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神秘身影,禁法之威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灭界之门之内。

    “这,到底是为什么?既然陌生,为何又会有熟悉之感,既然自己从未修习过,它为何又会莫名的出现在自己体内?”灰色的古桥之上,羽皇心中悠悠自语。

    他不明白,心中十分的迷茫···

    不过啊,这种情况,却是并未持续多久。

    很快,羽皇心中的这种迷茫与困惑,便是被浓浓的激动与喜悦所取代,因为,这一刻,他忽然发现,随着那种神秘法决的运转,他体内的创伤,竟然在快速的恢复着,无论是本源上的伤害,还是精神上的疲倦,都是逐渐的好转。

    “这···这到底是什么法决?竟然如此厉害,竟然可以修复精神与本源上的伤害?”羽皇心中狂震,同时,却也满心的喜悦,能不喜悦吗?虽然,羽皇不知道,那种神秘的法决,到底是如何出现的,但是,有一点他却是知道,那就是他有救了···

    片刻后,羽皇强行的压住了心中的激动之情,强制镇定了下来,并且,沉下了心神,去沟通那种神秘的法决,因为,他想要试图去运转它,他想要引导它,加快它的运转速度。

    然而很快,他便是失望了,因为那种神秘的法决,似乎对他完全不感冒,任他如何努力的去运转,都是没有用···

    不过啊,让羽皇欣慰的是,虽然,他的尝试失败了,但是,那种神秘法决似乎是知晓羽皇的想法一般,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竟然自己加快了速度,而且是越来越快···

    而相应的,羽皇体内的那些银色的力量,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多了。

    如果说,之前出现在羽皇体内的银色力量,仅仅只一条小溪的话,那么,此刻,他体内的这种银色的力量,就是一片广阔的湖泊。

    这种银色的力量,很是奇特,它比之下羽皇的无伤神通,似乎还要强大许多,其中蕴含着浓郁的生之力量,随着它的不断流动,无论是羽皇那频临崩溃的本源,还是他那即将消散的意识,都是在快速的复原,甚至就是连羽皇精神上的倦意,也在快速的消退。

    “嘶!”这一刻,羽皇情不自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当然了,此刻之所以会如此,并不是痛的,相反,而是舒服的···

    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太舒服,随着银色的力量流转、遍及全身,那种感觉,就仿佛是处身在了一片灵力的海洋之中,通体舒畅,宛如要羽化登仙一般。

    “什么情况?这道七彩的光罩,怎么突然又变强了!”

    “是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它不是已经暗淡无光,频临崩碎了吗?怎么在一夕之间,它又恢复如初?”

    “可恶,不管了,再来,现在,既然它神华暗淡过,那就说明我们的办法是正确的···”

    ···

    与羽皇心中的舒畅不同,此刻,那些身在七彩光罩之外的万千皇极境修者,却是满心的愤怒与惊震,能不愤怒吗?须知,就在刚刚,他们差一点就成功的破开七彩光罩了,可是如今,一切又要再次冲来···

    “杀啊!”

    ···

    灰色的古桥之上,万千皇极境强者,疯狂的大吼,个个杀气腾腾,他们在疯狂的攻击着七彩光罩,因为,他们想要去诛杀羽皇。

    然而,对于这些,羽皇却是恍若未闻,因为此刻的他,正在全身心的体会那种,由那股银色的力量所带来的美妙之感···

    不过,可惜的是,这种美妙的感觉,羽皇并未持续多久,因为很快,就在某一瞬间,他倏然感觉脑中一疼,一瞬间,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脑海中,突然莫名的多出了许多东西。

    同时,也就是那一刻,就在他的脑海多出一些东西的那一刹那,还没等羽皇细细观察,他便是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意识突然从原先的那种美妙的感觉之中,飘出来了,转而进入了一个神秘的所在,那种感觉,就宛若是被人强行从一个地方,拉到了另一个地方一般。

    如今,羽皇所在的这个地方,乃是一片混沌之地,到处混沌气喷涌,举目望去,空荡荡的一片,全无生机。

    “什么情况?朕怎么突然来到这里了?”此刻,羽皇乃是以意识体的形态出现,望着陌生的四周,他眉头紧皱,他心中很是不爽,非常的不畅快?

    能畅快吗?突然从一个舒服之所,被莫名的带到了一个陌生之地,任谁心中都是不爽!

