灰色的古桥之上,羽皇满心疲倦的躺在那里,脸色苍白,全身几乎一丝力气,他太疲倦了,整个人已是昏昏欲睡,仿佛随时都会昏过去一般···

    “帝上!”

    “啊,可恶,杀啊!”

    “杀了他,为帝上报仇!”

    ···

    昏睡之际,羽皇隐约听到无数的喊杀声以及怒吼声,他知道,那些声音正是周围的皇极境修者所发出,此外,他也是能感受,他们正在朝着自己杀来,但是,虽然如此,虽然这些他都知道,知道自己有危险,但是,他却是无能为力,因为,他实在是太累了,动不了了···

    嗖嗖嗖!

    一阵破风声传来,刹那间,万千攻伐幻影,齐齐杀来,铺天盖地朝着羽皇轰落了下来。

    哗!

    危机关头,就在那些恐怖的功法幻影,快要击中羽皇的时候,一道绚烂至极的七彩光,倏然自羽皇的右手中绽放而出,直接形成了一道七彩的光罩,将羽皇保护了起来。

    弥留之际,羽皇隐约看到,那道突然出现在他周身的七彩光罩,似乎是一朵花,它生有三瓣,其中每一瓣之上,皆是有着七种颜色,那正是三生七世花,又名一世花。

    “一世花,一世花···”怔怔地望着那道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一世花,羽皇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然而,还没有等他说完,他便是陷入了昏迷···

    然而,此刻羽皇是昏迷了,他倒是非常清静了,但是,殊不知,外界,就在那朵三生七世花形态的防护罩的外面,却是乱开了锅,各种惊呼声、愤怒声以及诧异的声音,久久不消,此起彼伏。

    很显然,那些声音,皆是由在场的诸位皇极境强者所发出的,此刻,他皆是在震惊,甚至是难以置信,他们在为那朵突然出现在羽皇周身的三生七世花而震惊,因为,它实在是太坚固了,竟然连他们所有的皇极境强者的攻击,合在一起,都是丝毫撼动不了其一丝一毫。

    “怎么会这样?”

    “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着他,什么也做不了?”

    “可恨,可恨啊!敌人就躺在眼前,而我们却只能干看着···”

    ···

    灰色的古桥之上,羽皇的四周,此际,所有幸存下来的皇极境修者,皆是聚集在这里,他们个个面色阴沉,满脸的狰狞,一双双明亮的眼眸中满是,愤恨与不甘,不甘心,怎能能够甘心,敌人就在眼前,而自己,却是只能干看着,根本杀不了他。

    “不行,我不信,我绝对不信,这朵诡异的七彩话,可以一直护佑他,来,我们继续出手,全力攻击,我就不信,这道防护罩,能够够一直不破!”这个时候,一位身穿血衣,满头紫发的男子大吼,眉头紧锁,满脸的狰狞。

    砰!

    说话间,他当前出手了,挥动这一柄紫色的长矛,全力轰向了羽皇周身的七彩防护罩,因为,他实在是不甘心,事情到了如今这一步,眼睁睁看着只差最后一击,他们就要成功了,他如何能够愿意,在这个时候放弃?

    “没错,大家一起出手,如今羽皇已经陷入了昏迷,相信他周身的那个七彩防护罩,也不会撑过多久的。”

    “说的不错,或许,我们眼前所见的这道防护罩,仅仅只是羽皇的一个防护秘宝而已,如今,只是在本能的护主,相信只要我们在加把劲,一定会将之打破的!”

    “对,一定是这样···”

    “既然如此,那我们还等什么,出手,全力攻击它,尽快打破他,诛杀羽皇!”

    ···

    紧随那些血衣男子之后,在场的其他诸多皇极境强者,也都是纷纷出手了,个个杀气滔天,纷纷挥舞着兵器,疯狂的朝着羽皇周身的那道七彩防御罩,轰了过去。

    轰轰轰!

    砰砰砰!

    ···

    天地间,轰响阵阵,在场的诸位皇极境强者,出手无比的狠辣,招招皆是无比的恐怖,他们一波接着一波,华光起落间,一股股恐怖的攻伐幻影,不断地在此地绽放,美丽而又绚烂,宛如那盛世的烟花。

    “杀啊!”

    ···

    灰色的古桥之上,七彩的防御罩的外侧,万千皇极境强者,齐齐于此,个个杀气腾腾,杀吼声震天,他们正在全力出手,一个个宛若疯狂了一般,不要命的朝着七彩光罩轰去,激斗的无比的猛烈,如火如荼···

    七彩防御罩之外,杀气涤荡,无比的喧嚣,然而,七彩的光罩之中,却是完全的相反···

    然而,与这里不同,七彩的光罩之内,无比的安静、沉寂,虽然,外面诸多皇极境强者,打的无比的激烈,很是吵闹,但是,里面却是连一点声音都是没有,甚至七彩光罩,就是连晃,都是没有晃一下,仿佛间,这薄薄的一层光罩之下,竟然将羽皇与外围的诸多皇极境修者,分割在了两个不同的空间之中一般。

    灰色的古桥之上,七彩的光罩之内,羽皇静静而躺,双眼紧闭···

    与七彩光罩之内的诸多皇极境修者心中的愤怒与不甘不同,此刻的羽皇,却是无比的安静,神态无比的放松,仿佛是外界的一切,都与无关了一般。

    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眼下,外界的一切纷扰与危险,都是与他无关了,因为,此刻的他,早已陷入了昏迷。

    不过啊,虽说如此,虽然此刻,羽皇已经是陷入了昏迷了,但是,诡异的是,他却是依旧能够感受到周围的情况,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些皇极境强者,正是疯狂的攻击着自己周围的防护罩。

    因为,此刻的他,虽然处于昏迷庄严,但是,他却是依旧保留了一丝微弱的意识,而这,同时也正是,羽皇周围的那朵七彩防护罩,依旧在那里保护着他的根本原因,因为,是羽皇的这最后一丝本能的意识,在支撑着它,让它不至于衰落。

    不过啊,很显然,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的,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羽皇最后那一丝仅存的本能意识,也在逐渐的衰弱,而当羽皇最后的这丝意识,彻底寂灭的时候,那时,他就是真的要面临生死之境,因为,他的那一丝意识一旦消失,七彩的光罩,也会随之消失···

    然而啊,此际,羽皇虽然心中着急,但是,却也无能为力,因为,如今的一切,皆是已经完全不受他控制了,他什么都改变不了,改变不了此刻的危境,改变不了他精神上的疲倦,更改变不了,他的意识逐渐沉寂的事实。

    时间缓缓的流逝,不知道过去了,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终于,就在这一刻,羽皇的那最后一丝意识,已经的衰弱到了极点,眼看着就要彻底的消失了。

    “结束了,看来,这一次,朕真的是在劫难逃,不过,想来,却也值得了,而且,最重要是,朕···尽力了···”羽皇心中悠悠低语,这是他的意识完全消失之前,心中的最后一丝想法。

    言罢,羽皇的意识,便是开始模糊了起来,脑中更是一片空白,什么思绪都是没有了,然而,就在这一刻,就在他的意识频临消失的那一瞬间,羽皇突然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什么神秘的存在,突然自行的运转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也就是在这一刻,在那种神秘的存在,自行运转的那一刻,羽皇的意识,突然不再继续衰弱了,那种情况,就仿佛被什么东西,强行的凝住的时空一般,使得原本频临沉寂的微弱意识,定在那里···

    此外,还有就是那道七彩的光罩,先前,因为羽皇的意识频临消亡的原因,那道七彩的光罩差点就要崩溃了,然而,就在刚刚,随着羽皇的体内的那种神秘存在的出现,一瞬间,它又再度绽放神华,变得坚固了起来。

    “奇怪?那是什么东西?”羽皇心中疑惑,很是迷茫,眼下,他只知道,那种神秘的存在,似乎是一种神秘的法决,但是,具体是什么法决,他就不知道了。

    最初时,羽皇还以为是自己体内的鸿蒙帝皇决呢,可是,很快,他就发现并不是,因为,刚刚的那种感觉,与鸿蒙帝皇决运转之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此外,还有就是,两者间,在运转之时,所产生的力量完全不同,鸿蒙帝皇决所产生的力量的九彩之色的,那是一种霸道、绝世以及唯我独尊的无上威力,然而那种神秘的法决,所产生的力量却是完全不同,那是一种银白色的力量,与鸿蒙帝皇决产生的力量不同,这是一种无比柔和的力量,辅一出现,这种银色的力量,便是瞬间朝着羽皇的周身经脉,扩散了开来,很快,便是遍及了他的全身。

    这种银白色的力量,给他的感觉,很是陌生,他心中可以肯定,那种神秘的法决,他绝对是没有修炼,更不知道它的存在,但是,既然如此,眼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既然自己从来没有修习过那种法决,为何它会出现在自己体内,而且,眼下,竟然还会自行的运转。

    此外,还有一点,也是最让他感觉震惊的一点,那就是,那种神秘的法决,在运转之时所发出的气息,虽然让他觉得很是陌生,但是,在陌生中,却是又有着一股难以说清的熟悉之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