    “奇快了,怎么会如···”此刻,羽皇正站在一处虚空中,此刻,他正在大量着四周,眸光中烁烁其华,接着,他开口刚想说些什么,然而,下一刻,他却是突然闭上了嘴巴,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话,也是被其生生的咽了回去,满脸的震惊之色···

    因为,就在这一刻,他突然看到就在他不远的混沌中,倏然出现了一幅画面,一个男子战斗的画面,准确来说,那应该是一副影像,因为,画面中的男子,并不是静止的,而是一直在动的,他在演化无双的秘法,杀敌。

    “嗯?那个男子···那个男子使用的竟然是···这怎么可能?”片刻后,羽皇心中大惊满脸的震惊之色。

    影像中的那位男子,很是朦胧,全身笼罩着混沌气,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面容,不过,虽说如此,虽说他看不清男子的真容,但是,却是能够清楚的看到,他所使用的手段,那正是禁法。

    本来,按说演化禁法,并不值得羽皇震惊,因为,有人会禁法这是很正常的事,眼下,他之所以会如此的震惊,主要是因为那位男子的手段,或者说是他对于禁法的使用方式···

    众所周知,禁法之道虽然有时候威力极强,但是此法,却是并不适于真正的战斗之中,只适用于辅助。

    然而如今,那个神秘男子的做法,却是大大的颠覆了羽皇的认识。

    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那位男子,竟然就是在使用着,世人皆是不看好的禁法,在与敌人战斗,与敌人厮杀,威势无双。

    比如,就在刚刚,他看到男子,挥手间,以禁法凝聚出一柄银色的长剑,一剑斩落,足足斩灭上万敌众,此外,他还看到,男子以太古魔山禁,在空中凝出上千座太古魔山,接着,他大手一挥,上千座太古魔山,齐齐而落,镇杀万千敌···

    此外,在接下来,羽皇还看到了许多恐怖的画面,其中有以周天星辰禁,演化出的万千星辰,从天而落,有以灭世天刀禁凝化出的灭世天刀,横空斩来,还有恐怖的万劫神剑、血色的杀天长矛等等,各种由禁法演化的杀招,它们个个威能恐怖,每一击落下,必有万千敌众就此陨落···

    “这···这样也行,原本禁法居然还可以这样利用?”羽皇心中狂震,一双血色的眼眸中,满是震惊之色,同时,除了震惊之外,还有着浓浓的激动与喜悦,因为,眼前的画面,或者说是那位神秘的男子的做法,让他对禁法有了一个更深的理解。

    禁法一道,如今,之所以会沦为一门辅助的法门,只要是因为,它太过繁琐,虽然,禁法之中有很多强大的法门,但是,那些布置起来都是很耗时间,尤其是攻击法门,耗时最长,而至于一些简单的攻击类禁法,虽然可以随手演化出来,但是,其威力较少,很是鸡肋,就算布置出来,也意义不大。

    而这,也正是,一般在战斗之中,很是有禁制师,用禁法对敌的原因。

    然而啊,此刻,在那位神秘的男子的身上,羽皇看到了解决之道,看到了如何来在短时间内,演化出恐怖的攻击类禁法的方法:那就是以自身为媒介,换句话说,也就是将自身当做是一块巨大的禁石。

    禁石,虽然对于一个禁制师来说,并不重要,算得上是一种可有可无的存在,因为,在他们眼中,它只是一种赌石的材料,除此之外,再无他用,但是,殊不知,他们都是忘了一点,忘记了禁石有一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在禁石之上,布置禁法时非常的快速,他要比凭空布置禁法快的多得多···

    比如说,一位禁制师,若是在他的住处,布置一个迷禁,需要半天,但是,若是他在禁石之上布置同一种迷禁的话,仅仅只是需要数十秒的时间,或者更少,而这,也正是在禁制之中,借用禁石作为赌石的原因,因为,制作起来非常的方便。

    而今,那位神秘的男子,正是通过这种办法来杀敌的,首先,他自己在自己身上,快速的布下各种禁法,继而通过双手,不断地将禁法释放到体内,用以杀敌。

    此际,羽皇的心中可谓是无比的激动,因为那位神秘的男子,为羽皇打开了另一个广阔的天地,让他明悟了禁法的一种被隐藏已久的威能。

    然而,事情到此还未结束,很快,就在羽皇心中惊震未平,还未从激动的心情中平复的时候,他又看到了另一幅让他震惊的画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